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283章 酩酊大醉
  “滴滴滴滴滴。”正当何淑沫还想对何晓佐说些什么的时候,何淑沫的手机响了,何淑沫从包里面掏出手机,是离轻的来电,于是她赶紧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到了自己的耳边,“喂。”这下何淑沫才突然意识到现在是新婚的头一夜,而她甚至都没有告诉离轻自己要出去,要做什么就走了,而过了那么久都没有跟他诉说反倒是让他自己打电话过来,这样一想她觉得很是对不起离轻,所以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沫沫,你没事就好了,我刚刚真的很不放心你呢,看到美嘉问了她有没有看到你,她说你出去了,但是我有些疑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很担心你,放心不下就打个电话来看看。你到底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呢?”离轻焦急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畔,这不禁让她觉得更加的愧疚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其实如果离轻的这通电话是来责怪她的她也会毫无怨言的听着那些责怪的话,如果是这样的关心的话反倒是会让她觉得难受。在不知不觉中,她似乎是又伤害了一个男人呢,但是这全部都不是何淑沫故意的。仔细想想,在新婚的晚上抛下自己的丈夫,甚至说都没说就离开了,这实在不是什么登得上台面的事情,唉。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因为何晓佐,他,他出了一些事情,所以……具体的事情,我回来再告诉你吧。”何淑沫望了望床上的何晓佐,尽量用最的声音对着电话里说话,毕竟她觉得自己和离轻不应该当着何晓佐的面说他自杀的事情。但是即使她的声音已经那么的了,何晓佐仍然是听见了,可是何晓佐倒也没有显得怎么很在乎的样子,他只是将头往旁边转了转,不再看何淑沫而已。

  “哦,好的。”何淑沫觉得电话那头的离轻在听到她用这种语气说这些话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明白了她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处境,一定是因为这样所以离轻才会这样淡定的答应的。离轻起码已经可以确定她没事了,所以不会死缠烂打着在电话里说很多话,于是他在说了一句,“那么你早点回来。”之后就挂了电话。

  何淑沫挂了电话后,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了看何晓佐,事实上她在琢磨现在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是应该赶紧离开回去安抚离轻,还是继续在这里照顾何晓佐。其实相对而言她对离轻只是有些抱歉而已,但是对于何晓佐他是真的非常的担心。

  “你,是要走了吧?没事的,我不用你管了,今天你能够来,还掏心掏肺的跟我说了那么多的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你不用再对我有什么愧疚的,如果我真的要伤心也不是你的错,实在是因为我爱你,最多是因为你太有魅力了吧。但是我宁愿自己伤心死也不要你愧疚好么?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把悲伤挂在脸上了。”

  何晓佐不是什么傻子,他当然也看出了何淑沫的难做,他甚至都有些猜到了何淑沫心中在想什么了,所以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基本上就是解决了何淑沫的难题,“我不会继续自杀或者是做什么的,以后也不会再做这些让你觉得伤心的事情了。我会懂事我会乖,我对你的爱也只会放在心里,我会变回从前的那个无私的只是一心为你好的何晓佐,今天这样一个自私的何晓佐以后都不会出现了,何淑沫,这些我说到了都可以做到的,你放心吧。”

  何晓佐细细想来,其实自己今天的确是有一些过分了,他现在看着何淑沫这样着急的被自己推到了两难的境地着实是有一些觉得难过的。何晓佐曾经一心要让何淑沫开心,要好好的保护她,即使是在背后默默的关爱她也不要紧,以为自己可以从不奢求什么,但是慢慢的这样纯净的东西居然也会变质,这让他再难过的同时也觉得很恐怖,在内心里有一种很压抑的情绪产生,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何晓佐觉得自己奢求什么也就算了,但是事实上,他居然还在变相的伤害何淑沫,在做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做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应该了,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虽然包着纱布但是鲜血依然印在了上面。

  何晓佐想手上的伤疤不会那么快就好的,以后看着这个伤疤也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在做傻事伤害自己伤害何淑沫了,特别是不可以伤害何淑沫。

  “我要你不要继续悲伤了,如果难过了,就请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姐姐是会永远关心你的,你知道么?”何淑沫是真心希望何晓佐可以开心的,不要因为她再难过了,虽然她知道这不是随便说说就能够改变的,但是她还是希望自己的这些话或多或少可以给他一点用处的。

  “我知道了。”何晓佐点点头,回答到,其实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做到,其实不能和何淑沫在一起会是他永远的遗憾了吧,可是他总不见得去拆散她和离轻吧,“其实,你和离轻很般配的,但是我居然总会觉得自己和你更加的般配。好吧,你不用理会我的这点话,我这些完完全全都是在胡说八道的。你和他的确很适合,但是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依然会帮你的,我会永远做你身后守护你的那个男人,希望这点权利我可以保留。”

  “当然可以。”何淑沫实在是无法去拒绝这个痴情的男人,现在她无法说这个男人仅仅是弟弟了,她知道他会对她好的,可是她真的无法对她好了,也许她会永远愧疚的吧,“你的纱布要记得换,不然伤口会好的慢的,记得消毒……”总觉得有很多事情还没有交代清楚,但是何淑沫说完这话之后,还是离开了何宅。

  离宅。

  离美嘉一直都跟在离轻的身边没有离开,包括离轻和何淑沫打那通电话的时候她都一直在他的身旁,毕竟何淑沫的事情如今也已经算得上是他们家自己的事情了,作为这个家里的一份子自然是有必要关注的。

  离美嘉看着离轻挂掉电话之后非但没有那种解脱的感觉反而是更多一点不安,她觉得更加的疑惑了,于是赶紧问到:“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是这样的表情呢?何淑沫不是平平安安的么?”

  “唉,的确是没有事的,只是那何晓佐……”说到这里的时候,离轻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离美嘉,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说了,但是看着离美嘉迫切的期望知道真实的情况的眼神,他便接着说到,“出事的人,恐怕是何晓佐吧……”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离美嘉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何晓佐那么的在乎,明明就已经分手了不是么?可是当听到离轻说这话的时候,她居然跟着一个发抖,觉得那么的不安,怪不得怪不得她一直都觉得慌慌张张的似乎总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没料到自己的直觉是那么的准确,“但是,但是何晓佐怎么可能出什么事情呢?我前面一直跟他在一起,他今天喝醉了,我一直把他送到家里才出来的,怎么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看着离美嘉着急的样子,离轻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毕竟他不是当事人,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他赶紧说到:“我也不过是在猜测而已,毕竟我也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刚刚打电话去,何淑沫在何宅,正和何晓佐在一起,我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支支吾吾的说回来再说,我猜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但是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我觉得还是要等她回来才知道了。美嘉,你也不用太着急了,应该没什么事情的。”

  “我,我……”离美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离轻自己刚才刚刚跟何晓佐分手的事情,如果已经分手了,自己还那么的关怀他,是不是又有点热脸贴他的冷屁股呢?但是听到何晓佐可能出了事情,离美嘉的的确确是很担忧的,即使她伪装成不在乎的样子也是不可能的了。

  “你,你你什么?美嘉,你究竟要说什么呢?不过,在回答那个问题之前,我要你赶紧回答我这个问题,今天,何晓佐是不是一直都很不愉快?”离轻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又思考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这样问还不够妥当,意思还不够明了,于是他又紧接着一句,“我的意思是,何晓佐是不是并不是真的在祝福我和何淑沫,他是不是依然没有忘记何淑沫?我知道让你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有一点残酷,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不可能去问何淑沫不是么?”

  “哥哥,没什么的,我和何晓佐刚刚就分手了。是何晓佐提出分手的,其实我也早就料到总有这一天的,但是没有料到居然发生的那么快。”离美嘉觉得是时候说出两个人已经分手的事情了,不然的话岂不是会让离轻很难做么?

  “你们分手了?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要提及这件事情的。”以前离轻明明就告诉过何晓佐让他好好的对离美嘉的,可是离美嘉最终居然还是被抛弃了。

  这让离轻有一点难受,毕竟这是自己的妹妹,他也知道离美嘉有多么的爱何晓佐,可是她仍然得不到何晓佐的爱。不过离轻如今看离美嘉到也不怎么感受到她的痛苦,他觉得离美嘉应该也是长大了,不会那么的执着于这得不到的爱情了吧。

  “哥哥,说实话,何晓佐一直都没有爱过我,他爱的人,始终是何淑沫。因为你是我的哥哥,所以这话我才能够这样直白的和你说出来的,如果不说的话你恐怕一直会蒙在鼓子里的。但是他对何淑沫的爱真的挺让人觉得伟大的,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对她的爱是那样的深刻,可能正是因为被他的这感情给感染了,所以我才会答应分手的,不然我肯定还会死缠烂打的,就好比以前那样。”

  离美嘉从前根本没有料到自己可以那么洒脱的谈论这件事情,但是如今她已经做到了不是么?离美嘉接着说到:“本来何晓佐刚刚踏入礼堂的时候就是哭丧着一张脸的,我让他别这样,我告诉他即使是伪装也要装成祝贺的样子,于是他照做了。但是我能体会到他是多么的悲伤,而后来,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但是又不能找谁倾诉,于是只能喝着酒,令酊大醉的。”

  “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没料到他居然那么的爱何淑沫,但是感情的事情,从来就不是你爱我我就一定要爱你的,这完全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了。”离轻虽然也因为何晓佐的事情而觉得叹惋,但是他又为自己能够得到何淑沫的爱而觉得很快乐,“我和何淑沫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才能够走到一起的,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谊不是一般的人可以体会的,我和她是永远也拆散不了的。所以,何晓佐必定是会输到底的。”

  何晓佐即使再值得同情又如何,他根本就是了一个自己完全不应该的人,这根本怪不得别人,这可能就是老天故意摆给他的难题吧。而且离轻总不可能去同情自己的情敌吧,他偷偷的为自己是个赢家而觉得激动也没什么不对的。

  就在这个时候,何淑沫开着车回来了,离美嘉和离轻都听到了关车门的声音,于是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跑出了家门,何淑沫看着这个阵势,倒是有点不太自然了,她扯了扯嘴角,说到:“你们这是做什么?”

  “何淑沫,你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何晓佐到底怎么了啊?”离美嘉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着急,这不禁让何淑沫有点没有料到,本来以为她和何晓佐分手了情谊也已经尽了,但是没料到她还是对何晓佐很关怀。

  何淑沫看着离美嘉的样子,突然觉得可能自己之前是误会她了,她分明就不可能和何以禹有暧昧,估计只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吧。如果离美嘉是一个多情的女人的话,怎么还会在与何晓佐分手之后仍然那么的在乎他呢?

  “这……何晓佐割腕了,他……”何淑沫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和离美嘉和离轻阐述这样一件事情,她总不可能很直白的说何晓佐为了让我去看他,用割腕自杀来威迫我吧。但是好在对面的两人都不是傻子,何淑沫稍稍说说他们就全部都明白了。

  离美嘉叹了口气,转过身,走进了家门,离轻和何淑沫跟在她的身后也走进了房间。何淑沫看着离美嘉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免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丝抱歉的说到:“对不起,美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