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缭绫了敢置信地起身看着丈夫,只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亦或者错误会了什么,可是看着他僵硬的脸色,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你们的女儿……”她面容苍白,还是感觉置身梦中,“你们的女儿……”

  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往,为了躲避人世,他带着她隐居蝶谷,后来知道姐姐新寡又刚诞下孩子,因为是女儿,所以定然会被那么些如稂似虎的夫家人欺凌,那是她唯一的姐姐她便要求丈夫让她进了谷中。他是不情愿的……

  现在想想当初他的表情,那般得躲闪,确实很是可疑……

  可是她不信!不要相信!不愿相信!兰缭缝眸光狠狠地盯住丈夫可是他却低垂着眸子,眸底是浓浓的阴霾戾气……

  想当初

  兰心如进谷的时候,己经诞下孩儿刚足月,而她当时也是大腹便便,就要临产,从未想过那张子居然是……

  兰缭绫眼泪抑制不住往下掉,“这么说,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在那噬人的地下宫殿……”如此难以启齿提起这不堪的往事,却进想到还有更打击等着自己,让原以为真正握在手中的幸福摇摇欲坠……

  原来,幸福真的可以是幻觉,而她,被欺骗了十八年……其实一直都知道姐姐对他若有似无的爱意,可是丈夫对自己的情意让她很是放心,却原来……

  真的是自己太过单纯吗?她应该恨的!可是当往事袭来,她却是如此难以承受,无法接受这一切,难道这一切该是她应得的报应吗?她早就没有资格拥有幸福了……

  兰缭绫狠狠地咬唇,再看向姐姐,眼泪满布的脸说不出的憔悴,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可是忽然地,她眼底眉间染上疯狂而绝望的笑意,那是一种报复的№感,仅存的№感,她如此得意,却又如此可怜……

  兰心如挣扎着站了起来,眸色涣散,只是看向自己妹妹的时候,却又是那么得残酷,“不错!柳柳是我和清越的女儿!呵”冷笑一声,“你的女儿,却是别个男人的孽种!”

  “闭嘴!”风清越呵斥道,眸光冷郁,声音冰冷,微微带了一丝颤抖,根本了敢对上妻子的眼睛,只得辩驳道,“那一天,大哥来找我,让我忘了你,说你可能跟人私奔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真是可笑,我自然不会相信,却被我闻到大哥身上有你的味道,我看着他劝慰的脸,我彻底疯魔了,我好恨!”医术精湛的他,本就精于辨认这种气味,更何况,妻子身上的香味,都是他调配的花露,在沐浴的时候渗于浴水中……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当他闻到那熟悉却又飘忽的味道时候,想起妻子对大哥崇拜的纯真模样,当初,被此都太过单纯了……

  风清越继续道,“那一晚,我喝得酩酊大醉,原以为一夜春梦,却不知道为什么醒来的时候身边竟然有个她……”

  何淑沫不禁蹙眉叹息,不管过去真相如何,伤害己经造成,心底郁结己成,再也回了去了……

  兰缭绫静静地听着,脸色茫然,好似灵魂出窍一般,好像根本就没有在听他在讲什么,只是眸光闪动

  ,泪水滚落……

  这时,风清越这才转过身来,双手握住她纤柔的肩膀,感觉到她身子微微的颤抖,不禁心疼地一把将她拉进怀中,“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的抗拒让他恐惧不己……

  兰缭绫微微挣扎着,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做什么,最后喃喃着,“当初还是我坚持要将她们接入蝶咎……原来真的是……

  一家人……”这三个字如此梗塞,“你们才是一家人……”而她或许早该被万人唾弃了……

  闻言,风清越只是抱紧了她,“我只要你,别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柳柳……

  己经死了……”兰缭绫无意识地继续嗫嚅着,他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时,兰心如顺着她的眸光再着自己女儿凄惨的样子,了禁悲从中来,再看风清越依然过往那般的深情,如今自己却如此惨淡,抱了十八年的希望泯灭,就连女儿也溘然长逝她的生活再无一不希望……

  蓦地,她大是了起来,:你以为这么解释就能够将一切抹杀了吗?那一晚,你那么疯狂,你喝了很多酒,可是我知道你并没有全醉,至少,你知道我是谁,你根本就知道那一晚你睡的是谁?!”声音骤然凄厉了起来,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吼的。

  兰缭绫身子微微一颤,风清越怒道,“你这个贱人!你若是要这么说,我也知道是你下毒害兄了你的丈夫还刻意去招惹那些族人为的就是让他们把你驱逐,你费尽心思将消息送到蝶谷,不就是为了博得同情吗?!不要以为有那一晚,你在我心中就有什么了同,分明有夫之妇,却还主动勾引男人,你不嫌无耻,我还嫌你脏!”

  “你”兰心如面色通红,想驳斥,却又觉得面对他的冷情,一切情绪都是多余的……

  心里好后悔,为何当初自己会鬼迷心窍地选择了这一条路,等于十八年将自己囚禁在蝶咎,看着他们夫妻出双入对,恩爱无限……

  对她,他永远都是绝情的面孔,他说一旦将嵇密泄露,便会杀了她的亲女儿。那一年,柳柳还在襁褓里,他扼上婴儿的脖子,孩子紫青的脸色证明了他所说的话是真的!可是她不甘心为什么他能绝情至此?!

  这时,兰缭绫顿了顿,伸手推开他,眸光徘徊在她们两人之间,“你们……”

  何淑沫赶忙上前抱住她,“娘……”欲言又止这个时候她又该说些什么?宿怨纠葛,岂是简单几句劝慰就能了了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个大错,风清越在患得患失间,扛了那么多年……

  如此的执念,何苦呢?!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有时候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这些年,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风清越上前,再次抓住妻子的手,跪下,额头抵着她的双手,

  “那一晚不过无心之心对不起……我只爱你……只是爱你……”

  兰缭绫欲言又止,“可是你早就知道柳柳是你得孩子,对不对……”

  “我不想失去你!除了你,一切都不重要!”他冷道,“绫儿,我们不要回去堞谷了,我们再寻一处世外桃源,就我们两个隐居,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好了好?”

  “……

  可是你骗了我那么多年……”真的能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你是我最爱的丈走,那是我唯一的姐姐

  你们”自幽地闭上眼睛,就连眼泪都如此无力,无力去恨,无力去探究当年的那一幕,只是想象着,心痛如摧。

  这时兰心如冷道,“你被骗的岂止只有这一点?你知道你女儿当时是怎么落水的吗?”

  兰缭绫一顿,眼睛遽然瞪大,紧紧地,瞪着丈夫……许久,才开口,如此艰涩,“是你吗……”

  风清越此刻的恨不得杀了兰心如,可是他知道不能,再来一次,她就彻底失去妻子了……

  “绫儿你听我说……”

  兰缭绫摇摇头,眸光恐惧而疏远,双手挣脱他的牵制,往后反抱住了何淑沫,几乎用吼道,“我不要听你说!难道当时是你推琉儿下水的吗?”一直摇头心底祈祷着答案不是肯定的……

  何淑沫看着风清越深邃的眸子泛满艰涩,心底不禁有些不忍,

  “娘,不是的,只是我……”

  兰心如冷冷一笑,打断她的话,“是我推她下水的!”反正此刻此刻,她己经无所谓了,“她愉听到了这个秘密,我想就算那时候我推她下水,他也不会阻止的,果然……”笑容残酷而意味深长,“可惜这个孽种居然死了!不过我倒是想来着她昏迷的时候掐死她算了,那时候你一定会很痛苦吧?!”这时笑容瞬间变得有些诡谲,“只是没想到我去的时候恰好看到……

  有人己经先下手为强了……

  哈哈……”

  “不……

  不要是你……”兰缭绫不断地摇头,只觉得心寒,“不……

  你不是我的夫君……”她的夫婿不是这个样子的……

  紧紧地抱着女儿她的眸光恐惧而疼惜她差点就失去了女儿……

  何淑沫反手轻抚着她的背,“娘,我己经没事了……”声音忧郁而怅然,今天之后这段情伤又该如何收场……

  风清越几步上前,

  “绫儿,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

  兰缭绫心底凌乱不堪,今晚,她本是怀着祝福的心态而来,却不想这一件件事情,犹如诅咒一般倾倒而出,彻底要将她压垮……“或许,这都是天意……我以为我是幸福的,可是老天却给我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或许本来就该这样的……

  我早就没有幸福的资格了……”

  回忆涌动如潮,那一幕幕犹如潮水涌来,彻底将她湮灭……

  不断地摇头,想要甩去那些负荷,她承受不了,,泪如雨下,“不”狠狠地,想要将心底的绝望吼出,却还是难逃痛苦,看着丈夫跨步上前,她抱着头,转身跑了出去……

  “娘”何淑沫惊呼,风清越己经追了出去了……

  一瞬间,房内只剩下自己和兰心如,还有漂浮着的血腥昧……

  兰心如还是笑,笑声犹如寒夜里老鸦的叫声,心底一直明白,自己早就没有希望了,就算兰缭绫死,他也会一起随着她赴死吧!再看女儿,身体己经冰凉,多么希望,她能够忽然睁开眼睛,或娇纵,或生气,或者撒娇地跟自己要求,只是一切都成灰飞烟灭……

  心底越来越恨为什么一切厄运都会降临在自己头上她的人生己经灭顶

  可是,她仍然不想看到他们共赴黄泉,或者这样便是最好的结局,破碎的感情,再也靠拢不了的心,看着他们对峙对持却不能再相守……

  恩及此她的笑更加尖刻……

  何淑沫并没有追上去,不过有风清越在,娘应该没事吧?那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她插足不了……

  回头,看到兰心如笑得花枝乱颤,心底也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厌恶,最后,有些冷嘲道,“这么做你心里就好过一点了吗?”

  兰心如闻言,笑容更加深刻,“是!只要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痛苦,我就很№乐。你要知道柳柳才是他的女儿,而你,不过只是一个孽种!”

  “那又如何?”何淑沫淡淡地嘲弄道,“不论谁是我的爹,我都不在乎,只要活得№乐便好!”

  兰心如一顿,“那你№乐吗?”

  “为什么不№乐?”何淑沫看着她道,“明知道得不到,却还要强求,最终认命地失去,却还要肆意地破坏,到最后,一无所有的还是自己……”

  “住口!”兰心如疯道,“你是孽种,却霸占了我女儿爹十八年,我很你!我恨你娘!你们都是狐狸精!娘迷惑了清越,而你还来抢夺我的女婿,我要替我女儿杀了你!我要为这个人世除去你这个祸害!”

  说着,几步上前,就要与何淑沫厮打

  何淑沫被她疯狂地扯乱了衣衫,心底不禁无奈但是此刻的她己经失去了理智,又或者这辈子,至少这十八年,她根本就毫无理智可言……

  不知不觉里,掉了一个锦囊也不知道,那里放着蝶谷的地图,出谷的时候带出来的,由兰缔绫绘制的……

  不着痕迹地避开避开她的纠缠,何淑沫身子往后退去,却落入一个怀抱,转身一看,“刑御枫……”

  只见他面色焦急,“你没事吧?”

  何淑沫摇摇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本来是受邀参加的婚礼的,我知道你一定会在这里,没想到发生了一点意外,翩翩她……”摇摇头,不想再去解释,忽然一把抱住她,“你没事就好了!”

  “我没事……”何淑沫被他抱得几乎将要室息,“你先放开我……”

  刑御枫这才放开她,“对不起,我……”这时,眸色不禁一变,“小心!”何淑沫转身这才发现兰心如不知何时从地上捡了一把剑直直往自己剌来

  刑御枫想要去帮忙,忽然发现这阁楼暗赴有人,就在此刻,两侧纷纷有暗箭袭来

  何淑沫刚一脚侧踢开了兰心如疯狂的举动回首看着纷纷而来的暗箭一时无措地慌了手脚。

  刑御枫以剑旋转,将纷纷乱箭挡下,却不想这其中暗藏了更强劲的暗箭,想来刚才不过机关这几根才是暗伏的人射出的!

  挡着两边如雨的暗箭己经有些吃力,吭铛声不断,蓦地,几声清脆响声,伴着火花无数刑御枫更加戒备应付!

  何淑沫被她护在身后,有些忧心,这时,倒在地上的兰心如站了起来,踉跄着过来犹如来自地狱的笑容狠狠地用力想将何淑沫推进箭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