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瑟……

  说好的哄她呢?

  说好的她是他的小宝贝儿呢?

  说好的,一直爱她的呢?

  怎么全都没有了?

  她都已经这么伤心了,这个男人,竟然还在嘲笑她……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秦瑟伸手推搡顾景渊,“顾景渊你不要抱我,我们必须好好谈谈!”

  顾景渊不愿意的话,她哪里能推开。、

  顾景渊依然腻歪在她身上,不肯撒手,他口中还哄着:“别气别气,我抱着,我们依然可以谈,你说吧,我都听着呢。”

  秦瑟哼了一声:“我现在很生气,你不准抱我,不说清楚,你不但今天不能抱我,未来一周,不,未来一个月,你都不能抱我,你也不能进卧室睡觉,你去书房。”

  顾景渊吗:“……”

  糟糕,这下真的生气了,非常生气的那种……

  顾景渊慢慢松开秦瑟,盘腿坐在她对面,两人膝盖抵着膝盖,他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好,宝宝你说了算,你说,我听着,你想怎么谈。”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听到宝宝这两个字,秦瑟立刻给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呵呵……”

  秦瑟气呼呼道:“宝宝?谁是你宝宝,你不要乱叫,顾景渊我刚刚说我生气了,让你哄我,你怎么哄我的?”

  顾景渊:“我……哄了啊……”

  秦瑟双手抱在胸前,凶巴巴道:“呵,你还有脸说,你那是哄我吗,你分明是在嘲笑我,顾景渊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顾景渊立刻说:“天地良心,日月可鉴,要让我不爱你,除非,我死了。”

  这话顾景渊说的是很认真的,非常的认真。

  谁要是跟他说,你不准喜欢秦瑟了,顾景渊会二话不说弄死他。

  秦瑟又哼了一声:“说的倒是好听,我看你就是嫌弃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怀孕了,我不美了,我成黄脸婆了,所以,你就对我敷衍了事,跟以前不一样了。”、

  顾景渊赶紧伸手要抱秦瑟:“没有啊,宝贝儿……”

  秦瑟一把拍掉顾景渊的手:“你有,你就是有,你以前可会哄我开心了,情话说的一套一套的,现在呢?没了,你自己想想,你现在对我是不是特敷衍,你都多久没有跟我好好聊天,没有好好哄过我了……”

  顾景渊认真想了想,道:“的确是有一段时间了……”

  秦瑟更难过了:“看吧看吧,你自己都承认了。”

  顾景渊点头:“我今天白天在公司的确是忙了点,中午也没有能回来吃饭,早上走的早,你还没有醒,一直道晚上吃饭前才回来,中间还没有能给你打电话,整个白天,我都没有跟你聊天,没有哄你开心,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了……”

  秦瑟……

  顾景渊搂住秦瑟肩膀,试探着将她抱住。

  这次秦瑟只是小小挣扎了一下,并没有太厉害。

  顾景渊缓缓道:“别生气了宝宝,以后等孩子出生了,他要是敢气你,我来教训他,保证让你依然是我们家地位最崇高,最受宠的那个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