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嫔妾也确实是多亏了香妃娘娘的亲自‘教导’,这才让嫔妾受益匪浅,感悟良多。如今嫔妾已经不敢再犯如此错误了。”

  苏映雪轻轻的瞥了金才人一眼,也不再继续提起“香妃”二字了,转移话题道:“好了,我瞧你身上的伤势应该还没好全吧,我这里有一些极好的金疮药,正好适合你使用。”

  说完,对着一旁的喜儿使了个眼色,让她进屋拿一瓶金疮药出来给金才人使用。

  喜儿心领神会,自去屋内拿出了一瓶金疮药出来给金才人。

  金才人接过金疮药后,感激道:“嫔妾多谢苏美人的好意,在此真心谢过了。”说完,对着苏映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苏映雪见状,轻轻的挽起金才人的手道:“金才人客气了,你我同为钟粹宫的姐妹,自然应该互相照拂,区区的一瓶金疮药又算的了什么呢。”

  话语一顿,含笑道:“我跟你一见如故,若是金才人你愿意的话,可以唤我一声姐姐,而我呢,则叫你一声妹妹,如何?”

  金才人点了点头道:“那自然是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叫您一声姐姐。”说完,亲密的对着苏映雪唤了一声“苏姐姐”。

  苏映雪拍了拍金才人的手道:“好妹妹,站着也累了吧,我让御膳房的人精心的做了几个小菜送了过来,正好你坐下来陪我一起吃吧。”说完,不给金才人拒绝的机会,拉着金才人的手往室内走去。

  金才人跟随在苏映雪的身后走近室内,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道:“那就麻烦姐姐了。”

  “小桌子,上菜吧。”苏映雪拍了拍手,吩咐一旁的小桌子把从御膳房领过来的膳食全部端上来。

  小桌子闻言,自去后头把从御膳房领过来的膳食全部一一端上来。

  腊梅虽然双手掩面在茵茵哭泣着,但是实在难掩内心的喜悦只能强忍着身子一抖一抖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的是伤心惊惧呢。若是这个时候能够站在腊梅身边,就能听到她隐隐约约的呢喃着什么:快点打死她呀...打死了一切就结束了...

  冬雪脸上带着斑斑的五指血痕,却还是一副不是自己做的如何能承认的表情一脸坚贞不屈的看着刘妈妈道:”妈妈,诚如您所说,我不是您亲生但是您还是如亲生女儿般待我,就算是养条阿猫阿狗相处久了也是会有感情的,而您虽是我的后母,但这么多年下来您对我不管如何却能让我吃饱穿暖撑起这一大家子,女儿的心里已经是万分感激了,我怎么可能做那忘恩负义之徒呢!这件事情,妈妈您难道不觉得蹊跷吗?说不定就是腊梅她恶人先告状也不可知啊”

  刘妈妈闻言,呸了一声,言:“说的倒是好听,我这些年待你如何你心里难道一点都不不怨恨我?”说着瞟了一眼身后的腊梅,接着言:“你们几个背地里可是不知道在怎么骂我咒我呢。”

  腊梅心里暗暗恨道:这个老女人,真是个心胸狭隘目光短浅的,这个时候不赶紧的处置了冬雪,反而还怪起我来了....这次事后料理了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娘,我快为你报仇了...钟雪梅躬了躬身子,恭声道:“那奴婢就在慎刑司里恭候玉小主的好消息了。”

  祝星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好了,你把那块沾有毒血的手帕给我吧,还有那把能够自由进出内务府的钥匙也顺便给我。为了能够更加清楚的知晓上官皇后死前都接触了一些什么东西,是否还有遗漏的线索没有被钟姑姑你找出来,本贵嫔还是必须得亲自去内务府里查看一下记挡才行。”

  钟雪梅把手中一直拿着的那条暗红色的手帕交给祝星辰后,又从身上拿出了一把小巧的钥匙递给祝星辰道:“那把能够自由进出内务府的钥匙,奴婢一直都贴身带在身上,如今就把它交给小主您了,还请小主好好保管,勿要遗失了它。”

  祝星辰接过那把小巧的钥匙看了两眼,收进怀里道:“钟姑姑请放心,本贵嫔不会把这把钥匙给弄丢了的。”说完,看了看天色,颔首道:“时辰也不早了,本贵嫔也该回去了,钟姑姑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今日一直在忙乎着咸福宫的封宫事宜,估计也累了,本贵嫔就不多加叨扰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钟雪梅点了点头道:“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了。”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去。

  祝星辰见状,皱了皱眉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叫住钟雪梅道:“对了,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本贵嫔一直很好奇,不知钟姑姑可否为本贵嫔代为解答一下。”

  钟雪梅停住脚下的步伐,侧首看向祝星辰道:“玉小主请说,奴婢只要是知道的,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姐到了。”

  “哈?”李君语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回了一句,突然想起来是要参加长公主的花宴语气生硬一转,微微点头。“好,知道了。”

  李君语有点怕,怕熟悉原主的人会看出来而且原主的人她也不熟。深呼吸一口气按照原主的记忆整理一下外表,踩着木梯下马车。跟着长公主府的人去往摆设赏花宴的花园,李君语在外人面前是规规矩矩的跟着走路。其实她在私底下跟系统吐槽,想着剧情中的事。

  “22,为啥是宫斗的世界,我不勾心斗角啊!我是个佛系小仙女啊!我只想当一条咸鱼好不好!希望长公主挑选王妃不要看上自己,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佛系咸鱼是路人。”

  按照带路的丫鬟说明的地方走去,看了眼往最不显眼的位置里坐下。李君语觉得好累,但又不敢随意的托腮什么的,想想她15岁在干啥,读书跟朋友压马路,到小卖部买辣条雪糕吃。这个古代大家闺秀李君语觉得她做不来,要哭!

  本来说着一起进去的于程欣到底还是没进。

  一是因为这本来就是她为她哥和小栎栎准备的,二来则是因为她自己也怕……

  咳咳,那什么她可什么都没说哦!

  陪着他们往里面走了两步就迅速退回来的于程欣对着里面挥了挥手。

  加油祝好运!

  于承志到底是亲哥,对于她在想什么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还是没有拂了她的好意,更何况他对薛栎还算是感兴趣,就接着往里面走了。

  鬼屋他也是从来没去过,准确的来说游乐园他都没去过,他不像于程欣那样可以无忧无虑的,需要学习很多才能担得起这个位置。

  不过虽然没去过,但也没觉得多有意思。

  ……嗯?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还带着一点颤抖。

  估计是薛栎。

  这鬼屋光线很弱,勉强能知道这里有个人,但是不知道是男人还是女人,被认错……好吧,于承志决定原谅她。

  “是我,别怕。”

  “……抱着你和正事又不冲突。”

  萧正展听了这话,松开环在他腰上的手,只是看起来有几分恋恋不舍,嘴上还嘀嘀咕咕的。

  只不过……

  说到正事,某位副将的证据还不够啊。

  萧正展眯了眯眼,随即不再多想。

  夜幕降临,繁星闪烁,夜色渐深,夏虫沉默。

  “嵇嵇嵇嵇嵇先生!!!副副副副将行动啦!!!!”

  阿五的声音在本应该睡着的嵇不周脑海中瞬间炸开。

  早早就盯着副将一举一动的阿五自然不会错过副将的行动。

  与此同时,本在浅眠的萧正展睁开了眼,迅速拿出枕头底下的匕首回首一撑。

  刀刃相接的声音在军帐内响起。这次必须输,但是也不能让狗皇帝的人赢的太轻松。林七染抵挡着对方的袭击,又适当的刺了几剑,她一点点往后退,终于在合适的时候装作不在意的被人刺到,然后她捂住伤口,假装昏迷,向河里倒下,落水的那一刻她还不忘关照三三,“萌萌别急,我没事儿。”

  李君语睁开眼,马车的颠簸让她觉得想吐不只是心里作用还是身体问题,虽然系统已经给她解释清楚,李君语内心还是有点抗拒的,有点无法接受。

  事至于此即使无法接受也要接受,闭上眼睛,一股脑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拥现出在脑海,慢慢的整理着原主的记忆。

  饮了口清茶】都安好。机遇可是人人平等的,有这个本事便去夺了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抚着额角】咱们无才无艺的,想那夜宴也只好赶着这最后几日,想出几个法子来,可别到时候闹了笑话。

  -执盏轻晃,吹去面上浮沫,浅饮一口,启声,“可妹妹没本事呐…有何法子。”

  -添,“倒是姐姐,身份贵重不说,长的又极美,夜宴那天何不去争夺一翻?!不像妹妹我…仅是个汉族女子”

  【咳了咳】如今宫中哪个不是家事地位极好的,亦或是容貌拔尖的,我算个什么。嗯。”请回了一声,兀自想到:谁会知道夜宴那天出些什么事,有一个人帮衬也少好的。

  -浅笑语,“那妹妹不多留姐姐了。”

  -“清漪,送客。”

  -语毕起身,步入内阁。

  【望了眼顾答应】妹妹何必妄自菲薄,自个尊重自个才是好的。

  【叹息,续】姐姐也只会写书墨,哪能和各宫小主比了去?

  -“不妄自菲薄,可也要有自知之明。”觑了她一眼,“姐姐说是吧。”

  -搁下盏,续,“在妹妹看来,书墨可很好,没事也都会练练,打分打分时间。”

  【嗤着笑】培育性情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只是姐姐想来妹妹也是个灵巧的。何不待到夜宴时咱们两个相互照应着?

  【饮了口茶】也比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好不是?

  听她言,“这样那当然是好的。”微顿,“姐姐说的极是正确。”早膳后携了清漪出去散散心,走在宫道,冥思着晚膳夜宴,不知作何,自己绝不甘心眼睁睁看着。

  -突停下脚步,只听清漪说道,“前儿那住着新晋封的欣答应,小主可要去…”

  -回应了声,“走。”

  (永和宫-梧桦轩)

  -漫步至门前,谴了守门宫人禀报,说启祥宫纯裕阁顾答应来访。

  永和宫,梧桦轩】

  坐在镜前,出神。】

  忽听见婢子报顾答应前来探望,】请进来。

  进了轩中,看着人,行了个平礼,婉声,“欣答应安。”

  永和宫,梧桦轩内】

  看来人倒是个懂礼貌的,】

  微微屈膝】顾答应同安。

  嫔妾路过这儿,突兀来访,望没有打扰的欣答应才好。”

  -微顿,添,“今晚就中秋了,不知欣答应有何打算?嫔妾呐…怎么愁死了。”

  招了招手,言】妹妹定口干舌燥了,上点瓜果如何?

  听她言,浅笑,“若真有主意何须愁到现在。”

  -近了她声,“出阁久了是有点渴了,答应麻烦了。”

  挥了挥手,对婢子言】上点新鲜瓜果

  婢子】是,

  淡笑】妹妹也不必愁,妹妹怎么样都可以,但自己觉得不过就好,不要过度紧张

  瓜果已悄然摆在桌子上】妹妹尝尝。

  挥了挥手,对婢子言】上点新鲜瓜果

  婢子】是,

  淡笑】妹妹也不必愁,妹妹怎么样都可以,但自己觉得不过就好,不要过度紧张

  瓜果已悄然摆在桌子上】妹妹尝尝。

  【如此便是个识大体的,言】妹妹到底聪慧的紧,我这也就不打扰了,先回去准备着。

  【顿,言】到时候见机行事便好。看着桌上的瓜果极是好,忍不住拿了个,喂进嘴,尝了下味道,点头赞道,“真甜。”

  又吃了些,忽想起一事,自然的笑了笑,“嫔妾就贪吃哪…答应莫要笑。”是呐,年纪差不多,不过姐姐应比嫔妾大个一两岁。”

  听她有些迟疑,便启声,“不知什么…答应把话说全吧。”

  心中揣度她的话,脸上不温不火。】所以妹妹到底还是单纯些。不知,你在宫中如何?对嫔妃有没有自己的看法呢?“嫔妾在宫里一切都好,就是有些想家。”

  -歪着头看她,“答应为何这样问?”

  -又吃了几个果子,方回,“嫔妾看来,大家都是挺好的,不过…”延迟了会儿,续,“那清答应到是个坏脾气,嫔妾不喜那性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