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少顷,所有的菜肴都上齐了,苏映雪招呼金才人享用菜肴,开始吃了起来。

  “金妹妹,这道糖醋鲤鱼吃起来鲜嫩可口,你也尝尝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金才人看了一眼苏映雪介绍的这道菜肴,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赞道:“苏姐姐,这道菜确实是十分的鲜嫩可口,妹妹这一次真是拖了姐姐您的福,大饱口福了。”

  苏映雪对着金才人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只是可惜这些菜肴都是御膳房的人制作的,姐姐我如今还并非一宫主位,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让妹妹你尝一下我亲自下厨的手艺。”

  金才人轻笑道:“姐姐得蒙皇上圣倦,获封一宫主位也是迟早的事情,相信妹妹我来日定然能够尝到姐姐你亲自下厨的手艺。”

  苏映雪摇了摇头道:“你这话错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我早就已经失宠了,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我已经被皇上撤去了绿头牌子,再也没法侍寝了吗?”

  金才人愣了一下,惊讶道:“什么!?姐姐你被撤去了绿头牌子,再也没法侍寝了?不会吧姐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妹妹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苏映雪淡笑道:“就是今儿一早的事情,满宫里边都已经传遍了,现在就只等着看我的笑话呢。”

  金才人抱歉道:“对不起姐姐,今天我一直呆在屋子里边没有出去过,所以不知道这个消息。”

  话语一顿,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说不太好,复又安慰道:“姐姐你放心,皇上总会重新记起你的好的,被撤去了绿头牌子的事情估计也只是暂时的,姐姐无需担心。”冬雪脸色大变,脸上闪现刹那的杀气。

  那身影轻轻和宛的一笑道:“别怕,我是来帮你的....”

  冬雪冷冷的看着她,“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那身影冷笑一声“就凭我们是可以互相帮助对方的人,我可以帮你完成心中所想,而你也可以帮我完成我心中所想....”

  冬雪一愣,下意识道:“你想要干什么?”

  身影微微一转眉头,眼中放着摄人的杀气看向水井旁的夏青青,道:“我要她...死!....上天既然给了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这次就没想着避开来此,就是要证明我命由我不由天!凭什么这个毒妇能享受那荣华富贵,而我却惨死冷...”声音一顿,身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讪笑一声道:“我失态了...”

  冬雪狐疑的看着这个奇怪的人,道:“你和她有深仇大恨?....你这样做能有什么好处?我从来不相信有人会做对自己无利的事情。就算你把她杀了,你又能如何?你还不是一样要被卖掉....”

  那身影深呼吸了一大口气,镇定了情绪,微笑的看着冬雪,凑近冬雪耳边“.......”

  冬雪脸色大变,“你!...你怎么知道....”

  那身影含笑不语,须臾片刻才说道:“好了,我们来商量些计划吧....无规矩可不成方圆呢....”

  ....................那身影从柳树下走出,缓缓走到还在看着水井发呆的夏青青身边道:“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太好了!”舒贵妃喜极而泣道:“不知这位妹妹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宫里的人,本宫一定要好好谢你。”

  祝星辰勾了勾唇角,徐徐道:“启禀舒贵妃娘娘,嫔妾是翊坤宫的玉修容。”

  “玉修容?”舒贵妃呆了一呆,疑惑道:“本宫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翊坤宫里有一位玉修容。”

  祝星辰含笑回答道:“启禀舒贵妃娘娘,嫔妾是最近才进宫的,因此您才没有听说过嫔妾的名字。不过没事,从今天开始,您就知道嫔妾的名讳了。”

  舒贵妃听到这里,也没有再多想什么,只是一味的傻笑道:“好好好,无论如何本宫都要感谢你。你放心吧,等本宫重新获得圣恩,一定会让皇上好好奖赏你的。”说完,痴痴的看着手上的那对翡翠玉镯,放佛自己已经重新获得了圣恩,并且跟大皇子一家团聚了。

  陈贵人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后,皱了皱眉头,急忙把祝星辰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边,沉声道:“玉妹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跟舒贵妃娘娘说这些莫须有的东西,你就不怕舒贵妃娘娘知道真相以后,会对你发疯,伤到你的身子吗。”

  祝星辰微微笑了笑,颔首道:“陈姐姐无需着急,因为妹妹现在说的这些话,马上就会成为现实了。”

  陈贵人愣了一下,疑惑道:“玉妹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现在说的这些话,马上就会成为现实了。”宽慰欣答应道)哪里迟到了呢,不过是我们来的早了些。对啊,叶赫那拉答应这话真是不通,难不成若你来的最早便要坐在我这位置二,而若我来的最晚,便要坐在那位置七了嘛!

  (见武佳氏帮衬自己对那贱人冷嘲热讽,心地多了几分好感。忆起前事,也同她道)明妹妹可真会说话。说到御花园的花倒叫我想起来那次,叶赫那拉答应竟然说大宙的国花牡丹平常得很呢!不知上次她是否也向明妹妹你对着那些牡丹自怨自艾呢!我也不想为难什么,如今听了明妹妹的话倒是和我的心思一样的。如此,便请叶赫那拉答应挪步吧。

  (听了清答应的话,也笑道)不只是顾答应入宫早呢,瞧着模样叶赫那拉答应也要比顾答应大吧,年龄大的本就该让着年龄小的,叶赫那拉答应不要太过于计较这位置了。

  (后又瞧那叶赫那拉答应的模样,狠狠将手中酒杯摔倒桌子上,喝道)放肆!本主让你起身了么!瞧瞧你那行礼的模样一点嫔妃该有的礼仪周全的模样都没有!还不快挪步!

  (瞧那顾答应去了位置六,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意。)

  宽慰欣答应道)哪里迟到了呢,不过是我们来的早了些。对啊,叶赫那拉答应这话真是不通,难不成若你来的最早便要坐在我这位置二,而若我来的最晚,便要坐在那位置七了嘛!

  (见武佳氏帮衬自己对那贱人冷嘲热讽,心地多了几分好感。忆起前事,也同她道)明妹妹可真会说话。说到御花园的花倒叫我想起来那次,叶赫那拉答应竟然说大宙的国花牡丹平常得很呢!不知上次她是否也向明妹妹你对着那些牡丹自怨自艾呢!我也不想为难什么,如今听了明妹妹的话倒是和我的心思一样的。如此,便请叶赫那拉答应挪步吧。

  (听了清答应的话,也笑道)不只是顾答应入宫早呢,瞧着模样叶赫那拉答应也要比顾答应大吧,年龄大的本就该让着年龄小的,叶赫那拉答应不要太过于计较这位置了。

  (瞧那顾答应去了位置六,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意。)

  听叶赫那拉之言,心中冷笑,别到时候帮人出头惹得自己一身不是】向来听闻叶赫那拉懂礼貌,但是对旁人用她,这是何等用意呢

  看着后宫之人,都是个伶牙俐齿的,倒是个慎常在也算交好,】今天大家倒是艳丽。

  转眸瞧了瞧这几位,明答应帮衬着自己和慎常在,】明答应怎的来的这样早

  听顾答应之言】妹妹懂事,我是知晓的,如此便委屈妹妹。

  听这慎常在伶牙俐齿的,忙拉了拉慎常在,低声说】姐姐可坐下,气坏了就不好了,姐姐可别忘了场合啊!

  见其言了规矩,回了清答应一句】规矩里可言明了资历深的就该做了这?再说慎常在,这礼嫔妾是作了。且嫔妾只是言这牡丹宫中种得多罢了,常在怎么这么说话?

  【转言】这两个位子也没差,皆是末排的,可不是一样的,顾妹妹坐了那去有何不好的?

  【转言】顾答应安。

  【起身回了个平礼】顾妹妹年纪小,我这是该让的。也不落了个小气的名字。

  【携婢子坐在了位置七】

  看着那清常在位置倒是坐的舒心,不过一会儿怕是就闹心了,一面笑着一面观察着这局势,今日这慎常在是要巴结好了,至于其余的人,再看看吧,不过看着这顾答应似乎和清答应要好得很呐,这叶赫那拉可真不得人心,怕是坐在此处的都不喜她吧,微微一笑不作多语,想想她方才说我娇贵那是自然,那是她这般粗人比得了的,她是不娇贵才任人如此吧,似笑非笑看人一眼,看人可让,抬眸只声提醒】

  我总记得叶赫那拉答应可大度了。

  【听着慎常在的话笑意更深,心道这叶赫那拉答应怕是活不长,不懂收敛张弛,这就是后宫呐,而后看着慎常在把酒杯摔在桌上,心颤了一二,抬眸看了一眼,宽心道】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人不懂规矩,还别气坏了慎小主

  【转头看那顾答应走至叶赫那拉氏前,若人让了,便是其无能力,若人不让,便是其小气不懂场合礼仪了,看人是要选无能力还是小气之称了,若是皇上来了看这一幕,不知作何感想,又抬眸看了那两位答应,听起那欣答应问起朝人微笑】

  我素来不爱迟只喜早。

  【而后笑吟吟看那人移了座位,又看向欣答应】

  叶赫那拉答应果真大度,欣答应来得晚些,也不知是怎么了。

  见着那叶赫那拉答应不是个刺人的主儿,也就不准备针对她,确实斜睨了一番身旁的欣答应,轻砰的一声搁下酒杯,“欣答应有心得很,想必最后一个到达宴会一定是很有成就感的。”

  望向对面的慎常在,予以一笑。

  见着叶赫那拉氏让了位,心舒坦了许多,笑对她言,“嫔妾谢答应。”

  -盯了欣答应一眼,冷哼一声,“欣答应最后来,不会真如清答应所说,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要?妹妹呐…今晚早早的来,就想和欣答应聊聊,却不想…迟迟没有看见你。”

  -又回眸看了看明答应,觉得有些眼生,也没搭上什么话。至于那…慎常在,对她一笑也没提什么。

  -看了看清,今儿她来了,自是欣喜,却也藏在心中。

  听着欣答应与明答应二人宽慰的话,会心一笑道)多谢两位妹妹了,是了,为了那样不懂规矩的人也不值得。

  (瞧着对面两人,出声提醒道)好啦,大家都是自家姐妹都各自少说两句吧,一会儿皇上来了若看见这般喧闹的场面岂不是不好?

  (看着清答应的笑容只装作没看见,也是暗自提醒她不要忘记彼此二人面上假意交恶的关系。)

  (对那顾答应一笑道)谢她做什么,这本是应该的。

  (听着众人的猜测,便也同明答应问道)是啊,欣答应怎么今日来得晚些了?我想着欣答应才入宫几天,兴许是不认识通往着望月台的路才会如此吧。

  莲步至座位前,欣然坐下】明答应有所不知,嫔妾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呢,嫔妾紧张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手往哪摆,怎样的坐姿……还真是慎常在所言呢,不太记得路,所以就来的晚了…

  微微屈膝】清答应打扮甚是脱俗呢,嫔妾怎么会有成就感呢,倒满满的自责呢。

  脸上尽是微笑,听顾答应之言,不免有些脸红】妹妹哪儿的话呢,到底是紧张惹得祸。还望妹妹不要笑话。望各位见谅。

  妃嫔们正式落座后,宫人们也开始上菜了。2号、3号位置上呈上了鲍鱼粥,4号、5号位置上呈上了燕窝粥,6号和七号位置上则是海带汤】

  携婢子坐与了位置七,这末端的位置瞧着甚是刺眼,回了欣答应】那答应说说称旁人该称什么?

  【又讽刺到】明答应来得早是明答应重视,倒是欣答应你来得晚不少!

  【掩嘴一笑】这还对众妃嫔品头论足了呢。

  【婉言】原是个不识路的主。

  【静看上菜不言】

  听着几人的对话倒也分得清谁同谁不好谁同谁一道,倒是那清答应,明明同我一般地位,只不过是我顾虑多了罢,否则那位置怎地让她坐了去,复而听得欣答应这般言,笑了笑】

  原是这般,这夜宴来者都是自家人,欣答应不用如此忐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