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沙加的日常 > 第二十九章 捡破烂的
  原来喝掉的汁是中间部分,温柔天的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去。

  沙加拿起梗,把绿瓤表面的膜划开,拨到一边,露出象剥了皮的葡萄一样的果肉,挑起一颗放进嘴里,品了品。味道还算可以,了半个壳子给西蒙特,半个壳子给达龙,“配干粮吃才好,不能直接吃。”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达龙点点头,把自己喝完汁的果壳推给沙加,“把这个也弄了,再把哥哥、姐姐的也弄好,一起吃吧!”

  “嗯!”沙加又将几个喝过的汁的果子剖开,去了膜,露出果肉,送在各人面前。

  西蒙特问:“沙加吃饱了么?”

  沙加点头。

  “那就去周围走走,只别走得太远,我们最多一刻钟也就吃完了。”

  沙加起身到周围散步去了。

  温柔天见沙加走了几十步,才忍不住问道:“前辈们吃东西为什么如此小心翼翼的?”

  西蒙特道:“我们年纪大了,牙齿都松了,不小心一点儿,咬到果核儿,就得少个一颗半颗的。”

  温柔天释然。

  黑龙却感觉另有原因,只是人家没说破,自己就没必要问,东西好吃就行。

  一刻很快就过去了,沙加提着几大串蘑菇回来了,“外公,晚上用这个煮汤可以么?”

  “你外婆没跟我们一起走,几位奶奶都回家了,没人做得来啊!”

  “我可以做呀!用这种菌子做汤的汤谱我都背下来好多种了,在家的时候卡尔爷爷说好吃,今天晚上就做一种……”

  “停!”西蒙特立刻插进来,“晚上我们在他们的公会吃夜宵,怎好喧宾夺主,由你来做呢?”

  沙加呆了一下,“那我明天做。”

  “明天还是在人家公会。”达龙补充。

  “那……,那就我上学的时候再做吧!”

  “好!没问题。”两位老人家都松了一口气。

  沙加把蘑菇和桌上的果子壳全用包袱包了,丢进鹰巢,“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温柔天靠近沙加:“沙加,我们都坐这种筐,好不好?”

  沙加摇头,“不好。”

  “为什么不好?”温柔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因为鹰已经回家了,我们要自己走路,坐在里面,走不了路啊!”

  “这两个筐怎么办?”温柔天不死心。

  “背着啊!姐姐喜欢的话,可以借一个给你背。”

  这个守财奴!黑龙心想。

  “算了,姐姐跑了一上午的路,腿还有些软,就不帮你背了。”

  “哦……,”沙加只得看向黑龙,显然是想让对方帮忙背一只。

  西蒙特立刻打圆场,“沙加,没见那位哥哥受了伤?不能让人家帮你背。”

  “可是……,”沙加想说:爷爷不是千叮咛万嘱咐,切不可在人前露出“海纳百川”来么?

  “爷爷帮你背,”西蒙特边说边将空的那只背到了背上,“但不许你把东西丢进来。”

  沙加有些失望,只得理了理另外一只,晃了晃,听声音应该只装了一点东西,不重。把两根枝叉向外拉了拉,弄出点小空间,两只手臂左右穿过,稳稳地背在背上,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大堆小零碎儿,丢进鹰巢里。

  西蒙特有些无奈,但还是开了口:“沙加,不许溜到我看不见的地方!达龙,这次你在前面走,穿过小树林就是边境,我跟沙加断后。”

  “好。”

  黑龙此时对沙加有了一个很完整的认识,——喜欢捡貌似稀奇古怪的东西,并尝试是否能吃。也许眼前的两位老爷子就是经常被试验的对象,日后若是真被温柔天给招进公会,说什么也不能吃他弄来的东西,至少不能第一个吃。

  一行人各怀心思在小树林中行进,沙加并不与大家一样赶路,而是一会儿往左钻、一会儿往右钻,象一只蝴蝶一样在四人周围穿梭来去。还好,总是在众人的视线之内,有了这个转移注意力的人,才没发觉穿过小树林居然用了两个多钟头。

  到了边境的时候,沙加的背篓已经装得满满的,周围还用干枝扣挑起一截儿,看样子是真没少捡啊!

  西蒙特和达龙去办理通关手续,温柔天与黑龙则不用,想来是二人经常穿越边境,已不必再行通关申报。

  黑龙靠近沙加,“沙加,你都捡了些什么啊!”

  “蕨类,嗯……,还有一些草根、树皮什么的。”

  “你捡这些做什么啊!”

  “吃啊!”

  黑龙心想:果然!“怎么吃?”

  “那得要看书上是怎么写的。”

  “什么书?”

  “汤谱。”

  黑龙还要再套话,西蒙特办完了手续,“沙加,我们可以过去了。”

  “哦!”

  过了边境,没有再走小路。因为已经是纳斯塔什独立领的范围,没必要再躲躲藏藏了,而且大路上也有过路的商旅,若再象上午那般狂奔,就太奇怪了。

  当西方的天空布满彤云的时候,五个人已经坐在一个小小的咖啡馆里吃下午茶了。桌上摆着松饼、炸薯条、烤肠,除沙加外,都点了一杯咖啡。

  “外公,我们坐在这里等啊!”

  “后面的路都很平坦,我们坐马车就很方便了。”达龙耐心解释。

  “马车?”

  “迪尔斯爷爷给你看过图片的,还记得不?”

  沙加想了一会,看着对面发了一会呆,“对面的算不?”

  达龙点头。

  “那里有两架马车,我们为什么不坐?上面没人。”

  “那两架马车是私人所有,我们要坐的是驿路马车,你爷爷已经订好了。再一会儿,就会来接我们。你吃点这个松饼,比你外婆做的软,尝尝?”

  “那里面有鸟蛋,我不吃。”

  温柔天差点把咖啡给喷了,“鸟蛋?是鸡蛋哦,”还霎有介事的咬了一口松饼,“里面用的是鸡蛋,没有鸟蛋。”

  沙加想都没想,便问:“鸡是什么?长什么样子?”

  温柔天立刻意识到,沙加在岛上生活,根本就没见过鸡!一下子就回答不出来了。

  黑龙若无其事地答道:“鸡,就是不会飞的鸟。你不吃鸟蛋,这个当然吃不来,你想吃什么?再给你点。”

  “想吃鱼,蒸的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