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沙加的日常 > 第五十六章 尝尝哥哥的手艺
  西蒙特:“这下子,他们也吓得不轻,你若是死了,那颗星将照亮整个世魔委!从这一点上来看,世魔委有他们的人。老哥,下一步要怎么办?”

  达龙淡淡一笑:“沙加玩了这么久,也该来找咱们了,一起去吃点东西吧!”说完站起身,下楼去海边找人去了。

  西蒙特看着加斯莫德好一会儿,才问:“你说你们是关在魔法地牢里的,那些公会的人怎么找到你们的?”

  加斯莫德:“我也不知道,每日里被魔法石束缚得要爆血管的时候,才会有几分钟的喘息时间。可那天,突然之间所有束缚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然后就看到几个年轻人走过来,打开牢房的门,把我们扶了出去。”

  西蒙特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你跟我们到房子后,又看到了什么?当时我们正在喝茶,然后……”

  加斯莫德:“那茶肯定是药茶,只喝了一口就失去了知觉,醒过来的时候却是站在海堤上,若不是见到您二位,我还以为去了另一个世界呢!”加斯莫德也笑了,“刚刚您的那位老哥是高阶信使吧?看着很眼熟,总感觉之前有见过。”

  西蒙特无意掩饰,“你看出来了?”

  加斯莫德:“若不是有这样一位高人在,凭你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逃离大荒原!特别是还带着那两位将死的老人。”

  西蒙特:“你这么肯定?”

  加斯莫德:“对!高阶信使可以将人封入卡片,送到指定地点再解封卡片,那人便会不伤毫毛地出现在另一个地方!而那天晚上院子里动静突然那么噪杂,然后我就失去知觉,最后一眼我看到的就是你跟他称卡尔的人!”

  西蒙特心想:这么想也好,沙加那两下子才不是信使的招式呢!能不点破最好!

  加斯莫德见西蒙特不说话了,便知自己说对了,再开口问道:“那两个老人怎么样了?”

  “他们?呃……,嗯……”西蒙特判定说人人都看到的情形,“在过境的时候被两个女人抓回去了。”

  “啊——!”加斯莫德大吃一惊,“是不是一个全身红、一个全身黑,红的讲话阴阳怪气,黑的能化作黑烟将……,将一切烧成黑灰?”

  西蒙特怔住了,“你见过她们?”

  加斯莫德:“你先说是不是?”

  西蒙特,“我只看了个背影,跟他们打的是几个年轻人。”

  加斯莫多的神情越发的急切,“他们有没有烧伤?他们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西蒙特也不好相阻,这么大的说话声,伙计都上来看究竟了,只得拖了加斯莫德下楼、结账、出门,刚好遇到准备进门的达龙和沙加,“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吃饭!”

  达龙立刻明白了,准是西蒙特的急性子引发了围观!也不多问,拉着沙加跟在两人身后,反正已经快到中午了,另外找个地方吃饭也没什么差。

  西蒙特与加斯莫德几乎是冲进皇家骑兵团公会的大堂的,达龙与沙加则比较闲适的踱进来,悟空正在楼下研究告示板,见两前两后走进来的四人认识三个,想都没想就走到达龙面前:“前辈,这个时候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沙加:“哥哥好!外公说这里做的东西好吃,我们就来吃午饭。”

  “我马上去安排,”悟空一溜烟走厨房亲自准备,花了那么多心思都没把人请来,今天自己撞进来,就必须留下!

  达龙打量了一下大堂,对其中一人招了招手。

  那人立即跑过来,“前辈有什么吩咐?”

  达龙:“管事的还有人在么?”

  那人立刻上楼去通报。

  很快,黑龙先走了下来,“前辈好,快坐!已经让厨房准备吃的了,再稍等一会儿。沙加跟我来一下,”也不管本人怎么想,就把沙加拉到告示板前,“告诉哥哥,你看见了什么?”

  沙加被黑龙的突然表现弄晕了,半天才道:“贴了很多张告示,很多张是寻物的,两张是寻人的,一张要求护送货物的,另外很多张看不明白。”

  黑龙:“还有别的么?”

  沙加摇头。

  黑龙有些失望,告示板上人人都看得见的就是这二十一张告示,但还有一块空白的地方,肯定贴着传檄令,沙加也看不见,看来二哥的直觉并不准。

  但加斯莫德却看见了那张传檄令,再看时间落款,刚刚平复的心又激动起来。西蒙特正想安慰,却给端着超大一碗精工细作热面汤的悟空给气到了——

  悟空把沙加拉到小桌上,“来!尝尝哥哥的手艺!”

  “哎!”在海滩上玩了大半个上午,还真有些饿了,坐在小桌旁,先闻了闻,“好香啊!谢谢哥哥!”

  “给你加了些肉片(足有小半碗,哪里是一些),够不够?要不要再切点?”

  沙加动嘴吹了吹,开始喝汤。

  因为两人都是金色头发,虽长短不同,但很容易让路人误认为是亲兄弟。

  西蒙特很有力度地咳了一声。

  悟空和黑龙忙转到两个老爷子身边,“前辈要吃点什么?”

  西蒙特一指沙加的面汤,“跟那个一样的,我们每人一碗!”

  “好嘞!”悟空又去厨房了。

  西蒙特指着黑龙对加斯莫德道:“就是他。”

  加斯莫德伸手拉住黑龙的衣袖,一使力,整个袖子被撕了下来,露出雪白的皮肤,哪里有烧伤的痕迹。

  其实,那天杰利刷过药糊之后,焦黑的印记是没有了,但武力战斗留下的伤疤还在的。现在达龙和西蒙特看到的是没有一丝伤痕的皮肤,也有些不敢相信啊!

  达龙很是惊奇,“小黑,你的烧伤好得太彻底了,连老伤疤都没见了?”声音稍稍大了一些。

  沙加闻言抬起头,瞄了一眼道:“外公,这是另外一个小黑哥哥,不是跟咱们一起走的那个。”说完继续喝面汤。

  啥?大堂里的人全怔住了,几个公会兄弟的眼中都流露出不满。

  加斯莫德道:“你怎么知道的?”

  沙加埋头继续吃面,并不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