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鸿渐于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纛随风金戈起(3)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纛随风金戈起(3)

  刘玄端来数道菜肴,恰见赵惜葵抢着卖弄茶艺,替程濯及鸿渐添满茶水,心下暗道:“姓程的小子能搂四个好看的姑娘睡觉,还真他娘好福气,老子甚时候也能有这好命。”言念及此,不由流露艳羡之色,竟自痴得须臾,方才躬身告退。

  赵惜葵双手捧茶,鸿渐称谢接过,转而放于蓁蓁身旁,接着说道:“这茶还是你喝吧。”蓁蓁粲然一笑,道:“那你喝我的。”说话间,便将自己所品清茶递入鸿渐手中。

  赵惜葵轻咬下唇,随即强抑妒恨,竟自板起妆容,扭过了头去。吕兰馨观瞧渐蓁你侬我侬,心下暗道:“真不知到了绿林山后,嘉名会怎生待我••••••”

  那女子正如此遐思,吕蔷兀自相询鸿渐道:“适才听闻你原来是轩辕弟子,那么贵派掌门近况可好?”神色甚显关切。程鸿渐道:“掌门尊上近来还好。”

  吕蔷复又相询数语,鸿渐照实讲了,随后问道:“莫非前辈跟掌门相熟?”吕蔷微微摇首,隔得半晌,方才说道:“老身并不识他,只不过神交已久罢了••••••”话到后来,声音微颤,应是暗怀思绪。

  程鸿渐点了点,接着说道:“路上行得甚急,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吕蔷心道:“真名自是不可吐露,便随夫家的姓吧。”随即回道:“老身复姓钟离,爹娘未给起名。”程鸿渐心下一怔,问道:“您侄孙女怎么姓陆?”吕蔷道:“钟离是我夫君的姓氏。”程鸿渐登感恍然,转而便将自己跟蓁蓁的名姓告知吕蔷。

  渐蓁诸人用过饭食,便欲启程。刘玄赶忙殷勤恭送,如此这般亲身送至山寨,又相随诸客到得蓁蓁所住木屋去了。但见那屋中甚为宽敞,诸般陈设一应俱全,更有数种珍奇物事,两株剔透珊瑚摆于桌旁,直引得刘玄定睛观瞧,艳羡说道:“这俩玩意儿好似鹿角,可这颜色又跟花儿似的,断不会是鹿角,可不是鹿角,又是个什么物件儿•••••••”程鸿渐正欲出言相告,刘玄猛拍大腿,开怀笑道:“啊哈,定是从哪个神兽头上取下的宝贝。”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陈仪抿嘴轻笑,转而瞥眼瞧向赵氏父女,出言问道:“这两件宝贝你二人可识得吗?”赵氏父女正色不语,陈仪自得说道:“此物乃是日前荆州分舵进献给大小姐的珊瑚,我瞧屋子里过于寒酸,便只得以这两件小玩意儿作装饰了。”话音刚落,刘玄忽而脱口道:“这还寒酸,我的个乖乖,官家老爷都没见过此等宝物,大小姐当真阔绰得紧哪。”陈仪心道:“这双父女虽出身官宦,又岂可跟我家大小姐相较。”刘玄及胡胜自顾四下窥看,陈仪瞧在眼中,并不言语。

  姚蓁蓁相邀程濯道:“小哥哥跟轩辕弟子同住,腾不出多大地方。寨中拨给本帮的地方倒是不小,不如我要帮众腾出一间好些的屋子,您跟段大叔权且将就住下,我也便于照料。”

  程濯观瞧那小妮子语笑嫣然,清扬婉悦,不由慈和垂怜,心下暗道:“这孩子端的极好,无怪鸿渐为之倾心,只是做人该当守信,跟赵家定下的婚事不可就此推掉。”如此沉吟须臾,方才颔首回道:“姚姑娘的好意程某心领,只是不便劳烦。”姚蓁蓁笑道:“您是我小哥哥的爹爹,我若是能够看顾,欢喜还来不及哪。”程濯复又辞谢,接着说道:“我此番带了些贵重物事,正可送给王寨主,想来求他拨给几间屋舍,该当不会吝惜。”

  姚蓁蓁婉悦笑语道:“哪用得着伯父破费,要不您老在此小坐,我跟小哥哥相求王寨主照应便是。”程鸿渐闻言颔首,竟自悠悠接口道:“爹爹先在此歇着,待得安顿妥当,我再来接您。”

  程濯稍作寻思,便即出言答允了,姚蓁蓁又向阴丽华道:“我这间屋子不算小,姐姐干脆陪我住,你说好不好?”阴丽华莞尔一笑,接着说道:“如此甚好,咱俩正可抵足而眠。”

  姚蓁蓁嫣然一笑,便在这当儿,陈仪闪至刘玄身侧,拿住对方脉腕,随即出言呼喝道:“大胆贼人,竟敢在此偷盗!”

  刘玄痛得龇牙咧嘴,不由松开手中玛瑙,陈仪伸手接住了,随即斥道:“这块赤玉如若碎了,要了你小命儿也赔不起。”她所提赤玉正是南红玛瑙,佛教传入中土之前便唤赤玉,现今此种物事已跟和田美玉、翡翠成三足鼎立之势。

  姚蓁蓁素不将诸般金银细软怎生放在心上,这当儿出言说和道:“陈堂主将这小玩意儿赏他便是。”陈仪拱手应命,接着将玛瑙递入刘玄手中。刘玄连连叩首道:“多谢大小姐赏赐,您便是小人的活祖宗。”

  渐蓁引了数名帮中弟子,欲要拜会寨主王凤,刘玄躬身相随,赵惜葵面现鄙夷,赵萌心道:“这小子倒会磕头奉迎,只可惜瞧着便是胸无点墨之徒,要不升官发财也算个好手。”

  那王凤恰在校场操练,及至喽啰通禀渐蓁欲要拜望,当即命众喽啰不可松懈,随后敞开大步回入自己房中,粗豪笑道:“俺先前听闻姚大小姐跟鸿渐兄弟下山去了,今儿个可算将你们盼回来了。”。

  程鸿渐起身抱拳道:“有劳寨主挂怀。”姚蓁蓁嘻嘻一笑,道:“我跟小哥哥知晓寨主定然忧心,便赶来相见啦。”王凤哈哈一笑,转而搭住鸿渐臂膀,陪他坐了下来,接着说道:“你俩援助寒寨,俺自该好生照应。姚大小姐下山之前没事先知会,要不俺怎么着也该遣上大群喽啰护卫才是。”刘玄暗自好笑,心道:“我只听过自称寒舍的,将山寨唤作寒寨还是头一遭。寨主装起斯文,倒似个老大笑话。”

  姚蓁蓁笑道:“用不着这般兴师动众,寨里即将开战,王寨主还有好些事情要忙呢。”王凤抹了下宽大额头,道:“要不是贵帮仗义,领喽啰们打造了老多器械,俺还真他••••••”话到后来,强将粗言缩回,竟自打个哈哈,续道:“俺还真忙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