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腿!

  躲开了那一道巨大的蓝光手掌,开启了长弓的他,立刻气定神闲起来,一道明亮的魔力聚集在了那箭矢之上,强烈的危险让得米修斯屏住了呼吸。握紧了手掌当中的法杖,体表流动的光罩,似乎准备硬吃下这一击起来。

  聚能射击!

  一到明亮的箭矢划过了整个石台,感受到其中危险的亚缩,同时在身上加持了石肤术,在低声吟唱完毕之后,一道拳头大小的明光光速猛的射了过去,强劲的箭矢在空中发出摩擦般的赫赫声,恐怖无匹的威力,似乎即将击打在他身上。

  奥术幻影!

  关键时刻,重新用出了这个法术的他,也是朝着那箭矢上面走去,海恩他也是马上对准那幻影射去,这一分为二的时间,他掌握得很好。只不过,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下,却是有种极端的冒险。

  嘭!

  爆碎而出的蓝色光芒就这样出现在了竞技场众人的眼中,刚才那一下真是非常的危险,如果没有躲开的话,他身上肯定是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骗到了!

  米修斯等待的就是他放大招的时候,瞳孔一缩,耀眼的奥术光芒瞬间充斥了米修斯的双眼,甚至放射出了浓浓的光线,澎湃的蓝光萦绕着米修斯飞速旋转,瞬间充斥了米修斯的周身。海恩和琼斯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这奇异的一幕。

  奥术掌握!牵引术!

  米修斯法杖遥遥一勾,一块半人高的岩石猛然从地上飞起,呼啸的朝着海恩抛飞而去,举起盾牌的他,也是快速的退后者,石头在半空中诡异的一个螺旋,竟然又是往前进了一段距离。

  海恩震惊的看着那再次向他袭来的巨石,举起了自己手中盾牌的他,也是调集了自己全身的魔力。

  奥术掌握!奥术爆裂弹!

  米修斯这次瞬发了三级法术,一团光彩夺目的巨大蓝色光球迅速在他的面前汇集了起来,一瞬间就膨胀了起来,剧烈的旋风掀起了地上的石板和碎石,呼啸着压迫着海恩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开启了掌握后,加上自身的buff,米修斯的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冷静和睿智,他猛然一挥法杖,巨大的光球瞬间淹没了海恩。

  不管你的盾牌如何消弱魔法伤害,在承受了一轮之后,魔力供给出现断层之后,就要被我活活震爆而去。

  下一秒一道剧烈的风暴疯狂地席卷了起来,紫蓝色的光芒之间炸飞出来的人影赫然是那看起来坚固不可摧的海恩,只是短短三秒钟的时间,却是轻易解决了一名四级战士。

  “hjgmeorssutlmeitel(可怕的法师)”

  正在高台上的一名蒙面女子低语而出了一声古老暗精灵语,身材惹火的她无疑吸引了很多男人的注意,特比是那纤细的身材,完美的比例,高挑的长腿符合男人审美的曲线。特别是那双白嫩的手掌,纷飞在指尖的小刀仿佛会跳舞一般。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但没人敢小看身前这个女孩,她身上散发出的来的血腥和黑暗的味道,如同隐匿最深的恶兽,给予敌人最严重的伤害。

  面对一个失去了战士护盾的弓箭手,米修斯有三种方式玩死他,但他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一个奥术冲击猛击地面,身形向后方抛飞出去,往下面看时,那射来的箭矢如同急促的雨滴,琼斯在见到海恩被瞬秒的时候,就知道这场比赛要赢下来就很难了。

  何况自己是一对二,这说出去就是被嘲讽的份

  米修斯在半空中举起法杖,略微吟唱了几句,然后挥舞法杖对着下方的琼斯飙射出一道道奥术飞弹,呈一窜淡蓝色的光带,朝着地面狂轰滥炸而去。耀眼的奥术光芒不断的迸射,掀起滚滚气浪,却根本击不中琼斯。

  但是琼斯也别想伤害到米修斯,开启了法力护盾的他,除非对方再次动用破魔箭,不过在他射箭的瞬间,他的法术就会先到他面前。

  石肤术!

  为自己加持了一个石肤术的他,口中也是不断吐出晦涩的咒文,就在这时,逮到了一个好机会的琼斯,却是从身后拔出一把弩弓,以脚开弓,同时双射。

  如此高难度的动作,也亏他做得出来,不过此刻效果很好,那飙射而出的几道箭影让得米修斯不得不应对。

  解除魔法!

  同样的熟悉的动作,同样的熟悉的脸先着地,每次都控制不好自己身体的米修斯,暗自发誓自己要学会真正的飞行术,再也不用这样忽然的脸着地。

  但是,他已经骗出了琼斯的动作,摆出了如此高难度动作的他,却是没办法马上回复过来。

  驱逐生物!

  一个简单的小法术用处,立马单脚不稳的琼斯后手撑地,强行一个翻滚的站了起来,却没想到抬头一看的他,见到的是那一大团堪称恐怖的蓝色光弹。

  “完了!”

  面对这些飞弹,虽然他能躲避,但他知道自己接下来也遭到凌厉的攻势,对方根本不会给他反击的机会,这样僵持下去,毫无疑问是自己落败。

  “你赢了!”

  果断跳下石台而去的他,扶起了地上了海恩,怒视了一下米修斯,撇了撇嘴满不甘心的他,暗自低着头而去。

  “多谢!”

  没有嘲讽的味道,只是举起来自己法杖,表达了类似于尊敬对手的动作之后,引起了整场震爆眼球的他,也是为奥术法师真正的证明了一次。

  竞技场上方那些观众们都震惊无语的看着下方的一幕,一个奥术法师,能够独立战胜两人,用的都是那些司空见惯的魔法,除了威力比较强大外,更是为他的意识,和瞬间的决断能力感到佩服。

  重新挺直了身体,在战场上对手要么值得尊敬,要么值得厌恶,第一种需要他的尊敬,第二种需要他的法杖,他也是对这场对决没有感到某种不快,就算两人如何,没有动用真正实力的米修斯,一直有所保留。

  “恭喜啊,接下来你的对手就是我了!”

  薇薇安的身影悄然浮现在了贵宾席的作为旁边,不知道如何避开那些人潜行进来的他,光是这一手,就能暗杀不少人。

  不愧是获得了暗影传承的刺客,那隐藏在面纱的面容似乎可见那丑陋的疤痕,但是那散发出奇特瞳光的眼睛如同宝珠一般,很是美丽。

  “这枚戒指还给你,效果还不错!”

  从手心当中渐渐显露的这枚古朴精灵戒指,那闪烁技能真的很好用,可惜米修斯有了更加强大的纹章,这种戒指他的需求性已经不大了。

  “你就这么害怕我追杀吗?真是无趣,我要你拿着,然后我想从你尸体上拿过来!”

  米修斯听到这番话,尴尬一笑,本来这枚戒指是不准备归还的,还做好一直被追杀的准备。但没想到,对方自己某些事耿耿于怀,毕竟薇薇安不是寻常女性,那道疤痕,暗夜精灵的传承,她的过去一定很有秘密或者说很凄惨。

  “我觉得女孩太过娇气不好,你其实很想要把,虽然我做得有点不对,但至少我是凭借实力赢下来的。我很诚意的还给你,既然你不要我还是拿着好了。”

  这是两个傲娇的对话,两人那如同教科书似般的傲娇方式,看得旁人很是难受。谁都看得出,薇薇安现在一点杀意都没有,平时冷酷冷漠的她肯这样跟一个男孩说话,那已经是不容易了。

  “薇薇安小姐原来在这里,害得我一顿好找,还不赶快让位给她做。你这个小子干嘛还能这么悠闲的坐在这里?”

  安琪这个曾经被在法师塔面前击败的少爷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身边两个侍从形影不离的跟在他身边。那看向自己的厌恶目光,敢怒却不敢发,而面对身旁的薇薇安,却是不知道怎么有那种欣喜的冲动。

  “这么不懂礼貌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你怎么能坐在贵宾席上,一点都不知道爱护女士!”

  “我懂的礼貌,自然不比你,如果想要献殷勤,你至少在这里占个座比较好!”

  这里的座位可是贵宾席,就连那些璀璨如星的家族子弟都没有坐下来的份,一个区区连族比都参加不了的家伙,又怎么会有坐在这里的资格。

  “你这家伙,别以为赢了奇尔丝家族的那两个废物就可以自傲,我们家族的雪恩就足够你受了!”

  “哦,雪恩那家伙表现得还不错,但他可是一直没赢过呢!”

  薇薇安如此轻佻的语调顿时让安琪这个家伙,感到了一丝舒爽,那种抖m的属性表露无疑。米修斯有点厌恶的看着面前这个家伙,要不是这里不允许使用魔法,他真想一个飞弹送他升天。

  就在这时,那顶台附近,坐在那里的罗林族长释放了一个小魔法,一个青色的鸟儿飞了过来,接受到了这股魔法讯息之后,米修斯略微一皱眉的,走了过去。

  “抱歉了,戒指擂台上再还你吧!”

  无视旁边的这个少爷,薇薇安那略带惊奇的眼神也是没有被他放在心中,只身往哪里走去的他,悄悄捏紧了自己的手掌。掌心那深深的指甲印记,代表了米修斯现在很不安定的状态。

  “我老了!”

  见面的第一句话,带着丝丝沉默和感叹,但却是像诉说着什么不争的事实一般。阳光从那紫色的锦布缓缓映射而出,下午的阳光有点热烈,也有点淡淡的落寞味道。

  米修斯收起了自己的法杖,看着面前这个老人,年老的皱纹如同树皮一样爬满了他的脸上,那凹陷进去的眼眶,带着丝丝疲惫,老人斑的出现多了几分寂渺的味道。

  “就算你老了,我有不可能喂这个家族做些什么,你知道的。我必然不会束缚在这个地方,虽然我表示对您孙女做的事情很抱歉,但那是比斗。”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那么能不能看我这张老脸的面子上,给这个家族一个名分呢?我看到了你的天赋,很强大。难怪哪位大魔法师会收你做弟子,我们三家每个人心底都有意思,所以谁都不会先动。我请求你,给这个家族一个名分!”

  罗林族长静静看着面前的餐盘,上面的食物他根本就没有味道再吃下去,就连那甜美的红酒,都失去了味道,看着面前这个渐渐展现光芒的少年,他现在都能从这家伙身上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

  “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米修斯直接要上了好处,对自己养育了四年的这个家族,在他的考虑当中,自己也曾想过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毕竟人家收养了自己。但奈何自己所受到的现实太过残酷了一些,那些欺压,那些不平等的对待,让得米修斯有几次想离开。

  “我们每个家族都有一个镇住法术,是为奥义,你可以观看,至于你能学会多少,全部看你自己了!”

  罗林家族非常爽快的松了口,一个奥义法术代表什么不言而喻,那是对大魔法师来说,都十分珍贵的法术,为了它可是有不少强者,都甘心付出很大代表。

  米修斯略微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家族,他以后肯定是需要回报的,一个奥义法术的价值,在目前来说,可以非常高的。

  “那么,我就开始准备了。对了,提前告诉你个消息吧。因为你那个师傅,城内的传送阵坏了,虽然我们联系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但路途比较远,所以你们还是要提早出发为好!”

  见识到了米修斯那以一敌二的战斗水平之后,获胜只不过是走过场的事情,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提前告诉他又有何妨。

  “那我就代表我的师傅,给你们道歉了!”

  米修斯诚恳了道歉到,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真诚的味道,这个便宜师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假装借用一下他的名声而已,招摇撞骗这种事情,总归走不了太久。

  走出去之后没多久,米修斯就听到了一则消息,听说罗林族长把他收为义子,虽然遭到了洁西的竭力反对,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从此,两大的家族的态度各又不同,斯普林家族是彻底的敌对了起来,宣称法师塔是不允许他在进了。

  奇尔丝倒是没有这么明确的表态,但是对于他的态度,可以从贵宾席上面撤下来的位置看出来,他们对于米修斯已经没有了欢迎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