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技大仙尊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丹,妖丹,总之是丹(二)
  当霜炎战舰越过九墟世界的赤道时,璀璨的光华正在一千丈的海水深处绽放。

  没错,这就是兆景。

  “九墟人类把兆景视为‘境界突破’、‘神功大成’的象征,甚至有兆景越华丽,那么功体就越高明的说法,但是为何我总觉得兆景这玩意儿……有点故意设计出来让人难以隐藏自己晋升事实的意思?”

  西门戎进行着思考,与此同时把阑珊(还有他自己)筑基时的“附带特效”与现在的金丹兆景相比——结论就是,金丹兆景的“动静”比筑基成功的特效高的太多了,这已经超过了法术实体本身的优化程度,确实存在某种“设计好”的痕迹。

  “如果没有兆景的存在,那么任何一个修士都可以躲起来偷偷的升级,然后各种扮猪吃老虎……不,应该说没有兆景的情况下,修士之间会陷入某种类似黑暗森林猜疑链的状态,而晋升就成了技术爆炸。”

  “筑基晋升金丹的兆景,就需要上千丈的海水才能隐藏,那么金丹晋升元婴,元婴晋升分神以及更高档次的兆景,要隐藏起来的难度怕是高于上青天的,这样以来任何人的晋升都等于全图高喊‘老子牛逼大发了’,那些对其有忌惮的人也会关注这件事儿,在一定程度上倒是减少了修士之间的猜疑链……不过这依然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九墟世界是存在‘秘境’、‘洞天’之类的玩意儿的,如果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这些地方晋升,其他人如何得知?”

  西门戎把这个疑问说给了白木真人,然后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没错,曾经是有些修士试图躲在秘境、洞天之处来隐藏自己晋升的兆景,但是这样的人如果一辈子就窝在秘境、洞天里不出来也就算了,一旦回到九墟,他们试图隐藏的兆景就会再次显现出来,所以后来就没有人这么做了。

  “好吧,如果这也是‘设计好’的,那么只能说这个‘设计者’不喜欢钻空子……”西门戎暂时把“如果不是去秘境、洞天,而是飞到其他星球,甚至干脆在太空晋升会如何”这样的问题放在一边,而询问白木真人对晋升时的劫难有什么看法。

  白木真人的回答非常符合九墟仙道的传统——修仙就是死中求生,逆天而行,既然敢破境晋升,为何不敢面对劫难?更何况除了金丹到元婴,大乘到飞仙这两个坎儿是要么过要么死的“生死劫”外,其余的破境劫难都有多次的尝试机会,更何况你家那个小丫头片子根本就不是常人,啥劫难过不了啊?

  西门戎心说这么修仙还真是头铁,这不会也是“设计好”的结果吧,随后话锋一转,说到劫难的类型上去了,譬如说凡人中流传的话本、评书,一提到劫难就是雷劫,但实际上具体的劫难类型是和功法密切相关的,云云。

  白木真人深以为然,说如果劫难都是雷劫的话,修习太初雷金之道的修士岂不是要占大大的便宜?劫难的类型确实和功法密切相关,比如说你家那个小丫头片子,修习的是太初离火之道的“冰火双行”,因此劫难肯定和极热、酷寒有关,不过她肯定抗的过去就是了。

  西门戎做出虚心受教的姿态,然后开始询问如果一个人的功法切合了多条大道会如何?譬如说那个方蔓萝,太初生泽之道和太初命心之道一起修习,那么她破境的时候是否要经过双重的劫难呢?

  白木真人表情马上变得复杂起来,这厮一方面毫不怀疑西门戎本人的境界,毕竟战斗力在那里明摆着,另一方面则为神机营大将军问出如此“低端”的问题而感到迷惑,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他决定如实回答——没错,功法不够纯粹,贪图切合多条大道确实可以增加法术神通的多样性,但是晋升破境的时候经历的劫难也会更多,更复杂。方蔓萝那种纯粹就是在宗门培养下才破境成功的,否则就算她过了太初生泽之道的“生如死,死如生”劫难,太初命心之道的“千心万魔”她也是根本无法对付。

  当白木真人强调“功法纯粹性”的重要之时,西门戎则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太初鸿蒙之道是理论上无所不包的大道,鸿蒙阁也是当年九墟第一的强悍宗门,但是却在势力极盛之时爆发了魔血帝、七首魔姑之乱,一个仙门硬生生变成了两个魔门,但反过来说,四大魔门中竟然有两个与鸿蒙阁有关,无相门、血魔宗丝毫不比拜夜教、玄尸派弱小,这恰恰证明了鸿蒙阁以及太初鸿蒙之道的强大之处,那么这个理论上牛逼哄哄,实际上坑人无极限的大道,其特殊性是否会体现在劫难上?

  这回不用西门戎问,话匣子彻底打开的白木真人把太初八道常见的破境劫难类型都说出来了,至于为什么是“八道”,而非“九道”?因为太初鸿蒙之道的破境劫难的规律实在是“无迹可寻”,它可能很强,也可能很弱,可能很复杂,也可能很简单,没人谁能预言一个修习鸿蒙道的修士在经历劫难之后会修炼成什么样子,或许这也正是鸿蒙阁的两位天才堕转为魔血帝、七首魔姑的原因吧。

  “莫要修行太初鸿蒙之道。”这是鸿蒙阁裂变后九墟仙道的一条默认规则,“太初鸿蒙之道和终末混沌之道互为表里,随时可能堕转”也是普遍的说法,这种大环境下,大部分修士对太初鸿蒙之道的了解非常的“脸谱化”,就算是白木真人这种七百多岁的分神期老油条,对于鸿蒙道依然是避之不及的态度。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西门戎结束了与白木真人的交流,然后分出一个线程用于思考太初鸿蒙之道的秘密,另一个线程则用于观察小丫头片子结丹的最后阶段。黑发琥珀瞳少女在霜炎战舰中的肉身正笼罩在繁复的法术实体之中,一个能量化的枢纽已经在她体内形成,兆景的华光已经度过了最璀璨的时刻,逐步崩解,却迟迟不肯真正消散,而是变成了某种破坏性的存在——

  “太初离火之道的劫难,表面上是极热与酷寒,实际上则是热能在极短时间内的大范围涨落……太初流形之道的劫难,表面上是风刀雨剑无限连,实际上则是远超过音速的湍流侵袭……单纯任何一条大道的劫难都有明确的解决方式,但两条一起来的话,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困难。”

  这是西门戎的对阑珊即将经历的劫难的分析,与此同时他也做好了“小丫头片子在渡劫过程中重伤,需要抢救”的准备,不过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把握认为这根本就是虚惊一场,其中百分之五十是因为对阑珊能力的信任,百分之四十九点九九是对生化机械之躯的皮实程度有信心。

  “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如果劫难发生时,晋升中的修士身边正巧没有劫难所需要的环境怎么办?答案很简单——用法术实体来模拟!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情况,毕竟到时候如果我用法拉第电笼来协助渡劫的话,怕是法术实体直接在电笼内部积累电荷了……”

  “用法拉第电笼来渡雷劫”算是地球古代文化中的一个老段子,不过看起来在九墟世界并不可行,劫难这种东西,更像是一种“无法逃避的过关考验”,如果你试图用A计划逃避劫难,那么劫难就会通过B计划直接糊在你脸上!当然西门戎真正在意的并不是“劫难无法逃避”这个已经确认的事实,而是这一事实背后的运行机制。

  “有什么智能化的存在,在背后推动着劫难的运行?这个可能性着实不低。毕竟‘非智能’的自然判定机制,要区分‘劫难已经被目标渡过’和‘劫难已经被目标用其他方式抵消’存在难度,但如果真的存在一个‘智能’去判定的话,它是一个弱人工智能?还是一个强人工智能?或者根本就是九天玄圣、衔烛之龙之类的超凡存在?”

  “这里面,水很深啊……”

  “如果渡劫机制是一个弱人工智能在操作,那么就存在被欺骗、钻漏洞的可能,但这种事情似乎在九墟未发生过。如果是一个强人工智能或者干脆就是上位超凡者在关注,那么钻漏洞的可能性不但不存在,甚至有‘你丫想钻漏洞是不是?那我就提高劫难的强度整你’的可能性存在……总之就是不要轻易作死。”

  “死中求生?逆天而行?呵呵,如果九墟世界所有的修炼都在某个或某一群‘上位超凡者’的游戏规则之下的话,那么白木真人的想法就纯属自欺欺人了。小白鼠以为自己修成大白鼠就能逆试验员而行,但那只是因为它们对试验员的真实实力一无所知……”

  当西门戎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阑珊身边则笼罩在劫难崩解的次级发光现象之中,她不仅仅承受住了太初离火之道和太初流形之道劫难的双重考验,还直接用柔性机械臂反手一击让构筑劫难的法术实体灰飞烟灭。下一秒,阑珊在墨潭沼基地和霜炎战舰的肉身同时睁开了双眼——

  “西门先生,我想我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