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一幕王瑞看在眼里,看着两人淡然道:“在下王瑞,家师段飞文。家师应该就快回来了,他老人家脾气很怪,不喜欢见到陌生人,你们还是快点离去吧。”

  卢凌明闻言猛然一怔,很快回过神来礼貌的说道:“原来是王兄弟,那么我们就告辞了。如果王兄弟来清风镇的话,就来卢家找我,一定会盛情款待的。”

  王瑞看着卢凌明将卢凌薇拉走,明显卢凌薇很不服气。看着两人消失在洞穴外之后才放下心来,饶了饶头嘀咕道:“还好我急中生智才将这两人骗走,看样子骗人有时候还真管用。骗小雨骗多了,我骗人的功夫还真不赖。又是清风镇,说不定和罗家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样子我不懂的东西太多太多,接下来的时间一定要那些书籍全部看完,还有段飞文前辈留下来的修炼心得和炼器心得。”

  卢凌明拉着卢凌薇走了很长一段路途之后最终还是被卢凌薇挣脱了,卢凌薇气恼的说道:“哥哥,为什么要拉我走,我本来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狂妄的小子。他明明就是一个低阶之人,为什么要怕他?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礼貌?”

  卢凌明呵斥道:“够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学会思考?你以为用意念查探到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有些人伪装起来,你能够查探的到吗?不要闹了,我们快点回清风镇去,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父亲。我们这次出来对了,这次父亲不但不会责怪我们,肯定还会奖励我们的。”

  卢凌薇一脑袋的疑问,完全听不懂自己的哥哥说些什么。卢凌明见自己的妹妹傻头傻脑的思考,无奈只好拉着离去。

  王瑞回到石室中立即在背包中翻找书籍,自己见识太少,往后还要很长的路要走,了解的东西越多对自己的帮助越大。将一大堆书籍翻了出来,一本zyu大陆百事通的书籍吸引住了王瑞的目光。

  翻开书籍阅读了起来,经过一番仔细的阅读知道zyu大陆百事通是有一名叫自称百事通的人写的。此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四处游走,几乎将zyu大陆游走个遍。百事通还喜欢了解zyu大陆的历史,书籍中记载着从人王抵抗莫宁带领魔鬼军团的入侵开始到二十年前王战天大战白虎族两大神王的历史。将书籍中对历史历史的记载看完之后发现后面部分全是百事通的亲身亲历,每一个地方都记载着清清楚楚。

  王瑞没有耐心看前面了,在书籍中不断的翻找,终于找到了百事通在清风镇的亲身经历。书籍中记载到清风镇在zyu大陆一直无人问津,随着人口的增多,一千多年前才有人来到清风镇。清风镇除了神圣同盟管辖之外还有两大势力家族,分别是罗家河卢家,两家是多年的死对头。罗家在清风镇主要出售丹药和符为主,卢家在清风镇主要出售武器和皮甲为主。在百事通认为罗家的实力要比卢家强上一些,罗家在清风镇的历史有一千多年之久,卢家在清风镇的历史有八百年。

  王瑞看到此处才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但王瑞做事从来不会后悔。将对清风镇的介绍看完才知道一千年前清风镇一共有三大势力家族,罗家、周家与段家,周家因家族的一人在神圣同盟担任要职,而后将家族势力调离清风镇,搬到了zyu城内。段家在清风镇的历史仅有一百余年,而后在清风镇销声匿迹。在周家与段家在清风镇搬离和销声匿迹之后罗家在清风镇两百年的时间里不断壮大,直到八百年前卢家来到清风镇立足,从此清风镇便有了两大势力家族。

  王瑞完清风镇的介绍之后饶了饶头嘀咕道:“如果没错的话段飞文前辈便是当时段家之人,那么皮革中提到的罗凡和周杰明便是罗家河周家的人。没想到清风镇罗家居然和我签订的第二个恶人契约有关,到时候新仇旧恨一并了结!”

  了解清楚罗家的实力之后便决心将zyu大陆百事通仔细看完,往后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了解的越多对自己的帮助越大。王瑞不喜欢看书籍,小时候在材料代收店都是听安建仁讲故事,有书籍都不愿意看,现在迫于无奈才这么认真的翻开厚厚的书籍。

  将zyu大陆百事通看完之后接着寻找其他的书籍翻阅,目前王瑞对zyu大陆了解的很少,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不愿意浪费一点时间。沉浸在学习的乐趣中忘记了时间过了多久,背包内的书籍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王瑞打了个哈欠感到一丝困意,突然听到外边传来了声音,站起身来之后却发现范文四人已然出现在眼前,顿时心中暗叫不妙,自己面临了一个绝境。

  木冲村材料代收店内,安建仁躺在睡椅上悠闲的晃动着,闭着双眼昏昏玉睡,突然慢慢开口道:“星云,你来此可是为了王瑞那个小子?”

  星云单膝跪在地上,听到安建仁的问话之后没有往r的恭敬,急忙说道:“主人,为什么不出手救他?如果让那几个人找找到了,肯定是死路一条,他们四个可都是高阶巅峰之人。”

  安建仁站起身来,慢慢走到星云身旁将其扶起来笑着说道:“星云,你认为本神王是老糊涂了吗?”

  星云立即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星云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只是担心王瑞被那四个人杀了的话,主人心中会有一个死结,如果”

  安建仁一挥手打断了星云的话语,淡然道:“星云,你太重感情了,王瑞这个小子你我从小看着长大,你的担心本神王自然明白。本神王是在赌一把,那个家伙就是一个顽固不化的石头,多一个死结又如何。这也是无奈的选择,为了昊天的遗愿也只能如此,你暂且退下吧,如果赌对了,往后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星云恭敬的点了点头,而后眨眼消失在材料代收店内。安建仁躺回睡椅,看着屋顶自言自语道:“应该不会错的,魂珠的秘密应该是……”

  龟山铁甲战熊洞,王瑞看着眼前的四人愣住了,没想到自己藏在这个地方都被找到了。看着眼前的四人第一次感到绝望,自己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突然想到魂珠内以灵魂形态寄存的人王,心中不停的祈祷着人王的出现,并且看着上方。

  范文进入洞穴发现王瑞之后顿时兴奋了起来,因为自己赌对了。很明显王瑞背后没有什么高人,那么王瑞使用的圣阶防御和圣阶加速符就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说不定有一个大秘密,想到自己有希望突破到圣阶就激动不已。其余三人进入洞穴发现王瑞之后同样是激动不已,站在范文身旁等待着得到一个秘密。

  范文看着王瑞奇怪的抬头看着上方顿时jng惕了起来,抬头看着上方却并未发现有什么,放松jng惕之后说道:“小子,你逃跑就是不打自招。既然是你杀了罗煌少爷,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王瑞闻言急忙挥手道:“你们误会了,我并不知道什么罗煌少爷,我逃跑是因为我背包里有大量的金币,怕你们看到之后会把我背包内的金币拿走,所以才逃跑的。没想到四位高人居然这么厉害,我藏在这个洞穴里都被你们找到了。”

  在说话的同时王瑞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人王前辈,求求你快点出现吧,这四个人可不好骗,你要是再不出现,我就玩完了。”

  范文看着王瑞慌忙挥手的样子笑着说道:“小子,你倒挺狡猾的。你身上穿的皮甲是哪里来的?这件皮甲我可是认识的,死到临头居然还油嘴滑舌。”

  王瑞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皮甲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没想到自己会粗心到这种地步。以前蒋兵总教训自己做事粗心大意,却一直不以为然,没想到如今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让自己陷入了绝境。

  范文看着王瑞懊恼的样子更加肯定王瑞一定有秘密,要不然凭王瑞低阶中级的实力不可能杀死罗煌以及四个随从。罗煌是中阶高级,四个随从皆是高阶巅峰之人。再加上王瑞逃跑时使用的圣阶防御符以及加速符,心中对王瑞拥有的秘密更加期待,同时想到自己有希望突破到圣阶,有希望脱离罗家的束缚激动的心理久久不能平息。其余三人看着范文激动的表情同样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范文在他们心中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处事不惊一直是在三人心中的印象。

  王瑞看着眼前四人的表情饶了饶头,感到不解。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人王不管怎么祈祷都没有出现,如果这四人动手的话,自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然而四人激动的表情明显没有打算杀自己的意思,但不知道四人是为了什么事情如此激动,也不知道四人何时才会动手,趁着有时间心中不停的呼喊人王。

  范文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看着王瑞还是奇怪的抬着头看着上方,心中暗自道:“难道这个小子的秘密是在上方出现的,现在面临绝境是在求救吗?”思考过后范文说道:“小子,只要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饶你不死,如何?”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正在祈祷人王出现的王瑞一听此言立即激动的说道:“此话当真?”

  范文淡然道:“绝无虚言!”

  王瑞拍了拍胸脯说道:“好吧,你问吧,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绝不隐瞒!”

  范文看着王瑞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完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范文问道:“你使用的圣阶防御符和圣阶加速符是从何而来?”

  王瑞想都没想直接说道:“买的。”

  范文眉头一皱,语气加重说道:“小子,你胆敢骗我?你使用的圣阶防御符是以玄武神兽血液制作而成的,这种极品圣阶防御符你是不可能买到的。看样子你是存心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王瑞听到自己使用的圣阶防御符是以玄武神兽的血液制作而成,心中对安建仁的神秘越发感到好奇,一个小村庄的材料代收店怎么会有这种极品圣阶防御符呢?回过神来看着范文的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慌忙的摇了摇手说道:“真的没有骗你,我是从村子里材料代收店内买的。你要杀死我易如反掌,我怎么会骗你呢?再说了,以你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骗得了你。”

  说完王瑞又一次在心中不停的呼唤并祈祷着人王的出现,趁着对方没有动手之前不愿放过一丝机会。王瑞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真的会放过自己,对方动手是迟早的事情,所以王瑞在对方动手之前不停的呼唤并祈祷着人王的出现。

  范文看着王瑞慌张的样子,并且一顶高帽戴上没有怀疑王瑞所说的是欺骗自己,而是想到了在木冲村告诫自己不要无视神圣同盟铁律的那个精神抖擞的老人。同时感到好奇,然而这些都不重要,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知道王瑞身上的秘密。看着王瑞一副紧张的样子笑着说道:“小子,希望你不是欺骗我,要不然我要你死无全尸!那个老头不去理会他,你是如何杀死罗煌少爷以及其四个随从的?如实说来,如果我觉得你说的话有欺骗的嫌疑,立即取你小命!”

  王瑞从小就与安建仁打交道,对人心的了解不会显得稚嫩,从之前的表现可以看出对方暂时并不会对自己下杀手,心中暗自道:“对方迟迟没有动手,一直在问我如何拥有一些不可能得到的物品,如何做到一些做不到的事情,很明显对方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委。魂珠的秘密是不可能说出去,如果说出去找不到魂珠同样是死路一条,那么只好想一个谎言将对方欺骗。希望能够拖延足够的时间,直到人王出现。”

  撒谎骗人王瑞从小也是经常做的事情,然而现在面对的是一个精明的人,对方能够找到自己说明心计过人。然而目前的情况不容自己去思考,对方的耐心有限,如果时间一长肯定会对自己所说的产生怀疑。还好在快速编造谎言很有天赋,也是能够将谭雨哄得团团转的关键因素。

  王瑞斟酌一小会之后作出决定,拿出弑天神剑说道:“你可认识此剑?”

  范文猛然一怔,其余三人皆是愣住了,弑天神剑的威名如雷贯耳,王战天的传说百听不厌。如今亲眼看到弑天神剑有些难以置信,使劲擦了擦双眼鼓得大大的看着王瑞手中的弑天神剑。范文看着眼前的青色巨剑失声道:“这这这就是玄武族第一战神王战天的武器弑天神剑?我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以前只是在画中见过几次。王战天二十年前销声匿迹,没想到他的武器居然会被一个乡村小子得到。这次真是赌对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