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星辰之龙 > 第75章抹去记忆
  白浩进入藏宝阁后,发现里面确实有不少好东西,但那只是对人而言,对白浩来说,很多东西他都用不上,所以白浩对这个藏宝阁还是比较失望的。

  最后白浩在里面拿了一杆银色长枪,一瓶丹药和一些年份比较高的灵草后就离开了。

  白浩回到住处后,那个核心弟子也帮白浩把零食买回来了,其中一部分装进了储物戒指,多出来的都由他大包小包的帮白浩背过来了,白浩把零食收下后,用信仰之力帮他提升了力量,然后就让他离开了。

  白浩并没有直接把这些零食装进储物戒指,而是先用精神力检查了一下食物的安全性,即使确认没有问题,白浩还是随便挑了一些试吃了一下,这样就算食物有什么问题,他的身体也能感觉出来。

  白浩将所有零食收进储物戒指后,本想拿出手机玩一会儿,不过手机没电了,他只好盘坐在床上修炼。

  不过就在白浩修炼过程中,他心口原本拔掉的逆鳞,正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生长,但这已经算快的了,而逆鳞之所以会加快生长,是因为逆鳞受白浩体内信仰之力的影响,而这一切,白浩并没有察觉。

  白浩盘坐在床上,一直修炼到黄昏,而这时吴忧也回来了,背上还背着把剑,白浩察觉到吴忧回来,睁开了眼睛,然后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而吴忧就在一旁看着白浩,什么话也没说。

  白浩活动完身体后,淡淡地问道:“这把剑你可还喜欢?”

  吴忧拱了拱手,说:“多谢主人赐剑,属下非常喜欢。”

  白浩点了点头,然后又拿出一本古朴的书,说:“既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剑,那自然需要一本剑法,这是我目前所能找到的最高级的剑法,也一并送给你吧。”

  吴忧颤抖着手收下剑法后,突然朝白浩单膝跪下,说:“主人对属下这么好,属下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主人。”

  白浩将他扶起,说:“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只要好好为我效命就行。对了,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吴忧将背上的剑取下来,双手托着剑对白浩说:“回主人,这把剑叫赤阳剑,请主人过目。”

  白浩将剑从剑鞘中拔出,剑身通红,散发着高温,而且白浩握住它时还在不停地颤抖,说明这把剑已经有了灵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白浩见这把剑想要挣脱,直接把自己的龙威释放出来,然后那把剑就停止了颤抖,任由白浩把玩。

  白浩把玩了一会儿后,将剑插回剑鞘,说:“这把剑不错,已经诞生了一丝意识,不过它剑身上的高温不会伤到你吗?”

  吴忧说:“不会,天明师兄说这把剑已经认属为主,已经认主的剑是不会伤害主人的。”

  白浩若有所思地问:“你怎么让它认主的?”

  吴忧说:“这个属下也不太清楚,天明师兄说,这把剑是一把灵剑,还没有认主,属下当初不小心被它划伤了手,血滴在剑上,而灵剑会把自己接触到的第一滴血的主人当做自己的主人,所以它就认属下为主了。”

  吴忧将剑拔出,轻轻抚摸着剑身,剑身上的温度将也降到人可以接触的温度,完全没有反抗吴忧,说明这把剑真的已经认吴忧为主了。

  龙神宗以前不愧是以剑闻名的宗门,即使像赤阳剑这种有灵性的剑也有,这足以证明龙神宗的底蕴,不过白浩对剑没什么兴趣,他更喜欢长枪,所以才在藏宝阁里拿了一杆银色长枪。

  白浩让吴忧先看看剑法,不过吴忧没有立刻去看,而是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对白浩说:“主人,属下有个请求,请主人成全。”

  白浩有些好奇,自己的奴仆从来不会对他提要求,吴忧是第一个,于是说:“你说吧。”

  吴忧单膝跪地,一脸坚定地说:“请主人抹去属下的所有记忆。”

  白浩对这个请求非常吃惊,问:“为什么?”

  吴忧说:“属下的仇已经报了,剩下的就只有在这里的痛苦记忆,而属下现在只想一心一意为主人效命,用自己的余生报答主人,不想被过去的痛苦所影响,属下想有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完全空白的开始,请主人成全。”

  白浩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叹了口气,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答应你了。”

  “属下多谢主人成全。”吴忧叫道。

  白浩先用催眠术催眠吴忧,吴忧也没有任何反抗,看着白浩的眼睛很快就睡着了,然后白浩把他放在床上,通过奴役符文用精神力抹去了吴忧的记忆。

  白浩抹了一下头上的汗,虽然翻看奴仆的记忆容易,但想要抹去奴仆的记忆就比较难了,白浩为了不出意外才催眠吴忧,不过还好成功了,但白浩也有些担心吴忧醒来后会忘记他这个主人,那他做的这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第二天清晨,白浩准点醒来,不过头还有点疼,昨天帮吴忧抹去记忆消耗的精神力有点多,睡了一觉才感觉好一点。

  白浩见吴忧还没醒来,就打了个电话给叶天明,他答应过千耀今天要回去的,所以叫叶天明今天送他回去。

  吴忧在白浩醒来后没过多久也醒了,白浩坐在他旁边问:“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吴忧摇了摇头,说:“属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属下只记得您是我的主人,不记得自己是谁。”

  白浩陷入了沉思,他明明把吴忧的所有记忆都抹去了,怎么还记得他这个主人,不过白浩也没想太多,这样也好,之前他做的一切没有白费。

  事实上白浩确实把吴忧的所有记忆抹去了,吴忧之所以记得白浩这个主人,是因为奴役符文将他是白浩奴仆的身份烙印在灵魂深处,他会本能地认为白浩是他的主人,抹去记忆是无法抹去本能的,所以吴忧才记得白浩这个主人。

  白浩原本想将吴忧的名字告诉他,不过白浩觉得既然他选择忘记以前的一切,那干脆给他换个名字好了。

  白浩略加思索后,说:“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你以后就叫白夜好了。”

  “白夜多谢主人赐名!”白夜拱着手恭敬地叫道。

  白浩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后世上就再也没有吴忧这个人了,只有白浩的奴仆白夜,也许这样对白夜来说才是最好的吧。

  白浩此时像来的时候一样,乘坐叶天明的私人游轮,躺在沙滩椅上,只穿了个大裤衩晒太阳,白夜就抱着剑守在白浩身边充当白浩的保镖。

  虽然以白浩的实力并不需要保镖,但白浩觉得身边有个保镖,看上去比较有排面,白夜的境界已经被白浩提升到筑基境,那本剑法之前白夜在坐车时就已经记下来了,只要练一练就可以学会,这悟性连白浩都自叹不如。

  白夜在白浩的帮助下三天就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筑基强者,这种提升速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白夜接下来准备适应自己的力量,并且将白浩送他的剑法练成,而且白浩还给白夜安排了很多训练计划。

  白浩将训练计划告诉白夜后,白夜没有任何意见,全都接受了,对于白夜来说,主人的命令要绝对服从,主人给他安排的训练任务也要全部完成,哪怕这些训练十分艰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