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拉拉、咔拉拉……”骨头与骨头之间的摩擦声,渐渐响了起来。

  那股淡淡的清香,依旧充斥在森可的鼻腔之中,久久无法散却。他回头看了看两位没有战斗力的人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小恩你们往中间靠一点。”

  雨恩也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体内的冰元素已经一点都不剩了,因此,她很自觉地带着慌乱的水之淼,慢慢地后退到安全的地带,时刻警惕地关注着周围的状况。

  “咔拉拉、咔拉拉……”的声音越来越响。

  “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能战斗了呢!小渊主人。”七叶的眼中透露着坚定的信念。

  姜羽渊微微一笑,透露着淡淡的成熟气息,柔声地说道,“七叶、筑紫、暮儿,跑了这么久,也该让我们重新反击了。”

  此时,黑灰色的骸骨,一具具出现在众人的身后,将唯一的退路堵住了。它们穿着破烂的衣服、行动缓慢,但数量就有点庞大。

  “诶呦喂,好疼,森可你又踩……”山图本来开口,想要向森可抱怨的,结果却看见,森可一副虚弱的样子,他的嘴唇有些略微发紫,这正是中毒的现象。

  豆粒般大的汗珠,挂在森可的苍白的脸上,他集中着注意力,全心全力地对付那黑寡妇的毒液,同时也寻找着空隙,想要穿透那蜘蛛丝网,但并不容易。

  “小少爷,你的身手不错嘛!人家对你更加感兴趣了,你能成为我的收藏品吗?”那甜腻腻的声音又出现了,引起长长獠牙一颤一颤的,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做梦去吧!”姜羽渊出现在森可的旁边,手中拿着一颗灰色的丹药,递给森可,温和地说道,“把这个吃下去。”

  森可嗅到一股清香的药味,“这是……”

  “解百毒的丹药,森可,快点吃下去啊。”山图的小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十分地兴奋。

  “阿姆……”森可一口将丹药吞入腹中,疲劳感率先消退,那种中毒的难受之感,也离他远去,体力也逐渐恢复了,“多谢,兄台!山图,保护好小恩他们。”他头顶上的火,燃烧地更加旺盛了,斗志更加激昂了。

  于是,森可和姜羽渊,两人并肩搭档,对付正面的敌人——毒母黑寡妇,一个作为主力,不停地用红燃妖火,攻击对方的防御网,另一个则是作为游击辅助,时时刻刻地注意着,对方的薄弱处,随时进行偷袭。

  在他们的身后,正是山图、雨恩和水之淼,他们无法与敌人进行战斗,只能待在最安全的地带。在往后的四人组,正艰辛地对付着,一波接着着一波的敌人。

  “它们倒是没完没了了!”七叶愤怒地跺脚,不停地飞踢。

  履癸退到七叶的身旁,劝说道,“七叶,你就别抱怨了,有力气还不如多打几只,哇,又来了!”他手持着玄鸟翼剑,挡下那只干枯的骨爪,自言自语道,“大哥啊,别趁人之危呀!你的爪子有点锋利哦,对了,可别老是指着我的心脏,那样有点危险。”微笑地将对方劈成碎块。

  “暮儿,小心!”姚筑紫发现姜暮儿有些力不从心,踹开一副又一副的骸骨,一口气冲到她的身旁,“没事吧,暮儿。”

  姜暮儿靠倒在筑紫的身上,虚弱的说道,“师兄,这个数量实在太多了。而且,把它们打散架了,没过多久,又会自己聚拢爬起来,怎么打都打不死。看,又来了。”

  刚刚散架倒地的骸骨,又重新组合,爬起来,朝着他们袭来,履癸和七叶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喂喂喂,你的头装反了……”七叶一脚将骸骨踢散架,看了履癸一眼。

  履癸便上前,对着骸骨就是一剑,将那若隐若现的蜘蛛丝,切断了,虔诚地说了一句,“安息吧。”

  在这一人一兽,相互的配合下,消灭了不少的敌人,稍稍可以歇下一口了。

  “喂,你们俩个家伙,在磨蹭什么呀,累死我了,呼……”在连续的飞踢下,七叶有些疲劳,脾气变得火爆起来,“喂,还来,我真是生气了。呐,左右手装反了,呀吼……”七叶猛地将对方踹飞,履癸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给予敌人最后一击。

  地面上,龙三已经从玄冥断断续续的描述中,了解到事情的经过,掌握大概的情况,首先他所要做的事情,应该是稳定风希的情绪。因为现在的风希,耷拉着脑袋,眼神还有些暗淡、无神,口中的一直喃喃道,“小履,他死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不相信。”

  “九妹,你先冷静一点,那小子,绝对不会有事的。”龙三大声喊道,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

  风希缓缓抬起头来,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呆呆地看着龙三,“真的吗?”

  “恩,没错,是真的。”玄冥插嘴道,“小主人,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现在还在那里偷闲呢!”(要是履癸听到,肯定会呵呵一笑,“这样的闲暇时刻,送给你好了,哇,又来……”)

  风希一言不发地看着龙三,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复。

  “恩,那小子肯定不会有事的。”龙三温柔地摸着风希的脑袋,拉着她的手,走到那片焦黑的土地上,用右脚拼命地踩踏那块最黑的土地。“咔咔咔……”土地塌陷,露出了一个小洞,足够容下几个人。

  龙三抬起头,像哥哥安慰mèimèi一样,柔声说道,“看吧,那小子福大命大,早就从这里逃走了。现在,我们就去追他们吧。”

  “恩!”风希用力地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将要下到地洞中去的时候,“轰隆隆、轰隆隆……”地面在摇晃、在颤动。

  底下的情况,似乎更加糟糕。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啊哦,不好,地动了!”七叶和履癸又是第一时间反应道,两位知己,再次对视,哭丧着说道,“我们的运气真是太好了,连着中两次大奖,呵呵呵……没想到今天还能切身地感受到,大鳌鱼翻身时的惊天动地,此生已经无憾了。”他们露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地动,便是今天人们所说的地震,它发生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一条住在地底下的大鳌鱼,时间长了,身体有些僵硬,就想翻一下身,huodonghuodong筋骨。从此以后,只要大鳌鱼一翻身,大地便会颤动起来。

  “七叶前辈,还有小履,你们别在那里发愣,快闪开啊!”姚筑紫一边躲开从天而降的土块,一边出声提醒还在感触的两人。

  地面的摇晃、震动,是全方面袭击而来的,当然不会存在什么安全的地带了,雨恩拉着水之淼,不停地躲避着,时不时还踩到了什么柔软之物。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呀,啊……”山图又被踩了一脚,“这次又是谁,呜呜……”

  前方面对毒母黑寡妇的两人,一直稳住自己的身体,时不时地闪躲着跌下来的土块,与对方对峙着。

  “啊拉,不跟你们玩了,人家先走一步了,这些收藏品就送给你们了。”毒母黑寡妇露出一副紧张的表情,操控着骸骨,阻止着两人的追击。

  森可看出一些端倪,感觉似乎有光芒透射进来,喃喃道,“难道,她怕光?”

  毒母黑寡妇,常年居住在地洞之中,以误落入地洞的人类为食物,且从来不迈出地洞,去追捕食物,因为阳光会将她晒伤,甚至沐浴长时间阳光,会使她化为灰烬。

  “轰隆隆……”最后一波的地洞山摇,盖住了森可的声音,也将地洞分成了三个区域。

  姜羽渊转身就看见一面土墙,“糟糕!”他用力捶打土墙,呼喊着,“七叶、暮儿、筑紫……”

  土墙纹丝不动,对面也没有人应答他。

  “兄台,别着急他们肯定不会有事的,有山图在。”森可此时表现的十分冷静,“山图,他可是挖洞的高手,有他在,你的朋友们,不会有事的。不过,我们得先出去,才能和他们汇合。”

  “好吧。”姜羽渊又恢复到成熟稳重的风格,柔声说道,“我叫姜羽渊。”

  “森可!”森可指着上面,被地动所震开的一个小口子,“那里可以出去,不过有点高,得想想办法才能出得去。”

  姜羽渊微微一笑,“这个很简单。”把一颗小小的树种,播在了土中,也不知道浇了些什么液体,那颗树种,就飞速生长,眨眼间,就有一个人的大小了,“森可,快上来,我们这就破土而出。”

  “恩,多谢羽渊兄弟!”森可一跃,跳到了小树苗的枝干上,右手紧紧地抱住树干,随着树的增长,慢慢出土了。

  地面上,龙三他们趴在地面上,一直在等待大地的晃动停止下来,然后再下地洞,去找履癸他们,结果,一场突如其来的地动,把地洞掩盖住了。

  “这下该怎么办,小履,会不会出事,会不会被埋在地底下。”风希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这次龙三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她,只能一直不停地重复道,“九妹,别着急,别着急,那小子不会……”

  “好吵啊!真是的,又是那股讨厌的味道。”声音的主人,渐渐现身,那是一位身板纤细的俊美的年轻人。

  众人震惊道:“虎六!”

  “喂喂,别那么大声,我听得见。”虎六慵懒的伸了伸懒腰,吸吸了鼻子,安慰道,“风希,你就别担心了,那小子,死不了的,大概被困在地底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