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狩猎成王 > 499、三拳
  巫教一开始要袭击的目标就是虎啸城,因此,那日彭丽与谢新臣从圣鼠堂逃离之后,就十分明确的一路向着虎啸城狂奔而来。彭丽在路上控制了许多的妖兽,他们借助着妖兽们的力量,日夜兼程,这才得以赶在了曹宸他们来到了虎啸城。谢新臣被塞伯拉斯巨大的“火爪”击中了背部,也伤到了他的脊椎。谢新臣并没有如张丹那般的愈合能力,他受了如此重的伤本该动不了了,但他却在彭丽的控制之下强行的奔跑,这也使得他来到虎啸城时已经没办法在活动他的身体里,就连说话都十分的吃力。

  彭丽也知道这样对待谢新臣会让他的身体受到损害,但在那个时候,彭丽根本没办法挪动谢新臣强壮的身体,她只有控制了谢新臣,然后再用谢新臣强壮臂膀抱住自己,这样他俩才能够一起逃离那里。倘若让彭丽丢下谢新臣一个人去逃命,彭丽实在是做不到。谢新臣变成了这副模样,虽然是彭丽的“不得已而为之”,但在彭丽的内心深处却还是多多少少的有着一丝的愧疚之情,可是更多的情绪还是愤怒。彭丽早已在心中将谢新臣所遭遇的一切归咎给了曹宸他们,因此她对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充满了仇恨。

  谢新臣握紧了手中的血色珍珠,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他的身体猛的颤抖了几下,仿佛刚刚的那一个动作已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似的。

  谢新臣的命令通过他手中的血色珍珠传到了石灵狌狌的脑中,就见石灵狌狌猛的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胸脯,紧接着就是一声愤怒的嘶吼,之后便将那双巨大的“石拳”向着胡洪亮砸去。

  胡洪亮猛的一推,就将张丹给推到了一边,之后他又将手臂一挥,打出了“骨月铠”,随即那长满骨刺的铠甲就爬满了胡洪亮的身体,而就在这时,那双“石拳”也来到了胡洪亮的身前。

  就听“啪”的一声,胡洪亮的“骨月铠”就被石灵狌狌击得粉碎。毕竟胡洪亮也只是一个荧惑界修者,面对日曜界的妖兽王,他的秘法简直就是不堪一击。石灵狌狌的“石拳”重重的打在了胡洪亮的胸口之上,胡洪亮只觉得喉咙一咸,之后一口鲜血便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但胡洪亮并没有倒下,他咬着牙忍着钻心的疼痛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胡洪亮心中清楚,在他的身后就是张丹,倘若他倒下了,那么敌人的下一个目标就一定是张丹了。因此,胡洪亮是绝对不会倒下,更不会让张丹受到任何伤害的。

  石灵狌狌又是一声大吼,之后又一记“石拳”打在了胡洪亮的肚子上。好在胡洪亮有“梼杌之躯”护体,他所受的伤能够快速的愈合,因此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但那被拳头所击打的疼痛却是实实在在的。胡洪亮只觉得全身一阵剧痛,头也是一阵的眩晕,他的双腿踉跄了一下,但立刻又稳稳的踩在了地上,险些跌倒在地。

  胡洪亮轻轻的挥舞着宝剑,这时已经有三道“鬼斩”如幽灵一般的潜伏在石灵狌狌的头顶,只要胡洪亮的手一挥,“鬼斩”便会刺破那颗血色珍珠,这样敌人就被解决了。但石灵狌狌并不是敌人,它是被敌人控制的朋友,胡洪亮又怎能忍心对它痛下杀手?胡洪亮悄悄的将“鬼斩”的剑锋转移到了彭丽和谢新臣的头顶,但他又犹豫起来。

  如果“鬼斩”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敌人给杀死,那么敌人就有机会将那颗血色珍珠给破坏掉,这样石灵狌狌就死掉了。这种结果是胡洪亮不想看到的,更是张丹不能够接受的。因此,要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必须要将敌人一击致命,那么就一定要有足够多的“鬼斩”才行。

  胡洪亮又默默的挥起了手中的宝剑,半空中“鬼斩”的数量也随之变多了,而就在这时,石灵狌狌的第三记“石拳”又打在了胡洪亮的胸口之上。这一拳的力量要比之前大出许多,它不仅使胡洪亮口中喷出的鲜血变多了,更让他猛的向后退了几步。

  “还不够……”

  胡洪亮小声的念叨着,他如今要做的就是坚持的站在这里,然后布下足够多的“鬼斩”,给敌人致命一击。

  张丹虽然没有看到隐藏在半空中的“鬼斩”,但她也从胡洪亮的动作中也猜出了一二。张丹明白胡洪亮想要做什么,也知道只要杀掉石灵狌狌那么这个危机就已经解决一大半了,更知道胡洪亮的“鬼斩”之所以迟迟没有落下,就是因为自己与石灵狌狌的交情。可是看胡洪亮的身体状况,即便有“梼杌之躯”的保护,石灵狌狌的下一拳也极有可能要了他的命。因此,张丹打定了主意,她不能在做一名被人保护的小女孩了,她也要勇敢的与胡洪亮一同战斗下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张丹使出了“欧丝野之裳”,变作了“毒液蜘蛛”的模样,这只妖兽是她和古莹一起在那座宫殿中斩杀的,她变成了这副模样,虽然只有这妖兽的一成修为,但那也要比她原本的凡人之躯厉害了许多,只是这“毒液蜘蛛”的样貌实在是太丑了。

  “毒液蜘蛛”的突然出现,使得彭丽和谢新臣心中一惊,而就在这时,从“毒液蜘蛛”的口中吐出了一团“蛛丝”,正好打在了彭丽与谢新臣的身上,并将他俩给紧紧的黏在了一个高大的松树之上。

  与此同时,谢新臣也反应过来了,他控制着石灵狌狌,向着“毒液蜘蛛”杀去。

  “砍断他的手,快!”

  张丹的话音刚落,一道“鬼斩”就出现在了谢新臣的身旁。就听“噗嗤”一声,那道“鬼斩”就划过了谢新臣的那只手腕,他的手与那颗血色珍珠便一同。

  谢新臣感到了一阵剧痛,但他却没办法大声的喊出来,他只能通过鼻子微微的发出一丝的声响,那听起来虽然像是对疼痛的隐忍,但实际上却是对自己失去了一只手的无奈与愤怒。

  (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