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那年江湖爱与恨 > 第九十章 审判的结局(下)
  漫长又无声的等待之后。林永严终于缓缓坐了起来,他颓然的看着雨中的四人,他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都想死?”

  没有人回答林永严的话,但这四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他们的笑虽然有些悲凉,但同样很决绝,就好像他们都在说‘我们并不怕死’一样。

  于是乎,林永严只能伸手指着潦倒的打柴郎冷冷问道:“你也敢为她死?”

  打柴郎抬起头:“如果不敢,昨日我就不会跨进这个门。”

  林永严不说话,很快他又指着年轻的秦氏冷冷道:“你也敢为他死?值得?”

  年轻的秦氏脸上的血迹已经干透,但她依然能抬得起头:“昨日我岂非就已经死过一次?”

  “好,很好,给你们脸不要脸,那么我只能按我的规矩来了。”

  话一说完,林永严就挥了挥手,于是立刻就有两个下人走上来将打柴郎和年轻的秦氏押了下去。

  此时不用多说,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接下来等待这两人的将是什么。

  一旁的白云碧终于忍不住了:“林老•••”

  只是他一开口,话没说完就被林永严的手势堵住了嘴。

  “将他们踢出去,踢的远远的,叫他们有多远就滚多远,叫他们此生永远不许回延陵•••”

  林永严开始发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这通发落却好像有着无尽的悲伤,就连声音都无法提高。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只不过他的发落却有点出乎意料,白云碧没想到,秦氏当然也更加想不到。

  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她和打柴郎就被下人推出了门外,如今,他们俩人已经站在了门外。

  “你们还不滚,你们在等什么?想气死我吗?”

  如今,秦氏有点不相信这一切,她有点不相信自己还能再踏上这院子之外的土地。

  “老爷•••”

  突然,她朝院子里跪了下来,并开始呜咽。

  然而林永严却闭起了眼睛,而下人也把那扇很值钱的门关上了。

  许久之后,林永严才缓缓睁开眼睛,他挣扎着要站起来:“她••她走了罢••她就此走了吧?”

  谁也不曾想到,他竟有些不舍,他这样的人竟然还有不舍的人。

  没有人开门,更加没有人去看看秦氏到底走没走,但谁都知道她一定是走了,毕竟她终于做回了自己。

  林永严又颤巍巍的重新坐了下来,他看着白云碧缓缓一笑道:“我现在算明白了,其实当一个人心软的时候,也是他老了的时候。”

  白云碧也跟着缓缓一笑:“人总归要老的,到老了能看破一些事情的话,其实心里反而会年轻一些的。”

  林永严点点头:“你说的没有错,我能穿破她,毕竟她根本就不属于我,但我却看不破我的儿子,因为他始终是我的儿子。”

  “元文,你过来。”

  一句话,林元文只能走近前来。

  “元文,后天你要成亲,你要和苏小姐成亲,就是那个你不喜欢,但却偏偏只有她才能配得上你的苏小姐。”

  一听这话,林元文立刻抬头道:“你应该知道了,你岂非早就知道我是不会愿意的?”

  林永严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不愿意,但不行,你不仅在后天要和她成亲,而且在明年你要和她生个娃娃,而且越快越好,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但你必须去做这件事,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你是这山庄的传人。”

  此时,林元文好像也听出了些什么,他呐呐道:“如果我听了你的话呢?”

  林永严闭上眼睛道:“等你娶了妻子,有了孩子,那时候你就是一家之主了,那时候的你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林元文不说话,但他的眼睛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呆滞。

  “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因为如果你不听,那么我只有让他死,就算你也跟着死,我也必须让他死。”

  此刻,林永严的话突然提高了不少,就好像他说出来的话绝无再更改的可能。

  “好,我听你的就是了,但愿到时候你也能听我的。”

  或许林元文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性子,他知道自己的父亲绝不可能再让步,于是他权衡再三终是答应了,他牵起卖瓜郎的手将他也送出了门,并一直目送到他消失在街头上。

  林元文没有走,他静静的走回了自己的房,许久之后那房里又传出琴音,熟悉的旋律,同样的琴音。

  如今,这偌大的院子里又只剩下三个人,一众下人在雨中早就散的干干净净。

  看着依旧连绵不绝的雨,白云碧喃喃道:“这样做,对那个苏小姐岂非不太公平?”

  林永严惨惨一笑道:“那并算不得什么,这世上的一切和我儿子相比都算不得什么,有时候我都能为了他去死,更何况只是别家女子的一生?”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白云碧不再说话,他当然知道林永严能为了儿子做一切的事情,当然他也明白他这样做其实并不全是为了儿子,他还是念着他的青绝山庄,他觉得儿子既然不行了,那就只能将希望放在下一代了。

  于是,他只能拱拱手踏步雨中。

  他们走了,他们来的时候是个艳阳天,走的时候却是个悲凉日。

  “少年郎,总有一天你会有我这样的年纪,但愿到时候你不会变成我这般光景•••”

  这是林永严最后的临别赠言,可能也是他和白云碧最后的一句话,毕竟当下次白云碧再见着这位前辈时,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能活着。

  ··········

  白云碧不是一个喜欢着急的人,而白不杀也是一个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的人,所以他们没有急着出城,他们又在‘掬水楼’里坐了下来。

  掬水楼的酒菜并不值得留恋,但白云碧却知道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能来此城,又或许终将不能来。

  掌柜还是那样的殷勤,他并不知道青绝山庄发生的事,就像这城里所有的人都不会知道那里发生的事一样。

  这一次白云碧依旧坐在一个临窗的位置,只是他没有选择再靠着河,他好像不想再看见那些流水,他好像不想让自己的思绪飘的太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