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那年江湖爱与恨 > 第九十一章 大小姐的等待
  临街的窗外,行人不算多,毕竟这个夏天还没有过去。

  虽然这几天里发生了不少事情,但这里无疑还是一个平和的城。

  街上偶尔有人走过,萎靡的人们在这样的天气里就像路边焉了的野草一样。

  阳光很毒辣,但这城里依然有阴凉的地方,每一处的屋檐下岂非就是这样的地方。

  但这样邋遢且矮小的地方早已被猫狗所占据,况且无论是谁也不会和这些牲畜抢这样的地方。

  但白云碧很快就看见了一个不寻常的人,一个缩在矮小的阴凉处,一个和猫狗蜷在一起的人。

  这人极脏,远远的看不见面目,脏到头上的发都打成了结,他身上也只是披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蓑衣。

  或许是猫狗也早已将他当成了同类,又或许他身上早已没了人味,一众猫狗竟很老实的蜷在他的身旁。

  猫狗们闭着眼睡着,邋遢的人却一直睡不着,他的一双手一直在身前摸索着。

  邋遢的人一边摸索,一边往嘴里送着什么,他的确是个潦倒至极的人,他竟在捡食吃,只是他好像还不太适应这样的生活,多数捡的都是些一进嘴又立刻得吐出来的东西。

  如今,坐在楼里的白云碧已经站了起来,一拂袖就下了楼,连后面白不杀的问话都没有听的全。

  很快,这两个年轻人就出现在了街尾,站在了那个邋遢人的不远处。

  邋遢的人还在那片小小的阴凉下自顾自的忙活着,就好像身边喧嚣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看着这个如野狗如蝼蚁一般的人,如今连白不杀也明白了,这人好像就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大茶壶,只不过区区数天没见,大茶壶已经瘦的不成人形。

  白不杀怔怔的望着白云碧,他的眼神好像是在求证,但白云碧却没有看他,他只是将手里的一只油鸡轻轻的摆在邋遢人的面前。

  很快,邋遢人的手就摸到了这只油鸡,刚接手的那一刻他很兴奋,但很快他也就意识到这只油鸡不可能是谁丢弃在这里的。

  但他不敢抬头,他已经习惯了低头,他好像生怕自己的面相吓着别人,于是他只能将油鸡高高的举过头顶拜谢着。

  然而他不是个天生的瞎子,他还的耳朵还没有那么灵敏,他还听不出陌生人在什么方位,所以他自然也无法很准确的拜谢这只油鸡的主人。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白云碧一直不说话,他叹气,轻轻的叹,他好像也怕自己叹出来的气会冲淡大茶壶此刻仅有的一点心情。

  大茶壶没有多想,他开始吃东西,但他的吃香很难看,简直就是在吞,不算大的一只油鸡在他的手里很快就剩下了一些骨架,很快这些骨架又变成了旁边这些猫狗的嘴中食。

  难得吃饱的大茶壶已经来不及想别的,当然他更加不可能听得出身边的人有没有走,他已开始垂着头休息,就像走累的野狗一样休息。

  看着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大茶壶,白云碧的嘴里很苦,他向来都不太会安慰人,更加不会安慰受了如此巨大变故的人,他可怜他,他想帮助他,但他能拿的出手的也不过是一只油鸡而已,而且下一顿他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上的油鸡。

  人生总有无奈,现在无疑正是白云碧最无奈的时候,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力量有多渺小,碰见如此可怜的人,他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是过去拍拍他的肩。

  但历经变故的大茶壶早已警觉的像条狗,所以当白云碧的手刚在他的肩头落下时,大茶壶就陡然惊醒并握住了白云碧的手。

  “无需惊慌,我并没有恶意的。”

  大茶壶不说话,他还是低着头,不过他的身子却颤的厉害。

  “谢谢,无论你是谁,总之谢谢你•••”

  他终于说话,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很小声,小的像只蚊子在煽动翅膀。

  他还在握着他的手,他好像不知道该不该松手。

  但很快,他突然就松了手,他也突然缩回了身子。

  此刻的大茶壶竟然全身都在颤抖,他的头在抖,脚也在乱蹬。

  这一刻白云碧突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在这一刻他甚至怀疑那只油鸡是不是被人下了毒。

  然而油鸡并没有毒,大茶壶也没有中什么毒,他只是突然很害怕,他只是想要逃走而已。

  “你••你这双手,你••你的声音,我记得你,你••你和她是一伙的,不要••不要在来害我了•••我••我没有负她,没有••”

  他还是走了,跌跌撞撞的走了,临走之前又胡乱说了些谁也无法理解的话。

  如今这里只剩下白云碧两人和那些依旧闭着眼的野猫野狗。

  “不用太在意的,毕竟他已经遭了非人的待遇,像他这样的人难免会得了失心疯的。”

  没想到白不杀居然也有安慰别人的这一天,只是他好像也不太会安慰人,因为他的话总是说的太直接。

  外面的日头还是很大,白玉碧又回到了掬水楼里,酒菜还在,但他已经无心在动筷,他又在叹气,莫名的叹。

  与此同时,城外,出城唯一的道路上。

  正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这里,年轻的女孩子好像很焦急,她一边伸着头眺望着道路的尽头,一边又不停的在原地徘徊。

  很快,有人来,来的是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

  只是这个男子好像并不是女孩子要等的人,因为看见这个男子的时候,女孩子的目光并不温柔。

  “你不该再逃的,你应该听你父亲的话。”

  显然他们是认识的,男子一上来就直直的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但年轻的女孩子却好像满不在乎,她斜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说道:“怎么?你也开始管教起我来了?”

  “小人不敢!”

  如今,这后来的男子已经低下了头并弯下了腰。

  不过他虽然很恭敬,但他好像还是有话要说:“大小姐,跟我回去吧,趁庄主还没动怒,现在还来得及。”

  然而他面前的大小姐却扬着嘴角说道:“是的,趁我母亲还没有动怒,你最好赶紧回去,而我是不可能回去的,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和他一起仗剑天涯去了。”

  “和谁•••”

  年轻的大小姐傲然道:“当然是白云碧,普天之下能和我一起仗剑天涯的除了他还有谁能有这个资格?”

  “是他?你在这里等他?你还是要和他走?”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下人的话已经有点急,他的嘴角也开始发颤。

  “废话,我玉玲珑是什么人?是那种随便什么男人都看得上的人吗?”

  终于,年轻的大小姐开始骄傲的自报家门,而他面前站着的下人自然也是许久不见但一直很忠心的岳中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