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十三章 机关算尽己入坑
  邓陵子躺在一块飚射中的陨石之上,昏死过去!或许是其吉字令的缘故,能逢凶化吉。

  一路上多少陨石在交错中炸碎,邓陵子却相安无事。

  “在那边,别给她跑了!”后方一众重伤的剑修们郁闷的喊着。

  众剑修本来就因为王翦、邓陵子的冲击而重伤了,一路上遭到多少陨石、时空裂缝冲击,又是伤上加伤。

  可,看着邓陵子安然无恙的飞着,众剑修更是气的吐血。

  “气死老子了,为了追这丫头,我左臂都被一个时空裂缝切割了,痛死我了,她躺在陨石上,却没事?”

  “何止你啊,我们都是啊!”

  “都追到这里了,不能让她跑了!”

  “不说她醒来找我们报仇,万一给庄子知道,我们也惨了!”

  ……………………

  ………………

  ……

  一群人带着越来越多的伤势,拼命追着。

  这一追就是整整一天,好像老天都与大家作对一般,一群人一路上跌跌撞撞不断受伤,可那邓陵子却一点事也没有。

  第十三天了,周天星斗大阵中的危险更大了,除了来自四方的高速陨石碎片、无数时空裂缝,还有着一股空间拉扯之力,让所有人好不难受。

  之前在稷下学宫听道之人,已经没有多少活着了。

  邓陵子躺着的陨石,飞到了大阵最中心,大阵中唯一的星辰碎片。或许因为速度和那星辰碎片差不多,并没有激烈的碰撞。只是落在了上面。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轰隆!”

  昏迷一天的邓陵子,在这震动中睁开了眼睛。

  醒来瞬间,看着四周不断变化的虚空,邓陵子也猜到了此刻情况,只是,邓陵子伤势太重了,虚弱的行动艰难。

  “我还以为我死了呢?”邓陵子虚弱的吁出一口浊气。

  “你是要死了,就在现在!”一声愤怒的吼叫声传来。

  “呼!”

  一百多个剑修,无不浑身是血,抓着长剑飞到邓陵子面前。

  邓陵子脸色一变,虚弱的身子,艰难的抓向一旁剑柄,可还是没能撑坐起来。

  “你们怎么伤的这么重?”邓陵子惊讶的看着这群剑修。

  自己和他们战斗的时候,他们就算受伤,也是小伤啊,怎么自己昏迷醒来,他们都如此惨烈呢?很多人缺胳膊断腿了?

  “我们怎么伤的这么重?你还好意思问,不追你,我们能伤成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众剑修悲愤的吼道。

  这一天的追杀,太最惨烈了,几十个剑修因为追杀邓陵子,全部死在了陨石风暴之中,死太惨烈了,剩下的人,若不是拼着这一口怨气,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拜我所赐?是我伤的?”邓陵子惊愕道。

  邓陵子不说还好,一说,众人更加怨恨了,太倒霉了,凭什么我们这么倒霉,你却屁事没有?

  “别跟她废话了,杀了她!”一个剑修悲愤道。

  “杀!”众剑修一起向着邓陵子斩杀而来。

  “你们!”邓陵子顿时焦急的撑起身子。

  但,此刻全身酸痛,哪有多少力量?眼看,众剑就要斩到邓陵子了。陡然一个白影挡在了邓陵子面前。

  “一群趁人之危的小人,还真是找死!”白影一声冷哼,一拳打去。

  “昂~~~~~~~~!”

  拳罡冒出一条黑龙,迎向了所有长剑。

  “轰~~~~~~~~~~~~~~~~~!”

  一声巨响,所有剑修的剑罡轰然崩碎,而那白影,却一把抱住因为脚下陨石炸碎而要抛飞的邓陵子。

  “嘭!”

  男子抱住邓陵子,落在不远处一座大山上。

  “呼!”

  男子大口喘了几口气。

  “是你?那个小家伙!”邓陵子被男子抱住,惊叫道。

  男子虽然穿的白衣,但,此刻也浑身是伤,毕竟,像邓陵子这般逢凶化吉的,这天下能有几个。在追来的路上,也遭到飚射陨石、时空裂缝的冲击了。

  以至于,在一百多剑修的剑下,只能勉强的救下邓陵子,自身也被震得吐了一口血。

  “什么小家伙!我叫赵扶苏!”赵扶苏苦笑道。

  “我……!”邓陵子顿时一阵不好意思。

  “是那小白脸?”

  “还真是郎情妾意啊,都追来了?”

  “黄令牌,黄令牌,快,杀了他!”

  ……………………

  …………

  ……

  一群剑修顿时一阵激动。

  “快到我后面来,我保护你!”邓陵子焦急的撑了一下身子。

  “啊!”

  邓陵子身体虚弱,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还是我来保护你吧!我赵扶苏看重的女人,还要她保护?”赵扶苏却是将邓陵子护在了身后。

  “谁是你看重的女人啦?”邓陵子顿时叫道。

  赵扶苏却死死将邓陵子拉在了身后,扭头看向扑来的一众剑修。

  “轰!”

  一群受伤之人,在相互冲杀而起。

  这最后一个星辰碎片,也是在战斗中摇摇晃晃。

  “在那边!居然还有黄光,是黄令牌?主公,在那边!”远处陡然传来一声呼喊。

  转眼之间,有着五百剑修围了过来。

  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孟尝君。孟尝君旁边,居然还站着田甲。

  田甲手臂被赵扶苏打碎了,但,这一天下来,也吞服了滋骨生肉的丹药,长出了新手,只是还不是那么灵活。

  周天星斗大阵,一天比一天凶险,此刻,外围更是大罗金仙都不敢靠近,只有这最中心,还有一点平静。众人也是逃窜而来,刚好看到远处动静。

  走到近前,所有人顿时看到了战斗众人。

  “主公,是我们的人?”一个门客惊讶道。

  一百多剑修,都是孟尝君的人,在围杀赵扶苏和邓陵子?

  “住手!”孟尝君一声断喝。

  孟尝君带来的门客们,刚准备冲过去,顿时一顿。

  “主公,那臭小子和邓陵子,我们已经得罪了,不能留了!他们手上还有剩下的七块黄令牌,杀了他们,我们就集齐十块了啊!”田甲焦急的说道。

  “我说了住手,没听到?谁再敢动手,杀无赦!”孟尝君吼叫着。

  众剑修一起看向田甲,田甲皱了皱眉,终究点头道:“尊令!”

  顿时,田甲一挥手,让旁边人喊停远处的战斗。

  孟尝君顿时走了过去。

  虽然邓陵子不是周天音的女儿,但,终究是王雄的女儿啊,自己的人杀了王雄女儿?哪怕在这中古时代,自己也不好给姐夫交代啊。

  远处战斗在孟尝君的到来,顿时一止。但,所有剑修还是抓着长剑,冷冷的看向邓陵子与赵扶苏。

  二人一脸戒备的看向孟尝君与田甲。

  二人都受伤了,生死都掌握在孟尝君手中一般。

  “邓陵子?你没事吧?”孟尝君担心道。

  “我?呵,我有什么事,这些都是你的人?”邓陵子冷笑道。

  孟尝君苦笑道:“是啊,这里面一片混乱,手下人被齐王用黄令牌所惑,做了一些莽撞之事,勿怪!”

  “勿怪?哼,让你那属下,将我的剑,还给我,那是我爹给我的!”邓陵子指着田甲说道。

  “剑?”孟尝君看来。

  田甲一翻手:“没了!丢了!”

  “你!”邓陵子眼中一瞪。

  “周天星斗大阵,今天是第十三天了,外围根本不能待了,到了第十五天,我们这里,恐怕也……!”孟尝君皱眉道。

  “主公,他们有七块令牌,我们有三块令牌,凑齐了十块,我们可以出去了!”田甲顿时盯向赵扶苏。

  “嗯?”孟尝君眉头微皱。

  “主公,你不是说了吗?齐王布置周天星斗大阵,也极为费力,现在已经虚弱至极了吧?只要我们利用十块令牌,合力打开出口,我们所有人全部发力,可以撕开大阵一道缝隙,然后一起出去,将齐王斩杀!”田甲期待道。

  孟尝君看了看赵扶苏。眼神中闪过一股期待。

  赵扶苏微微一笑:“这是周天星斗大阵,这十块令牌,是阵心!合在一起,只能让一个人出去!”

  “你怎么知道?”田甲不信道。

  “我相信他!”邓陵子顿时说道。

  孟尝君脸色一阵阴沉:“只能一个人出去?”

  “那齐王,又不是愚蠢之人,你们能想到,他不能想到?所以,只能一个人出去!”赵扶苏摇了摇头。

  孟尝君脸色一阵难看,孟尝君何尝不知道齐王的狡猾呢?若真有空子可以钻,他怎么可能将十块令牌一起丢进来?

  “只能出去一个人?”田甲眼中一阵变幻。

  田甲探手藏入袖中,眼中闪过一股冰冷之色,递了个眼神给四周一众剑修。

  “齐王虽然不是愚蠢之人,不过,却做了一件愚蠢之事!”赵扶苏笑道。

  “愚蠢之事?”孟尝君不解道。

  “不错,他是太自信了,以为这周天星斗大阵,只有他一个人会!嘿!”赵扶苏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你难道也会?”田甲陡然眼睛一亮。

  “不可能,周天星斗大阵,为凤凰八脉中姜脉嫡传大阵,就连上古鸿钧布置,也要利用五方旗才能布置,齐王可以布置,因为他出身原因,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布置!”孟尝君摇了摇头。

  “这就要看你信不信我了!”赵扶苏笑道。

  “哦?”孟尝君疑惑的看向赵扶苏。

  “小子,你不要骗我们!”田甲瞪眼道。

  “来临淄城时,我在城外转了一圈,其实已经发现这个大阵了,并且我已经找出了其中阵基所在,只要给我阵心,我能略微控制!”赵扶苏自信道。

  “你能控制?”孟尝君皱眉的看向邓陵子。

  “我相信他!”邓陵子顿时为赵扶苏保证。

  “主公,不能信他!”田甲顿时说道。

  众剑修也一脸怀疑赵扶苏。

  孟尝君看了看邓陵子,沉默了一会:“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庄子女儿相信你,我也信你一次!”

  “庄子女儿?”赵扶苏也是刚知道邓陵子身份。

  “这是我们的三块令牌,交给你,你带我们出去!”孟尝君取出三块令牌交给赵扶苏。

  “主公,不可啊……!”一众门客焦急道。

  “我孟尝君,从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相信他,他一定能带我们出去!稍安勿躁!”孟尝君喝斥道。

  众门客只能一阵焦急。

  抓着十块黄令牌,赵扶苏古怪的看向邓陵子:“傻女人,你还是挺有面子的嘛!”

  “那是当然,什么?你说谁傻女人呢?”邓陵子顿时眼睛一瞪。

  “哈哈哈!”赵扶苏哈哈一笑。

  探手一挥,十块黄令牌陡然靠在一起,继而好似融化为一球体。

  “带大家一起出去,我还办不到!”赵扶苏开口道。

  “小子,你骗我们?”田甲瞪眼道。

  众剑修顿时再度拔起长剑。

  孟尝君没有说话,而是皱眉的看向赵扶苏,孟尝君明白,赵扶苏若是想要跑路,不会这个时候说出真相的。

  “带大家出去,我办不到,但,将齐王送进来,却是不难!”赵扶苏说道。

  “哦?”众人一愣。

  却看到赵扶苏手中已经捏出了诡异法诀,瞬间,一阵阵诡异的黄光涌入那阵心球体。

  “这是,姜脉凤凰的秘术?”孟尝君露出一丝惊奇。

  “嗡!”

  就看到,随着赵扶苏的催动,众人面前虚空微微一颤。陡然一个身影狼狈的从那颤动的空间冒了出来。

  -------

  外界!

  “咳咳咳咳!”

  齐王不断咳着血,虽然七星龙渊剑与王翦僵持了,但,齐王操纵周天星斗大阵也极为费力,十三天下来了,齐王更是耗的虚弱无比。先前又被震伤吐血。

  不过,好在时间快到了。

  就在齐王等待结果之际,陡然周身冒出一股黄光。

  “怎么回事?”齐王脸色一变。

  “忽隆!”

  一个被动的空间位移,齐王瞬间消失不见了,下一刻,居然出现在了周天星斗大阵最中心的破碎星辰之上,出现在了孟尝君、田甲、邓陵子、赵扶苏面前。

  一个踉跄,虚弱的齐王跌倒在地,不可思议的看向四周。

  “什么?我怎么在这里?谁?”齐王惊叫道。

  猛地一回头,齐王顿时看到了赵扶苏在催动阵心黄球,瞬间明白了一切。

  “不可能,当今世上,除了我,没人会操纵这阵心!”齐王顿时脸色一变。

  齐王一把扑向赵扶苏,想要抢过黄球。

  “嘭!”

  陡然迎来一脚,将齐王踹翻在地了。

  “老东西,也是油尽灯枯了,哈哈哈哈,一脚就踹翻了!”田甲大笑道。

  “哗啦啦!”

  顿时,大量长剑架在了齐王的脖子之上,劫持了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