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零五章 蛰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在浮云山脉以南数万里外,伫立着一座黑山仙域北部规模最大,也最为繁荣的一座城池,聚琨城。

    与北寒仙域众多城市凡人居多的状况有所不同,这聚琨城之内有数百个股仙家势力,其中有修仙家族,也有宗门设置的分堂,城中居住之人,也绝大多数都是修士。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缘故,仙宫对这里的管束极为严苛,整座城池都被严格的分为了内外两城,外城所有修士都可以自由出入,内城则加诸了许多限制条件。

    但凡修为不足真仙,且不是黑山仙域本土宗门登记在册的修士,一律不得进入内城,即使是本土的山野散修,也不行。

    只有修为达到太乙玉仙境界,才能不受籍贯要求制约,自由进入内城。

    据说在聚琨城的内城之中,还有一位来自天庭的监察使常年坐镇,其修为深不可测,乃是整个黑山仙域的镇海神针。

    其实早在百余年前,韩立初到这黑山仙域之时,并未落脚野鹤谷,而是直接去了聚琨城。

    进城之初,他就在城门内的一座广场上,看到了一座名为“诛仙榜”的法台。

    此台之上悬榜千丈,上面绘有一个个形形色色的各式身影,其中既有人族,也有妖族和诸多异族,下面以文字标注了他们的罪行和生死赏金。

    这一路看下来,韩立居然在其中发现了不少熟人身影,其中就包括百里炎、呼言道人和蛟三。

    蛟三的位置犹在百里炎之上,只是用的名字却是甘九真,所绘制的影像也没有露出真容,只以一张赤红异兽面具代替。

    而当韩立一直浏览到榜单最末端时,又一道熟悉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画面中的自己,身着一袭青袍,单手持剑,做前刺之状,容貌虽然有细微差异,但给人的感觉到却是十分传神。

    在画面之下,还配有一段简单文字:

    厉飞雨,修炼禁术,参与谋害天庭要职仙官。生死不论,赏仙元石五千枚。

    看完当时,他的眉头就拧成了疙瘩,倒不是因为自己被通缉了,而是心里有些忿忿不平,自己的赏金才不过五千枚仙元石,蛟三的居然要十万仙元石。

    灭杀陶羽一事可以不去计较,按说在冥寒仙宫杀死公输久之后,他的悬赏金额不应该这么少才对,那可毕竟是一名太乙级别的监察仙使呢。

    想到这里,韩立又抬头看了一眼甘九真的悬赏令,发现其下方书写的罪行就丰富了许多,其中既有修炼禁术,又有谋害仙官,还有勾结灰仙等等。

    略一思量后,他就明白了过来,仙宫多半是将公输久之死的主因,归结到了甘九真和墨雨身上,自己当初那点修为,顶多算个从犯。

    之后,韩立本打算立即离开此城,可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发现,这聚琨城中修士之多几如牛毛,来往之人多忙忙碌碌,根本没有几人驻足观看这诛仙榜。

    经过一些旁敲侧击的观察,他发现,这榜上包括甘九真在内的大部分人,都是黑山仙宫,乃至天庭的常驻通缉之人了,在这聚琨城的大部分人眼中已是耳熟能详,若非有什么线索或特别的想法,自然不会浪费时间来看这诛仙榜。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能上榜之人,大多不好惹。

    于是,韩立便有了大隐于市的想法,暂时在聚琨城留了下来,寻觅解决身上煞气的方法,苦寻无果之下,加上自己和魔光情况特殊,在城中行事毕竟有诸多不便,在阴差阳错结识了段与哉后,便在更为理想的野鹤谷开辟了洞府,住了下来。

    眼见热火仙尊的身影消失不见,留在原地的几人,脸上皆是露出几分笑意。

    “段道友,此事本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你实在不必如此,拂了热火道友的雅兴。”韩立笑着说道。

    “无妨,对弈之道,本就属修心之举,如今我已失了心思,热火道友想来也看出来了。况且棋局形势我已记下,改日复盘之后与他再战便是。”段与哉摆了摆手,说道。

    说罢,他便一挥衣袖,一道乌光闪过,就将整个棋盘和棋罐收了起来。

    “嘿嘿,厉道友,上次你说要酿上几坛火涎酒,不知……”这时,景阳上人又靠了过来,笑嘻嘻地问道。

    “火涎酒的滋味可不比你的绿醅酒,酿制起来没那么难,自然已经好了。”韩立闻言,哈哈一笑道。

    “这绿醅酒实际上还未完全酿成,差着几千年的火候,现在若是就拿出来,实在有些暴殄天物。”景阳上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哈哈,知道景阳道友不是那般小气之人。”韩立笑着说道。

    言毕,只见他大手一挥,一道光芒闪过,一个土黄色的酒坛就落在了景阳上人的脚边。

    景阳上人面上一喜,连忙抱起酒坛,拍开泥封,轻轻嗅了一下,顿时满脸沉醉道:

    “好酒!”

    说完之后,他又面露一丝疑惑之色,问道:“这酒看起来怎么也得有窖藏了数百年的样子,可不像是近日才酿制的。”

    “招待朋友的酒,自然要拿最好的。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你们今日可是有口福了。”韩立笑着说道。

    段与哉和虞子期并不喜好这杯中之物,但几人难得意气相投,倒也喝得尽兴。

    日暮时分,韩立兴尽晚归,告辞回了洞府。

    竹林深处,一处山壁上被开凿出了一个洞府,距离其他几人的洞府颇远。

    此刻洞府石门紧闭,上面闪动着如水的青光,大门两旁站着两个金甲护卫,正是他的道兵。

    此刻两个道兵看起来和以前大不相同,个头涨大了小半,身上更浮现出不少螺旋状的奇异花纹,散发出的气息也大涨了几乎一倍。

    不仅如此,这两个道兵眼中闪动着丝丝灵光,颇有几分灵动之意,看到韩立返回,齐齐躬身行了一礼。

    韩立没有理会两个道兵,打出石门走了进去,身后的石门上青光连闪之后,自动关闭。

    洞府不大,中间是一个大厅,旁边是几间密室。

    他朝着左边两个紧闭的密室望了一眼,里面是魔光和蟹道人在闭关。

    魔光虽然有虚元丹遮蔽煞气,但毕竟其附身于一具真正的灰仙躯壳,不能说就绝对万无一失,尤其是在城中的那段时日,便多次差点暴露。

    所以在来到野鹤谷后,这些年都待在洞府内,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蟹道人自从来到黑山仙域,不知为何也突然开始闭关,极少出来。

    韩立收回视线,朝着里面走去,来到平时修炼的密室,盘膝坐了下来,目光看着眼前的虚空,默然无语。

    自从和金童分开后,他沿着那白袍男子所给的地图,虽然避过了大多数危险的区域,小心翼翼赶路,但蛮荒之大,远超自己想象,变数实在太多,仍然数度遭遇了几乎陨落的危机。

    若非他实力已经逼近太乙境界,又有时间法则护体,更有魔光这位可以短时间发挥太乙境实力的灰仙相助,恐怕结局仍是吉凶难料。

    其中有一次被数只群居的太乙境雷兽追杀了整整三年,那些雷兽遁速极快,还在韩立全速催动的碧绿飞车之上,而且更能施展类似雷光法阵的传送秘术,也不知为何紧追着韩立不放。

    韩立手段尽出也没能将其甩掉,最后只好放开手脚和其大战一场。

    他和魔光联手,斩杀了两头为首的雷兽,这才将其他雷兽惊退,不过自己也元气大伤,花了数年时间才恢复元气。

    还有一次他误入一处火山险地,被困在了一处天然生成的火焰秘境中,前后花了十几年时间,最后依靠精炎火鸟吞噬万火的能力,才逃出升天。

    这一路危险虽然多,但他收获也不少。

    路上获得的众多蛮荒珍惜材料不说,沿途他还混入一些异族内,偷学到了不少秘术功法,收益匪浅。

    门口的道兵,就是他用从蛮荒内一个异族中学来的秘术,重新炼制后的产物。

    若在平日,有这么多收获,韩立定然欣喜不已。

    不过他此刻全付心思都放在不知何时会再度降临的煞衰上,没有多少心思理会其他。

    他静坐了片刻,两手忽的开始掐诀。

    “嗡”的一声!

    韩立身前泛起一圈圈明亮金光,朝着一处汇聚而去。

    金光一闪,数道金光凝聚成一个金色玉瓶,正是光阴净瓶。

    此瓶看起来比之前大了不少,几乎凝成实质,瓶身上闪动着数百团时间道纹,一道道金色长虹在玉瓶周围环绕,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时间法则。

    这些年他也曾结合真言宝轮的经验,尝试过通过掌天瓶凝结的时间晶粒来设法增加光阴净瓶上的时间道纹,如其所料,果然行得通。

    韩立把玩着光阴净瓶一会,将其放在一旁,手中再次掐诀。

    一道道晶莹金光从他身上泛起,朝着周围照射而去。

    他口中诵念咒语,两手虚空连点。

    这些金光顿时一变,化为一颗颗金色砂砾,悬浮在周围,每一颗砂砾都绽放出淡淡晶光,其中夹杂着丝丝时间波动。

    金色砂砾增加的极快,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形成一片十几丈大小的金色沙地,笼罩了大半个密室。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