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算了……那件重器我已经找到些线索了,我们先应付眼前之事吧。”石穿空闻言,默然思量片刻,开口说道。

    紫晴与枫林对视一眼,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前者目光一凝,转头望向了赵真两人,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笑意,开口道:“敢对我们广源斋少主出手,是修道之路走得太顺?还是嫌太乙寿元太长?”

    从方才开始便面露惊色,并退到了千余丈外的赵真与陆吾良见状,神色皆是一变,显然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

    ……

    数日之后。

    韩立与热火仙尊两人步履匆匆,穿过一条宽广甬道,朝着尽头处的一座大殿赶去。

    道路两旁杂草丛生,里面尽是些崩毁成了碎石的石像和灯幢,看起来荒凉无比。

    “这里本是宗门的祭祀之所,方才我们经过的那座方圆千丈的圆形祭坛,便是用来进行千年大祭的场所。当年虽然还没有四盟仙区的概念,可宗门每一次大祭,却都是附近乃至多个仙域的一次盛会,往往都会引来万宗朝贺,那时的盛况,唉……”热火仙尊一边朝前走着,一边追忆过往向韩立讲述着。

    末了,他却也只剩下一声长长叹息。

    “从古至今,无论何处,王朝更迭与宗门兴衰俱是如此,正所谓世事无常……热火道友也不必太过伤怀,当下尽快找到贵宗的镇宗功法《大五行幻世诀》才是正事。”韩立安慰道。

    热火仙尊默然点了点头,目光却仍是逡巡四周,满脸的追忆之色。

    甬道尽头的大殿占地面积极广,虽然已经坍塌大半,但从其残存的雕梁画栋上,仍旧能够感到其当年完整之时的雄伟气势。

    不远处,朱红粉金的高大殿门之上,挂着一张竖向匾额,以金漆写着“敬仰阁”三个大字。

    韩立与热火仙尊二人来到殿前,看着那一根根足有三人合抱的巨大圆柱,和那两扇高逾百丈的巨大门扉,互望了一眼后,后者抬掌缓缓将其推了开来。

    “吱呀”一阵声响,像是这座古老大殿发出的一声衰弱喘息。

    韩立两人步入其内,只见里面杂乱无比,到处都是后殿坍塌时洒落下来的残砖败瓦,上面长满了滑腻的青苔和纷乱的杂草。

    瓦砾堆中,仍有半截白色玉碑高高探出半截,上面露出半个金色大字,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天”字。

    殿内原本有何陈设已经无法看到,大部分区域都被废墟掩埋,能够看清楚地也就只有贴着墙边的一些区域。

    韩立绕墙而走,目光从墙上扫过,就见其上竟然绘制着一幅幅生动形象的壁画图案,虽不知已经过了多少岁月,却仍旧是颜色鲜艳,仿佛刚刚绘制上去一样。

    “这些又是什么……”他疑惑问道。

    “这座‘天历阁’在本宗意义非凡,涉及不少宗门秘辛,寻常弟子不得允许一般不得进入观摩。这里的壁画绘制内容大多都是宗门历年经历的一些重要事件,本来大殿阵法保存完整的话,所有壁画都能通过法阵运转呈现出来。可惜现在都已经毁坏,早期的壁画无法呈现出来,只剩最后一些壁画能够看到了。”热火仙尊目光略一打量后,摇了摇头的说道。

    韩立看着身旁一幅壁画,眉头忽然一挑,口中发出“咦”的一声轻叫。

    热火仙尊也被其吸引,将目光投了上来。

    只见那幅壁画之上,描绘的似乎是一次盛大无比的宴请活动,整个壁画主色调都为鲜艳喜庆的鲜红之色,处处张灯结彩,灵兽翔跃,热闹非凡。

    韩立仔细查看后,发现壁画换面并不连续,是有着明显的切换痕迹,心念一动之下,便沿着墙壁将临近几幅壁画全都看了一遍。

    壁画之中,出现了真言门山门迎客,祭坛敬天,金殿宴请等诸多画面,包括弥罗老祖和其门下五位弟子在内的诸多真言门重要人物,都断断续续地出现在了这些画面中。

    “热火道友,若我没看错话,这些被宴请的人,似乎都是天庭之人?”韩立忽然眉头一挑,高声问道。

    画面中被迎接宴请的那些人,其身上服饰赫然与天庭之人一模一样。

    “不错,这次宴请的对象正是一批身份尊贵至极的天庭来使,他们不同于仙宫之人,而是来自于中土仙域的天庭正使,所以宗门也是以最高礼节来迎接的。当时的盛况,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称得上是真仙界一大盛事。”热火仙尊点点头,说道。

    “由此看来的话,真言门与天庭的关系应该不至于太糟,为何会闹得最后兵戎相见?”韩立有些不解道。

    热火仙尊摇了摇头,说道:“我之所以要重新回来宗门,也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事实上,当年在这次宴会之后没多久,我就奉师命离开宗门游历去了,所以对于后面发生之事,知道的就很有限了。”

    韩立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愈发觉得奇怪。

    略一沉吟后,他便沿着墙壁继续看去,发现后面一堆砖棱瓦砾遮掩之下,还有一角壁画显露而出,于是他便一挥袖袍,将之尽数扫落一旁。

    杂物卷走之后,壁画全貌重新显现出来,上面却描绘出了一个古怪画面。

    在一间颇为阴暗的隐秘地宫之中,弥罗老祖携带着那名黄袍树人,那个手脚宽大的火发男子和那名皮肤青黑如同铁塔一般的青年,会见了一位身穿黑色斗篷,周身笼罩在灰色雾霭之中的神秘之人。

    画面之中,弥罗老祖和其三个弟子的模样都描绘得细致入微,韩立甚至能从其上发现一些惊讶,恐惧,怀疑和疑惑的细微差别。

    可是,对于那身着斗篷之人的面目,就半点也看不清楚了。

    并且,在这幅壁画的最后,弥罗老祖竟是孤身去了另外一个古怪的空间,从一位头生弯曲双角,浑身缭绕黑色魔气的魔族之人手中,得来了一块磨盘大小的银色罗盘。

    所有画面到了这里就中断了,后面颓圮的殿墙上,也再没有出现任何图案了。

    “热火道友,你可知道此人是谁?”韩立盯着壁画看了半晌,指着那斗篷之人疑惑问道。

    “哦,老祖和师父他们在宴会期间突然离席一事我是知道的,但却并不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了,自然更不知道这神秘访客是谁。”热火仙尊摇了摇头,说道。

    “师父?这图中何人是热火道友的尊师?”韩立有些意外道。

    “那位火发男子,正是家师奇摩子,那位黄袍树人是大师伯木延,而站在他身后那位铁塔一般的男子则是三师叔武阳。宴会上另外两位幼童模样的,分别是四师叔金元子和五师叔禾泽。”热火仙尊恭敬施了一礼后,指着三人一一解释说道。

    韩立听到“奇摩子”三字之时,心中不由微微一颤,想起之前在水衍宫见到的那名大头幼童,正是热火仙尊口中的五师叔禾泽,而其让他代为杀死的仇敌,分明就是叫做奇摩子。

    难道这禾泽说的正是热火仙尊的师父?既然是同门师兄弟,为何会结成生死仇敌?

    韩立一时心绪有些纷乱,神色也是微微起了些变化。

    “怎么了……厉道友?莫非是觉得哪里有问题?”热火仙尊眉头微挑,疑惑问道。

    韩立略一犹豫,还是没有将先前之事说出口,只是默然摇了摇头,说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想必这位神秘访客的身份不简单。”

    “对于这位神秘访客究竟是谁,他们又交谈了些什么,我们自然没办法知道了,但谈的显然应该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否则老祖不可能留下两位师叔招待天庭来使,自己则带着师父和两位师伯去见他了。”热火仙尊闻言,缓缓说道。

    “按你所说,之后没多久你就离开了宗门,也是在这之后,真言门便遭逢了劫难。这么说来,这个神秘访客的到来,或许和天庭有什么关系,甚至于……是整个真言门覆灭的关键。”韩立手指轻轻搓动着,缓缓沉吟道。

    热火仙尊闻言不语,眉头微微蹙了蹙,目光望着壁画上的景象,也陷入沉思之中。

    韩立见此,也不再多言,同样将目光重新落在了壁画之上,目光微微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了,这画面中描绘的密室在何处,你可知道?”半晌后,韩立忽然开口问道。

    “这个地方,我也不太确定,只能大概猜测一下几个有可能的地方,是与不是也只有一路找过去才能知道。”热火仙尊道。

    “《大五行幻世诀》既然如此重要,那想必弥罗老祖也会十分珍视,其藏在此处或者类似地方的可能性不小,我们也只能去找找看了。”韩立说道。

    热火仙尊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又将这里仔细搜寻了一遍,然后才离开了此处,继续赶路而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