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我是仙凡 > 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苏氏丹药阁和薛式丹药阁之争,以苏老祖的一场震骇全城的月仙霖拍卖,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

    全城所有修士都知道,苏氏世家从薛家手中抢下了一块丹药行业的地盘,有了挣钱的营当,初步站稳脚跟。

    随着时间的流逝,三四月过去,这场丹药之争也渐渐平息下来。

    但是,另一件大案,再次成为天阙城数十万修士瞩目的焦点,让天阙城内“硝烟弥漫”,杀气漫天。

    那就是李希、薛铁这两位天阙城无人不知修仙世家强豪子弟,在半年前冒犯了刚刚来到天阙城的苏老祖。

    苏老祖说他们俩,试图抢夺自己名下,即将结婴的两尊金丹妖将。

    他们俩自然是坚决否认,只是说自己带了大笔财货,去“重金买下”苏尘老祖名下的两尊寻常金丹妖将。

    此案可大可小。

    往小了判,买金丹妖将,则只是一桩买卖纠纷,处罚一些财货便行了。

    往大了判,抢准妖祖级妖将,那就是“欺祖犯上”的滔天重案,那是要被处斩的案子。

    此重案即将在天阙城的城主府,由郑司晨城主大人亲自主持公审。

    苏尘老祖、李青峰老祖、薛云山老祖,肯定会出场。

    城内的其他四大世家的老祖们,都将列席旁听。

    这桩案子的严重性,可比两家的丹药之争,重得多。

    要知道,通天皇朝,向来以皇朝律法,来维持皇朝统治的稳定。

    而所有的皇朝大律之中,十有**是以保护元婴老祖的利益而制定的,以确保老祖至高无上,不容置疑的地位。

    凡是涉及到元婴老祖的案子,那是头等大案,比其它一切都重要。

    “欺祖”之罪和“谋逆”之罪,是同等级的滔天大罪。

    郑大人要是正式将他们两人叛为“欺祖犯上”之罪,按照通天皇朝的大律,可以将李希、薛铁两名金丹修士当场处斩。

    就算是薛伯爵府和李府在天阙城拥有滔天权势,也救不了两大家族的这两位继承人。

    “啧啧,李大公子、薛大公子在咱们天阙城横行了上百年,从来只有他们欺凌别人,没有人敢惹他们的份。”

    “那是因为他们从不去招惹本城的其他老祖。他们敢招惹的,都是那些弱小的金丹、筑基修士。以强欺弱,自然是从不失手!”

    “这次,他们俩踢上了铁板,可算要倒霉了!谁让他们抢夺别人的金丹妖将,抢到了新晋的苏老祖身上。

    苏老祖年青气盛,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又岂是好惹的?他最近可是风头正健,连薛老祖、李老祖等都奈何不了他。”

    “不知道到薛老祖、李老祖怎么才能保住他们两家的嫡系传承人!他们肯定愁死了。”

    “依我看,一旦这件案子判实了,李氏世家的嫡系继承人颇多,实在不行可以弃卒,放弃李希,另选其他继承人。

    但是薛府就难了,薛铁可是一根嫡系的独苗。而且薛铁的老娘,薛夫人,可是圣灵州韦侯爵府掌上明珠韦大小姐。她岂会坐视独子被送命?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全薛铁,甚至去搬救兵。”

    “这注定是一场各出奇招,杀气腾腾的龙争虎斗!不知是苏老祖赢,还是李、薛两家能胜出。”

    “这次苏老祖是以一挑二,李、薛两位老祖肯定会联手反击。苏老祖根基太浅,恐怕是必败无疑。”

    “唉!苏老祖也算是对我等有恩惠。等几日,公审之时,咱们都去城主府看看郑大人会如何判这重案!”

    “行啊!”

    天阙城内的各个茶馆酒楼、青楼宴厅,热闹之处,众金丹修士们唾沫横飞的议论着此事,纷纷约好去城主府一看究竟。

    ...

    薛府。

    一群年青的世家子弟,兴冲冲的联袂拜访薛铁。除了李家没来,其他四大世家的青年子弟都来了。

    他们来到薛铁居住的庭院,却见薛铁身前桌子,摆放着一碗灵米粥和一碟子的灵萝卜制成的咸菜。

    “薛兄,怎么吃这种东西?这可是天灾之年,极其穷苦的低价修士才会吃的食物。”

    “莫非薛兄改口味了,吃腻了山珍海味,想尝尝穷苦修士吃的东西?”

    这群青年世家弟子都是震惊。

    薛铁见这群狐朋狗友出现,巴咋一下嘴巴,翻白眼,没好气道:“咱薛家没灵石了,只能以灵米粥、咸菜度日,我这已经三个月不知肉味了。几位兄弟有何贵干?可是要请哥哥我去醉仙楼吃顿好的?”

    众青年世家子弟相视一眼,差点忍不住喷笑出来。

    薛家就算再缺灵石,还能缺到薛铁这根独苗身上不成?

    肯定是被薛老祖给罚了,受了几个月的苦头。

    “薛兄,你身上不是还背负了一件重案么,眼看这半年之期,还有几日就到了,我们众世家子弟是来声援你们,商量对策!”

    “我等皆愿意,为薛兄作证,绝无欺祖之意!你只是想重金从苏老祖手里求购金丹妖将,无心冒犯而已。”

    众青年子弟纷纷道。

    薛铁轻哼一声,不屑道:“你们一群世家子弟的声援,顶个屁用啊,怎么不把你们家的老祖请出来说句话?他们一句话,顶你们一万句!”

    众青年世家子弟们尴尬,他们家老祖自然不能轻易出来说话,否则岂不是公然撕破脸,彻底得罪苏老祖了。

    他们相视一眼,连忙又问道:“那薛兄打算怎么自救?”

    薛铁却满不在乎,道:“我爹不久前闭关数月,已突破元婴中期,实力大涨一截。我娘刚从圣灵府回来,带回了不少好东西。有他们想办法,我担心什么!”

    “恭喜薛兄!薛老祖可是咱们天阙城八位老祖中的第一位踏上元婴中期的老祖,众祖之中,他的实力第一。”

    “薛老祖此番修为大进,威震天阙城。郑城主肯定会仔细斟酌考虑,从轻判案,不会为难薛兄。”

    众青年世家子弟们顿时信心大增,纷纷道喜。

    ...

    李府。

    李希最近几个月一直在闭关苦修。

    他没有薛铁那样的底气,天塌下来也不怕。他早已经服下手中的三件元婴机缘,不惜一切代价冲击元婴境界。

    他豁出去了。

    是死是活,在此一举。

    什么“欺祖犯上”之罪!

    只要他自己成了一尊元婴老祖,他和苏老祖那点纠纷,都不是事,郑城主顶多罚他赔点灵石而已。

    为此,短短三个月,李希连服下三株元婴机缘。

    第一件,让他金丹完美无暇。第二件,让他金丹凝结出婴胚,开了心窍。第三件,婴胚诞生第五窍。

    一举踏上准老祖境,这让他狂喜不已!

    婴胚已成,只差最后两窍。

    可见,他的修炼天赋是非常的出色。

    只要再来一件,最多不超两件,他踏上元婴老祖境就是妥妥的!

    李希的信心,不由暴涨。

    到那时候李府一门二祖,那是何等的威风,在整个天阙城和方圆数百万里地界,那可是独一份的尊荣!

    放眼圣灵州境内上百座大小仙城,一门二祖的世家也是少得可怜。

    那时候,就算苏老祖也不敢在轻易招惹他。

    这日,李青峰老祖从远方一处险境回来,负了伤,但是成功的给他带回来一件元婴机缘。

    这让李希大喜过望。

    连忙闭关,服下这第四件机缘。

    他在地突破婴胚的第六窍,但再也无法寸进,未能突破第七窍“天窍”。离真正的老祖境依然最后的差了一点。

    李希出关,不知该如何面对李老祖,满脸羞愧的道:“老祖,孙儿依然未能突破元婴境....都怪薛铁,把那滴月仙霖给抢了。否则我若有此奇宝,现在已然突破元婴境,正式成为天阙城第九位元婴老祖!”

    李青峰老祖看了李希的修为,颇为失望,他冒险寻来的机缘依然未能助李希一举突破元婴,摇头:“罢了,只差最后一点点,机缘未到,这是天命。但不管郑城主如何偏袒苏家,你至少已经是一尊准老祖,比苏老祖那几个金丹妖将强多了。

    哼,苏老祖抓着此案不放,无非是想要凭借此案将我李府踩在脚下,以此确立苏家在天阙城的地位!他这是做梦!我们李、薛两大家族联手,定要将他打压下去。希儿,你准备一番,过两日,我们去城主府!”

    ...

    数日后。

    李府,李青峰老祖和李希准老祖,带上李家二千余子弟。薛府,刚刚晋升元婴中期的薛云山老祖、薛夫人和薛铁,带上薛家三千余子弟。

    两家一起汇合,五六千之众,气势浩浩荡荡,往城主府而去。

    薛府是天阙城万年家族,起起落落,根深蒂固。

    李家是五大世家之首,苦心经营千年,励精图治,门徒走卒不知凡几。

    他们两家联手,是何等威势。

    他们倒要看看,郑城主究竟是站在他们这势力庞大的本地家族这一边,还是站在孤家寡人的苏老祖那一边。

    其余四大世家的老祖和族人们,也纷纷一同前往城主府旁观。

    他们要看看,郑城主会不会“秉公”判案,是否偏袒苏老祖。

    ...

    苏尘在识海灵山内培养出一口化神级木葫芦之后,在半年之期即将到来时,提前三日出关。

    他出了闭关密室,便见到正在府内的阿奴。

    阿奴立刻跟他说了,这几个月的情况。

    苏氏丹药阁的生意有些回落。

    但这也是正常现象。

    因为苏家是做高阶灵药,数量较少,买的客人主要都是金丹修士为主。城内金丹修士大批购买高价灵药之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消化掉这些灵药,短时间是不会再买了。

    薛家没敢再在高阶丹药方面,挑衅苏家的实力。

    一座新的苏氏炼丹坊也建起来了,雇佣了几名炼丹宗师,在炼丹。这些苏府名下的产业,各种经营琐事,她都能处理好,也无需苏尘费心。

    比较重要的,是白卜和毕方两妖的情况。

    白卜和毕方早已经不在苏府上,它们两个在数月前都悄悄出城,去了远方偏僻无人之地闭关,说是要冲击元婴瓶颈。

    苏尘立刻和他的分身白卜神识联系了一下,很快知道白卜、毕方两妖的动静。

    它们两个一起在数十万里外的一座雪山中闭关,到了最紧要的时候,估摸就在这几日能有所大突破。

    “对了。城主府郑大人那边,派了好几拨人过来询问,关于半年前的那桩欺祖犯上一案,你打算怎么处理?还追不追究?”

    阿奴问道。

    这桩案子,很大程度也要看苏尘本人追不追究。苏尘本人要是都不想太过于得罪李、薛两家的话,那郑城主自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我们去城主府一趟,见见郑大人和李老祖、薛老祖吧。”

    苏尘淡淡笑道。

    “嗯!”

    阿奴立刻乖巧的点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