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不朽 > 第六百零一章 冲出
  “格鲁尔殿下?”

  狭小的马车内,将对方的长剑歇下,望着对方那有些熟悉的身影,阿帝尔皱起了眉,这一刻想到了记忆中的某个身影。

  对阿帝尔这一具身体而已,格鲁尔这个名字,可是十分深刻。

  按照常理,阿帝尔这具身体的前身作为一位男爵的三子,在身份上与格鲁尔这位王国王子相差了不知道多少鸿沟,两者之间本应该素不相识。

  只是,这世上的事情,往往并不能按照常理来计算。

  瑟奈王国之中,贵族之间的血缘关系十分混乱,一些传承悠久的家族,往往家族之中还拥有着其他家族的血脉,从而拐弯抹角的与不少贵族扯上关系。

  亚索的家族势力虽然不强,但传承却十分悠久,甚至祖上还曾一度辉煌,成为过大贵族。

  再加上,在南部卡罗区域,亚索的家族身为本土骑士家族,拥有很大便利。因而三年前,格鲁尔王子刚刚从王都离开,来到卡罗之时,便曾多次召见阿帝尔的父亲,甚至还曾发生过一些事情。

  亚索的二姐,便是嫁给了眼前的格鲁尔。

  当然,说是嫁,实际上也只是类似侧室,并非是官方意义上的妻子。

  眼前的格鲁尔身边,类似于亚索二姐的人至少有四五个。

  不过,也因为这个关系,再加上那段时间格鲁尔与亚索背后的家族正处于蜜月期,因而格鲁尔还曾抽空,对亚索进行了一段时间剑术指导。

  也因此,阿帝尔才会对其印象深刻,哪怕对方特地掩饰了容貌,也本能的感觉到熟悉。

  在阿帝尔思考的时候,在对面,望着眼前的阿帝尔,格鲁尔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因为曾经的关系,他曾经与亚索相处过一段时间。

  在那段时间,亚索给他的印象有些木讷,看上去沉默寡言,除了训练时会活跃些外,其余时候没有任何话,一点都不引人注目。

  但是眼前的亚索却不同。

  容貌还是那个容貌,人还是那个人。但是相对于过去,眼前的亚索身上充斥着一股平淡从容的气概,还有那一股彷如真正贵族一般,发自骨髓的尊贵气息。

  对方此刻同样话不多,但却绝不会给人一种木讷沉默的死寂感,反而令人愈加无法忽略。

  除了气质的变化,对方刚刚的出手,同样令他震惊。

  为了加速逃离这个地方,在方才,他那一剑乃是全力出手,一剑之下,自信就算是一位青铜骑士,在那一剑之下也要被重创,甚至当场击毙。

  然而这么猛烈的一剑,在亚索面前却是直接就失效了。

  仅仅是一剑而已,对方便将他的剑完全挡下,甚至将他的武器直接夺走,气魄直接压制而下,令他失去还手的力量。

  这份实力,绝对已经达到了青铜骑士的程度。

  还没有等他从震惊中恢复,在外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断响起,似乎有什么人正在从教堂内部跑出来。

  “走!”

  敏锐的察觉到里面传来的脚步声,格鲁尔强挺着虚弱的身躯,开口说道:“这里很危险!”

  静静倾听者外界传来的脚步声,望着眼前的格鲁尔,阿帝尔皱起了眉。

  他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将剑放下,直接架起马车,向着外面跑去。

  马车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会时间便从教堂中跑出,慢慢走到城门处。

  但是到了这时,阿帝尔不仅没有松懈,反而眉头皱的更深了起来。

  “在前面!!”

  一声声呼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只是一瞬间,大量的卫兵从四面八方围来,将阿帝尔所在的这辆马车直接围住。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在前方的城门处,不知何时,已经身穿暗黑色昏暗祭祀袍,留着一头灰色长发的中年祭祀正站在那里,脸庞上昏暗祭祀的复杂刺青带着神秘,正是此前在昏暗教会中的希尔。

  此刻,他静静站在城门下,身旁没有跟着任何人,但浑身上下浮现的那股磅礴神力,却令任何能够感知到的人都感到颤抖。

  仅仅一人,威胁就比周围所有卫兵加起来还要更大。

  望着这一幕,阿帝尔皱起眉头,回身注视着身后的格鲁尔,眼神中带着深意:“你的身上有那些昏暗祭祀的气息”

  “是昏暗印记!”格鲁尔脸色铁青,这一刻脸色十分难看:“什么时候”

  “到了现在,只能冲出去了。”阿帝尔转过身,望向前方城门处的希尔,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到了现在,就算他想要将格鲁尔交出去也没用了。对方在自认为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不可能会放过他这个格鲁尔的同党,不会让他离开。

  而且,他的身份也让他没办法与格鲁尔断绝纠纷。

  巴库鲁家族的女孩嫁给了格鲁尔王子,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虽然不算太多,但也绝对不少了。

  身为巴库鲁家族的一员,阿帝尔顶着这幅躯体,再这么说自己与格鲁尔没关系也没人会信。

  而且,此刻的情况,也还没有到那种需要投降的时候。

  轻轻拉了拉缰绳,在眼前,白色的巨大马匹径直向着前方的城门冲去,拉动着身后的马车一起向前冲锋。

  身后的马车内,感受着马车的震动以及冲锋的方向,格鲁尔先是瞪大眼睛,随后脸上浮现出坚毅,努力撑起自己虚弱的躯体,拿起剑,就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在天神的注视下,放弃挣扎吧。”

  前方,看着向自己冲来的马车,希尔脸上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手臂上的昏暗神纹这一刻在闪烁。

  在阿帝尔的感应中,他身上磅礴的神力在这一刻汹涌而出,化为一道坚实的壁垒,将眼前的城门牢牢挡住。

  看似虚无一物,实则坚不可摧!

  壁垒形成之后,无数长矛更是自半空之中升起,在城门之上,一道浑身笼罩昏暗神纹,其上带着磅礴神力的巨大铜像凝聚而出,带着磅礴之力,直接向着眼前狠狠一砸。

  刹那间,在场无数人的脸色变了。

  事实上,随着格鲁尔正式出现,这一刻四周各地早早出现不少了不少势力的人,既有几大王国的潜伏者,也有各个家族的骑士。

  而在这一刻,看着希尔的出手,这些人全都心中一冷。

  “昏暗之神像,这是四阶的神术!”

  看着前方,格鲁尔脸上露出苦笑:“还真是看得起我”

  话音落下,在周围,一个个身穿暗黑色铠甲,手上拿着短枪的士兵走了出来,一双双眼眸带着点红色,看上去如同鲜血一般。

  望着这一幕,格鲁尔的心瞬间冷了下去。

  这幅场景太过恐怖。

  一位即将抵达白银的昏暗祭祀,近百饮下赤红之血存活的赤血团战士,这种场面,哪怕是一位真正的白银骑士来了,恐怕也给费上不小手脚才能解决。

  这根本不是追杀,而是一场埋伏。

  “是谁?”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那几个被他留在昏暗教堂的侍从,随后脸上便升起了苦笑。

  事情到了这一步,谁是叛徒都无所谓了。

  眼前最关键的,是从眼前冲出去。

  尽管希望渺茫,但格鲁尔心中自有骄傲,哪怕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也要战斗下去,绝不会束手就擒。

  刚刚做好心理准备,望着接下来的场景,他顿时一愣。

  一把淡银色的长剑破空飞舞。

  在半空之中,一点点银色的剑光在飞舞闪烁,一时间漫天都是银华飞舞,如同美丽的星光一般,十分美丽与漂亮。

  而在这最璀璨的银色光华之中,一道带着猛烈杀机的剑气猛然斩下。

  银华!!

  漫天的银华爆发,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变色,感受到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炽烈杀机,还有那一道迅猛的长剑飞舞。

  砰!!

  猛烈的碰撞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只是刹那间,原本四野涌现而来的长矛直接消失,被漫天飞舞的银色剑气直接挡下。

  轰!!

  沉闷的声响从耳边传来。

  阿帝尔抬起头,正好看见在眼前,一具巨大的昏暗铜像正站在眼前,一只巨大的手臂如锐利的大刀,直接向阿帝尔斩下。

  庞大的神力涌现而来,眼前的昏暗铜像并非是实体,而是由昏暗祭祀由神术召唤而来,浑身上下充斥着庞大的昏暗神力与祭祀信念,一举一动之间都令人心神震动,精神受到猛烈的冲击。

  感受到这些,阿帝尔不为所动,强大的精神稳固如初,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只是手中的长剑抬起,一点璀璨剑光直接斩落。

  砰!!

  一剑斩落,在眼前,巨大的铜像身上多处了一道微小的口子,而后很快就又愈合,恢复如初。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拳头硬生生砸下,其中蕴含着一点阿帝尔本体的力量,直接在这一刻加持在身上,砸在眼前的神像上。

  轰隆!!

  猛烈的爆裂声在眼前不断响起。

  在阿帝尔的身前,三四米高大的神像直接炸开,原本完好无损的神像上出现了无数道稀少的裂痕,随后直接一块块蹦碎开来,看样子就像是一整块豆腐被硬生生炸开,其中的碎块溅的到处都是,只剩下一地残渣。

  这种猛烈的威视,令原本正冲过来的许多士兵与骑士脚步一顿,望着前方马车上坐着的那个少年,脸色都不由凝重许多。

  “没用的。”

  前方的城门处,望着被阿帝尔一击打爆的神像,希尔脸色变得有些诧异,似乎没想到阿帝尔能够做到这程度:“昏暗之神像的力量在四阶神术中算不上优秀,但恢复力却是最强的。”

  他脸色平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要不一击将神像彻底摧毁,否则除非我死了,不然这个神术不会消失。”

  话音落下,他脸上的笑容便凝滞了。

  只见在前方,静立于马车之上,静静望着眼前复原的昏暗神像,阿帝尔脸色不变,手中的长剑慢慢抬起。

  在此刻无数人惊愕的眼神注视下,在阿帝尔身上,狂暴的银色斗气汹涌而起,点点璀璨如银华一般的猛烈斗气席卷而上,化为最坚实的铠甲,直接覆盖在阿帝尔的身上。

  斗气之铠!

  这是晋升苍穹骑士之后所能拥有的能力,体内斗气化为实质铠甲,令骑士本身的力量得到最大程度的绽放。

  庞大的斗气之铠冲天而起,随后在眼前,阿帝尔挥起一剑,漫天的斗气咆哮斩去,在半空中划起点点涟漪,如同一道银色长龙,直接将眼前昏暗神像覆盖在内。

  咔!!

  彷如金铁碰撞的清脆响声,在一把银色长剑的压制下,眼前的神像瞬间四飞五裂,其中蕴含的神术力量在第一时间被全部击破。

  神术被当场破坏,希尔当场胸口一痛,只觉浑身上下的血肉都在被一股力量侵蚀,原本轻松维持着的神术直接消失,再也无法继续维持。

  一声马的轻啸从耳边传来。

  阿帝尔轻轻拉着马缰,带着马车,在瞬间突破了城门的封锁,直接冲到了城外。

  原地,静静望着阿帝尔冲出城外,原本聚拢的赤血战士站立原地,其中为首的一名骑士轻轻抬起了头。

  这是一名看上去很年轻的骑士,穿着一身纯黑色的铠甲,大半张脸庞被面甲覆盖,只露出一双赤色的双眸。

  “斗气铠甲,一位白银骑士?”

  望着远处逃离的马车,脑海中回忆起刚刚那个少年挥剑的模样,骑士心中渐渐升起了一点兴趣。

  “想不到这种小地方,也能出现这种天才吗?”

  心中浮现出这个念头,他策马转身,看也不看前方站着的希尔,直接转过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你什么时候晋升的”

  远处,在颠婆的马车内,望着前面驾驶着马车的阿帝尔,想着方才那恐怖一幕,格鲁尔嘴角有些抽搐,努力不使自己的脸色出现变化,如此开口说道。

  “不久之前吧。”

  坐在马车的最前端,听着格鲁尔的问题,阿帝尔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从战场上一堆尸体里爬出来后,就发现自己晋升了。”

  “生死危机的磨砺吗?”格鲁尔嘴角有些苦涩:“没想到,你也上了战场”

  “没办法。”阿帝尔抬起头,平静说道:“战争席卷卡罗,父亲不愿让兄长进入战场,只能由我去了。”

  话音落下,听着这句话,格鲁尔倒是心中一动。

  “难道,亚索晋升的消息,多鲁男爵并不知道?”

  他心中一动,猛然间升起了这个念头。

  因为亚索二姐的缘故,关于亚索家族的一些事情,他也大概清楚一些。

  亚索的父亲,多鲁男爵,对于亚索并不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