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啊!”黄韵怡本是焦虑的望着特朗斯,丝毫不觉身边武南风动了杀心,只感到身边一阵金锐元气暴涨,便是从身边闪过,当看清是武南风剑刺特朗斯之时,本是眼含愧疚看着特朗斯的眼睛瞬间闪现惊恐,当下惊呼出声。而一旁的小翠看到武南风的举动,也是一声惊呼。

  转身而去的特朗斯,察觉到一阵劲风向着后背袭来,皮肤一阵刺痛之下,只来的及暗道一声:“大意了!”便是后背肌肉紧缩,只听一声让人牙酸的嘎吱声响起,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武南风的长剑竟是直接刺进特朗斯的后背,只是进去三寸便被特朗斯强劲的肌肉硬生生的夹住了,由此可见特朗斯此时的肉身力量,有多么强悍!虽说不至于硬接法器不受伤,但寻常法器,在他有防备之下,想要伤他,显然不太可能。

  说起武南风手中的长剑,也是一把下品法器,只是在他的手中发挥不出最大威力罢了,若是换一炼气中层,哪怕只是炼气四重,这一击之下,只怕特朗斯也是长剑穿胸而过的下场,只是特朗斯的肉身力量太强,武南风与他之间也是相差太多。

  “什么?”武南风感到手中青金剑竟是入肉三寸之后便是不得存进,催动体内元气,想要用力拔出之下却是纹丝不动,心下更是惊骇,暗呼:“绝不可能!”

  毕竟特朗斯的面容太年轻,欺骗感太强!

  特朗斯鼻中冷哼一声,长剑入肉的滋味,即便是他也是感到一阵剧痛,更何况还是贴近心脏的部位,身体中的真气急速的运转后背,只见一阵金青色的光滑闪过,直接将其身后的武南风弹飞了出去。

  特朗斯迅速伸出右手将长剑拔出,真气流转间将伤口封住,看着倒飞出去的武南风眼中闪过浓郁的杀机,他还是低估了这些权贵子弟漠视人名的程度。想自己这几月以来,光是炼气中层修仙者就灭杀了好几个,更是击杀了一名炼气六重强者,没想到一时大意,心软之下竟是伤在了一名炼气三重手中,便是一股戾气直上心头。

  “不能杀他,他…”黄韵怡只见到一抹刺眼的金青色光芒闪过,武南风便是倒飞而出,再看特朗斯的举动,知道他动了杀机,只是想到武南风背后的武家,当下出声阻拦特朗斯出手杀人,只是她却是没想到这一声阻拦,使得特朗斯误以为她在维护武南风。

  听到黄韵怡所说,向着武南风追出的身形微微一顿,特朗斯面部微微后转,便是脚下不停越过武南风,向着铁器铺飞身而出,越过武南风时连看都没看其一眼,对于这样的人,若是再对他有所不利,必死无疑,看在黄家对自身不错的份上,不至于在这里杀了武南风,让黄家难做!

  武南风看着特朗斯想自己冲来,眼中难掩惊恐之色,经过刚才的情形,他已然发现面前这其貌不扬,有些黑瘦的年轻人,那一身恐怖的修为却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以为特朗斯追过来是要杀自己,没想到特朗斯身形在掠过自己身边之时,却是丝毫没有停顿,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以为自己躲过一劫的武南风,先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再是感到无比的耻辱感,没有什么比这种**裸无视,让他这样的年轻骄子感到耻辱的了,看着特朗斯离去的背影,武南风眼中射出浓浓的怨毒之色。

  当黄韵怡着特朗斯一系列动作,再到身形渐远,聪明如她,心中思绪百转千回,跌宕起伏,脸色却是蓦然苍白了起来,自然是明白特朗斯心中所想了,只是想到特朗斯离去时的那一眼,伸出的手却是停顿在了半空,冲到嘴边的呼唤,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而一旁的小翠却是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吧,可爱的样子却是无人观赏,满眼的不可思议。

  “小姐,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好一会,回过神来的小翠,看着黄韵怡肩膀微微抖动,蒙面的白色纱巾更是泛起一抹殷红,当即是吓的尖叫起来。

  “我没事,小翠,我们回家吧!”黄韵怡微微摇头,强自收起心中的酸楚,眼神直视着特朗斯离去的方向。

  “丫头,这是怎么了?”说来话长,但也只是几个眨眼的工夫,便出了如许变故,黄百兵感到前堂一阵剧烈运气波动,便是急急的赶来,毕竟他这铺子中可都是打铁的,没几个人有这么强的修为,而特朗斯自身更是比这能量强的没边,对于黄韵怡的气息他是太熟悉不过,想不出是谁在自家铺子中动手的黄百兵急匆匆的感到前堂,却是看到这里的情形,扫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特朗斯的身形当下便是问道:“咦,特小子呢?”

  “三爷爷,呜呜!”黄韵怡心下委屈,看到黄百兵出现,再也忍不住,当即是扑在他的怀中哭泣了起来。

  “怎么回事,翠丫头说!是不是这小子欺负韵怡了?”黄百兵见黄韵怡泣不成声,这可是心头肉啊,再看特朗斯不在现场,刚才又是一阵元气波动,看武南风狼狈坐地的样子,显然是被自己疼爱的侄孙女打败,毕竟黄韵怡是什么修为他可是一清二楚,在他老人家心里想来,却是武南风调戏黄韵怡不成,反被教训,心下自觉了然的黄百兵当既是向小翠问道。

  坐到在地的武南风,被黄百兵身上散发的炼气六重元气波动压的一阵难受,却是不敢向其发作,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啊!他可是老早就听说过,这黄家铁器铺中的黄百兵,是怎样一个火爆脾气的,若是一个不好惹怒了他,虽然不至于杀了自己,但怎么也是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的,见黄百兵脸色不善的看向自己,却是连连摆手,赶紧说明来历道:“|小子乃是武家武北云之子武南风,韵怡的未婚夫,拜见黄百兵前辈!”

  “黄爷爷是他偷袭特朗斯~”看不惯武南风以黄韵怡未婚夫自居,小翠嘴快的向黄百兵说明刚才发生的事情。

  黄百兵虽然醉心铸造兵器,但是人老成精的他,看着怀中哭泣憔悴的黄韵怡,心下连连叹息,只得轻轻拍打她香背安慰,亲自送其回到黄家,而做出此事的武南风,见黄百兵丝毫不理会自己,又不敢发作,却是再也没脸待下去,连被特朗斯丢在地上的下品法器青金剑也是没有捡起,便是踉踉跄跄的跑出了铁器铺。

  天荡山在大夏帝国境内绵延万里,乃是有名的险地,但这也只是天荡山的一角罢了,没有人知道它的边境在哪里,或许只有传说中的仙人能够知道,反正在大夏帝国中的凡人,无人知晓!

  而这里,更是散修冒险者的乐园,这些散修背后没有宗门的支持,只能是进入各种险地,寻找天材地宝,各种机缘,他们常年在危险边缘挣扎求存,为了元石、丹药、秘笈、兵器各种厮杀在散修之中层出不穷,就像当初特朗斯遇到的黑山四狼一般,便是散修中人。在这天荡山中,时时出没着寻找宝物的各种冒险者,甚至有许多大小宗门的弟子进入其中历练,抱着寻找天材地宝和突破目的,而进入天荡山的宗门弟子不在少数,使得本就混乱的天荡山更是每天都在上演着杀戮。此时的天荡山却是迎来了百年不遇的大雪,使得许多人人都是困在了山脉之中。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纵然是山脉一角,也是险地无数,若是在这种天气往山脉之外走,那无疑于是自寻死路,因为这样的天气能够遮挡人的视线,而修仙者的神识,最强者也不过能探测几百米,在这样的天气确是起不到丝毫作用,但是妖兽却是可以,在这样的雪地中如履平地,因为它们熟悉这里的地形,更是可以利用这一点猎杀这些进入天荡山寻求机缘的冒险者。

  就在离特朗斯所住山洞的几里之外却是上演着一场残酷的猎杀,只见场中四男两女,地上还有两具男尸,而在他们的周围却是数十头浑身雪白,眼睛通红的狼形妖兽,竟是血银狼,这种元兽成年都是三品妖兽,相当于炼气三重的实力,看场中还能行动的人类,年纪都是不大,最多只有二十岁上下的样子,可见其天赋是如何了得了,若是特朗斯在此的话,定能够认出其中三名男子却是杨珊儿、秦素兰的师兄离千里、松贺来、关世华三人,但看离千里只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其手中所持的短戟上竟是发出淡绿色的气芒,显然是炼气四重的样子,不然这几人恐怕是早就被这群血银狼杀死了。

  “离师兄,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我不想死!呜呜!”只见其中一名身穿翠绿衣衫的少女,眼睛中满是惊恐的泪痕,对着离千里说道。

  “芸馨师妹,师兄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你们安全送出去!”离千里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被这群血银狼围堵在此,更是死了两位师弟,只是这碧芸馨师妹却是怎么也不能死的,不然就算是他死了,也会给师傅带来麻烦,若不是关世华此次过于自负,事情怎会发展成如此地步?想到此处,离千里恨恨的瞪视了关世华一眼,只是眼前却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毕竟大敌当前。

  “呜呜!都怪芸馨贪玩,不该拉着师兄师姐出来的!还害的两位师兄身死!都是芸馨的错!呜呜!”碧芸馨此女显的单纯无比,竟是将此次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

  “师妹不必如此,此事不怪你,若不是关世华师弟,无端招惹这畜生,却是不会有此一劫!”另一名男弟子却是见不得碧瑶如此,此人生的高大魁梧,浓眉大眼,一看就是憨直之人,只是身上好几处血痕,显得有些狼狈,当即便是将关世华的错误指了出来。

  “山蛮,你算什么东西?都把脏水泼到我身上来了,当初还不是你们同意,芸馨师妹一起出来的?”关世华仗着宁元山的宠爱,背景深厚,却是不怎么把,修为比自己稍高的山蛮放在眼里,当即叫骂道。

  “你~”山蛮却是被关世华激的说不出话来了。

  “够了,我们现在应该同心协力,共同杀出一条血路来,再这么闹下去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另一名穿着白色狐裘的高挑女子脆生说道,只是看其起喘吁吁的样子,显然在刚才的争斗中,消耗的不清。

  “幽华师妹说的对,我们不能再起内讧,这些畜生马上就会发起新一轮的攻击,若是再不想办法突围我们就都要留在这里了!”离千里神色凝重,看着蠢蠢欲动的狼群,尤其是其中几只项颈间隐隐有一圈金色毛发的血银狼。

  这可是四品血银狼啊,两位师弟就是死在了它们的偷袭之下,眼下只有自己与宁幽华两人都是炼气四重,山蛮、松贺来炼气三重,碧瑶、关世华则是炼气两重的修为,除非自己两人留下断后,否则只能选择与狼群死磕,只是他身死不重要,断然不能让两女也埙落在这里,一个宗主之女,一个是师傅的女儿,还是自己爱慕的女子,想到这里,离千里咬了咬牙,手中短戟横在胸前,心中坐出了决定,对着几人沉声说道:“一会我跟幽华杀出一条路来,然后由我断后,幽华你带着他们速速离开!”

  “不,离师兄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扬起稚嫩的脸孔,碧芸馨对着离千里几人,满眼都是坚毅之色。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对啊,师兄俺们一起出来的,就得一起回去!”山蛮嗡声说道。

  ”住口,若是这样下去我们都死在这里还有意义吗?芸馨听话,若是你还认我这个师兄的话!”看着碧芸馨稚嫩的脸孔,离千里难得的摆起臭脸对其说到。

  “师兄,你放心,若是你有事,我便屠尽天荡山血银狼!”宁幽华紧握手中长剑,对着离千里狠声道。她也知道,此时只有这是唯一的办法,若是再拖延下去,他们所有人,都得折在这里,纵然心中有万般不舍。

  离千里看着几人各异的神色,扫过神色鉴定的松贺来,自己这师弟话虽少,但心却是最热,看着他的眼神,向着自己坚定的点点头,离千里刚要说话,却是听到血狼嗷呜一声,发起了进攻。

  “戟荡天下!”只见离千里手中短戟散发出璀璨的绿色光芒,竟是激发潜能,燃烧自身元气发出了绝技,显然是要拼死一搏将师兄妹们送出去。

  “杀!”“碧水潮生!”“杀!”“死来!”几声各式不一的大喊想起,仿佛被激发了最后的勇气,向着杀来的狼群扑去。

  “走!走啊!”离千里趁着自己大招发出击杀几头血狼,使得狼群畏惧不前的空当对着几人大喊道。

  “走!”“师兄!”“师…”

  ……

  随着一声声呼喊飘散在风雪中的还有那么向着狼群冲杀而去的坚毅身影,以及那淡淡的呜咽声。

  “呼”特朗斯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来走到洞外,遥望着北方。特朗斯自出了武山城,边赶路便修养身体创伤,两年来的练不缀不仅修为尽复,更是达到了凝形境的巅峰。来到这天荡山之中时,却是被这一场突如齐来的大雪阻住了北上的去路,无法之下,特朗斯只得找了个洞穴暂居,原本这山洞的主人是一头四品的熊类妖兽,却是做了特朗斯此时的食物,只是不知道这大雪几时会停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