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斯眉头微皱,一会前似乎听到了一声声大喝,不过特朗斯却是没有去探寻的意思,在进入到这天荡山脉几天的时间里,已是遇到了不下十数波的袭击,偷袭、暗杀、投毒,无所不用其极,使得特朗斯杀不胜烦,这些人,都是进入天荡山,猎杀妖兽获取妖核的冒险者,见特朗斯只是一人,又是如此年轻,便是存了杀人夺物的心思。只是怎么也想不到,特朗斯竟会是他们一去不返的源头。这几年的经历,特朗斯也渐渐认识了这个世界,妖兽初期共分九品,分别对应人类修仙者炼气九重,其后便是筑基妖兽,在它们步入妖兽行列之后,便懂得简单的运用天地元气之法,自身元气凝聚成大小种类不一的妖核,虽然实力强横,但却也因此引的众多修仙者猎杀,以此来获得珍贵的修炼资源。

  走出洞外,纵然是大雪天气,特朗斯敏锐的六识,依旧感知到洞外传来的急促脚步声,注视着眼前狼狈不堪的三男两女,其中两人却是略显熟悉,微一思索之下,却是发现正是那天在山村,遇到的宁元山三个徒弟中的两人,看他们的神情,想来不远处的那阵阵喊杀声,就是他们与什么东西厮杀所发出的了,没想到在这里都会遇到认识的人,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显然都是受了不轻的伤势,想到两女与他们是师兄妹,这下却不能不管了。

  “松师兄!”特朗斯赶忙向着几人的方向赶去,来到近前,向松贺来问候。

  几人也显然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人,听口气竟然是自己师兄松贺来的熟人,想到能够遇到熟人,说不定能够救下,阻挡血狼的离千里,便是都欣喜的抬起头来,只是当看到特朗斯明显是青年的样子,都是失望的低下头去。

  “啊,你是杨珊儿、秦素兰两位师妹的大哥特朗斯?你怎么会在这里?”松贺来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特朗斯,见到人之后还辨认了几眼,当即面露喜色。

  “呵呵,师兄好记性,看你们一路赶来,到前面的山洞休息一番吧!怎么没见到离千里师兄?”特朗斯客气的一笑,便是邀请他们去自己暂居的山洞歇息,毕竟一会还要向对方询问两女的境况,不能太过无礼了!

  “哎,一言难尽,师兄为救我们,自己挡住了血狼,此时恐怕…”松贺来语气颇为低沉,显然之前发生的一切,还让他耿耿于怀。

  周围几人也是眼露悲色的低下头去,毕竟让人断后,自己逃跑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还是平时带自己如兄长的师兄呢?此时恐怕~几人心中悲哀的想着,却是没有发现刚才还在几人面前的特朗斯,只是在几人低头的瞬间,便是失去了踪迹,当几人转头寻找之时,互望一眼,闪现出莫名的希望之色。

  “嗖!”一声快速移动带来的气爆声传来,就算是这漫天的风雪,也无法遮掩,只见一道身影急速的向着北面行去。

  这道身影正是特朗斯,当听到离千里独自一人断后,便是直接撇下几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以他现在的脚程,也就是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便是赶到了那里,只见离千里手中拄着短戟,浑身是血的半跪靠在一棵大树底下,周围都是银血狼,还有尸体,满地狼藉,特朗斯不予说话,直接便是从储物袋中摸出重剑向着狼群杀去,在几波冒险者的袭杀之中,虽然这两年来,两大势力对特朗斯的追捕,已经不似之前紧密,但特朗斯小心之下,依旧一直将其放在储物袋中。

  “嗷呜!”众狼见又是一人杀来,当下便是分出及头狼杀了过来,只是这次它们却是没有那么好运,直接便被特朗斯的重剑拍了个粉身碎骨,被斩中的更是惨遭分尸,本来就被离千里激发潜能奋力杀伤了不少的银血狼因为特朗斯的杀戮,更是显的稀少,被激起血性的银血狼在多丢下十几具狼尸之后,剩下的十几天便是在悲鸣声中呜咽着逃走了!

  接近油尽灯枯的离千里,努力的睁开被鲜血遮掩的眼皮,只来得及看了特朗斯一眼,便是重重的趴在了他的怀中,昏死了过去。

  特朗斯先是探了探离千里的脉象,发现只是失血过多,元气消耗过度导致昏迷,没有生命危险,当下长出了口气,简单的帮他包扎了一下,便是背起离千里,向着山洞的方向奔去,当看到几人仍然在雪地中等待之时,特朗斯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彩,招呼着明显喜形于色的几人向着山洞而去。

  ……

  “噼啪!”随着木柴的燃烧,虽然洞外风雪漫天,但这山洞内依然泛起阵阵暖意。

  “特哥哥好厉害啊!”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碧芸馨这只有十四岁的小丫头对着特朗斯,发出了崇拜的话语,只见她扑闪着大眼睛望着特朗斯,想要从特朗斯身上发现什么好玩的一般。

  特朗斯却是对此无动于衷,对于这样的眼神,他已是有了免疫力,毕竟在山村之时,可是被杨珊儿盯了许久,每次都是要求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让特朗斯做,果然不出其所料,他的冷漠并没有打消碧芸馨的探求,硬是从宁幽华身边站起,来到特朗斯身边坐下,紧紧挨着他,脆生生的说道:“特哥哥,你能帮我抓只宠物吗?”

  “不能!”特朗斯干脆的拒绝,不顾碧芸馨能够甜死人不偿命的目光注视,仍是紧紧的注视着手上的烤肉,仿似这烤肉,比之碧芸馨这小美女,还要来的吸引他一般。。

  “很好抓的,可漂亮了,特哥哥你帮芸馨抓好不好?”碧芸馨显然不想放弃,自从特朗斯将离千里救回之后,众人知道他的修为远远超过了几人,便是一直对特朗斯看不顺眼的关世华,见到特朗斯毫不费力丝毫无损的的情况下,从狼群之中将离千里救出,也是没有再对特朗斯挑衅,所以碧芸馨便是认为特朗斯能够帮她,完成这次缠着几个师兄师姐进山的目的。

  “不好!”特朗斯却是依然不为所动,开玩笑,以他应付杨珊儿的经验看,当她露出这种眼神,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要是答应了,后面接踵而来的事情,那是不会间断的。

  “特哥哥,就这一次,行不行啊?”碧芸馨显然还是不想放弃,她这次可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的,说什么也要抓到心中的一直期盼,虽然她开口说要,碧潮宗中会有无数的人为她寻找,但是怎么也没她自己亲眼见到,抓来的高兴,但其父却以她年龄尚幼,修为不高为由,严禁她私自下山,碧芸馨便转而纠缠几个,一向交好的师兄师姐们,偷偷下的山来,才有了此番天荡山之行。

  说起这雪银狐,可是比血银狼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生下来便是一品妖兽,相当于一重修仙者,成年后更是能够达到筑基的境界,只是雪银狐数量稀少,养育方法更是残酷,在出生后不久,成年雪狐便是会将幼狐送出自己的领地,任其自力更生,虽然雪银狐天赋了得,但也是在这样的残酷生长环境下,变的更加稀少,由于其出众的天赋,外表的漂亮,随着能力的增长,尾巴数量甚至会增长,使其显的更加神奇,是使得这些大宗门的小姐们喜爱,只是这雪狐生性灵智颇高几乎没人能够抓到罢了。

  “不行”特朗斯盯视着手中泛出金黄色肉块,放肆碧瑶抓着摇晃的衣角不是他的一般。油脂滴落在火堆上发出兹兹的声音,更是显得香气诱人。

  看着特朗斯油盐不进的样子,碧芸馨紧紧的抿了抿嘴唇,仿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伸手从脖颈中摸出了一块泛着紫色荧光的玉佩,献宝似的递到特朗斯面前说道:“特哥哥,你帮韵怡抓雪狐,这个给你,这可是灵器,能够聚集天地元气,修炼时事半功倍的宝物!好不好嘛?”

  特朗斯这才有了反应,转头看向边上坐着的碧芸馨,从她的眼中可以看出浓浓的不舍,显然这件东西对她来说,不是加速修炼的意义那么简单。

  而在一旁,看着碧芸馨纠缠特朗斯的样子,一直忍着没有笑出声的几人,显然他们都有过相同经历,当看到碧芸馨竟然拿出了那件紫色玉佩,当即是惊的张大了嘴吧,就算是被救醒的离千里,也是同样如此,宁幽华更是紧张的看着特朗斯,仿似生怕特朗斯答应一般,她可是知道这玉佩的来历的,那可是碧芸馨母亲留给她的遗物,想来她能够拿出这件宝物,来换特朗斯能够帮她抓雪狐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特朗斯看着眼中含着期待不舍的碧芸馨,伸出右手轻轻的拍了拍碧芸馨的小脑袋,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若是把你带离母亲身边,那你娘亲会不会挂念呢?”特朗斯虽然对这方天地有了诸多认识,但也相当笼统,对于雪银狐的生存习性,这样的生僻知识,还是知道的很少。

  碧芸馨当即是楞在了当场,举着玉佩的小手也是停在了半空,缓缓的落下,接着低下头去,肩膀微微的抽搐起来。

  特朗斯看到这一幕,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轻轻抽泣的碧芸馨,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句话会让着少女有这么大反应,眼神向周边几人扫去,看着几人躲闪的目光,只有宁幽华叹息一声,走到碧芸馨身边,抱住她的肩膀,轻轻的搂到怀中,向着特朗斯解说道:“这紫心玉佩是芸馨母亲留给她的遗物,之所以要来抓银雪狐也是为了一个心愿,当年芸馨的母亲决意将她生下,本身也是付出了绝大的代价,使得自身落下了病根,才在生下芸馨的几年后病逝。她是我们宗主夫人,当年两人之所以能够走到一起,据说也是因为一只雪银狐。

  两人一开始的时候还是对头来着,毕竟两人都是那个时代的天之骄子,结果在一次抓捕雪银狐中两人相知,向护,再到相恋,直到两人走到一起,这事也在当时被传为一段佳话。只是芸馨的母亲太过优秀了,有些人见不得两人好,便是在一次,两人一起游历大陆之时,被奸人设下埋伏,经历一场大战之后,雪银狐也是为救主而死,为此宗主夫人也是受了重伤,虽然当时经过及时救治,但依然留下了病根,结果为了生下芸馨牵动旧伤。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虽然宗主大人修为惊人,但也是没能保住夫人的命,没几年就病逝了。不知道芸馨这丫头,从哪知道了关于宗主夫人的事情,结果,想念母亲下,芸馨便想要一只雪银狐,来慰藉她对母亲的思念之情,虽然她一直表现的很快乐,生活的也是无忧无虑,可我们都看的出来,她在强装欢笑,哪有孩子不想念母亲的呢?”

  宁幽华悠悠的诉说着,看着怀中隐隐抽泣的碧芸馨,眼中充满了关爱,搅了搅发鬓:“可是这雪银狐太过稀少,在他们那个时代便是近乎绝迹,更何况现在呢,其实芸馨也是知道这很难,但是忍不住对母亲的思念,依然是想找到一只雪银狐,这次跟我们一同偷偷下山,虽然是存了散散心的意思,但也是想要寻找到一只,当年她父母定情的雪银狐,以做思母之情!更何况,这雪银狐,在幼年之后,便离开成年狐,自力更生,却是没有诸多顾忌的。”

  宁幽华说完之后定定的看向特朗斯,她知道此次若是能够得到特朗斯的帮助,说不定真的能够深入天荡山,寻找一番,若是机缘足够,说不定能够找到,若是还不能让碧芸馨得偿所愿,那也只能是天意了。

  特朗斯看着抬起头希冀的看着自己的碧芸馨,想到自己失去母亲时的痛苦,就算现在每天将思绪发泄在练功之上,但依然是止不住的想起,母亲为自己夜下缝衣盖被,父亲粗糙的大手拂过头顶,想着想着,特朗斯眼神中露出迷离之色,但转瞬即逝。在这茫茫天荡山中相遇,是一种缘分,说不得也是天意,但愿自己能够帮助这想念母亲的小丫头,想到这里,特朗斯轻轻的点头,对着碧芸馨露出一抹微笑。

  “特哥哥最好了!谢谢特哥哥!”碧芸馨欢快的看着特朗斯,赶忙将玉佩送到特朗斯面前,却是被特朗斯一个严肃的眼神给瞪了回去,使得碧芸馨调皮的吐了吐香舌,那可爱的样子使得洞中几人都是一阵欢笑

  “咳咳!”离千里捂着胸口苦笑的看着特朗斯,随即如初感激的目光,刚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特朗斯挥手打断了。

  “你是珊儿、素兰的师兄,感激的话就不要说了!”特朗斯淡淡的话语传出,接着便是询问道:“她们两人怎么样了?”

  “特朗斯放心,两位师妹被师傅他老人家宠的不得了,这次自从回到宗门之后,师傅便是为两位师妹准备了洗髓药剂,想来现在已是颇有进境!”离千里想到师傅对两位小师妹的宠爱,心头也是忍不住的嫉妒,算下来,自己这一脉算是碧潮阁人数最少的了,现在又添两人,他这做大师兄的也是欢喜的不得了,师傅他老人家无儿无女,只是收了宁幽华这么一个义女,现在又添两个女徒儿,可是一件喜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