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斯静静的听着离千里所诉,心中稍安,想到两女被宁元山带去那亿万里之外,举目无亲,也是不怎么放心,现在得知两女在宁元山的照顾下生活颇是如意,也是微微松了口气。

  “特朗斯弟若是无事了,可以与我们一道去宗里看她们两人,那几天她俩可是天天念叨你来着!”离千里对着特朗斯说道,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

  “算了,等有时间吧!”特朗斯却是当作视而不见一般,依旧盯着火上的烤肉。

  “呵呵,特朗斯弟有没有想过入宗门?我碧潮阁可是很欢迎的!”特朗斯救离千里时,他已是意识模糊,但看特朗斯毫发无损的样子,便是知道其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还如此年轻,便是忍不住起了为宗门招揽之心,毕竟这样的天才放在宗门之中,那也是亲传弟子才有的修为。

  就是边上几人听到离千里的话语,也是不由露出了希冀的神色,而碧芸馨更是夸张,直接窜到特朗斯跟前,抓着特朗斯的臂膀说道:“是啊,特哥哥,你这么厉害,我让爹爹收你为徒,到时候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却是不知道自己话语中的歧义会让人产生多大的误会,看边上几人干咳的样子,便是知道了。

  “不了,野惯了,受不得束缚!”特朗斯淡淡的道,以他的心性,确实不适合呆在宗门之中。

  离千里、松贺来听到特朗斯的话,便是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当初他们可是听师傅说起过特朗斯不简单的,虽然没有说出特朗斯的具体修为,但是却说特朗斯体内有一股极为精纯的元气,却是宁元山将特朗斯修炼的先天真气当成了元气,其精纯程度甚至不在他之下,当时几人都是露出不服气的神色,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依然是存了以后见到比较一番的心思。

  可是现在被特朗斯所救,这番心思却是直接消去了,不说离千里此时因为爆发潜能,修为直接从炼气四重的颠覆降到了三重,就算修为尽复恐怕也不是特朗斯的对手,想到这里,离千里也是不由轻叹一口气,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特朗斯见其样子便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当初将离千里背回之时,真气便是在其体内探查过,出言安慰道:“修为下降对你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嗯?”“哦?”宁幽华几人听到特朗斯所说,便是凝神静听,若不是看出,特朗斯不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更是救了他们的师兄,恐怕几人早就以为,特朗斯是在挖苦修为下跌的离千里了。

  “苍茫山初见之时,我便观你体内元气有微弱浮躁,想来多是以丹药辅助修炼而来!”特朗斯看向离千里,见其露出是这样的神色,便是接着说道:“丹药虽为修为进境的助力,但当过多服用之时,便是会成为一种依赖性!众所周知我们修炼之人,纳天地元气为己用,经脉络丹田,可是,这些不是自己修炼而来的元气。过多注入丹田之时,便是会使的自身熟悉的元气,变得不再熟悉,就好比一个人的手掌一般,你受伤之下,却是会显得不适应,而此次你受伤,修为跌落,却是在丹田之中留下了最精纯的根本元气,这是你经脉之中自身回馈到丹田之中的,可以说是自身肉长的一般,运用起来如臂指使,当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再次突破之时,想来你的元气便是会比同等境界之人更加精纯,威力也是更上一层楼。当然要做到这点,需要莫大的毅力,就看你能不能坚持下去了!”

  看到几人露出愿闻其详的神色,特朗斯难得的说出了一番大道理,若是能对他们有所帮助,这也是希望他们在碧潮阁内对两女多多照顾吧。

  而这些道理,却是他通过阅读那些书籍杂史,对比自身的情况,观察那些散修,结合这段时间的经历,所总结而来,在他心里其实还有一点不是那么肯定却是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神识强度,关系到修炼速度的快慢,毕竟天地元气进入人体,经由神识打入标记,若是这样的话,一个人的神识够强却是能够使得自身修为快速增长的,就像他自身修炼之时,吸纳天地运气时不止速度还有数量都是远远超过普通修炼者。

  “特朗斯弟,你的本事可真大,懂得又这么多,看起来你比俺都小!”山蛮嗡声对着特朗斯道,他是个藏不住话的人,经过一天的修养,元气恢复的他也是恢复了本来的性格,对于救下自己师兄的恩人,是打心眼里尊敬的,对于特朗斯年纪轻轻,修为却是在他们之上,丝毫也不介怀,直言不讳。

  “天道酬勤!”特朗斯见几人被山蛮的话语吸引,都是看向自己,淡淡的说了一句,却是惹得几人怔怔的陷入了思考。

  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作为天之骄子的他们,其实并没有受多少苦,能有今天的成就多半是自身天赋加上平时还算勤奋使然。只是听到特朗斯所说之后,再想到这一路所见,那些散修为了一点元石,药材大大出手,更是数次袭击他们,虽然都是被击退,但也依然让他们忍不住的感叹散修们的悍不畏死。

  他们出身大宗门,享受宗门待遇,丹药、元石、功法、秘法通通不缺,甚至在他们突破之时,还有宗门长辈护持,在外受了欺负,背后还有宗门做靠山,但是在碰上修为差不多甚至比他们差的散修之时,依然是吃了不小的亏,虽然没有受到什么的大的损伤,但也是颇受打击。

  在他们的心中,散修都是缺少各种资源,仰仗宗门鼻息生存的冒险者,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呢?可这次天荡山之行,却是颠覆了他们对散修的认知。

  其实他们只是被片面的知识所遮掩了事实,散修在残酷的环境中挣扎求存,所修功法不如他们这些宗门弟子高深,秘法不如他们精湛,资源不如他们充足,所以使得大部分宗门弟子,认为散修冒险者比同阶修士弱,而且总是在散修面前保持一副高傲的样子。

  其实散修中不乏高手,其中机缘深厚的人更是不比宗门中的佼佼者差。但凡散修中的武者成就高深境界,却是多数比同境界的宗门弟子强大,虽然是少数,但每个时代依然是少不了那么几个从散修之中冲出的强者,与宗门骄子共同搅动这大陆风云,引领时代潮流。

  因为他们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挣扎求生,保命手段多不胜数,更是懂得趋吉避凶,在境界较低之时,还现象不出这样的能力,因为他们只能靠着凶狠的手段搏命,但是到了高深处,却是不会比宗门弟子差多少了。他们的元气都是凭着自己一点一滴修炼而来,很少出现为了修为的增长而去过多的吸收丹药,利用元石,因为没一点修炼资源他们都要精打细算才能生存下去,这就不是那些为了追求更多更高深境界的宗门弟子所不能比的了。

  这些人为了在宗门之中能够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拼命的增强自身的修为,使得多数人根基浮躁,虽然有了各种高深功法的支持,碰到同境界的散修,却是依然占不到多少便宜的根本原因。虽然他们在宗门之中也是存在尔虞我诈的奸猾算计,但怎么比得上时时都在死亡阴影笼罩下的散修呢?宗门弟子永远也无法想象散修们为了活下去,为了一点点修炼资源,一本好点的修炼功法付出了多少。

  这就好比,宗门弟子是地主家的孩子,天天锦衣玉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身体健康;而散修却是地主门前的乞丐,他们衣不蔽体,有这顿,没下顿,每天都被饥饿、疾病所折磨。若是将他们放在同一个环境中,那最后活下来的,大多数绝对是这些乞丐。

  离千里几人听完特朗斯所说,联想到特朗斯恐怖的战力,比他们还小的年龄,才体会出特朗斯所受的苦,简简单单四字,仿似道出了散修心中无尽的辛酸。当他们还沉浸在特朗斯所说之时,却是被一声不合时宜的话语惊醒了。

  “嗤,若是勤奋管用的话,那些没用的废物,只要勤学苦练便能够比得上我们这样的天才了?”关世华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不屑的看着特朗斯说道,他打心眼里瞧不起那些肮脏卑鄙的散修,认为他们根本就无法与自己相比,而特朗斯之所以比自己强,也只是好运罢了,当看到师兄师姐,向特朗斯投去敬重的神色,碧芸馨更是崇拜无比的抓着特朗斯的一角,他心中的妒火是怎么也忍不住了,便是出言讥讽。

  “你…”山蛮刚要说话,却是被话语一向很少的松贺来拉住了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而其余几人看到先是对着关世华怒目而视,再见特朗斯平淡的样子,都是没有言语,毕竟关世华是他们的师弟,认真说起来,特朗斯不过是外人罢了。

  “特哥哥说的虽然深奥,但我还是觉得很有道理!”碧瑶脆生生的道,毕竟年龄还小,没有多少经历,却是对关世华毫不客气。

  特朗斯却是直接忽视他,对于这种上不了台面,不知所谓的人,他从来都是选择无视的,他看着火上差不多熟透的肉块,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一点点的洒在上面,用刀割下一块,递给还在瞪视着关世华,鼻子却是忍不住臭冬瓜的碧芸馨,看着她迫不及待吃肉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而众人看到碧芸馨的样子,也是忍俊不禁,使得尴尬的气氛得到了缓冲。

  ……

  银装素裹,壁立千仞,万千沟壑,狂风怒吼间,尽显磅礴大气!众人来到一座山顶之处,看着眼前的景象,无不为大自然的神奇感叹。离千里六人是宗门弟子,但是山门所在之地,被庞大的阵法所笼罩,终日云雾缭绕却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雪山景象。

  那雪银狐传说只在极北雪原才有生存,可是那里常年被极北罡风所笼罩,别说是他们几人,便是炼气九重的强者去了那里,也是禁不住长时间的罡风吹袭,只有极少数的水系妖兽族群才能在那里自如的生存。而碧芸馨几人之所以来到这天荡山寻找,便是因为她父母当年便是在这里遇到雪银狐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特哥哥,我们都找了这么久了,能不能找到啊?”有些丧气的看着特朗斯,虽然碧芸馨修为已是炼气二重,但依然是不太适应这么长时间在冰天雪地中行走,而且都找了半月了,由不得她不着急。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尽力吧!”特朗斯已是没有头绪,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在这茫茫大山中寻找一种妖兽,无异于瞎子摸象。

  “哦!”脚下胡乱的踢着积雪,碧芸馨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几人这半月以来,碰上不少妖兽,还找到不少的药材,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生长的药材,自然不是凡物,对于碧潮宗这样大多数都是修炼水系功法的人来说,可是相当不错的了。收获倒是不错,可是依然没有见到雪银狐的踪迹,但是碧芸馨不肯放弃,几人自然是不能就这样回去,只得陪着她继续找下去。

  在这几天里,众人也是见识到了特朗斯惊人的战斗力,就算是一头六品的风雪豹,一开始想着偷袭几人,却是被特朗斯早早发现,在大意之下被特朗斯斩伤了后腿,结果使得以速度著称的风雪豹,直接丧失了大半战斗力,最后妖核成了特朗斯的战利品,一身漂亮的豹皮,却是披在了碧芸馨的身上。

  就在几人踏着积雪前行到一个山谷之时,特朗斯却是突然示意众人停下,看到特朗斯举手的动作,众人赶忙停下,毕竟上次被风雪豹偷袭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尤其是差点遭了豹吻的关世华,更是直接鼓荡起了一股淡黄色元气,手持长剑略显惊恐的注释着特朗斯的前方。

  “轰隆隆”

  特朗斯皱眉的注释着前方,他的神识探查到前方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当即让众人停步,想要让众人退走。却是没想到关世华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直接运起了元气,使得前方的未知元兽惊醒,这下却是不想战也得战了,毕竟从那妖兽身上感受到气息,除了自己却是无人能够抵挡的。

  “冰岩巨蟒!”几人脸色难看的盯着向众人盘旋而来的庞然大物,映入眼帘的是磨盘大小的头颅,紫黑色的信子吞吐间竟是有一米多长,大如人头的眼睛闪烁着浓郁的蓝色寒芒,长达七八丈的身躯上,细密的银色鳞片密布着,显然是有着超强的防御力。此时却是向着众人游走而来,周围本就颇冷的空气竟是显得更加凛冽了起来。

  “来不及退走了,离兄你带他们赶紧推出去,我来会会这畜生!”注视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巨蛇,在它身上特朗斯感受到了比毕水岩都要强横的气息,那次特朗斯初入凝形期,在毕水岩大意之下杀死他,这次特朗斯凝形巅峰,剑技更是到了举重若轻,这两年来勤学苦练之下,攻击力更进一步,若非神识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早已可以御剑飞行,早就想要试试自己的巅峰战力到了什么地步,既然送上门来了,说不得特朗斯要斗上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