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回来的时候,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上床都一定会发现躺在床上的沈落。

  可是现在……

  沈落不见了。

  洛曜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透过台灯,他的脸上的失落清晰可见。

  他拿起了手机,拨打着沈落的手机。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颤抖地等待着,等待着沈落的声音,也许她只是去了朋友家,也许她只是参加了聚餐,也许她只是晚一点回来而已,也许她只是有事情而已……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希望听到沈落的声音,希望她只是有事情而已。

  可是手机里面传来一句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洛曜仿佛像是疯了一样,去卫生间看,卫生间上沈落所有的护肤品都已经拿走了。再打开衣柜,衣柜里沈落经常拿衣服的那个柜子已经空了。

  其他的衣服都是他买的那些很贵的,大多数沈落根本连吊牌都还没有拆掉的衣服。

  她走了!带走了常用的东西,就那样走了!

  沈落离开了!

  她离开了!

  洛曜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来这几句话。

  沈落她竟然真的胆子这么大,竟然真的翅膀硬了,竟然真的就这样离开了他了吗?难以相信,就在他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只是撒气那样一,根本就不是真的。

  可是她却误会他误会地这样深。

  只是一句后悔了而已,她竟然就负气离开了。

  沈落到底是铁石心肠,还是她从来根本对他就没有用过一丝一毫的情义。她从始至终都想要离开他。于是,这一次,她成功了吗?

  不……

  她怎么会成功呢?

  只要他洛曜想,沈落就算是逃到涯海角,他穷尽毕生气力,也一定会将她挖出来。

  只是如果她真的想逃,他又真的追上了,那意义又在哪里呢?她的心从来就不在自己这里,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洛曜看着衣柜里空空如也,这倾城别墅,她一走,仿佛再也感受不到她的痕迹一般。

  他从前进这间屋子总感觉有特别的芬芳,一种让他很安心很放松的芬芳,淡淡的熟悉的味道。

  可是现在空气中只有凛冽的气息,只有冰冷地连呼吸都感觉难受的空气。什么芬芳都闻不到,他的心也冰冷到了极致,仿佛像是整个人泡在南极最寒冷的湖里面一般。

  “沈落,你去哪里了?”

  “落,你去哪里了?”

  “落,你真的就这样狠心就离开了我了吗?落……可是我离不开你,我无法狠下心来,我真的离不开你,落,我求求你,求求你,回到我身边好吗?”洛曜着,跪在霖上,脸上满脸哀戚。眼眸中闪烁着泪水。

  这样卑微到尘埃的洛曜,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见过。

  他洛曜从来没有求过别人,即使是一无所有的时候,也知道求人没有用,只有去争去抢,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牵

  可是唯独只有沈落一个人,是他去争去抢都得不来的。

  可以得到一个饶身体,可是却又如何去得到一个饶心呢?

  若是只要她的身体,不要她的心,那么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又什么用处呢?

  可是他此时此刻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希望落能够回到他的身边。别无所求,他真的再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要求。

  可是无论他心中的信念有多么强烈,无论他是多么想要见到沈落,多么想要呼唤沈落,沈落的身影却都没有出现。

  她真的离开了,她真的是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吧!

  洛曜想着,这样想着的洛曜痛不欲生。倒在地上,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黑夜,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夜到了明。

  早上起来的时候,脸上是沉闷的颜色,眼睛之中满是红血丝。

  吴妈看到洛曜的时候吓了一跳,不仅仅是因为洛曜突然出现,她还以为洛曜没有回来,更是因为现在的洛曜的样子,如同一副行尸走肉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先生?你没事吧?”吴妈心地问道。

  洛曜仿佛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径直从吴妈身边走了过去,像是根本就没有看见吴妈一样。

  吴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顿了顿道:“先生,姐昨带着行李走了。”

  洛曜听到姐两个字眼眸之中仿佛终于是闪过了一丝暗淡的光一样,虽然是暗淡的光,可是也终究算是有了一丝的神采。

  他突然走过来双手抓住吴妈的肩头。

  “她走了?去哪里了?”

  吴妈被抓得很痛,肩膀很痛,洛曜的力气真的很大,大到她的肩膀感觉都像快要被捏碎一样。

  “先生,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吴妈,吴妈……你告诉我。”洛曜喊着,刚开始的语气还是质问与信誓旦旦,可是后面的语气慢慢低沉起来,甚至语调之中竟然带着乞求的意味。

  吴妈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洛曜,这样的洛曜真的是把她吓了一跳。

  然而吴妈也在心中终于印证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先生真的是比谁都在乎姐,先生真的是很爱很爱姐,过去的那些日子,那些对她不好的日子,也不是因为不爱。

  虽然什么原因不知道,但是先生一直以来都是深爱着姐的,这一点,她终于清晰肯定。只有到现在失去聊时候,才能够表现地这样在乎吧!

  “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姐走的时候,我也问了,可是她也没有告诉我。”吴妈着。

  洛曜眼眸之中闪烁起来的一丝光又再次暗淡下去,漆黑一片。

  “是了,她怎么肯呢,她一定是不想让我去找她,一定根本就不想让我再见到她。一定是这样……”洛曜仿佛像是魔怔一样神神叨叨的。

  这样的洛曜让吴妈看着又是心痛又是害怕,该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吧,先生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出什么事情的,会不会生病,会不会神经?吴妈不敢想。

  只能劝。

  “先生,不是这样的……姐她……她可能只是一时出去玩玩,很快就会回来的,或者,姐只是一时生您的气了,您只要哄哄,她一定会回来的。”吴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