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瑞打量了一下周围化成了灰烬的尸体,姚瑞没有一丝动容,从新回到巨石上,手中拿着葫芦仰望天穹上的月亮。

  第二天,姚瑞从新踏上了征程,漫无目的的走着。

  一天,两天,三天,半个月过去了,姚瑞没有发现第二批人!

  “难道这群人怂了?”姚瑞有些不信。

  此时,韩家山门之中,韩家的家主在大殿之中来回踱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还没有回来?”

  “家主,他们还没有回来!”

  “是何原因?有没有联系过?”

  “有,联系他们却没有回音,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可能!派出的七个弟子都是新一代的佼佼者,仅次于咱们韩家的异体,不可能就这样陨落了!难道对方也是一个大门派之人?就算是这样也不太可能!”韩家的家主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要不?让韩家的异体去试试?”

  “不行,这是韩家的宝贝,下一代指望他呢,若是真的陨落了,我情以何堪?”

  “可是,家主,异体虽然神异,但是若没有经过血的洗礼终究不会成大事的,只有存活下来才能成为一方霸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好了,别说了,我自有主张!”韩家的家主心中莫名的一阵烦躁,打断了他的话朝着后山走去。

  后山是韩家老祖闭关的地方,也是韩家的禁地,平时一般人不得入内,出了门派之中有什么生死大事的时候才惊动这位老祖。

  “老祖,韩升有事要见你!”韩家的家主走到后山的山谷前,站在那里没有动,恭谦的询问道。

  “进来吧!”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老祖…”韩家的家主把所有的事情都慢慢的说清楚了,希望老祖能够帮自己拿个主意。

  “让韩家的异体去斩杀这个不知名的小子?”老祖突然之间皱起了眉头。

  “是..”韩升谨慎的答道,小心翼翼。

  “也好,没有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终究不能成大事,你让他去吧!”韩家老祖随即闭上了双眸。

  “是,老祖!”

  “你把这件灵器给他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韩家老祖随手扔出了一道光华,闪烁之间落到了韩升的手中。

  一面古朴的镜子落到了韩升手中,镜子古朴灰蒙蒙的,好似没有一丝光芒,但是却透露着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压。

  灵器,这可是灵器,一方大能才有资格使用这种武器。而教主级别的强者使用的却是更加的高级。就算是这样,灵器已经算是稀有了。

  韩升小心翼翼的捧着一面铜镜从后山走了出来。

  “叫韩阳过来!”韩升回到大殿之中随即恢复了往日的镇定,只有在韩家老祖的面前才像一个孩子一般。在众人的眼前,韩升永远是高高在上的。

  不多久,一个帅气的男人走到了大殿之中。没有韩飞的那种嚣张跋扈,身体之中自然而然有一种别样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玄奥异常。

  “韩阳见过家主!”这个韩阳对着韩升鞠了一个躬,并没有和其他的弟子一般跪下。

  “嗯,你坐下吧,这次有事让你去办!”

  “不知是什么事情?”韩阳不骄不躁,面色平静,静静的等候下文。

  “前几天韩家庄被人灭了满门你应该知道吧?”

  “弟子知道!”韩阳点了点头。

  “灭韩家庄满门的那个匪徒凶狠异常,我让七个弟子都去了,似乎都已经死了,我希望你能去!最好生擒,我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这个人叫姚瑞。”

  “好的,我会不计一切手段将他擒回来。”

  “对了,这面古镜是老祖给你的,不到紧要关头不要使用,慎之慎之。”韩升仔细的叮嘱道。

  “那我去了!”韩阳说完化作一道长虹朝着山门外飞去,速度飞快好似疾驰一般,一瞬间就像一颗流星一般消失在了天际。

  韩家在这一片地域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无论什么事情也是第一时间被传开。这一日,姚瑞终于看到了一座城池,城池不失很大,也就是跟以前一个县城那么大吧,但是却人口密集,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个城池之中生存,毕竟这片大陆上蛮兽不在少数,只有活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生存才有保障。

  姚瑞摸了摸有些委屈的肚子,径直朝着一家酒楼走去。

  “老板,给我来几盘精致的小菜,一壶酒!”姚瑞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街道上的人熙熙攘攘,还有不少骑着异兽的修行之人,更多的是普通百姓,普通百姓对于这些是见怪不怪,好似很常见一般。

  不多久,小菜和酒水已经送了上来,姚瑞自斟自饮,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进了姚瑞的耳朵之中。

  “你们听说没有韩家的异体已经走出了韩家去缉拿那个叫姚瑞的人。”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什么时候发生?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嘿,你老土了吧?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

  “那你快给我讲讲!”这个声音有些焦躁的说道。

  “这饭钱…嘿嘿!”另一个人笑的有些猥琐。

  “饭钱我出,你快点讲讲,我也想听听呢。”这个时候这一桌子周围已经围了好多人。

  “这个姚瑞不知道什么来头,据说身高一丈六,满脸络腮胡,长得极为壮实,因为看不惯韩家庄的鱼肉乡里,将整个韩家庄杀了个血流成河,那一天晚上可是死了很多人,这片韩家庄的土地都染红了。”

  姚瑞听到了这里,笑了,摸了摸下巴,暗自道:“我有一丈六吗?我有络腮胡吗?那天晚上有血流成河吗?”不过姚瑞随即再次听了下去。

  “韩家庄被人灭了,他们背后的韩家本来应该没有理由大动干戈的,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何,也许是为了面子,韩家派了七个人出了韩家庄去缉拿姚瑞,可惜让姚瑞杀了一个落花流水,当时打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大山都被夷为了平地!这些仙师还好不是在这样的城镇之中打架,不然那得死多少人啊!”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这个时候有人焦急了起来。

  “好像以前的说书的!”姚瑞暗自笑了一下,自己拿起酒杯慢慢喝了起来。

  “唔!”那个讲述的人指了指自己的酒杯,酒杯已经空了。

  “小二,再来一壶好酒!”听书的人着急的要了一壶酒,帮忙斟满,那个好似说书之人再次讲了起来。

  “后来姚瑞活了,那七个人死了呗!”

  “还有吗?还有吗?”周围的人焦急的问道,一脸盼望的看着评书人。

  “后拉,韩家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将门派之中年轻一辈的翘楚派了出来,看来这次与这个姚瑞是有些誓不罢休的模样,这个翘楚据说叫韩阳,是韩家的新一辈的顶梁柱,体质好像有些神异。”

  听到这里姚瑞凝神听了起来,“异体?姚瑞也听说过这样的消息,在这片大陆上,拥有各色各样的体质,有些是废柴,有些自然就是天赋异禀,这些天赋异禀之人被称为异体,又叫做神体。”

  “不知道这位韩阳到底是什么体质?”这个时候姚瑞开口了,多一点知道对方的消息,就能多一点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嗯,据说是碧海潮汐,这种体质难得一见,男人拥有这样的体质显得格外的细心,好像女人一般温柔,同样也有女人那样狠辣!”

  姚瑞一听,这个说书的似乎不是一个普通人,不然如何能够明白这么多?

  “这位朋友,你是如何知道这种神异的体质的?”

  “你竟然怀疑我?我是这里的百里通,方圆千里的事情都没有能够瞒过我的眼睛的。”说书之人一脸傲然之色。

  “那你为何不叫千里通呢?”姚瑞笑着说道。

  “我就姓百里,所以我就叫百里通了!”姚瑞了解的点了点头,继续喝酒,而这个叫百里通的书评人依旧滔滔不绝的说下去。很多都是修行之人的一些事情。

  喧哗的大街,吵闹的酒楼,姚瑞终于在平静的世界中感受到了一丝热闹,来自于一群人的热闹。

  姚瑞静静的感受到这来之不易的温馨,慢慢的品着酒,慢慢的尝着菜。

  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上来,确切的说是一个男人,男人很帅,帅的有些一塌糊涂了。手中拿了一柄折扇,扇面打开,上面画了一幅美人图。

  这个男人刚进来之后就朝着姚瑞的靠窗户的位置看了过来,一瞬间,酒楼之中鸦雀无声,随即又恢复了吵闹。

  “这位兄台!”那个手持折扇的年轻人轻轻的喊了一声,声音很轻柔,好似如沐春风一般,仿佛站在面前不是什么男人,而是一个倾城美女。

  “有何事?”姚瑞端起酒杯细细的大量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美的不像样,好似一个刚刚出阁的大闺女一般。

  “看到附近这么吵闹,想来问问路!”

  “要到何处?”姚瑞轻轻的问了一声。

  “韩家庄!”

  “你要去韩家庄做什么?”姚瑞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探亲!”男子声音轻柔,但是话却很少,姚瑞点了点头指了一个方位之后,男子道了声谢然后就匆忙出门了。

  “韩家庄?探亲?”姚瑞思考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头,但是不对头在哪,姚瑞却是不知道。

  姚瑞和韩阳的初次见面就在对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

  一天过去了,姚瑞仍然逗留在这个小城之中,这一日,酒楼之中再次传来了消息。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韩阳已经到了韩家庄之中,他没有着急的去找姚瑞,韩阳放出话来说,让姚瑞亲自来见他,数百个人的性命就掌握在自己手中,让姚瑞跪下来求他。

  姚瑞一听急了,这个韩阳还真不是一般的龌龊,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姚瑞怒了。

  当天从小城之中朝着村庄赶去,姚瑞真的要去见他,但是至于跪下来嘛,姚瑞会让他生不如死。

  姚瑞脸色阴沉,认准方向朝着韩家庄那里走去。

  韩家庄东北方,一个小山村之中,一个秀美的男子坐在一张桌子前,手中拿着一个酒坛子,脸上挂满了自信的微笑。

  天上,一道神虹划过天穹落到了小山村的前方,大约千米之外,姚瑞落下神虹,一步步的朝着小山村走去,脚步很踏实,姚瑞来的时候就想过了,若是李老汉有什么差错,姚瑞定要让韩家为他陪葬。

  姚瑞脚步沉重,一步一个脚印,脸上没有什么担忧之色,但是心中却在打鼓。

  “道友好雅致啊,坐在路边饮酒?”姚瑞来到村口前,静静的看着这个秀美的年轻人。

  “是吗?可是我也没有你雅致啊,弹指之间一个韩家庄就灰飞烟灭了。”

  “狗咬人,人杀狗,有何不可?”

  “你说什么?”俊秀的韩阳一瞬间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脸色冷到了极点。

  “我说的什么难道你没有长耳朵?把人放了吧,咱们的恩怨不必管其他人。有种你就放马过来,我等着你!”姚瑞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有没有种不需要你来知道,你需要知道的是,这村中数百人就掌握在我的手中,你跪下来跟我回一趟韩家,我就放过他们,如何?”韩阳淡淡的笑着,好像信心在握一般,姚瑞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他们之死,与我何干?你看错我了!”姚瑞淡淡笑了一下,然后朝着远方走去,根本没有任何留恋。

  “胡说,与你无关你为何还要回来?”韩阳恼羞成怒的说道。

  “我只是回来看看能想出这样的阴招的人到底是猥琐成了什么样子,没想到长得竟然像个女人,像个女人也就罢了,还学那些女人行这等龌龊之事,阴狠毒辣。”姚瑞奚落着韩阳,并没有再次回头,仍旧不急不缓的朝着远处走去。

  “你混蛋,你无耻,难道你就将这群人的性命无视吗?”韩阳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指着远处的姚瑞狠狠的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