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218章 失踪
  赌徒赢钱都是洋洋得意,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靳家老太喊他去训了几次话,他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再没放到心上,反而吹牛自己时来运转。靳家老太明白自己儿子是个什么货色,训到自己胸口发堵也干脆不管了,只把卖宅的钱悄悄藏好。

  好景不长,靳大少的好运气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月,后面起起落落,这两个月来又不得意了,一直是输多赢少。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赌坊的人得了涂家的示意,让他小赢多亏,狠狠削他一笔钱就要接着给点甜头尝尝,让靳大少以为还能翻本。

  这么一来二去,原先赚的千余两银子早都亏进去不算,他又不知不觉砸进去一千多两。

  十来天前,靳大少还因为欠债太多,被赌坊扣住,着靳家老太拿钱来赎。这事情闹得满城皆知,靳家老太脸面尽失。

  现在靳大少死了,靳家老太认定是涂家想害儿子不成,派人下了毒手。

  可她没有证据。

  千岁听到这里就问:“城里各家都是什么看法?”

  “我们听见街头巷尾热议,什么古怪论调都有。”至于大家族是怎么议论的,他又走不进人家,听不到。

  燕三郎摇头:“九成不是涂家所为。”

  黄大微愣:“为何?”他倒觉得涂家下手的可能性很大啊,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哦,动机充分!

  “涂家如要杀他,早就下手,何必花上几个月时间钓他回赌坊赔钱?”千岁笑道,“这种大家族习惯了软刀子杀人,哪有你想象的简单粗暴?何况靳家没落,就剩个败家子和老娘相依为命,涂家杀之何益?弄他们个倾家荡产也就算出气了。”

  涂家在春明城有身份,要脸面,犯不着杀这种人惹麻烦。

  白猫伸了个懒腰:“靳家还未没落之前,靳大少也干过欺男霸女的混帐事儿,说不定那时候的仇人找上门来。”

  燕三郎轻轻嗯了一声。

  ……

  燕三郎对靳大少的命案抱以高度关注,甚至去找了鸿雁传书打探消息。

  过了几天,案情终于被一点一点拼凑出来。靳大少的死因就是溺毙,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

  因为他从水里被捞起,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落水。

  鸿雁飞书收集到的情报,也只有这么多了。燕三郎按了按脑门儿,千岁在一边道:“线索太少,根本查不出来。”

  燕三郎何尝不知?可他也不知为何,心里隐约觉得惴惴,好似有什么事要落到自己头上。

  若是用算命的说法,那就叫不祥。

  他将这种异感说与千岁听。

  她破天荒地没有嘲笑他,而是一脸严肃道:“既如此,我们接下来小心行事。修行之人偶有心血来潮,都很灵验,你要学会利用。”

  过了几天,又有一个消息传来。

  这不是官府查证到的,而是鸿雁飞书采集来的。燕三郎一听就明白,为何官署没有采信了:

  靳大少毙命当晚,有个邻居说他听见隐约歌声从河边传来,就在靳大少被捞起不远的地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那声音很悠扬,很悦耳,可惜太飘渺,若有若无,但他还来不及凑上前去,歌声就消失了。他以为自己幻听,也没多想就回家睡觉了。

  这种话主观癔断太多,不足采信,官家并没有理会,尤其这所谓的证人嗜酒,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回家,连街坊们都觉他在胡说八道。

  靳家老太去署衙递状子,一定要告涂家。靳大少死了,她在人间再无留恋,也不害怕什么权贵了。

  可她手里没有证据,官方不接,只让她回家等消息。

  对此,涂家毫不理会。

  其实众人议论,都说靳大少是喝醉酒自己淹死的。毕竟在他消失前几天,有人见他醉醺醺沿河道往回走。

  官署也列出这个可能性,但靳家老太绝不接受。她在自家宅院里成日价地喊天骂地,周围的邻居忍了两天,开始怨声载道。

  ……

  春明城渐渐被不安笼罩。

  大雪节气这一天真地飘下了鹅毛大雪。

  连容生有事外出,学堂停课七天,燕三郎在家温习功课,不敢松懈,因为夫子回来是要抽考的。

  屋里点起了上好的银丝炭,几乎没有烟气,但满室温暖如春。燕三郎全神贯注伏案疾书,白猫眯着眼趴在炭盆边,舒服得频频打盹儿。

  猫冬猫冬,猫的冬天就该这么过。

  呀,中午吃点啥好呢?

  这个问题还未想好,外头就响起了敲门声,还有黄鹤一声呼唤:“主人。”

  “进来。”

  门开了,黄鹤和黄二走了进来。少见的是,两只未化形的小黄鼠狼,黄三和黄四也紧紧跟在后头。

  这两个小东西惧怕千岁,很少主动往她跟前凑。燕三郎一低头见到它们,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什么事?”

  果然黄鹤满面凝重:“老大清早就进城领药,本来巳时前就该回来的,现在还不见影子。我和小的们搜遍附近,都没找到他,只好来请两位主人帮忙。”

  这会儿是申时了,离巳时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时辰。这点儿时间不够失踪人口报案的,但燕三郎和千岁知道,黄大是只很守时的黄鼠狼,时间误差鲜少超过一刻钟,更不要说长达近四个时辰了。

  何况最近春明城内的风吹草动,也足以让人忧心忡忡。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都聚焦在千岁身上。

  白猫睁开眼,打了个呵欠,琉璃灯自虚空中显出身形,散发濛濛光晕。

  那光芒还没有火盆里的炭块红亮,但谁也不敢小觑它。

  “还好最近力量恢复一点,否则还召不出来。”白天,千岁的身体在木铃铛里陷入沉睡,幸好琉璃灯是她的本命法器,勉勉强强还能召唤出来。可是缺少愿力支撑,目前它的神通几乎发挥不出,只有寥寥两三项特效还能发动。

  比如照明,再比如

  白猫伸出毛茸茸的前掌随意拨动,将它挠得真像个走马灯,溜滴滴原地打转。

  也不知琉璃灯转了多少圈,千岁突然一把按住:“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