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八章、行路难
  休息之后,商队继续出发。

  过了黑戈壁,路就好走多了。关键是不用担心几百上千的马贼半夜来袭,大家晚上都能安安稳稳地睡觉,辛苦的程度大大降低。

  商队一路向东南,穿过了好几个城镇。

  这些黑戈壁以南的城镇都位于旧时代的九州西北,一向以贫瘠穷苦著称,它们不仅田地出产有限,还不像北地那样拥有丰富的野外资源。在这里收购不到足够的好货,只有实力不够的商队,才会来这里做生意。

  他们自然也不会耽搁到现在,早就已经出发回去了。

  商人将本逐利,当然是越快回本越好。尤其是那些小商人,能快一天,早赚一天钱不说,更少一天的风险。

  况且,不少商人其实都是借钱买货的,能早一天还钱,就少付一天的利息,这可都是真金白银!

  长安商会这样的大商会倒是不急在一两天,可他们也不敢耽误太久。拖上十天半个月,由秋拖到冬,乃至拖到雪季,那就要出大事。

  北地冬天的雪季是很危险的,要是在大雪连绵之前还没能越过横亘在雍州中部,在地理上划分出“西北地区”的鬼门山,那就只能在当地住下,耽搁好几个月。

  大雪天翻越鬼门山,这种事情想都别想。一个两个武林高手自然能够做到,但一整个商队,则绝无可能。

  鬼门山地势崎岖,山路修在崇山峻岭之中,很多地方道路甚至容不下三个人并排。就算是商队,也要让武林高手护着,临时搭建一些栈桥,才能磕磕碰碰的过去——就这样,每年都有很多人葬身于此,至于骡马车辆货物什么的,更是不计其数。

  这还是那些无风无雨更无雪的天气,要是在大雪漫天冰霜遍地寒风呼啸的日子试图翻越鬼门山……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历史上没商队这么做过,倒是曾经有军队这么做过,结果就是十成兵马折了六成。好在靠着剩下的四成打了敌人一个出其不意,结果仗居然还打赢了。

  只是,就连打赢了那一仗的名将窦庸,都强调“此战纯赖天佑,非吾等之功也”。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长安商会当然也不能顶着大雪翻越鬼门山,不过今年总的来说运气不错,一路上虽然有点小风雪,但始终没有变成大风大雪。天色虽然阴沉,却也总只是阴沉,没有变成北地人最讨厌的“司马脸”。直到鬼门山近在咫尺,距离往常“雪季”的时间都还有二十来天。

  二十来天的时间,算是很稳当了。

  在鬼门山下的窦帅镇,他们好好休息了一天,人马都养足了精神。第二天将所有辎重扔给窦帅镇分会慢慢处理,只带货物和最基本的补给,踏上了登山的道路。

  “天啊!这山路……”同样把马在窦帅镇卖掉的韩风看着眼前那崎岖狭窄的山路,不禁咽了口吐沫,“这能过得去吗?”

  在他们面前,是一条陡峭到普通人大概只能用爬的方式才可能越过的山路,坡度足够让人往地上一坐,就从山顶一直滑到山脚,而山路上那些一层一级的“台阶”,则只是勉强有一点点似乎比较平坦的模样而已。

  像这样的台阶,就算是不带行李,多少也要有一些武艺在身,才能比较轻松地过去。寻常人哪怕只是想要攀爬,都十分艰难。更不要说商队里面还有车马,那该怎么过?

  “龙哥,你有办法吗?”

  (我能有什么办法?呼叫一架重型直升机吗?)

  潘龙摇头。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商队将骡马从车上解下来,由大力士背着这些牲畜爬上了台阶,然后拆了大车的轮子,去到台阶顶端架成滑轮,用绳子拽着变成了箱子的大车,一点一点地上了坡。

  韩风看得目瞪口呆,他做梦也没想过,竟然还能用这种方法运送货物。

  潘龙微微点头,但心中却又有些疑惑。

  像这样的做法,长安商会做得到,但那些小商会呢?至于那些就一辆车两个人的散户,更是绝无可能。

  他们是怎么过这个陡坡的?

  想了好一会儿想不出答案,他干脆找刚刚被商队管事叫去商量事情的赵霖询问。

  “平常我们不走这条路的。”赵霖的回答让他讶然,“今天是例外。”

  “为什么?”舍难就易是很常见的事情,舍易就难是怎么回事呢?

  赵霖叹了口气,解释说:“另外一条路上出事了。南平商会和九山王翻了脸,四位先天高手正在路上大打出手,山路上难以躲闪,双方被波及的人已经死了二三百,栈桥完蛋了不说,连山路可能都要被打塌了。那麻烦我们惹不起,只能绕路。”

  潘龙想象了一下几位老爹那个层次的高手在悬崖绝壁栈桥上打起来的场面,不由得抹了抹冷汗。

  正如赵霖所说,这麻烦他们惹不起。像他这样的“高手”,都不用被双方战斗的余波卷入,光是栈桥被打断,他就只能摔死了。

  难怪长安商会一行宁可拼了老命翻山越岭,也不肯走相对容易一些的道路。

  山路再麻烦,也没有四位打出真火的先天高手来得麻烦啊!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翻过一山又一山,崎岖的山路让众人苦不堪言,很多人也怨声载道。但越过一个山头的时候,他们正好从山顶上看到了远处的战斗场面。

  断崖绝壁之间,几个人影飞快地移动,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远远地就能看到大段大段的栈桥断裂,掉落绝壁。更不时传来被卷入战斗的普通人的濒死惨叫。尤其是一些惨叫声拉着长音,从高处向着地处传去的倒霉蛋,更是让大家听着声音就头皮发麻。

  “啊——”

  又一声惨叫戛然而止,韩风哆嗦了一下,低声问:“死了?”

  “应该是死了。”潘龙低声回答。

  “太可怕了!”韩风说,“我宁可被人乱刀砍死,也不要这样莫名其妙就死掉!”

  “我倒是希望不死最好。”

  韩风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

  “龙哥说得对,不死当然最好!”他满怀希望地说,“但还不够!我要成为武林高手,踏入先天境界,还要赚大钱,发大财,最后带着漂亮婆娘,抱着大胖小子,一家三口披红挂彩地回家乡!”

  潘龙斜着眼睛看他,将一声冷哼吞了回去。

  毛都没长齐了的小子,居然就在想这种事,这一届年轻人不行啊!

  想老夫当年!

  呃,他当年也没什么可吹的,顶多就是没加入全国三千多万光棍的行列罢了……

  这么一想,他突然觉得,韩风这人生愿景相当的靠谱,相当的接地气,没准还真能实现。

  最起码,比他“摧毁九州大阵,纠正帝甲子的错误”的目标,要实际得多。

  看到了栈道上惨烈的景象,长安商会一行人顿时精神抖擞,再没有半句怨言。大家手托肩扛,愣是在崎岖的山路上运着沉重的货物一点点向前。

  眼看太阳渐渐西垂,商队的管事却还没有下令宿营,韩风有些担心,问:“现在还不宿营,等一下来不及布置营地了吧?”

  赵霖看了他一眼,苦笑一声,说:“哪里还有什么‘宿营’!今天要连夜赶路。”

  “什么?!”潘龙也吓了一跳,“这荒山野岭的,夜里看都看不清楚,怎么赶路?”

  “一路火把呗。”

  “火把才多大点光啊!”

  “没办法,只能这样。”潘英叹道,“山里的夜极为危险,而夜里最危险的情况,是在休息的时候遇袭。反正熬个夜也不会怎么样,只要吃饱喝足就行。反倒是在这山风凛冽的高山上睡觉,怕是反而要被冻伤。”

  潘龙和韩风面面相觑,都有卧槽之感。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商队居然要在这陡峭的山路上走夜路。

  这跟送死有什么分别啊!

  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少,很快就听到周围怨声四起,都是不愿意走夜路的。

  但片刻之后,长安商会就展现了他们的惊人底蕴。

  一块又一块能在夜里发光的石头被装在车子和马鞍上,这些来自于南海,除了能发光之外别无用处的劣等宝石,在黑夜里面为行路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照明,虽然光照远不能和白天相比,但至少已经足够让商队众人能够勉强看得清道路。

  黑暗的问题解决了,大家心里顿时就踏实了一大半。随后,商队又下发了特殊的药酒,潘龙只喝了一杯,就觉得一团火焰从肚子里面升起,流遍全身,原本随着太阳落山而越发阴冷的山风,顿时就只有清凉的感觉。

  这是火酒,他在定丰镇也曾经喝过。用多种药材配制而成的火酒,能够让人的体质暂时发生变化,将身体里面储存的能量发挥出来,更快地转化成维持体温的热量。

  它并不是便宜货,定丰镇的人们一般只有秋猎守夜的时候才舍得喝。像长安商会这样,一整个商队人手一杯,花费十分惊人。

  潘龙估摸着,光是这一人一杯火酒,至少就是五六百两纹银砸出去了。

  但他倒也理解长安商会的选择,连夜走山路本身已经很危险,走的还是特别崎岖的道路,风险更是大到了让人望而生畏。不下点血本的话,队伍的士气就维持不住了。

  人心散了,队伍还怎么带?

  何况……没有这火酒的帮助,他们想要顺顺利利走过前方的高山,多半也是不可能的。

  看着黝黑的山路,还有远处那一座座宛如伏在地上的巨兽一般的山峰,潘龙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出门之前哪里能想得到,“行万里路”竟然会这么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