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二十六章、逃走无门
  潘龙左手抓出,正中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邪灵。

  本该无视单纯物理攻击的灵体被他的手指一抓,顿时犹如水波一般泛起涟漪,更出现了几道清晰的裂纹。他的手一划而过,但这些裂纹却并没有随之消失,而是一直保存着,并且在裂纹的周围,出现了许多新的细小的裂纹,就像是一块被敲破了的车窗玻璃,朝着四面裂开。

  那个邪灵的身体猛地一颤,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尖叫。

  沙洛佛克都忍不住转头看向这边,随即眼睛一亮,啧啧称奇。

  “竟然是个野蛮人!”他说,“你还真有想法,竟然找个野蛮人来当帮手。他们发起狂来的时候可是谁都不认的,见谁打谁,不死不休。”

  葛力安没有回答,他现在也没余力跟人聊天。

  沙洛佛克并不介意说单口相声,相反他很乐意通过这种方式展现他的从容不迫:“你这么一直拖延着,是为什么?希望等到阴影谷的大贤者赶来?不要幻想了,他不可能来得那么快。”

  “想要知道为什么?当然是有人不希望他来搅局。这个世界很大,比我们所知道的最大都要大,总有人想要做这样和那样的事情,也总有人想要阻止别人做事,没有谁能够真正随心所欲。”说这话的沙洛佛克看起来像是一个哲人或者吟游诗人,但他迅猛的攻击却并没有停下,“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面,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不断前进,不断向上。每向上一步,你能做的事情就多一些,能阻止你的人就少一些,直到……”

  他没有将“直到”后面的话说完,而是用一个神秘的笑作为结尾。

  就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里面,尖叫声又连续几次响起。那些邪灵们被潘龙一个一个地杀死,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空手格斗四星加上专精,赋予了他的双手以类似魔法武器的力量,能够伤害到原本不惧刀剑的灵体,而且效果还很不错。

  但沙洛佛克一点也不在乎这些邪灵们被消灭,对他来说,这些邪灵不过是唾手可得的消耗品,随便找个贫民区或者监牢,总是有足够的满怀怨气而死去的人,等着被转化成邪灵。

  如果他想要的话,花个十天八天,就能编组出一支邪灵军队来。

  只是那样太过引人注目,会引来一些他对付不了的强者,而邪灵这种东西,又给不了他足以冒这种风险的好处而已。

  他带这些邪灵来,并非指望它们能够帮助自己战斗,而是用来搜索和围捕的。

  果然,还没等潘龙将周围那些邪灵杀光,爱蒙的尖叫声就从树林里面出来。

  “天啊!这都是什么东西!滚开!离我远点!”

  紧接着,她和查内姆很狼狈地逃了回来,在二人身后,影影绰绰有十几个透明的身影正在追逐。

  沙洛佛克发出了愉快的大笑:“葛力安,你看到了吗?他们跑不了!”

  一直沉默的葛力安终于开口了,深深地叹了口气。

  “查内姆、爱蒙,潘现在狂暴了,你们不要离他太近,更不要作出任何攻击或者戒备他的动作来。”他说,“等一下他结束狂暴的时候会很虚弱,你们记得给他治疗,用最好的那瓶药水。”

  “好的。”查内姆回答。

  爱蒙的话则多了不少,她用极快的语调,话音尖利地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葛力安!我们都要被人杀掉了!地精、豺狼人、食人魔,还有鬼魂!天啊!我们究竟招惹了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不过是一些生活在图书馆旁边的普通居民啊!”

  说到后面,她几乎在尖叫了——因为从后面追来的邪灵已经越来越近了。

  树林里面的道路并不宽阔,两人此刻身前不远处是正在狂暴、六亲不认的潘,身后不远处是十几个穷追不舍的邪灵,可谓前有狼后有虎,左右为难。

  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爱蒙在这种情况下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

  她的叫声清脆明快,包含恐惧和愤怒,如果去拍恐怖片的话,光是这一声尖叫就足以让导演对她另眼相看——演女主角大概不行,但扮演一个中间死掉的路人甲乙丙丁,在适当的时候烘托一下气氛,完全没问题。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但尖叫解决不了问题,无论是在恐怖片里面,还是在实际的战斗中。

  邪灵濒死的尖叫具有某种魔法的力量,能够让敌人受到精神上的打击,甚至可能引发心脏骤停,直接命丧当场——当然那不是一般邪灵能做到的事,只有很强的邪灵才能做得到。有一个很厉害的法术就以“女妖嚎叫”命名。

  查内姆和爱蒙曾经想要稍稍靠近一些潘龙那边,但时不时传来的邪灵的尖叫让他们痛苦不堪,只能后退。如果不是这种叫声的攻击范围并不大的话,或许他们甚至已经被击倒在地了。

  潘龙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狂暴状态的他根本不畏惧这种攻击。别说是区区邪灵,就算是那种能够用一声尖叫杀光一个庭院所有人的恐怖女妖,也一样没办法靠叫声杀死他。

  野蛮人狂暴的时候,是连神力治疗都不鸟的,想要吓死他?你首先要能让他恢复“恐惧”这种感觉才行。

  这就像是一个天生的聋子,你压根没办法和他解释什么叫“优美的音乐”。

  虽然他只剩下一只左手可以用,但只凭一只手,也一样杀得那些邪灵无法抵挡。邪灵们的移动速度并不快,面对开了狂暴的他,连跑都跑不掉。

  一爪抓在某个邪灵的头顶上,潘龙用宛若梅超风的攻击方法,将这个邪灵的脑袋捏成了一团烟雾,然后烟雾溃散,邪灵的整个身体也随之溃散。

  他举目四眺,周围已经没有邪灵了。

  那双鲜红如血的眼睛满是杀气地东张西望,首先就看到了沙洛佛克。

  被那双杀气腾腾毫无理智的眼睛盯着,饶是沙洛佛克实力强悍,也不由得心中微微担忧。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深知发狂的野蛮人是极为危险的对手,就算是实力比对方高上一大截,也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翻车,被他们拉着同归于尽。

  这种事情并不罕见,那一个个被蛮族攻破的古国,那些死在蛮族狂战士们斧头长矛下面的武艺大师、法术大师们……都是血淋淋的例子。

  但他目光在战场扫了一下,却又放心地笑了。

  自己和那蛮子的距离,比自己手下那些邪灵和蛮子的距离,要远得多。

  果不其然,潘龙左右看了一下,很快目光就停在了那些正追赶在查内姆和爱蒙身后的邪灵们身上。

  然后,他大吼一声,朝着这些邪灵们冲了过去,犹如虎入羊群,一通好杀。

  查内姆和爱蒙在他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吓得心跳几乎都停了。但他们总算都还记得葛力安的叮嘱,强忍着恐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果然,潘龙根本没理会他们,直接从他们身边冲了过去。

  眼看着潘龙和邪灵们打了起来,爱蒙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刚才太可怕了!我简直以为有一条巨龙冲了过来!”

  “他很强。”查内姆说。

  “是很强啊,但是太可怕了!”

  “强大的同伴,不会可怕,只会可靠。”

  爱蒙被查内姆说得哑口无言,摇摇头,放弃了争论。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在正经事上辩赢过查内姆,渐渐地也就养成习惯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她问,“去帮葛力安?”

  葛力安立刻回答:“不要过来!这不是你们能插手的战斗!”

  查内姆叹了口气,他现在也有些茫然。

  潘龙那边的战斗他们不能帮忙,否则容易被误伤;葛力安那边的战斗他们帮不上忙,双方战斗的余波可能就会打死他们。

  一时间,这位在烛堡年轻人里面算是最能打的青年,也不禁有些苦恼。

  (如果我更强一些的话……如果我能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他的心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窃窃私语,但当他想要寻找的时候,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一边的战斗里面,葛力安因为刚才几次开口的缘故,影响了施法的速度,被沙洛佛克追击得有些狼狈。每当他构筑起一层魔法防护来,沙洛佛克就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将其击破。让他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构筑下一层防护,腾不出余力来反击。

  要不是他预见到会有一场激战,临时准备了不少用得着的手段,光凭日常准备的那些个法术,现在早已被消耗殆尽,死在对方的剑下了。

  眼看着沙洛佛克仿佛一头蛮牛,总是能够撕裂自己的护盾、陷阱或者召唤物,他也不由得有些感叹。

  (年轻真好啊!)

  他觉得,自己要是能够年轻个十岁八岁的,也许不至于这样狼狈。

  最起码,念咒施法的速度会稍稍快一点吧……

  他又一次挥舞拐杖,预先镌刻在其中的法术自动施展出来,化为一闪虚空的门户,一只身材庞大的天界熊浑身闪烁着白光,咆哮着冲了出来。

  这是他预备的最强大的手段了,一只普通天界熊就足以和各个王国最精锐的骑士对抗甚至占据上风,自己召唤的这只还是额外加强的。而且它对于一切邪恶的法术都有相当的抵抗力,生命力也极为顽强。

  (希望能够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看着那只明显比寻常天界熊大了一圈的家伙,沙洛佛克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色。

  但他也知道,这差不多就是葛力安的底牌了。只要砍倒了这家伙,葛力安差不多也就无计可施了。

  所以他大吼一声,挥起剑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