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四十八章、诡异的咒语
  潘龙的第一想法就是“是不是因为多个世界融合的缘故,敌我判定系统出错了?”

  这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电脑问世一百好几十年之后,大公司上百个程序员反复调试的程序还时不时出个BUG呢,山海经残片在多世界融合的时候出点小差错,何足为奇?

  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不是系统出错。

  这个世界又不是什么电脑程序,多半是山海经残片根据自己的记忆构造出来的。既然是根据自己的记忆,那么又怎么会弄错敌我判定呢?

  他可不记得哪个游戏里面会出现这种情况!

  “敌我判定”对于玩家们来说是一等一的大事,玩家们做事不论是非善恶,不分良莠忠奸,只问是敌是友。

  不亮血条,什么都好说。若是亮了血条,不好意思,管你是绝世佳人还是大德高僧,玩家们都是照杀无误的。

  亮了血条就是敌人,这算是大家的共识,他当然也不例外。

  这个不会错的!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这些向导们已经变成了他的敌人!

  想到这里,潘龙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杀气一闪而逝。

  要是什么素有侠名的正派人物,他断不会轻易就起杀机。但这些向导不过是一群让他连名字都懒得打听的阿猫阿狗,行事又如此的鬼祟,再加上立场敌对——也就亏得锡安的干员们还在,否则的话,他甚至都懒得等这些人醒过来,直接一掌一个全都解决干净算了!

  “提防他们一点。”他冷冷地说,“他们身上的‘气’已经和之前不同了。”

  大角纳闷地看着他,问:“什么意思?”

  “现在没时间详细解释,你只要知道,他们很可能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同伴,甚至可能……不再是他们自己。”

  潘龙严肃地说。

  他不是信口开河,死后复活却心性大变、吃了某种魔药彻底改变了人格……这样的故事,他当年看得很多很多。以此为题材的游戏,也玩过不少。

  甚至于,很多游戏里面都有这样的桥段。

  比方说某个千辛万苦寻觅拯救家乡的神剑,结果反而黑化成了巫妖王,先杀同伴再杀老爹的洛丹伦第一孝子

  那简直太有名了,有名到很多不玩游戏的人都知道这个角色。

  潘龙怀疑向导们也是类似的情况。

  所以他现在甚至稍稍有点担心。

  有道是“黑化强三倍,洗白弱七分”,这些向导们虽然之前只是一群菜逼,可黑化之后会怎么样?就很难说了。

  普通人黑化之后立刻变身强力魔怪的故事,也不是没有嘛……

  话说到这份上,大角和兰吉尔自然不敢再离开了,两人守在那几个横七竖八躺尸的向导旁边,想了想,又退到了潘龙的旁边。

  万一这些家伙醒过来之后实力大增,距离拉远一些,旁边有个高手,总是放心一些。

  而且弗兰卡也躺在旁边,他们总要保护自己的同伴才行。

  大角还拿出形如手机的便携式通讯器,联系了去搜索城市废墟的三个人。

  “没事别回来……有事也别回来,出了事的话,这边更危险。”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没错,这边更危险。你们在废墟里面找个地方躲起来,等这边风平浪静了再说。”

  “俺没开玩笑,你们觉得俺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吗?”

  “好了,就这样,OVER!”

  关上通讯器,他提着刚刚找回来的盾牌,看着那些还跟尸体一样躺着,胸口甚至都看不到起伏的向导们,忍不住问:“潘,你确定他们没死?”

  “确定。”

  “可他们为什么一动不动的?”

  潘龙看了他一眼,反问:“你确定希望看到他们动起来?”

  大角语塞,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当雇佣兵十多年,加入锡安从事灵能灾难应对和灵能感染者保护工作也八年了,这次的任务是最诡异也最危险的!”

  兰吉尔笑了:“那你比老夫可差远了。”

  “是啊,跟老哥你不能比,你是咱们全锡安资格最老的。可老哥你见过这场面吗?”

  “比这更危险的情况,更诡异的情况,老夫都遇到过。什么邪神教派的血腥祭祀啊,什么在灵能爆发地区清剿感染者啊……有一次在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老夫自己都很纳闷居然还活着。”兰吉尔的话语里面,透出老江湖的沧桑,“那次之后,老夫觉得人一生总该做点让自己死到临头可以自我安慰‘我这辈子没白活’的事情,所以就加入了锡安——转眼也已经五年了。”

  “那老哥你觉得,他们还会不会再爬起来?”

  “就像潘说的,老夫一点也不希望他们爬起来。最好他们就这么乖乖的躺在那里,老老实实被晒成木乃伊,对大家都好。”

  大角哈哈大笑。

  但就在他的笑声中,那些倒在地上的向导们终于动了。

  他们的手臂和腿扭曲成怪异的模样,就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身体也扭曲着,好像变成了软体动物,慢慢地,用四肢着地的方式,爬了起来。

  他们那诡异的动作,看得三人头皮发麻,兰吉尔低声说:“老夫觉得,应该先射他们几箭看看。”

  “不行!”大角否定了他的建议,“在他们对我们展露敌意之前,我们不能先动手,这是道义问题!”

  “……老夫有点后悔改邪归正了,现在重新宣布‘我是个不讲道义的雇佣兵’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但向导们还真的没有向他们发起攻击,这些身体已经扭曲地没有人样的家伙甚至没有向这边多看一眼,只是纷纷转向了巨大章鱼的尸体,然后,趴伏在了地上。

  他们的嘴巴里面,发出了怪异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哎呀”、“哎呀”之类的,潘龙听得满头雾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兰吉尔的脸色却顿时变了,他二话不说开弓搭箭,一箭就射中了一个向导的脑袋。

  “阻止他们!”他大叫,“他们在念咒语!”

  (念咒语?这些向导们还会念咒语吗?)

  (不对!这个世界难道不应该是法术和武学的世界吗?就算要念咒语,难道不应该是对着我们念咒语,然后认出一个火球来吗?)

  潘龙还在纳闷,大角也已经反应过来,大叫:“见鬼!他们在向邪神祈祷!”

  他说着大步流星地冲了上去,可因为刚才退得太远,暂时还真来不及赶过去阻止。

  倒是兰吉尔的弓箭效果斐然,他接连不断地开弓射箭,每一箭都贯穿了一个向导的脑袋。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六七个向导就已经每人都中了一箭。

  他们显然还是血肉之躯,并没有获得什么“物理攻击无效”的犯规能力。一箭射中,红的白的都喷了出来,人也应声倒地。

  潘龙才松了口气,却听到这些被一箭射穿了脑袋,本该死得不能再死的家伙,嘴里竟然还在念诵着“哎呀、哎呀”的咒语。

  他的汗毛一下子就全都竖了起来,感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死人还能念咒语?!

  大角的反应比潘龙干脆多了,大叫一声,从前进转成了后退。

  虽然身为重装干员,他做的就是肉盾的活儿。可肉盾也是人啊!

  谁特么愿意跟这种打不死的怪物近距离接触啊!

  “见鬼!”兰吉尔骂了一句,继续射箭,这次他射的是那些向导们的嘴巴。

  利箭破空的声音接连响起,随着一张张嘴巴被箭矢贯穿,“哎呀、哎呀”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兰吉尔这才松了口气,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真是危险!”他说,“老夫还以为,这次又要遇到——”

  他的话戛然而止,后半段都吞了回去,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那些向导们的身上发出绿色的光芒,汇聚到已经死去的巨型章鱼身上,然后,巨型章鱼的上方,出现了一圈绿色的光环,漂浮在空中。

  与此同时,它的身体也在迅速改变颜色,由红变绿。

  傻瓜都知道,这家伙要“诈尸”了!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大角颤声问。

  “你说呢?”

  “俺觉得大概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一条触手猛地抬起来,散发出犹如腐烂海藻般黑绿色的光芒,狠狠地抽了过来。

  潘龙怒吼一声,挥拳迎了上去。

  拳头和触手相撞,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就像是爆炸一般。

  不对,事实上,真的在爆炸。

  金色和绿色的光芒相撞的瞬间,就是一场大爆炸。以拳头和触手相撞之处为圆形,地面上出现了一圈直径超过五米的放射线。

  在这个范围里面的房子全倒了,一大片墙壁被爆炸的冲击波轰成无数的金属碎片,到处乱飞。簌簌的声音之后就是当当当的碰撞声,密集得简直像是机枪扫射一样。

  炸裂的冲击波将潘龙轰得倒退了好几步——以他现在的体重,这可真是件稀罕事儿。

  而大角和兰吉尔就比他差远了,两个人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冲击波给轰飞了出去。

  兰吉尔还好一些,他身材苗条,承受的冲击波有限,摔出去五六米就落在了地上。大角手上的盾牌太大,简直就像是风车的扇叶一般,将大量的冲击波结结实实地吃了下来,整个人呼啦一下就飞了起来,飞得比两层的房子还高,一口气摔出去至少十七八米,落地之后还又滚出去很远。

  被这么摔上一下,不管是已经年老的蜥蜴人,还是身强力壮的鬼族人,都口吐鲜血,趴在地上只剩下喘气的份儿,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废弃城市的街道上,只剩下潘龙和重新获得了活力的巨大章鱼一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