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五十六章、希望
  第二天早上,潘龙起床之后,就在主卧附带的卫浴间里面盥洗一番这里连浴缸都有,大清早就可以泡澡,对于生活在寒冷地区的北地人来说,随时随地都能泡热水澡,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下得楼来,除了五位保镖之外,他还见到了“医生”和“奇美拉”。

  “医生”的黑眼圈更淡了一些,精神比昨天还好,看样子他已经恢复了健康的作息,不用再担心英年早逝了。

  “奇美拉”反而稍稍有了一些黑眼圈,但精神则越发振奋。

  看到他下楼,小姑娘立刻蹦蹦跳跳地过来,高兴地说:“夏导师,我昨天修炼炼化法门有效了!”

  潘龙一听,差点没从楼梯摔下来。

  真的假的啊?你昨天听我讲了几个小时,晚上回去自己就修炼成功,还获得实际效果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可你这也聪明过头了吧!

  ……你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s级资质吧?

  他定了定神,作淡然状,问:“修炼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少女长长的耳朵随着摇头的动作晃来晃去:“没有啊,我觉得挺顺利的。但就是炼化灵能感染的速度太慢了,慢得我心急。夏导师,你有什么加快速度的办法吗?”

  “这是水磨功夫,急不得。”

  “什么叫水磨功夫?”少女疑惑地问。

  潘龙叹了口气,解释说:“所谓水磨功夫指的是用掺了水的细沙慢慢打磨,将器物磨光磨亮。这工艺要做得很周到细致,相当的费时费力,所以东方人常常用它来形容那些需要慢慢地细致地去做的工作,也有慢工出细活的说法。”

  少女这才明白,有些失望的样子。

  谁都看得出,她已经被灵能感染折磨了太久,一旦看到治愈的希望,立刻就忍不住急切了起来。

  “继续加油吧,坚持下去,总有完全成功的那一天。”

  潘龙鼓励了两句,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以彼此的身高差距,这还真挺方便的。

  他本想要顺便摸一摸那对耳朵,鉴定一下是驴耳朵还是兔子耳朵这两种耳朵他都摸过,有印象。但考虑可能会显得太亲昵,只能遗憾地放弃。

  走下楼梯,“医生”问:“夏先生,你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暂时没有,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我建议你可以去锡安顶层转转,很多人都想要见到你。”

  潘龙愣了一下,问:“都是哪些大人物?”

  “医生”笑了:“大人物?要是所谓的大人物们,我们还不愿意让他们这么早就见到你呢。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有大批的灵能者在顶层的开阔地带修炼,我们怎么劝,他们都不听。为了防止他们生病或者受伤,我们想要请你去劝劝他们,别这么着急。”

  潘龙自然不会拒绝。

  半个小时之后,他见到了那些人,也明白了为什么锡安的领袖会一大早就在自己这里等待,想要找自己帮忙。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整个锡安顶层,目光所见之处,横七竖八,全都躺着在修炼的人!

  乍一看,就像是锡安的顶层被刷了一层五颜六色的油漆,定睛再看,才能发现那是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到让人几乎连想要走过去都无从下脚的人群。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他忍不住说,“他们晚上不睡觉吗?”

  “能治疗灵能感染,谁还顾得上睡觉?”跟在他们身边的长耳朵少女低声说。

  潘龙这才明白她的黑眼圈是怎么来的。

  他犹豫了一下,问:“全锡安的灵能者都在这里了吗?”

  “当然不是。”锡安首席领袖回答,“这里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更多的人在他们自己的家里修炼,还有人在锡安内部的空地上修炼。”

  他叹了口气:“我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让能源管理处把所有的保暖空调都打开,确保锡安内部的气温不至于让人受凉感冒。但外面……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只能请你出面劝一劝他们,这样下去不行啊!”

  潘龙点头,从跟在旁边的大角手上接过了一个话筒。

  “咳咳,试个音。一二三,嗯,很好。”

  “诸位灵能者们,我的学生们,我是昨天给你们上课的夏平安。”

  他的声音从一个个音箱和喇叭里面传出,在整个锡安内外回荡:“我能理解你们急切的心情,但修炼是一件需要持之以恒的事情。准备充分,循序渐进,才能最终取得成功。”

  “我知道,某些特别有才能的人,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但那只是刚刚起步罢了,并不意味着才能相对较差的人就学不会、练不成。我教你们的这个锻炼方法,任何人都能学得会、练得成,但前提是你要保证自己健康,不能在学会练成之前就先病倒了。”

  “大家已经苦练了很久,都去休息吧。今天就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我们继续上课。”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一番话说完,躺在地上的人群里面终于陆陆续续有人爬了起来。

  凡事只要有人带了头,后面就顺利多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原本密布在锡安顶层的无数灵能者,都已经通过各条通道和电梯,进入了城市之中。

  移动城市的“屋顶”上,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等最后一个灵能者也都离开,“医生”才叹了口气,说:“请不要觉得他们固执或者是急躁……这些年来,他们真的是太辛苦了!”

  “我懂。”潘龙回答,“那么,我们现在去编教材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早点把教材编写出来,分法给他们了!”

  一整天,他们都在忙这个。

  来自东方九龙城的老学者又瘦又矮,戴着小小的圆眼镜,看起来完全是个糟老头子。但他吼叫的声音却非常的响亮,就像是一只发怒咆哮的网红土拨鼠偏偏他的头上还真有一对鼠类的圆耳朵,这让潘龙很好奇他的种族。

  不过,被老先生用那富有特色的“啊”字大吼魔音贯脑了几回之后,他迅速意识到这位老先生是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招惹不得。

  关键老先生自己几乎没犯过错,都是别人在犯错比方说“医生”经常胡乱理解潘龙的那些东方术语,比方说“信使”无法理解这些专业词汇的时候,比方说同样来自于九龙城的年轻警员们露出茫然神色的时候。

  每到这种情况,潘龙就会用内力暂时封住耳朵。

  因为毫无疑问,下一秒钟,那震耳欲聋的“啊”就会响起。

  九龙城的警员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被吼了也不当回事;“医生”很快就习惯了,他的适应能力真的是无比强大;但那位“雪境商贸”的通讯员,不知道跑得快不的快的专业记者就惨了。

  他的听力很好。

  潘龙觉得,等这教材编写出来之后,或许该给可怜的“信使”申请一份工伤补助。

  “这么简单的东西你们都不懂吗!啊!”

  “不要用化学来理解,火指的是急躁和愤怒的情绪!啊!”

  “别在自己腰上乱比划!你那对除了醋溜之外毫无用处的腰子和小夏说的肾是两码事!啊!”

  一天下来,几乎没被他吼过的潘龙都被震得头晕眼花,警员们和“医生”更是走路都走不稳,至于可怜的“信使”……他是躺在担架上被人抬出去的。

  所有参与教材编纂的人员里面,只有那位怒吼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老先生,依然中气十足。

  看着躺在担架上双眼无神的“信使”,潘龙觉得再这样下去,这位小哥那双毛茸茸的帅气的犬科大耳朵,怕是真的会变成摆设……

  但他们的付出的确得到了回报,仅仅一天时间,他们就把教材的框架搭好了,并且完成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

  按照这个速度,最多三天,他们就能把第一版教材给编出来。

  当然,这“三天”是指三个工作日。

  虽然老先生表示自己老当益壮,哪怕连着加班三天都没问题,还委婉地至少在他看来是委婉的批评了年轻人们不能吃苦,但潘龙用“讲课”这个理由为大家争取到了一天的休息时间。

  不休息不行,要是连着三天都这么工作,他自己大概没问题,老先生肯定没问题,“医生”或许没问题,警员们也许能没问题,可“信使”绝对会出问题。

  轻一点是变成伤残人士,重一点可能要因公殉职。

  作为教材编写团队里面的笔杆子,“信使”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潘龙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先生把他给吼死吼残。

  第二次公开课,场面比第一次还热闹。

  偌大的礼堂挤得水泄不通,别说是人,就算来一只蚊子,可能都会被活活挤死。

  潘龙劝了几次都没效果,最后还是“女王”赶来,给出了解决方案。

  全锡安广播!

  当他的话音从一个个音箱一个个喇叭里面传出,在整个锡安内外回荡的时候,所有的灵能者们都默默倾听。

  从那些音箱和喇叭里面传出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希望!

  那正是他们一直渴求,却始终没能牢牢把握在手中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