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一百零七章、武极星的性格缺陷
  第二天早上,武家家主武山松召集族人,由最年长的族老武水福出面,收武翠姑之父武德厚为义子,更名武山德,名列族谱。一应身份待遇,比照武家山字辈旁支。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不仅如此,他们还专门邀请了朝廷官员见证,提交文书、修改户籍,把这件事落了个实实在在。

  一转眼,这位武家的老仆,就成了武山松的族弟,给武家山字辈添了一位新的十四老爷。

  而武山德的女儿武翠姑,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嫡亲的武家子女。之前她跟武极星情同姐妹,现在则是货真价实的姐妹了。

  ……至少在大夏法律上是。

  对此,武家上下基本没有异议,唯一一个可能有异议的昨晚就被被兄弟和朋友们带着去了附近的画舫,如今正沉浸在温柔乡中,三五天里都不会回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武极星对此最为高兴,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现在总算是有了个圆满的结果。

  高兴之后,她却又患得患失起来。

  “翠姑,你说……潘龙他真的会好好待你吗?”姐妹俩私下闲聊的时候,她有些担心地说,“他会不会看不起你?觉得你武功低微、配不上他?”

  武翠姑叹了口气,她觉得这事情很好,实在不明白武极星为什么会这样患得患失。

  “我能嫁给他,难道不好吗?”她问。

  武极星立刻摇头。

  以潘龙的武功人品,嫁给他当然不算坏事。就算他脾气不好,做妻子的忍让一些也就算了。正所谓柔能克刚,就算那些以凶残暴虐著称的人物,也很少有会对自己妻子下毒手的,何况他还是个正派人。

  所以武翠姑便问:“你究竟在担心什么?我看你这些天一直在忧心忡忡的。之前你是在担心我,现在我的事情已经解决,你怎么还是在担心?”

  “我就是……”武极星皱着眉头,犹豫了很久,最后吞吞吐吐地说,“如果我是潘龙,莫名其妙塞给我一个女人,我是肯定不要的……”

  “可你不是他啊。”

  “我觉得,他身为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未来可能横压一世的人物,不可能没有一点傲气。这种事情,他应该也很不喜欢才对……”武极星满脸担忧地说,“他会不会是因为交情推脱不过,才勉强答应的?”

  “有可能。”

  武极星越发担心,眉毛几乎都要连成了一条线:“糟糕!我就知道他肯定会不高兴!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她站了起来,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子里面团团转,俨然是乱了方寸的样子。

  武翠姑看着她那忧心忡忡的模样,忍不住说:“如果你担心他不高兴,那可以找他谈谈悔婚的事情。”

  “这怎么行!”武极星几乎跳起来,“这岂不是朋友变仇人了!不行!不行!”

  “既然你不打算悔婚,那事情也就这样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武翠姑和声慢语地劝道,“我觉得他这个人挺好相处的。日后我老老实实留在家里孝敬老人、教育孩子,他又有什么可不满意的呢?”

  “结婚这种事情,总要找一个感情合适的人……”

  武翠姑笑了:“你啊,想法怎么这么奇怪呢?结婚这种事,能找到情投意合的人,固然是最好。可天下那么大,谁能保证一定找到?找不到情投意合的,找个能够跟自己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人,有什么不好的呢?”

  “我不敢保证能跟他情投意合,但我肯定会好好的相夫教子,当一个谁也挑不出问题来的好妻子。这样难道不行吗?”

  武极星点头,又摇头,然后觉得不对,又点头、摇头……脑袋转来转去,最后自己都转得有些头晕。

  她无奈地坐下,心里满是担忧,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就像武翠姑说的,结婚这种事,虽然大家都想要追求情投意合,但实际上“情投意合”哪有那么容易?能够夫妻相安,大家平平稳稳过一辈子,已经算是有福气的了。

  这个道理没人不知道。

  但她总觉得,像是潘龙这样的人,理应要求更高一些,甚至会宁缺毋滥才对。

  可怎么会她一开口,潘龙就答应下来了呢?

  不对啊……

  哪有终身大事这么儿戏的呢!难道不应该先互相观察个一两年吗?

  算算时间,大家认识到现在,满打满算其实都还不到一年呢!

  这也太急促了吧!

  要是潘龙现在答应了,日后遇到更好的女人,会不会反悔呢?

  就算他不反悔,心里总归是有些不舒服的吧?

  这一些芥蒂,会不会影响他和翠姑的相处呢?

  她脑子里面几乎乱成了一团浆糊,各种各样的念头宛若几十支军队在乱战,也不知道谁打了谁。

  看着她那坐立不安的样子,武翠姑叹道:“你这样下去,怕是杀性又要发作了……”

  武极星一愣,随即惊讶起来。

  她天生就有一股杀性,一旦陷入烦躁之中,往往就火气上涌,杀性不由自主地爆发出来。但从昨天到今天,她已经烦躁了很久,杀性却没有半点要涌上心头的意思。

  “奇怪!我心中的杀性怎么如此平和?难道我的病好了?”

  她急忙翻出一面镌刻符文的水晶镜子,对着镜子里面一照,却见自己眉心分明有一道鲜红如血的痕迹,犹如一只竖着的眼睛,凶恶非常。

  “没变啊……”

  放下镜子,武极星一脸茫然。

  血痕犹在,杀性并没有消失,她依然还是那个会时不时发病的“破军凶星”。

  可为什么她烦躁了这么长的时间,杀性却一点都没有出来捣乱的意思呢?

  这疑惑迅速压倒了她之前的担忧,让她陷入了更加深层的迷惘之中。

  武翠姑看着自己这位好妹妹满脸苦恼和茫然的样子,不由得暗暗叹气。

  她什么都好,就是性格有些问题。这性格说白了其实就是责任感。男人有责任感不是坏事,可放在女人身上……也不知道是祸还是福。

  她的种种担心和忧愁,归根究底其实不过就是三个字:不放心。

  只希望极星她吉人天相,未来能够找到一个让她真正放得下心的人托付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