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十八章、毕老师
  与世隔绝的竹楼之中,潘龙居中,毕灵空和列御寇一左一右,三人并排坐着。

  潘龙的右手握住了列御寇的左手,他的左手则握住了毕灵空的右手,血苍穹神功全力施展,澎湃如江河一般无穷无尽的生命力从列御寇那边抽取过来,在他体内转化成适合毕灵空的那种,再传输给毕灵空,以修补暗伤。

  三人里面,列御寇神情平静,面带微笑;毕灵空满脸好奇,要不是正在疗伤,怕是已经着急地问这问那;只有潘龙满脸严肃,双眼紧闭,额头上微微出汗,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马虎,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他的脸色也忽红忽白,红的时候就像是被浇了满脸的血,显得极为狰狞;白的时候则像是已经死了许久的尸体,看不到半点生机。

  兰陵况站在他的面前,皱眉看着他,神情也微微有些紧张。

  四人之中,列御寇只负责提供生命力,对于永生不死的仙人来说,简直毫无压力。毕灵空靠着潘龙帮忙疗伤,其实可以说是生死一线,但她大多数时候都是这幅漫不经心的欢脱模样,就算有压力也不会告诉别人。

  相比之下,正在一心三用全力运功的潘龙,和全神贯注随时为他保驾护航的兰陵况,倒是更有压力一些。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过了许久,兰陵况突然说:“差不多了,收功吧。”

  潘龙慢慢收敛功力,一点一点减缓生命力的流动,最后将出入两端一起关闭。

  他深深地吐了口气,这才睁开眼睛。

  转头看向毕灵空,只见她的模样和疗伤之前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他顿时大感纳闷——疗伤的这段时间里面,他至少从列御寇那边汲取了相当于普通人上千倍的生命力,就算毕灵空的修为再怎么强横,这么多生命力传输过去,总不该一点效果都看不出来啊!

  不等他开口,兰陵况就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说:“毕灵空的情况已经比之前好转多了,甚至可以说,她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半。”

  潘龙顿时大喜,说:“那太好了,我们明天再这样治疗一下怎么样?”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兰陵况摇头:“血苍穹能够治疗的,也就到此为止了。”

  潘龙皱眉,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受的伤,一半在身,一半在魂。”毕灵空自己解释说,“血苍穹能够修补我身上的伤势,但魂魄上的伤势却依然只能靠吃药和修养。好在这次完全不需要再治疗身体,托那种怪味药汤的福,魂魄也基本弥合起来了。剩下的就是拿一些诸如鲛人泪之类的东西,慢慢温养就好。”

  潘龙这才明白,忍不住问:“那大概要温养多久?”

  毕灵空笑了:“这可说不准。如果就这么慢慢修养的话,或许修养个三年五载也就差不多了。但如果这段时间又跟人动手厮杀,十年八载甚至百八十年,都不奇怪。”

  “不奇怪个屁!”兰陵况没好气地说,“你还想再跟人动手厮杀?像之前那种战斗,再打一次,你就等着神魂耗尽变成石头吧!”

  “变成石头又不是真的死了。”毕灵空笑嘻嘻地说,“只要摆在大地气脉的枢纽之处,被大地元气冲刷。顶多三五百年,就能恢复过来。”

  列御寇叹道:“不要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三五百年的时间,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怎么会有意外呢?我这不还有你们这些好朋友帮忙罩着嘛。”毕灵空嬉皮笑脸地说。

  列御寇的表情反而严肃起来:“毕小鸟,我知道你自从当年那件事之后,就有些厌世的意思。但人生在世,总归是要向前看的。既然你没有死在儒门覆灭的那一战里面,那就该好好活着,把儒门传承下去……”

  “我已经有很好的学生了。”毕灵空说。

  兰陵况冷笑:“学生?别看潘龙修炼了从心所欲心法,但他的根基是九转玄功。九转玄功是什么?是当年顽石大仙石敢当的功夫!他就算修成长生,也是石敢当的传人,谁给你那么厚的脸皮,拿他来儒门传人?”

  潘龙急忙说:“我愿意当儒门传人。”

  “这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兰陵况打断了他的话,严肃地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没有以儒门功法成就长生的弟子门人,如何向世人证明儒门传承未绝?”

  潘龙顿时无语。

  他对儒门功法的评价是很高的,但若是说想要依靠儒门功法修成长生……反正他想不出办法来。

  相反,九转玄功的长生之路却是明明白白的,只要坚持修炼,不断淬炼自身,迟早可以超凡入圣,修成不死之躯。

  若非九转玄功天罡地煞淬体那一关实在难过,只怕这功夫流传天下,顿时就能把其余各派功法碾压成一地碎渣,只剩下在图书馆里面吃灰的资格。

  兰陵况显然对九转玄功也有所了解,说道:“当年顽石大仙虽然名声不怎么响亮,但一身神通可谓通天彻地。在众多的神魔仙佛之中也称得上独树一帜,更有‘近战无敌’的美誉。不是我看不起人,别说区区一个儒门,就算当年诸子百家联手,怕是也没办法跟他老人家正面厮杀,双方摆开阵势硬打的话,他能够把咱们这些人打得跌跌爬爬,站都站不起来。”

  “潘龙能学到他的功夫,是自己福缘深厚、天资绝罕。未来他必定比毕鸟儿你更强,比我们诸子百家任何人都强。用他作为儒门的代表,不合适。”

  毕灵空被怼得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才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再去收徒弟?”

  列御寇点头:“对啊,再多收一些徒弟好了。”

  “我哪有那个闲工夫教徒弟!”

  “养伤的这几年,你哪天不是闲工夫?”列御寇微微一笑,反问。

  毕灵空顿时无语,嘀咕:“你们绝对是合起来坑我……”

  话虽然这么说,但她既然低了头,事情也就定了下来。

  列御寇的办事效率极高,第二天潘龙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帮毕灵空安排好了教学生的事情。

  他用法术炼制了一具身外化身,看外表是个四十出头的高大书生,头发胡子都微微有些白,但身材魁梧健壮,眼中精芒四射,一看就知道武功不低。

  “未来几年,你人在‘世外楼’修养,用这具化身出去教学生。地点我也帮你选好了,在扬州南部钱塘县城,那边差不多到了九州的边界,这些年有大量的船只从那一带出发,绕过海天岬、穿越东海暗礁,前往交州。总的来说,是一个民风开放、朝廷管束相对薄弱的地方。”

  “你到那边当个教书先生,花费个三五十年,先教出两三批学生来再说。”

  毕灵空一听,脸都绿了,大声问:“三五十年?!”

  “三五十年已经算是短的了。有道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没让你去那边教一百年的书,可见我是个厚道人。”

  毕灵空没好气地说:“你厚道个鬼!你是算准了我能够忍受当三十年老师,才说这话的。要是一百年的话,我直接就跑了!”

  列御寇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否认。

  他转头看向潘龙,说:“潘龙,从明天起,你没事的话就不用来世外楼了。好好修炼,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比什么都好。”

  潘龙点头,问:“我打算以延年益寿丹药为潘家的产业,你们觉得如何?”

  “延年益寿?以那个阵法配合血苍穹吗?”毕灵空想了想,说,“产量低一些,质量差一些,倒也无妨。”

  “那产量和质量,究竟该怎么控制呢?”

  “产量方面,一年控制在少则三五份,多则六七份的地步就好。质量方面,控制在十年之内。”毕灵空说,“延寿灵药,十年是一道坎。十年以下的和十年以上的,珍贵程度完全不同。只要潘家的药物延寿不超过十年……八年也好,九年也罢,都可以——就不容易引人注目。”

  “十年以上的延寿药能够帮助气血开始枯竭的武林高手恢复气血,得到冲击先天境界的机会。但十年以下的,哪怕九年的,都没有这个效果。”她解释说,“所以,延寿九年的灵药和延寿十年的灵药,完全不同。以你的身份,潘家出产九年延寿药,只要数量不太大,基本就没有问题。”

  潘龙点头,将这些叮嘱记在心中。

  潘家的江湖地位终究还是太低,缺乏这种高层次的经验。遇到这种事情,还是问老师比较妥当。

  随后,他回到了潘府,就跟家人谈起了这件事。

  “你找到了制作延寿灵药的秘方?”听了这话,爷爷和父亲四只眼睛瞪得滚圆,就连一向比较淡定的母亲也有些震惊,父亲潘雷更是忍不住问,“能延寿多久?代价是什么?”

  “具体要等造出来之后才知道。”潘龙说,“代价倒也不太高,就是需要经常活捉凶兽作为祭品。”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个仪式理论上的最高效果说了出来:“按照我得到的资料,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理论上只要住在那个阵法之中,就可以长生不死,甚至连不老都有可能。”

  这下,就连母亲任玥也忍不住问:“那个阵法可以布置在绥桃山上吗?”

  潘龙当然明白母亲的意思。

  任家的老祖宗任长生,如今已经活了二百八十多岁,尽管服用过多种延寿灵药,可寿命差不多也快到了尽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活不过二十年了。

  这位老祖宗不仅是整个大夏最厉害的大宗师之一,也是任家最重要的支柱——倒不是说离开了他,任家就要灭亡。而是他的存在,对任家子弟来说犹如精神寄托一般。

  若是能够帮他延续寿命,乃至于让他能够真正修成长生,对任家可以说是巨大的帮助。

  而且,这位老祖宗人品坚挺,多年来也是江湖正道的支柱之一。能够帮助他获得长生,对全天下都是好事!

  潘龙还没回答,爷爷潘寿就点头说:“没错,这阵法如果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那么的确是只有设在绥山,才能让人放心。”

  他笑着说:“就算它不能帮助阵法里面的人长生不死,只要能够稳定地出产延寿药,就称得上是一桩重宝。如此重宝,没有真人宗师坐镇,是绝对不行的。”

  说着,他看向潘龙:“但是,你小子是肯定不会乖乖坐镇阵法之中看家的,对吧?”

  潘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的确就像爷爷说的那样,虽然他也知道这阵法极为重要,但如果代价是要他天天坐镇,那他还真的不乐意。

  “既然这样,那就这么定下来吧。”潘雷点头,拿定了主意,“潘家和任家合起来做这门生意,潘家出技术,任家负责保护,收益平分。”

  于是任玥写了一封信,交给潘龙,让他带着信去绥桃山找老祖宗。

  潘龙拿了信,乘风而起,不到一天就飞到了绥桃山。

  到了绥桃山,老祖宗任长生见他来了,十分高兴,开口没两句就表示,打算召集家族聚会,当众宣布把绥桃山传给他。

  潘龙吓了一跳,连忙推辞。

  “这可由不得你!”任长生笑道,“绥桃山这份基业,总归是需要个继承人的。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护得住山头,也护不住仙桃。你少年有为,才华绝世,日后必定比我更强。由你继承绥桃山,就算有人在背后说风凉话,也不至于被人夺走仙桃。”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就算我不继承绥桃山,只要一句话,我也必定来帮忙的。”

  “那不同,咱们正道中人讲究一个名正言顺。你来继承仙桃,实力足够,又是我任家的血亲,谁也不能指手画脚。若是别人继承,你来帮忙撑腰。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数多了,场面上总归是不好看。”

  说着,任长生就叹了口气,露出了几分寥落之意。

  潘龙见他如此神情,知道他也是在感伤自己的衰老,便低声说:“老祖宗,我这段时间闯荡江湖,偶然得了一个方法,或许能够再帮您延续不少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