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二十七章、摘星妙手,暗器切磋
  天舟缓缓飞向神都,窗外看到的地面越来越远,地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小,便正如前世乘坐飞船时候一般。

  只是飞船升空比这更快、更稳,而且……一般来说,人们登上飞船之后都直接进入VR娱乐室,根本不会关注外面的景色。

  又不是从地球飞往火星,区区一个寻常的超短途航行,有什么可在意的?

  何况潘龙现在自己就能够飞行,“上天”这种事情,他自己就熟悉得很呢。

  他不再注意窗外的情况,转而和苍渊谈起了武功方面的话题。

  虽然他的武功修为比苍渊高得多,但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苍渊好歹也是修炼自家武学,走到了先天尽头,差一点就能返璞归真的人物。他的武学心得,和潘龙自己的颇能互相印证,听起来别有一些启发。

  苍渊的武功叫做“风霜拳”,来历也颇为著名。大概在战国时代末期,有一个女剑客曾经感叹人生的悲凉、世情的冷漠,有“人生六十载,满身落风霜”的诗词。后来她修成真人,活到了大夏皇朝,建立了一个名叫“风霜诗社”的组织。

  苍家的祖上,便是这风霜诗社第一批学员。那位祖先天资不凡,将风霜剑意化入拳法,自创了风霜拳。

  苍家历代一直修补完善这套风霜拳,将其演化成一整套丰富而完善的武功。理论上说,这套武功足以修炼到长生境界。只是这么多年来,苍家最厉害的高手也只是天人合一的大宗师,并未有人真正修成长生。风霜拳法长生境界的手段,乃是基于理论的纯粹推演。

  “我少年时候意气风发,总向着超越祖先,真正完善风霜拳长生境界的部分。等到后来年岁渐长,才知道‘长生’是极为艰难的事情……”苍渊和潘龙讨论了一阵,突然叹了口气,说,“如今俗事缠身,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苦修武功。或许这一生,连返璞归真都做不到吧。”

  “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潘龙劝道,“又要潜修武功,又要推动变法,除非你会分身术。”

  苍渊笑了。

  就在这时,侍者进来,提醒说:“乘客请注意,天舟即将穿过风雷区域。”

  苍渊急忙用座位上的安全带将自己绑住,同时示意潘龙也一样做。

  待得二人都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他才介绍说:“风雷区域是神都守护大阵的一部分……”

  话音未落,天舟猛地一震,桌上蔬果若不是用罩子固定住,怕是早就掉了满地。而潘龙和苍渊二人也猛地一震,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

  潘龙朝着窗外看去,只见转眼间就黑风沉沉,遮蔽了视线。

  黑风之中,更有雷声不绝于耳,还能时不时看到电光闪烁。

  “昔年文相布置神都大阵的时候,借天时地利,为神都周围添加了一圈风雷。”苍渊说,“最奇妙的是,远远看去,这圈风雷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只有在靠近神都的过程之中,它们才会显现出来。‘平地生风雷’乃是神都奇景之一,不可不看!”

  潘龙也不由得连声赞叹。

  风雷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这种无声无息之间就风雷大作,而且从地面上完全看不出来的手段,着实让人佩服。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问:“我在地上看神都,从来没见到过风雷。莫非地上看到的神都,和真实的神都是不一样的?”

  苍渊笑着点头:“地上所见的也是神都,但只是神都的虚影。如果有人朝着地上见到的神都虚影攻击,那么有很大的可能是攻击直接偏离,打到神都外面去。”

  潘龙这才明白,却又突然想起一件事,问:“我曾听说,前段日子诸子百家之乱的时候,曾经有乱党攻入神都,甚至连神都山体都遭到毁坏。他们怎么做到的?”

  苍渊摇摇头:“我也不明白,大概他们也有自己的手段吧。”

  他叹了口气:“当初那一场大乱,为首的乃是妖神义乌。那是昔年跟太祖帝甲子都厮杀过的人物,神都的这些布置,对祂来说,大概也算不得什么吧……”

  二人感叹了一阵,天舟却已经飞过了风雷区域,靠近了神都的空港。

  远远看去,可以看到一座庞大的山峰倒立,在被削平的山峰底部,无数的建筑鳞次栉比,其中更有巍峨高大的皇宫,位于整座城市的正中央。

  这艘天舟朝着附近一个营地靠近,不一会儿就在阵法的牵引之下渐渐减速,最后停在了一个高台旁边,和出发时候的样子颇为相似。

  潘龙和苍渊下了船,乘坐马车走了一段路,便来到了刑部。

  刑部作为大夏朝廷三省六部之一,地位颇为崇高,官邸也颇为广阔。马车从一处侧门进去,在一个院落停下。苍渊带着潘龙下车,进了院子,只见院子里面几间房屋,不少人正在忙碌。

  苍渊早已把这件事在刑部报备过,刚刚出发之前又已经送过消息,此刻前来办理手续,一切都顺利无碍。

  片刻之后,一份厚厚的卷宗送到了潘龙这里。

  潘龙打开卷宗,只见自己闯荡江湖的不少事情都记载在其中。不仅“潘龙”的事情有记载,就连“一文钱大侠”的事情也是一样。

  他忍不住笑了,说:“我还以为这个身份很隐秘,想不到你们早就知道了。”

  “大夏巡风使遍及天下,很少有事情能够完全瞒得住我们。”负责和他接洽的,是一个相貌颇为英俊的小胡子中年人,闻言笑着说,“你的化妆掩饰技术也不算多高明,巡风使稍稍调查一下‘潘龙’和‘一文钱大侠’的行踪,基本就能判断出你们是同一个人。”

  潘龙也笑了。

  虽然那个身份当初算是秘密,但对现在的他来说,“一文钱大侠”时代结下的那些个仇家,已经不算什么了。

  如果一文钱大侠只是先天高手,就算先天巅峰,他的仇家们也可能疯狂报复。但如今的潘龙乃是真人宗师,而且是大夏历史上最年青的天才真人,未来大有可能成就长生的人物。

  在这种人面前,他的那些绿林仇家们,只恨自己为什么要跟他扯上关系,哪里还敢报仇!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绿林人固然有重义轻生的好汉,可那种好汉一般是不会招惹到盘龙的。

  又胡作非为,又重义轻生,这种人一般只存在于戏文故事之中。现实中漠视道德的人,自然也不会重视义气;注重义气的人,就算做坏事,一般也有底线,所谓“盗亦有道”说的就是这一类人。

  潘龙将卷宗里面的记录详细看了一遍,然后在每一个案件最后都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其中有两处记载错误的,他还特地指出,将其修改过来,然后加以注明。

  所有的这些事情做完,便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

  等到卷宗收走,苍渊刚开口告辞,那个小胡子的中年人就笑着说:“潘大侠,你的暗器功夫了得。鄙人对暗器也有一些心得,有兴趣切磋一下吗?”

  潘龙微微一愣,不料竟然在大夏刑部之中遇到了武痴。

  他问:“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在下孙郎,因为擅长接发暗器,被朋友们送了一个‘摘星手’的别号。”

  潘龙眼睛微微一眯,顿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摘星手”孙郎,大夏著名的神捕,曾经单枪匹马拘捕二十余个先天高手。那一战之中,他的暗器如同暴雨一般飞洒,将那群高手连带着数百喽啰全都击倒,但所有人都只伤不死,事后除了被审判和处决的之外,竟然连一个死在他手下的都没有。

  这位神捕最出名的,就是下手极为有分寸。他出道近百年,死在他手下的犯人屈指可数。

  老师毕灵空给潘龙介绍天下高手的时候,就曾经提到过这人。当时毕灵空赞许他为“天下暗器高手众多,但要说暗器打穴生擒活捉的本事,长生者暂且不论,长生以下,大概以摘星手孙郎为第一”。

  面对连老师都如此夸赞的人物,潘龙要说没有一些跃跃欲试,那绝对是骗人的。

  “不知道孙神捕准备怎么个比法?”他饶有兴趣地问。

  “先易后难,逐渐加码,如何?”孙郎问。

  潘龙自然没有异议——要是双方一上手就是暗器交锋,那倒是有故意欺负人的嫌疑。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不大的练武场。

  孙郎吩咐了一下,便有侍者送来双方惯用的暗器。

  潘龙用的自然是铜钱镖,只不过不是“天下太平”铜钱,而是寻常的铜钱——反正大小和重量都差不多。

  而孙郎用的则是飞蝗石——就是那种拇指大小的鹅卵石,大小形状并不完全统一,只是大差不差而已。

  潘龙看了彼此的暗器,心中微微点了点头。

  从暗器上来说,孙郎要稍稍吃亏一些。

  暗器是一门精细的功夫,失之毫厘就可能差之千里。孙郎使用这种规格有些差别的飞蝗石,来和潘龙的制式铜钱比试,先天就吃了一些亏。

  若是两人成绩一样,那显然是孙郎更加高明一些。

  “第一轮比试,就从打固定靶开始,如何?”孙郎指着不远处的一些木靶子,问。

  潘龙点头,随手抓起一把铜钱,一枚一枚扔出去,每一枚铜钱都嵌在一个靶子最中心的红点上。

  只是说一句话的功夫,由近到远十余个靶子上,已经各嵌了一枚铜钱。

  这些靶子近的大约十步,远的在百步之外。对于寻常射手来说,想要将一枚轻轻飘飘的铜钱扔到百步之外,已经十分困难,更不要说击中靶子并嵌在上面。

  但对潘龙来说,这算是简单不过的正常操作。

  苍渊看得连连叫好,孙郎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百步靶一般都是给弓箭用的,潘大侠能用暗器击中百步靶并且还有如此威力,不愧是以一文钱之名威震益州的人物!”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他赞了一句,飞蝗石接连发出。每一枚飞蝗石都打中了潘龙射出的铜钱,却都只是在铜钱上轻轻一碰,便落在地上。嵌在靶子上的铜钱则依然如故,没有半点影响。

  潘龙看得眼皮一跳,对这人的本领大为佩服。

  若只是用飞蝗石击中铜钱,他自问也做得到。但那些铜钱嵌在靶子上,深浅不一。飞蝗石击中每一枚铜钱,却没有将其中任何一枚打落,这种事情就超出了他的水平。

  老实说,这个他真的做不到。

  “不愧是大夏暗器打穴的第一人,这精妙的手法,潘某自愧不如!”他诚恳地说,“这一场,是我输了。”

  孙郎摇头:“暗器并不一定非要留人活口,潘大侠著名的是一文钱一条命,本来就只讲究准确和强力,根本不考虑手下留情的。普天之下,像我这样会专门苦练暗器的轻重,练到确保暗器击中敌人之后只伤不死的人,屈指可数。靠着这个来占便宜,说不过去。”

  潘龙不禁一笑——这人倒也光明磊落。

  “你我这场比试,只比精准,不比力量。”孙郎说,“刚才那一局,乃是平局。”

  既然他自己这么说了,潘龙如果再固执,那就是矫情。

  于是二人便开始了第二场比试,这次比的,是移动靶。

  孙郎让人启动了阵法,由近到远,上百个靶子飞来飞去,飞行的轨迹一片混乱,看不出任何的规律。

  “这次,且荣我先出手,如何?”

  潘龙笑着点头。

  于是孙郎便掷出一颗颗飞蝗石,每颗飞蝗石击中靶心之后,那靶子便应声而落。

  只听得簌簌飞石之声和靶子落地的声音连成一片,最多也就是七八次呼吸的时间,那上百个靶子已经全都落在地上,一个都没有遗漏。

  孙郎笑了笑,后退一步,让侍者再次开启阵法。

  上百个靶子重新飞起来。

  潘龙抓起铜钱,先是一把掷出去,直接将离得比较近的十几个靶子同时击落,然后双手如飞,铜钱破空之声凌厉猛烈,最多也就是说一句话的时间,所有的靶子已经又都落在了地上。

  以击落的速度来说,他比孙郎快了不止一点。

  孙郎看得连连点头,赞道:“潘大侠的铜钱果然是又快又准,我扔飞蝗石却是真没有办法这么快。这一场,是我输了。”

  潘龙却像他刚才那样摇头:“我们比的是精准,又不比快慢。这一局,也是平局。”

  他说着微微一笑,感觉直到现在,才算是扳回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