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九十三章、挂在高数上的不仅仅只有凡人……
  九州世界是有数学的,甚至连阿拉伯数字和加减乘除等于大于小于……这些常见的数学符号都有。

  这当然是赵胜和文超的功劳,直到今天,学堂开蒙时候用的九九表,都会在标题下面特别注明作者——帝甲子。而有一份叫做《基本数学》的书,作者署名则是“文超公”。

  《基本数学》不是开蒙教材,但大多数官学里面都有——毕竟学点数学没什么不好,有条件让孩子去开蒙的家庭,怎么也不会希望孩子只会写字不会算数。

  潘龙自然也读过这书,就一本入门级别的数学教材来说,它挺不错的。把加减乘除的概念都说得很清楚,还详细解释了诸如勾股定理、平行和垂直等一些基本的几何知识,以及低次方程、未知数和方程组以及实际运用。

  只凭这本书,就足以培养出具有基本数学概念和数学常识的人才。放在另一个世界,起码也算是个合格的小学生了。

  但更加高深的数学,以及以数学为工具研究世界的物理、化学等相关科目,在九州世界就相当薄弱了。

  赵胜和文超显然在这些方面没什么造诣,赵胜留下了一套零碎的猜想和假设,文超则留下了不少科幻风格的小说。如果有人沿着他们提出的这个道路前进,或许真的能够开辟一个崭新的科学时代。

  ……遗憾的是,一千年过去了,那样的人,并未出现。

  这个世界的智者们,更多的在关注自身武力的提升,以及长生不朽的道路。

  潘龙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人尝试过去分析、整理和论证赵胜留下的那些零碎的想法,但据他所知,那本书的销量很差,甚至于除了大夏皇家会每隔百年,就在太祖诞辰那天印刷个千八百本,放进各处图书馆或者官学里面之外,根本没有私人刊印它。

  赵胜留给世界的最后的礼物,无人问津得有些凄凉。

  文超的那些科幻小说倒是蛮受欢迎的,甚至还常常有机关学高手和术者合作,将他当年幻想的东西实际制作出来。

  但他们的做法,却没有哪怕一点点“科学”味道。

  遇到难点过不去了,不是分析问题在哪里,经过计算和摸索找出解决的方案,而是直接用法术强行碾压。

  比方说当年帝丙戌即位的时候,曾经有人献上“飞天木鸟”作为礼物。那东西乍看上去像是飞机,实际上任何有一定物理知识的人,一看就知道它是个水货,根本就不符合空气动力学的设计。

  ……它能够飞行的原理,是用法术升空。

  法术科技当然也算科技,但不摸索和寻找正确高效途径,满脑子都是“推力够大砖头也一样可以飞”这套,那跟科学之路是背道而驰的。

  另一个世界的“力大砖飞”实际上是调侃,苏式飞行器依然还是要遵循基本的空气动力学的。

  但这个世界的“力大砖飞”却是事实,那种和空气动力学对着干的飞行法器,比比皆是。

  在一个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科技没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面对法术这个竞争对手,简直就像小孩子跟大人打斗,根本毫无胜算。

  于是文超的礼物,也没有能够发挥作用。

  这个世界的人们,终究没有在自然科学的道路上继续迈进。

  而现在,潘龙打算自己动手,为这个世界补上缺失的那一部分科技树。

  他向三位长生的长辈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思路,并且提出了不少物理学的观点——那都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经过了验证的。

  两个世界之间可能有细微的差别,导致在某些方面不大一致。可毫无疑问,总体而言,大方向上,双方应该是一致的。

  为了解释和证明那些物理原理,他自然就要用到数学这个工具。而当他需要证明的东西越发复杂的时候,所使用的数学工具自然也就越发的复杂。

  这么一来,自然就远远超出了小学甚至中学的范畴。

  当讨论会进行到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二十号这天的时候,潘龙终于拿出了前世让无数人痛恨的东西。

  高等数学。

  很快,首先是毕灵空忍不住大叫起来。

  “你这是在折腾什么啊!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潘龙停下手上的数列变换,有些纳闷地看着老师——他觉得自己写得挺清楚的,一步一步明明白白,拿到前世的大学里面去,可能会被同学取笑“你是哪里来的天才中学生,需要从基础开始推导吗”的地步。

  但老师为什么就看不懂呢?

  毕灵空被他那诧异和迷惑的眼神看得满脸通红,干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乌鸦,展开翅膀,在潘龙的稿纸上跳来跳去,一边跳,一边大叫:“写点能让鸟看得懂的东西啊!就算不会说乌鸦语,至少也要说人话吧!”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潘龙无奈,只能将老师托到一边,安抚了好一会儿,她才闷闷不乐地飞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然后潘龙和列御寇、兰陵况继续讨论。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列御寇脸色苍白地站起来,嘀咕:“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逐无涯,殆矣!”

  他就这么嘀咕着,走到旁边的静室里面,也没打坐,直接一咕噜躺在地上,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潘龙茫然地看着列御寇离开——他当然明白那句话的意思,无非是说“拿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知识是自寻死路”之类。

  可是……可是……列御寇前辈,您是仙人,您的生命是无限的啊!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最后一个坐在这里跟他讨论数学的兰陵况。

  兰陵况脸色从容,神情淡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果然不愧是当过国师的人!”他由衷赞叹,“兰陵先生当真是大才!”

  兰陵况微微一笑:“你说的这些很有趣,继续讲刚才那个分析吧。”

  潘龙低下头,一边在稿子上写写画画,一边滔滔不绝地解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总算将一个复杂数学问题在物理学上的运用给讲清楚了——那是一个主要用在统计学方面的小知识。

  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潘龙正要称赞兰陵况的才学深厚,却见兰陵况睁着眼睛坐在那里,双眼却已经失去了神采,甚至看不到半点光芒。

  他有些惊讶,试探着问:“兰陵先生?”

  没有回答。

  他伸手在兰陵况眼前晃了两下,兰陵况也毫无反应。

  最后他忍不住轻轻推了一下,结果兰陵况直接咕咚一声翻到在地,保持着“端坐”的姿势,躺在地上滚到书房另外一边去了。

  潘龙这才明白,敢情这位大夏初代国师早就已经晕了,只是在晕倒之前用法术将自己的身体固定住,保持着一份大人物的面子而已。

  他看看书房里面的滴漏,现在甚至还没到午饭时间。

  “一个早上,光靠嘴说,就把三位长生者两个说跑了,一个说昏了……我当年要是考了个理论物理的研究生,岂不是能够玩魔音摄魂那套?到时候一套朗道十卷摆出来,绝对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管你有多大的本事,一套流程下来,也给你整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遗憾的是,他前世在高等数学乃至于理论物理这些方面,其实也就是个入门级别的水平,勉强算是入过这门,不是什么都不懂而已。但比起那些真正研究这些的专业学者,他还差得远呢。

  前世的高等数学和理论物理研究……有那么一个说法,说“能够读懂五年前的论文,才有资格参加科研”——而世界上绝大部分学习这些专业的研究生,其实学的甚至都只是潘龙年轻时候那些东西。

  据说在他穿越前几年,理论研究已经发展到除了全世界寥寥无几的大佬之外,其余的人看论文都像是看天书的地步了……

  潘龙现在写的,无非也就是理科生为了顺利毕业而不得不学的那些东西,甚至于还是偏应用方向的,纯理论方向的东西,他还没写呢!

  暗暗叹了口气,他打定主意,等自己将来功成名就,一定要出一套“潘龙十卷”,将自己记忆中那些理论研究的东西罗列出来,让后世的学者们好好研究。

  ……最好能让他们听到“潘龙”两个字就开始头疼欲裂,那多威风!

  三位长生者不愧是长生久视的高人,虽然被潘龙用高数说得头晕眼花,但经过半天的休息,等待下午未申之交(3点左右)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都恢复了过来。

  首先恢复的是列御寇,也不知道这位仙人用了什么手段,他似乎把早上听到的东西全给忘掉了,笑呵呵拍着潘龙的肩膀,说:“真是后生可畏!潘龙啊,下次我们道门内部论道的时候,你替我去参加,怎么样?”

  “我不是道门弟子,不合适吧?”

  “只要你拿出今天早上那套东西来,一口气把那些糟老头们全说趴下,那就很合适。”列御寇的笑容颇为奸诈,“规矩只能约束弱者,作为光靠一张嘴一支笔就能让他们趴下认输的强者,你不需要在乎什么‘合适’或者‘不合适’!”

  毕灵空双手抱胸,斜着眼睛说:“说白了就是他因为修行浅薄,每次论道的时候都要吃点亏。这些年下来,不知道受了多少冷嘲热讽。难得遇到个能帮他挽回面子的,哪里还在乎什么是不是道门弟子?反正最多不过就是说崩了动手打架,他们道门论道最后论成全武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潘龙震惊地看着列御寇,却见他摸着头,笑得很尴尬的样子。

  很显然,老师说的是真话。

  这让潘龙大为震撼——他本以为道门仙人们论道,应该是大家端坐在蒲团上,一言既出各种宝象纷呈,什么天落花雨地涌金莲之类……不对,那好像是和尚论道的场面,道士论道应该是紫气东来什么的……

  却想不到,原来仙人论道,最后也是“批判的武器不如武器的批判”,用拳头而非嘴巴来说服对手。

  兰陵况叹道:“可叹我们三个活了这么多年,却连听明白你说的是什么都做不到……当年老夫和文超论道之时,他不止一次说过‘你这人对知识毫无敬畏之心’,我一直以为他在胡扯,现在才明白,并不是他嘴硬,而是他为人厚道,只谈那些我能够理解的东西而已……”

  (不,我觉得他可能根本不懂我说的这些,毕竟文科不学高数……)

  潘龙心里如此吐槽,但没有说出来。

  “好了,潘龙啊,你还是给我们整点阳间的东西吧。”毕灵空笑着说,“昨天讲的那些就不错,今天早上谈的那些……让我想起当年文超和赵胜常常说的‘从入门到入土’的笑话……研究这些东西,怕是真的会把自己研究死了哦!”

  潘龙并不觉得高数会把人给研究死了,但老师这么说,他当然也不好反驳。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似乎也行——反正如果将研究内容限定在经典物理的层次上,那其实也用不着多么深入的知识,无非是简单微积分而已。

  这种东西想来不至于让人望而生畏才对。

  然后,他们花了好一段时间讨论和分析,最终的讨论结果,是一本厚厚的书稿。

  至于这个讨论过程中,毕灵空有多少次撒泼打滚,列御寇有多少次装疯卖傻,兰陵况有多少次突然昏倒……那都是小事,反正都过去了。

  九月底,那本《数学和物理的初步研究》终于完稿。

  当潘龙将毕灵空画的封面叠在兰陵况写的序言上面,宣告整本书稿的完成,三位长生不死的高人都长长地松了口气,宛若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

  “等这本书刊行,然后被天下人研究和接受,你的长生之路应该也就顺利打通了。”列御寇笑着说,“到时候,你要做的就只剩下积累修为而已——这短短一个多月的讨论,居然讨论出了一位仙佛来,老夫回忆起来,还真是有点像是做梦一般啊!”

  “未必只有一位仙佛。”潘龙笑着,指了指老师的房间。

  毕灵空从几日之前就开始闭关,此刻她屋内不时有玄妙的气息震动,想来渐渐到了关键时刻。

  也许,她会在潘龙之前,就靠着数学的道路,成就仙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