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九十九章、问题解决
  只要修成仙佛,自己也可以不当反贼。

  潘龙很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修成仙佛,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只要不出意外,短则二三十年,长则上百年,他一定能够修成仙佛。

  这意味着,他真的有可能摆脱潘家自从建立以来的宿命,摆脱必须因为身怀山海经而跟大夏皇家不共戴天的危机,堂而皇之地以“文超传人”的身份行走在阳光之下。

  这个身份相当的了不起,远的不说,只要他可以证明自己是文相的传人,就能成为神机营的领导者。

  大夏皇家是武帝的后代,他是文相的传人,而大夏皇朝正是由这两个人联手建立的。

  只要他不举旗造反,大夏皇家必定会授予他许多的荣誉和极高的地位,甚至于专门为他封个逍遥王之类,都极有可能。

  潘龙不在乎什么王位,可是……如果能够不需要造反的话,能够安安稳稳踏踏实实过太平日子的话,他当然也不想当个职业反贼的。

  他又不是真的脑后有反骨,不跟谁过不起,心里就不舒坦……

  那么,放弃反贼之路,专心修炼,成就仙佛之后招朋唤友,跟大夏皇朝摊牌,彻底洗白?

  他闭上眼睛,回忆自己这些年行走江湖的所见所闻。

  遍地盗匪的雍州、世家和朝廷之间有着深刻裂痕的益州、贫穷而艰难的云州百姓、荆州通天江畔那一眼看不到头的魇胜木桩、因为变法而矛盾日渐激化的青州……

  纵情快意,但从没忘记自己出身,以推翻大夏皇朝为最高目标的老师;在屠龙宝藏里面筹划千年,一直想要纠正赵胜错误的文超残影;默默舔舐伤口、积蓄力量的诸子百家……

  自己真的可以安安心心地去当个富贵仙佛,无视那些人间苦难吗?

  身为儒家传人,继承了屠龙宝藏的自己,真的能够心安理得地去当个逍遥王?

  当然,就算是要造反,他也必定会等帝洛南变法的结果出来。

  要是变法结果是好的,大夏能够重新振作,再次回到建立之初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的那个时代,他当然不会逆时代而行,非要造反不可。

  但如果变法失败,或者变法的效果不理想,难道就看着大夏局面进一步差下去,乃至于最终跌入泥潭?

  总要有个人出来拨乱反正的吧!

  在大夏皇朝这个体制内,帝洛南已经是最好的人选。他都做不到的事情,就算换成“文相传人”来,也不会有更好的效果。

  想要纠正大夏皇朝千年以来积累的种种问题,最最起码,也要将这个庞然大物表明的虚假繁荣切开,露出里面的腐烂,排掉伤口的脓液,清理腐肉,然后才能治病救人。

  这或许可以不通过一场席卷九州的大战来完成,但至少必须有一个举义旗、破京师、改朝换代的过程。

  只有在那样的过程里面,才能对大夏皇朝的各种旧势力进行洗牌,让那些长久以来盘踞在大夏皇朝这棵大树上,疯狂吸取民脂民膏的蠹虫毒蛇们该滚的滚、该死的死,才能将被他们占据的财富和资源重新释放出来,促进整个社会回到良性发展的轨道上去。

  战争,是必须的!

  既然如此,那么届时自己就要有一个完全站得住脚,让全天下乃至于后世都无可指责的身份。

  儒家传人加上文超传人这个身份当然很好,但如果再加上昔日禁军统领的后代,千年来一直执掌山海经,警惕着大夏走入歧途的潘家后代这个身份,那就更完美了。

  关键是,儒家传人和文超传人这两个身份都是后天的,只有潘家后代这个身份是先天的。

  先天的身份,会具有强烈的宿命感,能够说服更多的人。

  突然间,他微微一愣,若有所思。

  宿命?

  自己作为穿越者,出生在潘家,这背后真的没有一点“宿命”的因素吗?

  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有比仙佛更加高层次的存在——当初在屠龙宝藏里面,文超残影通过仪式召唤的那个神魔,能够死了几年的人复活,这种事情是任何仙佛都做不到的。

  潘龙也曾经就这个问题询问过老师,老师当时很肯定地说:“仙佛之上,另有神魔。但仙佛可求,神魔……就连仙佛们,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或许他们就像神话里面说的一样,是先天地而生的存在,并非我们这些后天生灵能够企及。”

  既然当真有神魔存在,赵胜、文超和自己的穿越,乃至于自己的身份,会不会就是他们安排的呢?

  他们安排这些,又是为什么?

  潘龙有些想不通。

  但他转念一想,先天地而生的神魔,天晓得这些家伙们长什么样子,是人是鬼是妖怪都很正常,就算是个大熊猫或者是只虫子,甚至是个不可名状的玩意儿……都一点也不奇怪。

  琢磨那些存在的想法,这念头不靠谱。

  人能够理解水母的审美观吗?

  也许学艺术的能,但他这个理科生肯定办不到。

  既然办不到,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无论自己的出身是否神魔们的刻意安排,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经历了这些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就像前世欧美文化圈里面常常出现的一个说法:命运如何,不妨碍我的自由意志。我的未来,是由我自己决定的。如果你说这是命运,那也是我自己走出来的结果。

  这说法在大联邦时代特别流行,有过不少以此为主题的影视作品。

  潘龙记得有一部叫《新亚瑟王》的作品,里面亚瑟王在身负重伤即将死去的时候,魔女出现,告诉他:“你的出生、你的人生,完全是被邪恶的魔法师梅林安排的,你只是他的傀儡。”

  当时已经连眼前的景物都看不清的亚瑟王如此回答:“我看到英格兰陷入战乱,我看到人民陷入苦难。我想要改变这一切,我为此而战,最终为此而死。就算背后有人安排,这是我的选择,我无怨无悔。”

  那一段拍得煽情无比,各种回忆镜头,光线、音乐……无不满含伤感,就连潘龙这个糙汉子也忍不住潸然泪下。即便隔了上百年,他依然清清楚楚记得这段剧情。

  虽然只是虚构的故事,但他很赞成这份理念。

  就算命运有人安排,我想要这么做,我这么做了,那我就不后悔!

  他长长地吐口了气,眼神变得越发坚定。

  “我想好了。”他说,“总有些事,是需要有人去做的。不为家族的使命,也不为祖先的遗愿,只是……我想要这么做,仅此而已。”

  潘寿和潘雷都沉默了,过了很久,潘寿点了点头,笑了两声。

  “这样也好。”他说,“其实刚刚开口之前,我心里真的有点不踏实。我既想要让你能够平安幸福地过一辈子,又不想放弃家族的使命……坚持了上千年的东西,就这么放弃了,总觉得很不舒服。”

  “你的选择,我很高兴!”

  潘寿那张看起来像是中年,但眉目间分明有了苍老之意的脸上,充满了宽慰和舒坦。

  趁着这个机会,潘雷劝道:“爹,依我之见,如今乃是千年未遇的大变局。咱们潘家的使命……成与不成,或许就在百年之间。您若是加把劲的话,也许就能看到结果了。”

  潘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有些犹豫。

  虽然之前潘雷夫妇也多次劝说他坐镇潘家的“炼兽堂”,从而获得不老之身。但他念念不忘的却是跟亡妻一起埋在小花园里——活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已经活够了。该报的恩,该报的仇,该结的债,该了的缘……差不多都已经处理得清清楚楚,子孙后代又争气,真的是可以安安心心去死了。

  可此刻被儿子这么一劝,他不由得想起了唯一放不下的东西。

  潘家的使命。

  这使命已经传了上千年,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潘家人。如今看到开花结果的机会,正如儿子所说,成与不成,便是百年之间。

  而“百年”却恰恰卡在一个很微妙的数字上。

  以他的修为,若是不去“炼兽堂”的话,断不可能再活百年。无论怎么延寿,七八十年就是极限了。

  一想到可能就差那么一点点,便看不到潘家千年使命的结局,他顿时有些不甘心。

  这么一个不甘心,就将他原本已经平静如古井不波的心态打破。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说:“好吧,既然如此,那等阿龙成亲之后,咱们家就开始布置炼兽堂。到时候我坐镇炼兽堂,等着看结果就是。”

  潘雷潘龙父子对视一眼,忍不住都笑了。

  只要爷爷肯去炼兽堂,接下来的事情都好办。

  人呢,最怕就是他无欲无求,满脑子只想着死——这种情况是谁也没办法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但只要他暂时不想死,安安稳稳坐下来,找点事情打发时间,那就很容易培养出兴趣爱好。

  有了兴趣爱好,他就能找到人生的乐趣。有了乐趣,他自然就不想死了。

  对潘寿来说,最大的问题无非是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过得足够了,该去地下陪妻子了。可实际上,妻子的坟墓一直都在,他想要陪伴妻子,在坟墓旁边也未尝不可,谁规定陪伴就一定要殉葬的?

  若是能够在这些年里面帮他培养一个兴趣爱好,也许他就能够接受这种选择。

  当然,潘龙肯定会把潘家的炼兽堂布置在埋葬奶奶的那个小花园旁,甚至于调整阵法,让作为阵眼的“长生泉”就位于小花园内。到时候爷爷延寿和陪伴两不误,一定可以让他满意!

  这一番讨论,结果可谓皆大欢喜。尽管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构思,并没有真正落到实际,但理清了方向,解决了问题,扫去了目前潘家面临的最大困难。

  用另外一个世界的说法,大概就是“这是一次成功的大会……”云云。

  回到广陵城,一夜休息之后,潘龙又来到了倚天别院,拜访琼花阁等人。

  按照婚仪,在结婚之前,他不方便去武家,想要了解情况,自然只能来琼花阁。

  可惜来得不巧,琼花阁的高手们前些天就出门了。

  “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潘龙问。

  留下镇守琼花阁的是一个和他颇为熟悉的老舵主,武功虽然不高,资历却是极老。当年琼花阁还是“琼楼派倚天别院”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琼楼派的弟子,入门更在武极星等人之前。

  虽然他只是外门弟子,未得真传,没入谱系,但这么多年下来,也勉强修炼到了先天层次——只是在先天里面却属于垫底之列,和潘家那几位寿元将尽,靠着延寿灵药暂时恢复活力,从而突破了先天境界的长辈差不多。

  境界是有了,武力却只是跟后天巅峰差不多,甚至可能还打不过后天巅峰里面一些天赋异禀之辈。

  所以但凡琼花阁大举出动的时候,一般都是这位老舵主坐镇。

  武极星对这位“老师叔”也颇为尊敬,不仅各种待遇从不缺少,甚至总是以师叔相称——实际上琼楼派内外门之间辈分是分开算的,外门弟子的辈分和内门毫无关系,只有从外门转入内门的时候,才能得到内门的辈分,在此之前,严格来说只是“同门”而已。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正常情况下,内门外门多以年龄大小相称。内门弟子客气一点便是师兄弟,外门弟子前辈一些便称呼小师叔之类……如武极星和老舵主这样,内门弟子称外门弟子为师叔的情况,极为罕见。

  老舵主也因此对武极星极为忠诚——到他这个年龄,已经没什么可追求的了,唯一在乎的,其实就是尊严和面子。

  武极星恰恰给了他这个。

  所以他随时准备为了琼花阁,为了武极星而死,不会有半点犹豫。

  武极星也很信任他,帮中的事情从没瞒过他。比方说这次行动的目标,他便知道。

  “最近南海里面有大妖争夺领地,有消息称,失败的一方流落到了近海。”老舵主说,“如今别说广陵,大半个扬州的黑白两道高手,都已经出海去寻找这个战败逃亡的大妖了。我们琼花阁,自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