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一百六十九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一顿饭吃了大概有两刻钟(半个小时),这还是没有吃那些特别花功夫的菜色。如果吃一些讲究的菜肴,一顿饭吃个半天时间甚至一天都不奇怪。

  等潘龙和卢喜安回到曾家庄的时候,看到这里聚集了十来位真人宗师。

  数量比之前少了很多。

  但此刻还愿意过来的,基本都是对这件事比较上心的。

  别看人少了,调查效率可能反而会上升。

  果然,他们稍稍一问,就发现有人已经将曾家过去百来年里面得罪过的比较厉害的高手的名单整理了一份出来。

  那份名单……相当的长。

  一则是时间比较久,二则是曾家的确很擅长得罪人。

  光是这份初步整理的名单里面,就有超过三十位真人宗师。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曾家这可太能得罪人了!”卢喜安看着用法术抄录的名单,叹道,“得罪了这么多的高手,换成我的话,怕是早就不知死在哪个角落里面了。”

  潘龙则注意到,那名单上赫然有巨鲸帮帮主,“鲸王”王京。

  “巨鲸帮不是在益州吗,怎么会跟曾家有仇?”他忍不住问。

  “鲸王自己并无子女,但他有两个妹妹,一共生了六个外甥。二十年前,他一个外甥在行船的时候遇到海盗,死了。那伙海盗是曾家培养的,一直为曾家打击那些跟曾家在生意上有冲突的海商。”一位看起来约莫四五十岁的真人凑过来说。

  潘龙忍不住皱眉:“鲸王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外甥死了,他难道不报复?”

  “鲸王得到消息之后,经过一年的调查,在外甥的忌日悍然出手袭击了那群海盗的老巢,杀了一千多人。”那位真人说,“但……不知道是那群海盗没泄露秘密,还是他投鼠忌器,反正二十年来,他并没有找曾家的麻烦。”

  卢喜安问:“那他可能是假冒的‘一文侠’吗?”

  那位真人苦笑:“这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鲸王是天下公认的高手。尤其今年年初,绥山剑圣修成仙佛,当时他也在附近观礼,据说有所感悟,回家之后不久就突破了天人合一,已经成为又一位大宗师。以实力而言,他是这张名单上少数几位能灭了曾家的人之一。”

  潘龙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这么说,真的可能是他?”

  “谁知道呢?闵前辈已经去益州找他询问了。”那位真人说,“闵前辈一辈子都在修炼,几乎没什么恩怨。而且他实力强大,就算鲸王也要给他面子……估计很快就很知道结果了吧。”

  “我觉得不是鲸王。”卢喜安突然开口说,“以鲸王的身份,为外甥报仇,何必要遮遮掩掩?他今年二百岁都不到,未来臻至天人极限,甚至冲击长生境界都有可能。只凭曾家,不配让他改名换姓隐藏身份。”

  这话就说得颇为不客气,几乎一转眼,方东焕就到了面前,冷冷地说:“你是看不起曾家吗?”

  “我怎么会看不起曾家呢?”卢喜安顿时露出笑脸,“我只是很尊敬鲸王前辈而已。”

  “王京的确厉害,但他巨鲸帮只有他一个真人宗师,等他死后,帮派能不能延续下去,都要打个问号。比起绵延千载的曾家,他终究少了一些底蕴。”方东焕沉声说,“小辈无知,不要只看到眼前,眼光要放远一点。”

  卢喜安笑着点头:“您说得对,所以我从来不做那些丧尽天良活该死全家的事。”

  他这话倒不是信口开河,潘龙能够看到人身上的功德罪业,他的身上虽然也有一些罪业,但并不很多,的确是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的样子。

  方东焕顿时勃然大怒:“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过您老可以离我远一点吗?”卢喜安笑道,“我这个人胆小,修为又低,我怕天打雷劈被捎带着波及,那多冤枉啊!”

  潘龙忍不住笑了——这卢喜安虽然是军人出身,但那张嘴可真不像是个当兵的,怕是年轻时候在茶馆里面给人演过相声。

  方东焕脸色大变,手一抬,就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却没能拔得出来。

  不知何时,潘龙已经到了他的身边,用右手拇指食指捏住了他的剑鞘。

  他看了潘龙一眼,再次拔剑。

  潘龙的手背上青筋微微一显,剑还是没拔出来。

  “方前辈,大家都是来帮忙查明真相的。就算有些矛盾,也不过是口舌之争,何至于要动刀动剑呢?”潘龙微笑着劝道,“算了,算了。”

  他话说得很客气,但捏住剑鞘的右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就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方东焕又发了两次力,始终没办法将被他捏住的佩剑拔出来。

  潘龙的修为,在真人境界里面不算特别强。但他的力量,除去一些血脉奇异或者干脆就是强大妖怪的真人,正常人类出身的真人肯定比不过他。

  而且,差距很大。

  此刻他两只手指捏住了剑鞘,那剑鞘便紧紧夹住了剑身。

  以方东焕的本事,除非是彻底翻脸跟他打起来,否则想要靠力量拔剑,是绝对不可能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方东焕几次尝试之后,自然也明白了这一点。他的老脸涨得通红,嘴唇哆哆嗦嗦,却没有再说什么狠话,最后怒冲冲地说:“一文大侠果然好本事,难怪别人要冒你的名!”

  潘龙笑着松手,说:“前辈客气了,其实这一文钱大侠的名号,本来就不是我独占的。我早上就说过,只要愿意行侠仗义,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一文钱大侠。若是满天下到处都是一文钱大侠,我只会高兴,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行侠仗义?行侠仗义就是将曾家庄变成如此模样?”方东焕愤怒地指着那片废墟,厉声喝道。

  “但我记得之前看到统计结果,曾家其实没死多少人啊。”潘龙作疑惑状,“难道我记错了?”

  “曾家的确没死多少人。”附近一位真人说,“说句公道话,三位真人宗师在地面上开打,最后只死了二三百人,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奇迹!”

  “但曾家的精英几乎都死了!”方东焕怒道。

  “那些精英,死了也就死了吧。”卢喜安的表情也冷了下来,“人家用的是佛门普度之法,能被普度之法杀掉的,有一个算一个,没冤枉的!”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严厉:“要是这些人能够早点死光,或许曾家就没今天这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