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道歌 > 第九十一章: 极道火炉
  火莲扎根虚空,一朵朵萦绕绚丽的色泽,莲瓣乃是火焰生成,看着极为神圣,莲中心蕊吐出火焰,带着点点的白色斑纹,这种真火至刚至阳,若是纯化白焰,灵道体修也抵御不了,顷刻便被吞噬殆尽。

  云辰耐住性子,不想莽撞中计,却见那火莲中的白斑火焰飘下,每一簇都可焚石煮海,烧的空间通红一片,他以破灭之光斩之,谁曾想只是沾染上莲火,便犹如柴火入油锅,整道破灭之光被焚燃。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好厉害的法,可焚灵力、血气,若是不能以强破之,只能另寻策略”云辰只是看了一眼,就琢磨出此法厉害。

  炎彬见敌手受困,双臂一抬,号令火力,顿时岩浆涌起,一根跟火法之矛被凝出,射向云辰,后者目中剑再次睁开,破灭诸法,一幕神光显形,照射漫天火莲,内含的阴寒之力磨了火莲,后又光中凝出武器,对斩射来的火法之矛。

  神光醉人,一根根火矛折断,难以抵御攻伐,目中剑威能不减,直照炎彬而去,但其一直防范这种真法,早就暗暗施展火遁之法,整个人裹着火焰,远远的避开了。

  十丈深的岩浆被湮灭,化为沟壑,使那里成为真空地带,强大的目中剑只凭弥漫的无上气息就可打散火力,望着那处再次被灌入的岩浆地带,炎彬背脊涌出阵阵寒意,普通的法真的很难对抗,若有所思后,他火发狂舞,溢出殷红火源,一个孕养于先天火焰中的灵胎,在其背后现出真态。

  “借天地之力,造极道火炉”炎彬不知在施什么法,面容惨淡没有一丝血气,似乎倾尽了全力,他的灵力凝缩在手中印法中,掌中神霞灿烂,绚丽异常,一簇蓝莹莹的火焰凭空腾起,在神霞中跳动,其身后丙火灵胎,口中吐出一枚古老的符号融入蓝焰中,将之变为一尊火炉。

  火炉密布蓝色火纹,喷吐斑斓霞光,像火道的载体,自炎彬掌中脱落,融入这座火山中,顷刻间、此地上涌亿万缕火霞,冲入云霄,仿若流光般的火力化为汪洋飞旋在山中,整片火山被秘纹封禁,从外部窥看,有一尊火炉虚影,笼罩在火山外,在种法超越了凡道力量的范畴,若非火地源源不断给施法者提供力量,绝无可能施展出来。

  “极道火炉!给我炼”炉中生火,每一处都弥漫着湛蓝火焰,入眼皆是火海,有许多火道符文在火海中载沉载浮,加持着焰力,仓促间云辰将五行妙光运转到了极致,化为护罩牢牢守护身体,依旧难以阻挡侵蚀,湛蓝火焰烧熔五行妙光,有几簇火苗掉落在其肉身,烧穿了他的骨肉。

  “啊~~”云辰痛苦哀嚎,越来越多湛蓝焰火,侵入五行妙光内,焚灼着他的肉身,这种火焰以如今的血气难以浇灭,他忍受着灼心痛苦,目中剑再次照出,湮灭了十丈内所有的焰火,震散了焚体的火焰。

  “没用的,炉中自化天地,火道昌盛,此炉不绝火道不灭,看你有多少灵力可以施展那种法”炎彬在火焰中喝道,双手画图,引动湛蓝火焰再次席卷而来。

  火焰一凝变作蓝色火凤,横翅斩来,轻易击溃了五行妙光,云辰将目中剑对准火凤,将之身形打散,使之难以逞凶,但正如同炎彬所言,炉中火道不灭,火凤浴火重生,湛蓝火焰重塑凤体,它再次展翅袭来。

  “四象合一”云辰变换着四象剑诀,有四尊圣兽虚影伴侧围绕,渐渐融入剑招之中,他剑光涛涛,剑力分海裂山,绞灭层层火焰,化为一道光束射了出去。

  炸音连连,四象光束将火炉击穿,外界气息滚入火山中,如溪流般的岩浆顺着那个洞口倾泻出去,炎彬手中巧施妙法,将那处裂开的炉体补全,他眉头紧锁,对方真法诡异,若是僵持下去,恐怕很快寻找到火炉的缺陷,念及此处,他驱使火凤,将火炉中的火道符文,吞食干净,平添火道威势,欲要一举拿下对方。

  火凤翎羽符文熠熠,光泽炽盛璀璨,云辰见之,嘴角不自觉上扬起来,他收了掌中灵剑,单手伸出迎向火凤,其灵台上原始符文映出,整个人弥漫原始气息,有一元清光淡淡的裹在肉身外。

  两者在触碰的刹那,一元清光摄取了火凤的火道符文,一枚一枚顺着手臂流入云辰肉身中,他用力一握,火凤躯体溃散,四溢的湛蓝火焰,掉落在其肉身上,顷刻熄灭。

  “自绝退路”云辰轻笑着,这个残法体悟于玉娆的《仙九式》,不同于原法的号令世间符文,他另辟奇径,以原始符文掠夺万象符文,只要触碰到显象的符文,就可以掠夺而来,转化成自身的力量。

  火道符文入体,云辰辟火之能不同往日,肉胎都带着很玄奇的火性,他张口一吸,以符文为引,涛涛湛蓝焰火化为最纯净的能量,吞入腹中,滋养灵母之源,补充着消耗。

  “混蛋,他有法可夺火道符文,此番失利了,可掠夺的火道符文终有耗尽之时”炎彬不甘就此失势,身融火势,再次引动极道火炉,磅礴的火焰沸腾,一挂一挂垂下,挂想要将云辰炼化。

  “真火炼体”云辰盘坐火泽中,神态安之若素,任由蓝火煅烧,其皮肤火道符文显化,一缕一缕抽取其中的火中精粹,淬炼他的肉胎,那焚灼的伤口长出肉芽在蠕动,一抹霞光扫过,完好如初,伤痕都未曾留下一点。他的骨殷红如玉,被真火煅烧的更具神性,泛涌赤色光晕,带着很强的火性,命精也从骨髓中渗出,排列成血道经文,攫取火力,开始衍生精血取代普通的血液。

  “借我的法,淬炼的你的真身,我倒要看看你这块真金,经不经得起我火淬炼”炎彬微微说道,双手捧火举天,一片绚烂火霞从双掌中淌出,围绕火山的火炉在缩小,化为几丈大小,将云辰困在其中,

  炉中火焰腾腾,蓝色火焰几乎凝成液体,浇灌在云辰身上,他的皮表上,火道符文在黯淡,看情况承受不了多时“与我拼法,我乃破极体道,只怕你的烈火,不够我吞噬的”。

  云辰触动骨体外的命精,一点一点推送筋肉中,他将皮表火道符文撕裂一角,海量的火中精粹,涌入肉胎中,被命精所攫取。

  这般肆意而为,存在很大隐患,云辰大口喷吐血液,筋肉被撕开,骨骸都被震裂,散溢的火力将肉体烧的黑黢黢一片,幸亏火道符文从旁隔绝了九层焰力,不然这幅破极宝体根本经受不住淬炼。

  攫取大量火中精粹后,命精色泽呈现混沌,分离出一条条生源之力,反哺受创的宝体,使之更为强悍,云辰浑身喷吐仙泽,整个人彷如置身仙界中,雾霭迷离,那震开的骨骸被火力引出了缺陷,经由生源之力修补更为无暇,筋肉中火焰织图,提升耐火能力,这便是极尽一道的可怕之处,可弥补各处不足,臻至最强,大成之后将没有缺陷,跳脱五行,置身阴阳外。

  火道符文渐隐渐消,云辰深知不能这般继续了,不然没有符文庇护,宝体将会被侵蚀,他将命精重新引回骨髓中,睁眼灭诸法,目中剑完全展露威能,将几十丈内的一切事物,湮灭个干净。

  极道火炉碎尽,炎彬倒退几步,捂着胸口吐出鲜血,他双目布满血丝,凝望眼前对手暗道“真是怪物,占尽地利也难以匹敌,若是还有暗藏的惊人手段,可以问鼎那一列的天骄了,不行我要深入地心一战,不然没有胜机”。

  佯装重伤身态,炎彬大肆吐出鲜血,摇摇欲坠,身后灵胎吐出丙火,裹着他遁入岩浆中,云辰见后踌躇了片刻便追了下去。

  顺着对方残留的气息,云辰将五行妙光化为铠甲,乘着朱雀神,追了下去,心头坚定此番一定要分个胜负,哪怕背水一战也在所不惜,地势对他太过不利,拖延下去对方浴火自愈,先前一切手段都是徒劳,最后能活活耗干他的力量。

  天顶上,一轮小月当空,磅礴的玄道气息弥漫,震慑人心,一荡一荡灵泽如云雾般,萦绕在人群中,此时各家角逐失利的天骄,各自屹立于长辈后方,虽是人山人海,却无小辈敢窃窃私语,王座上端坐的都是各家老祖级别人物,身居解道殿尊位,那是世间玄道大能,坐看世间流转千年,他自不衰,尤其王座中央高处,大道迷雾中的那九尊神圣,他等超凡于外,凌驾诸王之上,窥看不得真容,有哪个小辈敢犯此忌讳。

  “寒火老头,我看你日后还如何吹嘘,你那身负丙火灵胎的小徒弟,被人逼入岩浆中,不敢露头了,占尽地利还被对方逼到这般田地,想必你疏于管教啊,要输啊”有大能孩童心性,冲着对立王座上老叟讥讽道,险些拍手叫好。

  “你!”被指名道姓的老叟,鼻息喷吐霜白寒焰,其身下王座缔结出刺骨玄冰,昭示其心头怒火,他颤动着手指,回应道“一时失利也是难免的,现在言谈胜负太早了,你这老不羞,你两个徒弟第一场就被刷下,你何来资格嘲笑我”。

  “老匹夫,我弟子霉运当头,两个皆遇殿子级人物,不然轮到你嘲讽我”眼见两人剑拨弩张,不少大能出言劝阻,也有不少人开始重视云辰,若是第一次是姜诗夏一时不慎被敌手制衡,那眼下身处火地丙火灵胎也被压制,只能说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子,有着非凡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