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傲娇帝少有点坏 > 第289章表演了几个节目
  许若瞳又想起了在化妆间时,吕施施对她说过的话。

  “知道这条‘维多利亚女皇’为什么会被珠宝界视为至尊级的珠宝吗?除了因为她那珍贵无比的材质和无比伦比的天才设计和镶嵌工艺,更重要的是她的历史。那才是她真正独一无二、并且永远无法被复制、无法被取代的原因。”

  正当许若瞳发呆时,有工作人员走到了秋剪梅的身边。许若瞳就坐在秋剪梅的身边,她看见那人递了张条到秋剪梅的手中。

  秋剪梅看完那张小条后,就皱紧了眉头。

  许若瞳忙问她:“梅姨,什么事啊?”

  秋剪梅将那张纸条,递到了许若瞳的手中。

  许若瞳展开来,看见那上面写了四个龙飞凤舞、又苍劲有力的字:单向的爱。

  这字,她认识,正是凌默宸的字。

  当初,凌默宸要她为他做早餐和正餐,所列的菜谱就是他亲笔写下的。

  “这是什么?”

  秋剪梅小声地道:“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订婚仪式上,你会上台常演唱一首庆贺今天典礼的歌。我们原本定好的是《你最珍贵》。可是,刚刚工作人员说,这是默宸在仪式开始前不久,亲自所定的歌。”

  许若瞳呆若木鸡。

  秋剪梅也是头痛到不行的样子,嘴里喃喃地低语道:“默宸怎么会定这么一首歌呢?”稍顿,她问许若瞳:“瞳瞳,这歌……你会唱吗?”

  当然会。不仅会,这阵子她还常听这首歌。一听,就心痛到想要大声地咒诅那该死的爱情。

  这时,凌默宸和夏梦已携手走至了红毯的最顶头。

  许若瞳扭头望过去,凌默宸扭头望过来。四目相对时,许若瞳的眼中,已是雾蔼蒙蒙。

  她这会儿真的好想扑过去,双手抓住那该死的男人的衣领,大声地质问他:“你这个魔鬼,你究竟想做什么呀?你为什么不干脆找把刀,把我的心给挖出来、再切成片片,用辣椒炒了给你下酒算了。”

  他说完了贺辞后,紧接着又有几位国内和国际巨头接连着上了台,也表达了祝福之情,然后,就是几位到场的、影视圈声誉斐然的国内和国际巨星,按着先后顺序,表演了几个节目。

  终于,台上的主持人报出了许若瞳的名字。

  主持人介绍许若瞳的身份时,并未提及她是凌家的干女儿,除了说她是一位知名的、又极富才华的演员和作曲家外,还说她是凌默宸一位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

  许若瞳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

  前面的那些大人物都说了什么,唱了什么,表演了什么,她压根就不知道。

  她更不知道,她是作为压轴出场的,因为,这是今天订婚典礼明星表演环节的最后一个节目。

  直到主持人叫了她名字两遍,她依旧还是一副魂游相外的样子。秋剪梅见她好像魂没在的样子,就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

  “瞳瞳,该你上台了。”

  许若瞳这才像魂魄刚刚从外太空旅游了一大圈,才刚回了她身体里一样,猛地颤了一下。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啊?”

  秋剪梅又提醒了她一遍:“该你上台了。”

  许若瞳“哦”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就坐在与他相隔才两个座位的凌默宸。

  凌默宸同样在看着她。那眼神,是一如继往的暗昧不明。

  她的手立刻就紧紧地抓着礼服的裙摆,微微地有些颤抖。

  秋剪梅还以为是现场大人物太多,弄得她紧张了,就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瞳瞳,别紧张。”

  许若瞳重重地吸了口气,慢慢地站起,朝舞台慢慢地走去。

  此刻,在她的眼中,这只有一尺多高的舞台,就像是一座刑场一样。她一步一步走向那舞台,就像是正走向刑场。

  上台阶时,她垂着头,双手轻轻地提着裙摆,可是,她有些失魂落魄,裙摆提得不够高,上第二级台阶时,她还是踩到了礼服裙摆的尾端。

  得亏了主持人为了表示自己的绅士风度,在许若瞳走上舞台之前,就已经站在那里等着她了。见她踩着裙子了,原本只是打算虚扶她一把的,瞬间就变成了实际的搀扶。

  许若瞳本就觉得尴尬,现在因为这个意外,就更是觉得尴尬极了。

  主持人很有急智,赶紧机智地调侃道:“看来,许若瞳小姐是太急于为凌先生和夏小姐,送上她的祝福了!”

  台下立时响起一片笑声和掌声。

  那笑声,令许若瞳的脸“腾”地通红。

  她不由自主地就迅速地瞟了一眼,凌默宸所在的方向。

  他坐在那里,只是眼神专注地静静地望着她,没有笑,更没有鼓掌。

  伴奏音乐响起,前奏是很优美的吉它和旋,正是阿杜的那首《单向的爱》。

  和旋响起的那一瞬间,许若瞳的心已开始痛起来。

  她不知道,她要如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当着凌默宸的面,完整地唱完这首在许多个夜晚,令她一听就泪流满面的歌。

  她又一次在心里对自己说:许若瞳,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是你,也不是你!此刻站的这里的,是那个凌家的干女儿,是那个女星许若瞳,而不是爱着准新郞的、曾经属于他的地下情人的那个许若瞳。

  终于,在那优美而伤感意味浓郁的音乐伴奏下,她张口开始唱出那熟悉无比的旋律。

  当唱完最前面的两小节时,许若瞳忽然间醍醐灌顶了一般,一个念头如闪电般地劈开了她的大脑。

  他专门点了这首歌,并不是故意要用这首歌,当着如此众多的中外宾客的面,来取笑和奚落她的。

  而是因为……这首歌的字字句句,不仅仅只是她的心声,同样也是他的心声!

  他昨晚对她说的那个“如果”,并不是玩笑,而是……真的!

  如果,如果她当时对他说的不是“怎么可能”,而是“我会”,那么,今天的这场订婚典礼,他真的会取消。

  他不敢对她说他爱她,就如同她不敢说她爱他是一样的。

  亲爱的,是不是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

  迈克尔.杰克逊被称于世界舞王和流行之王。他说:“他是节奏的奴隶。”许若瞳觉得,她就像是旋律的奴隶。

  为了创造和享受优美的旋律,她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忍受日复一日枯燥的训练,长大后又可以忍受寻找和等待灵感降临时的孤寂与苦闷。所以,音乐的旋律总是可以比人的话语,更深地刺入她的灵魂。

  当在心底悄悄地唱过无数遍的旋律,从许若瞳的口中发出,再如何地自我对话,再如何地自我暗示也没有任何用了,眼泪无法可抑地盖满了她的双眼。

  她努力地锁住眼中的眼泪,双眼朦胧地看向了台下,那第一排居中而坐的那个男人。

  他的双眼正定定地望着她,在含泪的她看来,他的双眼同样是朦胧的。

  许若瞳努力地隐去了眼中的晶莹,再次凝目,望向了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

  没有看错,刚刚不是她的错觉。

  他那双比常人都要亮的、充满了魅惑与危险的眼睛,此刻同样覆盖着的,是一层薄薄的、若有似无却美丽至极的透明水晶。

  ……

  许若瞳唱不下去了。

  她宁愿相信,希腊童话中那尊会流泪的石像是真实存在的,也从来不曾想像过,像他这种意志坚如铁、心肠硬如石的物种,居然也会是一个眼睛会分泌眼泪的、拥有血肉的正常人类。许若瞳并不因为凌默宸眼中那层迷人的透明水晶,就百分百地确信了他对她的爱,然而此刻,她宁愿放下一切的怀疑,选择相信他。

  这是她和他好不容易才共同想要唱出的心声,所以,哪怕是她的心已经痛到抽了,她也必须要一句一句地唱下去!

  哪怕是眼泪将她的妆面弄花,哪怕是她的嗓子哽咽到发不出声音了,她也要为了他,把这首黑夜里令她心碎过无数次的歌,完整地、好好地、平静地唱完。

  她的口里反复地唱着“单向的爱”,心中却在不断地对他说“不是这样的,亲爱的,因为我同样也在爱着你”。

  她的口里不断地唱着“你爱他他爱她,谁爱我?”,心中却在不断重复地对他说着:“我爱着你!或许早在你爱上我之前,我就已经傻傻地爱了你很久了。”

  她一边唱着,一边不断地告诫自己:许若瞳,不要哭,不许哭!

  就让他和以前一样地认为,你并不爱他。

  就让他和真正属于他的女人,平静地生活下去。

  不要让他感到遗憾,更不要再让他难过!

  你已经拥有了他的眼泪,这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阻止许若瞳,她的眼泪依旧如断线的珍珠般,不断地滚落。

  许若瞳的流泪,令台下响起了越来越多的窃窃私语声。

  只是,在许若瞳的眼中,所有的这些都已经不存在了。在她的眼中和心中,此刻全场,就只有那个和她一样,身穿着黑金色礼服的男人!

  台下,夏梦缓缓地将脸转向了坐于她身旁的凌默宸。

  凌默宸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舞台上那个泪流满面的女人。

  看着他那双含着薄亮水晶的美丽无比的眼,夏梦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

  原来,一切都不是她神经过敏地瞎怀疑!原来,一切的绯闻都是真的!

  他和台上的那个女人,真的不是没什么。而是,太有什么了。

  从她第一次在静湖别墅意外地看到许若瞳。

  从凌默宸打破多年的禁例,和许若瞳合奏了那曲《克罗地亚狂想曲》。

  从凌默宸在凌家后花园的那个小亭子里,对胡玫说“她说的都没错啊”。

  从昨天凌默宸当着她和楚寒的面,说他一直关心她。

  从她今天看见许若瞳身上的那件礼服,和那条稀世的维多利亚女皇项链。

  甚至,从她还在酒吧街为许若瞳画画,凌默宸只用一眼,就找出了她的主调。

  亦或是更早,从那个在音乐剧院看音乐会的夜晚,他破天荒地对她提议,到那家饮料店坐坐,她就已经知道,那个女孩在他的眼中,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只是,她不敢相信,她更不愿意相信。

  因为,是他自己说过的,他这个人,是绝不可能和女人谈什么恋爱的。

  原来,他骗的不仅仅是别人,更有他自己。

  现场,不只她们两人,还有更多其他人,想法都各自不一。

  舞台上,有那么一个片刻,许若瞳在她的脑中想像着,当她唱完这首歌后,凌默宸会用他那从来都是优雅而骄傲的步伐,走上台来,深情地看着她,对她说“告诉我,你爱我!”

  如果是那样,她一定会用流过滂沱眼泪的双眼望着他,不顾今天这个特殊的场合,不顾她的行为有多么地荒唐,她会告诉他:“是,我爱你,很早以前,我就已经爱上了你。”

  可是,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因为,他是凌默宸!

  他是那个站在世界金字塔顶端,俯瞰世人的男人!

  他的冷静、他的骄傲、他的自制,不会允许他任性地这么做。

  她终于明白了,昨晚他的那个回眸和他的那句“我走了”是什么意思。

  她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今天订婚典礼所安排的一切,是什么意思。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彼岸花,死亡之花!他与她的爱情,在今世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了。

  当他最后一次朝她转身回眸,当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走上了这条红毯,当他把他的心和他对她的爱情,当着这里所有的中外嘉宾、包括当着他的未婚妻,向她坦露而出的同时,他也选择了——埋葬!

  她与他今生只能如此刻这般,一个台上、一个台下,彼此对望,咫尺天涯,却无法彼此拥有。

  她,只能是他独一无二的记忆,存在于他的回忆之中。

  最后一句“你幸福,就足够”终于唱完了。和上台时的艰难一样,许若瞳站立于舞台中央,不知道该怎样走下这方寸的舞台。

  她垂着头,不敢看台下。

  直到伴奏旋律完全停歇,舞台安静下来,台下掌声响起,她才有些木然地扫了一眼台下,弯腰鞠躬,轻轻地说了声“谢谢”,恍忽而绵软地步下了舞台。

  她没有走回自己的座位,她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坐回到离凌默宸仅一米多远的那个座位上去。

  《傲娇帝少有点坏》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傲娇帝少有点坏请大家收藏:()傲娇帝少有点坏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