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刘备的日常 > 1.161 兵发关西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斥候传来消息。钜鹿的农人,已开始耕作。钜鹿有大陆泽。“大陆泽在其(钜鹿)西北。”乃天下九泽之一。今春开始,便有农人围湖造田。一切皆如蓟国这般。

    与嗤鼻一笑的北路汉军将领不同。消息传到蓟国,刘备却深感不安。明知战争期间,不可久持,钜鹿郡的农人还要按时耕种。农人心中如何作想,刘备不得而知。然,至少说明,据钜鹿而守的黄巾军,有足够的信心。最少也能撑过一季。

    言外之意,诸位乡亲放心耕种,汉军打不过来。

    再参照胡玉送来的,“广宗有大神机”的密信,刘备自当十二分慎重。

    正如关东播乱,丝绸之路却未曾断绝一样。如今从蓟国前往洛阳,可经并州南下。且大河水路亦未曾断绝。蓟国明轮船队往来不断,运送督亢粳米。朝堂敕令,凡蓟国明轮船,皆不得盘查拦住。

    蓟国六国馆,不断有北地王侯逃难至此。虽说今汉仍沿袭前汉《阿附蕃王之法》等诸如此类,对诸侯国诸多限制。然事急从权。危难之际,自当放宽。刘备曾向陛下表奏,冀州六国北上蓟国避难事宜。陛下回复,权且善待。这才有了紫渊六国馆。

    五月初,终有皇命颁下。陛下命都护西域辅汉大将军刘备,率本部兵马,并西域藩国联军入关。平关西之乱。

    皇命为何迟迟未曾下达。乃因先前关东战局利好。北路汉军势如破竹,攻破邺城,将黄巾军三大贼酋,四面合围。眼看胜利在望,陛下想着,待平定关东,再令车骑将军移师关西,平定关西之乱。如此一来,陛下和蓟王皆省心。

    奈何,天不遂人愿。形势一片大好之时,长驱猛进的南路汉军,竟一夜陷入重围。兖州黄巾自东郡发兵,攻打陈留。欲与豫州黄巾合流。牵一发而动全身。关东汉军,精锐进出。以大河为界,纷纷南下,北上。驻守虎牢关的车骑将军,亦准备拔营,亲往冀州,剿灭张角。

    实在无人可用。不可坐视关西贼乱,尾大不掉是其一。与洛阳一水之隔的河东,竟也现黄巾贼寇踪迹。若让贼寇东西战线连通,呈合纵连横之势,洛阳危矣。

    不得已,陛下只得下诏。急令“都护西域辅汉大将军”,出兵平关西之乱。

    皇命抵达,举国欢腾。

    皇命不可违。虽忧心广宗战局,刘备亦只得升帐点兵。请王太妃、王妃垂帘监国。命典军中郎将、王傅黄忠领本部兵马,并横海中郎将黄盖,率蓟国将校,守备国土。

    刘备亲率幕府五校:前军校尉关羽,后军校尉张飞,右军校尉徐晃,左军校尉周泰,中军校尉典韦,前军司马蒋钦,后军司马成律归,右军司马韩猛,左军司马崔霸,为中军司马素利。及别部司马麴义,发机关兵车一万辆,择日启程,兵发关西。

    史涣领一百绣衣吏。亚马逊女王领一百王宫御卫。陪同前往。

    大河之上。

    一艘蓟国明轮船,轮桨如飞。身后数艘小艇,正死死咬住不放。游弋在南岸的白马将军,驰援长社。没有白马义从来回扫荡,便有小股贼兵,趁机下河。劫掠往来船队。一入大河,这艘悬挂蓟国鸾翼帆的明轮船,即被盯上。贼寇欲趁薄雾未散,强行登船。却被兜头一阵乱箭射翻。

    虽不知这艘缺少坚甲利箭的内河商船,为何落单在大河之上。然而贼众们却管不得这许多。招呼同伴,死死咬住。定要杀上船去。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蓟国和黄巾贼的恩怨,又何须多言。

    爵室内,船官临危不惧,沉着应对。底舱,渤海黑驴仍兢兢业业的转着圈。手持并发连弩的舟楫士在卞氏的率领下,居高下射。数次将靠近的贼船逼退。

    你追我赶,待日上三竿。

    最后一丝薄雾被日光蒸发。忽听战鼓轰鸣。数艘大汉水军战舰,拦腰装撞翻贼船。鱼叉飞射,落水贼寇惨叫毙命。一番厮杀,结果贼众。便有人高声相问:“蓟国舟船,可无恙否?”

    “我等无恙,谢将军出手相救。”船官高声答道。

    “如此且自去。只是切勿靠近南岸水路。”那人又道。

    “敢问将军,可知黎阳津是否安全?”船官问道。

    “你们要去黎阳津?”

    “然也。”

    “如此且随我同行。”那人言道。

    “多谢。”待并入大汉水军,船官又问:“敢问将军高姓大名?”

    “清河朱灵。”

    中牟县城大营。

    曹操率黎阳营占据此城后,整顿吏治,整编义军。又出兵保护农人耕种生产。引得交口称赞。今夏大旱,万幸中牟倚靠大泽,引水通渠,无碍农时。

    又广出斥候,南下探路。一边坐等右中郎将抵达,一边随时伺机驰援长社。这日,忽有一骑奔至城下。

    骑士高呼:“陈留义军,切勿射箭!”

    曹操登城喝问:“你是何人!”

    “我乃陈留义军,受张公之命,赶来求援!城上可是曹都尉?来时张公曾言,乃是都尉少年好友。都尉定不会见死不救!”

    “可有信物!”曹操急问。

    “有张公手书在此,都尉一看便知。”城下义士已取书在手。

    “打开城门。”

    “喏!”

    吊桥落下,城门开启。便有一队军士冲出,刀枪并举,暗中戒备。

    义士面无惧色,翻身下马。牵马入城,又卸下刀剑弓弩。搜身后,带上城头。

    曹操取书信在手,细看封泥,完好无损。再封一看,果是张邈笔迹。这便问道:“陈留战况如何?”

    “数日前,贼寇忽然势大。其中不乏山海宿贼,攻城甚急。义军损失惨重,眼看城池难保,生灵涂炭。张公听闻都尉已出兵中牟,特命我赶来求援。”

    “你又是何人?”

    “钜野李整。”

    见他颇有胆略,曹操甚喜:“孟卓有难,操自当驰援。壮士且下去休息,三日后,我自领精兵,驰援陈留。”

    “中牟距陈留不过百余里。骑兵旦夕可至,何须三日。”那人急问。

    曹操不怒反喜:“壮士所言极是。今日出兵,明日一早,与我突袭敌营。”

    “喏!”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