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行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指挥鬼才
  “三个小时,国服攒了那么多资源建造的战船就全部都没了。”

  临界秀眉轻蹙,一双美眸透着无奈,道:“还能说什么呢,24小时内,日服的战船就可能从我们的东海岸任何一个点登陆了,到时候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日服玩家直接出现在白鹿城的境内,我看到时候到底怎么打!”

  “这下麻烦大了。”苏希然咬着银牙。

  也就在这时,一道铃声回荡在空中——

  “叮!”

  系统公告:各位玩家请注意,【日本】服务器取得海战的胜利,获得【制海权】,所有从海上登陆【中国】服务器的【日本】服务器玩家获得全属性+10%的制海权加成!

  ……

  “居然还有制海权一说?”

  剑墨隐者咬牙切齿:“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我皱了皱眉:“先别管那边了,守好酒泉关,不能东部战场被攻破之后,连西境战场也守不住,那就真的要全线溃败了。”

  “嗯!”

  就在这时,“滴”的一声,一条消息来自于董小瑜:“准备投影会议了。”

  “好。”

  显然,东海海战的完败,导致我们必须改变战略了。

  “唰——”

  投影成功,我时隐时现的身躯再次出现在星骐城的偏殿办公室内,周围一道道人影出现,唐韵直接走到我身边,挽着我的手,撅撅小嘴:“西域都护府那边还好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还凑合……”

  战天、何艺的脸色都有些难堪。

  当然,脸色最难看的当属烛影乱,一张脸死灰,手握长剑,上前一张手就抓住了沈丘白的脖颈,将其抵在墙壁上,道:“你为什么要逃?”

  “撒手!”

  沈丘白猛然挣脱,也拔出了剑刃,道:“你自己不听我的劝告,一意孤行用什么狼群战术冲到对方的精准射程内,我能说什么,你没看到你派出去的那些船血条掉得有多快吗?这时候我如果不下令撤退的话,你打算跟你一起殉葬?”

  “那么……你撤掉了吗?”烛影乱目光森寒。

  “他们的船航速飞快,走不掉能怪我吗?”沈丘白悻悻,摸了摸鼻子,似乎也觉察到自己的这句话有点欠考虑。

  烛影乱冷笑一声:“废物!”

  ……

  就在这时,苟小宁皱着眉头,说话了:“都别吵了!”

  顿时,众人安静了下来。

  苟小宁继续道:“诸位,胜败都是常事,既然国战已经开打了,那就肯定会有胜负,制海权既然已经失去了,再去追究谁的责任已经没有什么必要,说说吧,接下来该怎么打?”

  何艺一双美眸透着智慧的光芒,道:“东方林海战役不能再打了,一旦日服的玩家从东海岸登陆,就可以从后方进攻我们,跟美服的玩家前后夹攻,到时候我们东方林海的人会相当的被动,甚至有可能会被全歼掉。”

  “嗯。”

  苟小宁点头:“东方林海确实不能再守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能撤回白鹿城境内了,重兵防守北原城、云中城和渔阳城这三座次级主城,三座次级主城之间相互驰援,就算是其中一座城池被围了,也不至于会被灭。”

  绯月秀眉轻蹙:“现在,绯月骑士团可以从无所事事的南方战场撤退,去参加正面战场了吧?”

  “也只能这样了。”

  苟小宁道:“绯月会长,那就由你率领绯月骑士团在内的百万玩家增援北原城或者云中城好了。”

  “不。”

  绯月摇摇头:“白鹿城境内的玩家众多,还需要我们区区的一个绯月骑士团吗?我的意思是,真正吃紧的战区是西境,我想去驰援西域都护府。”

  “不行。”

  苟小宁指了指前方的沙盘,道:“美服、日服很快都可以直接进入我们的东境,这里也会成为主战场,反倒是西域都护府有坚固的酒泉关作为要塞,印服的人久攻不下自然会撤退,没有必要增兵了。”

  “可是……”

  绯月双手按着桌案,一张俏脸上写满了愤怒与不解,道:“我了解过,镇守酒泉关的主力公会,北辰、桜华月想都已经人均掉2-3级之多了,难道还要让他们继续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西境堵门,却放任我们这些国战开启三天都没有动过手的人闲坐着?”

  紫衣侯一样皱眉道:“苟主任,你真的了解游戏里的风云变化吗?按照你这个战术安排,整个国服都像是一盘散沙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凝聚力啊!”

  “听从命令和调遣,这是你们最应该做的事情。”

  苟小宁站起身,冲着大家鞠躬,道:“国服的未来,要靠你们,而不是我,我只是一个策划与运筹的人,请各位相信我,绯月骑士团、雪银杉驰援东方三大次级主城与小型郡城,无比步步迟滞美服、日服玩家的进攻。”

  我倚靠在窗台上,禁不住的笑了笑。

  翁海皱眉:“丁牧宸,你笑什么?”

  我一扬眉,笑道:“我笑国服好歹也有几千万玩家,居然会被人压得在家里出不去,想当年,国服纵横万里,剑指岭北、马踏千山、打得美印服务器不敢出气的气势哪儿去了?美服才多少人,居然被牵制在东方林海里那么多人,分一半兵力从南方海岸迂回,直接进攻美服的边城有那么难吗?就算是没有这个胆量,至少也应该知道联合俄服,让他们从后方攻击日服来争取时间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苟小宁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没什么意思。”

  我一摊手:“只是佩服指挥鬼才罢了。”

  “噗……”

  董小瑜瞬间笑出了声。

  “董总,你严肃一点。”苟小宁皱眉:“丁牧宸,我警告你一次,不要再作战会议上对总指挥指桑骂槐了,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我点点头:“那就不骂了,不过酒泉关久守必失,我希望你这个总指挥考虑一下酒泉关被攻破之后西域都护府的部属。”

  “你们有八九百万人,还守不住一个西域都护府吗?”苟小宁淡淡一笑。

  我心头一阵寒意:“你的意思,我大抵上也明白了。”

  烟光残照冷笑一声:“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指挥鬼才,也不知道是真的蠢,还是别有用心。”

  我哈哈一笑:“好了,这会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烟光盟主,走吧,还有韵儿,你也回去了,尽早撤回主城,别被包饺子了。”

  “嗯嗯。”

  说着,我们三个直接断开了投影会议的连接,身影消失,回到各自真实身躯的所在地去了。

  ……

  “会议开得怎么样?”苏希然在旁笑问:“有没有关于接下来的战略部署安排?”

  “有。”

  我摸了摸鼻子,道:“东方林海的大军撤回白鹿城境内,以防被日服的人偷袭,再从南方抽调几百万人驰援东方方向的主城和郡城,总之……这下子褶子了。”

  她皱了皱秀眉:“哦,没有关系增援我们西域都护府的决定吗?”

  “有,让我们自生自灭。”

  “啊?”

  一旁,临界张大了小嘴:“话说这个总指挥蠢到了什么地步,才会让我们这点人守西域都护府啊?而且,除了北辰、桜华月想、冰血战盟之外还有像样点的公会吗?”

  她压低声音,凑在我耳边说:“恕我直言,除了北辰和桜华月想,其余的公会都是乌合之众,人数是有七八百万不假,真打起来会是印服主力精锐公会的对手吗?恐怕到时候,就像是我们北辰屠杀印度的辣鸡公会一一样。”

  “没有办法。”

  我抿了抿嘴,道:“总之,我们自己努力吧,不会再有援兵,各大公会的掌门人都在战略指挥办公室的责任人名单上签字了,谁也不可能冒着自己被惩罚的风险私自来增援我们。”

  “那行吧,似乎也就只能这样了。”

  临界叹息一声:“今晚打算打到几点?我明天早上九点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必须要参加,一旦缺席就会被董事会锤成傻子的那种。”

  我想了想:“打到凌晨一点左右,尽量不影响你的休息和上班。”

  “嗯嗯,那就好。”

  ……

  于是,北辰再次下场守御一次,守到凌晨1点的时候,临界以及一大批主力都下线了,我则带着大家又打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到凌晨三点的时候,将防守重任交给了,在公会频道里命令道:“大家出城,在城外下线。”

  “为什么?”

  苏希然讶然:“往常都直接在城内下线的,这次怎么……”

  我指了指外墙的27%韧性,道:“我担心如果印服玩命的话,可能会守不住,一旦在城内下线容易被对方攻破城关之后守株待兔,到那时候就麻烦了,所以今天在城外下线。”

  “嗯嗯,明白了!”

  城外的人,山有扶苏、北风之神等人杀了大量菜鸟之后也下线了,取下头盔,吃了点东西就上床睡觉了,工作室里十分宁静,大家也都累了,听着外面的湖水声,以及空调的声音,禁不住有些感慨,九个月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处于今天的这个位置,率领国服第一公会抵挡整个印服的进攻,而且处处被明里暗里的针对,人生这是何等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