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行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大会战!
  “……”

  我眉头紧锁,强忍着心头的不爽,道:“是这样的,虽然神约已经差不多从土服的人手里夺回两座郡城了,但就在此时此刻,寒月郡的西方大约五里外,印服的人已经来了,他们的目标同样是这两座郡城,所以,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就出城迎战,我会率领北辰为首的另外接近200W兵力从他们的后方进攻,我们前后夹击,一举击溃他们。”

  “我凭什么听你的?”

  沈丘白剑眉一扬,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我皱了皱眉,道:“现在不是提旧仇的时候,末世战歌带着印服的主力就在城外,随时都会发动对寒月郡的进攻,除了合作,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林语花冷笑一声:“我们要是不合作呢?”

  我目光一寒:“你闭嘴,鼠目寸光的小人!”

  “你……”林语花气急。

  火焰鼠提着法杖走上前,皱眉对着沈丘白说道:“总盟主,我觉得今夕何夕说的话还是有点道理,我们这时候不应该再去纠结过去的梁子了,现在一定要一致对外,我们真正的敌人就在城池外,难道不去跟他们杀个你死我活,却在这里跟北辰内斗吗?”

  今朝醉也提剑策马上前,道:“总盟主,火焰鼠说得没错,我们这群人从东海转战渔阳城,有从渔阳城转战玉门关,如今到了西域都护府,来都来了,就跟印服的杀个痛快吧,他们在西域都护府为非作歹了一个星期之久,我们不能再让他们为所欲为了!”

  沈丘白皱眉,道:“兄弟们,我不是不想下令跟印服决战,只是临行前的时候,总指挥已经交代过我了,我们此行的目标就是夺下两座郡城,击败、驱逐土服的人就算是完成任务了,目标就是让土服的一群王爷军滚蛋,而不是跟印服的人决战。”

  人群中,觉醒甘宁将魂的君夜寒手握长剑,策马上前,道:“老大,既然我们的任务是夺回双城,现在已经夺回了,下一步已经没有了指挥任务,自然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了,我们现在就应该出城,跟阿三决战,没有别的。”

  燕山北往也点点头:“老大,下令吧,出城跟印服决战,有今夕何夕、北辰在后方策应,我们肯定能以少胜多、一战逆转西域都护府战局的!”

  沈丘白眉头紧锁,依旧没有说话。

  这时候,林语花提着双匕首,目光透着炽盛光辉,一扫众人,道:“你们一个个的在这里慷慨陈词,一个个的是都爽了,可是想过后果没有?出城决战,这六百万人如果被我们败光了,之后怎么办?在战略指挥办公室那边,这个黑锅让老大来背?”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燕山北往眉头紧锁,不说话了。

  人群中,身穿雪色灵袍的白衣终于说话了,有些怯生生的说道:“我觉得……今夕何夕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堂堂的北辰盟主,堂堂的国服第一人,向我们低声下气的请求合作,连他都放下了姿态,我们为什么不能牺牲一下呢……我……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别的意思……”

  “白衣说得对!”

  燕山北往还是一腔热血的,手握血迹斑斑的长剑,道:“老大,就算是你下令不准迎战,我也一样会带人出城的,咱们池白神域搜集那么多的吴国将魂不假,但不意味着我们一定要向吴国一样当缩头乌龟,这一次,我们就是要把拳头打出去,让印服的人知道中国战区不是好惹的!”

  “反了!”

  林语花咬牙切齿:“都反了!”

  沈丘白则目光淡然,道:“我是这次行动的主将,都必须听我的,我得到的命令是攻下两座郡城之后,只留下少量兵力守城,其余的人全部返回玉门关,那里的防御才是重中之重,都听清楚了没有?”

  “可是……”

  “我们……”

  燕山北方、君夜寒瞠目结舌。

  ……

  “出城!”

  沈丘白骑乘着雪白骏马飞驰出城,长剑一扬,对着身后的众人低喝道:“所有人听我号令,立刻撤离城池,回防玉门关,谨防印服的偷袭!”

  一时间,神约的众人犹豫不决起来,但已经有一半的人跟着沈丘白往东去了。

  我骑乘着破风之雷,直接背后一片冰凉,看着潮水般退去的众人,心生出无尽的无力感,手中七星龙渊低垂,忍不住的对着众人以扯开嗓门大吼道:“你们就这么走了……就这么放弃刚刚收复的寒月郡和凛风郡了,那你们来的意义何在!?”

  一众人纷纷驻足,回眸无奈的看着我。

  燕山北往、君夜寒等人以前虽然是对手,但现在却都露出犹豫之色。

  我看着众人,咬牙切齿,声嘶力竭的抬起长剑往西一指,大声喊道:“你们看清楚了,往西的六座郡城难道不是我们中国战区的版图了吗?我们现在回头一击,加上北辰的兵力,肯定能瓦解,至少也能大幅度削弱他们的兵力,他们是印服的主力,打败他们就等于是打败印服,你们……你们池白神域、与世无争、灵域、霸盟的人难道都没有一点血性吗?”

  燕山北往眼圈都红了:“夕掌门……”

  我翻身下马,将长剑刺落在地,对着前方的神约众人轻轻一躬身,道:“我代表中国战区……求你们了,求你们留下,跟我们北辰前后夹击,我们一起打败他们……好不好?只要你们留下,我们就有可能在西境翻盘,求你们了……留下……”

  “妈的!”

  一剑寒州猛然拔剑,翻身下马,道:“老子不管了,老子要留下跟今夕何夕一起战斗!”

  君夜寒一样翻身下马,抬手拔出利剑,道:“我也留下!”

  燕山北往拽着缰绳策马转身,翻身而下,咬牙道:“今夕何夕,我燕山北往愿意跟你一起在这里血洒疆场,绝不不悔!”

  火焰鼠手握法杖,迈步上前,淡然道:“霸盟的兄弟,愿意跟我留下的就留下,不愿意留下的人就走吧,反正……老子要在这里死一次了,否则岂不是白来了!”

  我微微动容,心头激荡起伏。

  ……

  “你们……”

  沈丘白骑在马上,脸上满是怒意,道:“你们忘了自己是神约的人了吗?总指挥命令我们攻下城池就立刻后退,你们居然都违抗命令?”

  君夜寒皱眉道:“老大,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玩家,没有谁能约束我们,毕竟,我们也没打算去哪儿当官,犯不上去巴结谁。”

  “很好!”

  沈丘白拔出利剑,对着东方一挥,低喝道:“现在,我以神约所在战区主将的身份命令你们,跟我一起回防玉门关,不愿意跟我走的,咱们等着瞧好了!”

  说着,沈丘白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走了,忠于他的人依旧不少。

  但大部分主力却都留下了,甚至就连剑阁闻铃也留下了。

  “夕掌门!”

  与世无争翻身上马,提着剑刃,道:“你还在等什么?去带着你的北辰,从对方身后猛攻吧,这正面战场,就交给我们了,只要我们还在,寒月郡就在!”

  “好!”

  我翻身上马,冲着众人一点头:“谢谢你们,我们一会战场见!”

  “去吧。”

  ……

  破风之雷一声长嘶冲了出去,我转换视角回眸一望,只见沈丘白带走的人数约100W差不多,都是不想在西域都护府掉级的人,而超过80%的人却选择了留下,至少500W之众在寒月郡附近布防,准备迎战印服大军了。

  “滴!”

  一条消息,发给苏希然:“希然,组织北辰主力从楼兰城突围,全速来寒月郡,参加正面战场,我们要在寒月郡下跟印服主力决战,这一战,将决定接下来几天西域都护府的局势!”

  “好,马上就来!”

  随后,再跟洛想联系一下,她也马上发布系统公告,要求在西域都护府的中国玩家全部参战,显然,这一战确实已经是第一次国战中期西域都护府的决战了!

  ……

  二十分钟后,迂回过了印服大军的阵地,与临界等北辰主力会合,主盟铁骑加上五大分盟,再次汇聚成了五六万人的大军,加上别的中小公会的实力,总人数已经超过了200W,再加上寒月郡下的500W中国玩家,总人数已经不低于对方了,只是精锐程度上差了一点。

  “老大!”

  “老大~~~”

  一群人纷纷打招呼,我则一点头,道:“我的队伍已经开启了,来吧,加我小队,按照我们一贯的阵容,准备在平原上跟印服主力决战了!”

  “嗯!”

  临界点头道:“这一次,我们的对手可是独角兽神殿、奥斯汀、流风、黑岩这种超级公会了,势必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惨烈战斗。”

  “不是势均力敌,是略逊一筹。”

  我皱了皱眉,说:“池白神域的将魂玩家大部分都留下了,但沈丘白依旧还是走了,所以甘宁、孙策、丁奉等一堆吴国将魂都是没有君主技加成的,总体实力上根本比不上印服的一堆四星、五星名将技的加成的。”

  “沈丘白为什么一定要走……”

  临界咬着银牙道:“他就算是不愿意卷入这场战斗,至少也可以在地图边缘静静等待,为他的人提供一下君主技的BUFF吧?”

  剑墨隐者道:“据说沈丘白跟总指挥苟小宁早就穿一条裤子了,苟小宁三番两次的为难老大,沈丘白自然也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了。”

  “不管那么多了。”

  我左右一望大家的阵列,道:“立刻组成进攻阵列,准备攻击了,别让印服的人攻到城下,半途之中就杀住他们!”

  “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