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行 > 第一千八十五章 战场全能烛影乱
  我沉默不语,只是身形缓缓一沉,身躯一点点的消失,再次隐匿于风中,但这张地图对刺客不太友好,地图中心有一颗巨大的枫树,一片片枫叶随风飘零,一旦落到了刺客的身上就必定产生轨迹变更,在高手眼里,这是躲不过的。

  于是,读秒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在轻轻移动,避开空中落叶,同时也注意着脚下不能踩到落叶,唯有这样才能让鲁特无法察觉我的位置。

  刺客打重装,这是永远的痛,打不过啊!必须苟且偷生,然后一击必杀,否则的话只有被虐的份。

  ……

  “3!”

  “2!”

  “1!”

  比赛开始了。

  鲁特再次策马往前冲,剑刃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半圆弧线,加大攻击范围,想要把我强行从隐身状态下逼出来,不过哪有那么容易,虽然刺客不是我擅长的职业,但对游戏的理解依旧还是我原有的水准,反复移动几次,就完全避开鲁特的攻击了。

  “嗤~~”

  当剑气几乎贴着我的鼻子掠过的一瞬间,机会来了!

  纵身一跃上前,左手匕首泛起一缕烈焰,“蓬”的一声炸开火红色气浪,凿击技能瞬间就让鲁特陷入了眩晕之中,接下来的短时间内只要不对他造成伤害,他就不会醒来,于是匕首上下翻飞,连续三次打出破甲攻击效果,刺客的破甲攻击,只破甲,不产生伤害,一瞬间就叠加了三层破甲,30%的护甲削弱了,这时,能量已经有点不够用了,需要时间恢复!

  “死!”

  鲁特醒来,猛然回身一剑刺出疾风刺,这一剑堪称快准狠,但却是我意料中的一剑,就在鲁特出剑的时候我已经脚下横移,右匕首轻轻一碰,“蓬”一声撞击在他的剑刃上借力,身形骤然晃开,结果身后就爆发出了一个大大的MISS,也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匕首一晃,连续两次破甲效果提升,已经把50%的五层破甲效果全部打上了!

  “你想强杀我?!”

  鲁特扬眉,怒吼一声发动了剑舞风暴。

  也就在这一刹那,我奋力向前一冲,右匕首横起一拉,在他的马背上拉开了一道血口子,身躯由于匕首切割的牵扯力量顺着他的身躯绕行,就这么强行拉出了一个落叶飘曲线,普攻+背刺+普攻,三连击无比迅猛,而就在鲁特发动冲锋技能,打算冲出去的一瞬,我直接飞脚踹出!

  “蓬!”

  击飞,并且打断了冲锋的前奏,接上一套乱空斩。

  乱空斩打完的一瞬,鲁特已经恼羞成怒了,剑刃上烈焰滚滚,崩岩斩+连击铺天盖地的轰了过来,但在愤怒情绪下打出的攻击根本没有命中刺客的可能,我的移速与回旋力占据绝对上方,脚下一退一滑之间就已经避开了他的大部分攻击,飞身再次近身,双匕首泛起寒光,“蓬”一声爆发出寒刃旋风技能,将对方的气血打到了22%了。

  “给我去死!”

  鲁特大喝一声,怒焰斩+飞焰击破直接轰向我的头顶,这一次距离太近,避不开了。

  但就在鲁特以为已经赢了的一瞬,我却已经发动了刺客的得意技,身形化为一道幽光,“蓬”一声撞击在了鲁特的身躯之上,沁入他的身躯之中,正是如影随形技能,下一秒,能量爆炸,直接把鲁特的气血打到了2%,五层破甲之后,攻击伤害实在太高了。

  “嗤~~”

  匕首一掠而过,最后一次普攻,抢在鲁特的攻击打出来之前落下,也带走了他最后的气血,但饶是如此,我依旧被剑舞风暴和反伤效果刮得只剩下7%的气血了,无比惊险,全躲避了那么多技能依旧还能打成这样,毫不夸张的说,同级别的剑士打刺客,水平相当的话,能打刺客两管血!

  这也是为什么山有扶苏、北风之神等人在竞技场打到第十名左右就上不去的原因,顶尖的剑士太难打了,只有碰运气,在唐韵、绯月、北冥雪等脆皮职业身上拿点积分过日子,而唐韵等人则在重装身上拿分,彼此循环,达到了一个平衡。

  最终比分,2:1,赢了!

  ……

  当我传送出场的一瞬,烟光残照似乎比我还开心,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赢得太痛快了,那个鲁特不是很嚣张吗?现在看他还怎么嚣张!”

  不远处,鲁特一边的凝重,静静的坐在石阶上,不说话了。

  而最后一场,来自于烛影乱与最后的荣耀的一战,烛影乱是符箓师,最后的荣耀是灵术师,都不是本名职业。

  然后,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就属于烛影乱的表演时间了。

  一身布衣长袍的烛影乱倒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手握法剑,在比赛场内跟对手杀得有来有往,甚至稳占上风,拉扯距离,定身诀+沉默符连续控制,爆裂符+冰霜符交替伤害和减速,而且每一次进入40码射程就是一套,然后迅速离开,打得最后的荣耀一头雾水,根本找不着北,结果第一场,烛影乱的护身符几乎都没破就直接把对手给虐死了!

  “我擦……”

  烟光残照大概看得头皮都发麻了,道:“烛影乱是魔鬼吗?这特么的……我怎么感觉他的符箓师玩得比剑士还好吗?这是我的错觉吗?”

  北冥雪眯着美目,道:“陆尘哥哥曾经说过,在混战模式里,烛影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他对各大职业都有很深的研究,几乎每个职业的水平都能达到王者。”

  “靠……”

  林途也忍不住说话了,虽然只说了一个字。

  ……

  就这样,连续两局,烛影乱几乎都以碾压的姿态击败了法服第一人,简直是打得最后的荣耀一点脾气都没有,全场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要么被控制,要么被沉默,连一个完整节奏的魔法都放不出来,完全就被烛影乱掌握了全场节奏了。

  最终比分3:2,欧洲赛区再次倒在了中国赛区的面前,场外掌声、喝彩声如雷,这一刻,观战的玩家中,数中国玩家最开心了。

  ……

  又等了一会,等来了下一个对手,来自于非洲赛区的五人组,这一次,职业再次变换,我的职业变成了符箓师了,对战的则是一个号称尼日尼亚第一法师的人,但他的职业是骑士,结果在赛场内,被我的符箓师一连串的控制打得有点生活不能自理了。

  最终,2:0轻取,赢了!

  “唰”一声传出场外,北冥雪神色凝重的看着我,笑道:“嗯,夕掌门的符箓师,大约已经有无畏宗师的水平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谢谢夸奖。”

  这一次,烟光残照随机到了本职剑士,干净利落的2:0砍掉了对手,而林途则随机到了弓箭手,被对方的一个随机到本职的骑士砍得差点翻车,最终2:1险胜,下场的时候脸都快绿了,没有想到差点就输在非洲友人的手里了。

  随后,北冥雪2:1以灵术师职业干掉了对手,进入混乱战场之后,大家都几乎拿不到本命职业了,随时都在翻车的边缘疯狂试探着。

  最终战,烛影乱压轴,随机到了灵术师,对手则是号称刚果第一法师的玩家,而且这法师随机到的也是法师,一脸开开心心的上场,对烛影乱对轰魔法,但轰着轰着就发现烛影乱的小走位太多了,轰一个法术就挪一个位置,MISS掉了对方超过30%的攻击,最终以二连胜,把刚果第一法师打得满头包,毕竟非洲赛区,太弱了,最顶尖的法师在国服恐怕都进不了国服法师前二十之列,遇到比肩王者实力的烛影乱的法师,焉有不败之理。

  今天,烛影乱不像是一个老迈的英雄、一个老牌的天王,却像是一个如日中天的神一样。

  ……

  “一会,遇到北美赛区的时候,我希望还是烛影乱去打冰妞。”我说。

  “嗯,同意。”烟光残照和林途一起点头。

  北冥雪轻笑不语。

  烛影乱则老脸一红,道:“只要冰妞随机到的不是剑士,基本上我都能赢。”

  这种话,也就他有这个资格说了。

  ……

  比赛紧锣密鼓,接下来的两场都是偏弱的对手,一个是南美赛区,另一个则是合作赛区,这两场我们都没有翻车,要么2:0,要么就是2:1,都赢了,而我的两场都是2:0,一场随机到了剑士,一场随机到了武僧,都还挺顺手的。

  又过了一会,上方的大屏幕再次闪烁光辉,下一场对阵的对手出现了,日韩赛区,一个夺冠热门赛区,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凉了,但是依旧实力不可小觑,再过几秒钟,所有人的职业随机变动也完成了,十分销魂——

  今夕何夕剑士VS釜山落日(韩)武僧

  林途骑士VS空白纸张(日)灵术师

  烟光残照火枪手VS月朦(日)弓箭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烛影乱符箓师VS宁(日)刺客

  北冥雪弓箭手VS月神(韩)灵术师

  ……

  这个对阵,对我们而言,善意满满啊!我拿到了还算比较趁手的剑士,林途也是比较不错的骑士,北冥雪随机到了本职,而烛影乱拿什么都强,只有烟光残照拿了一个火枪手,反正也一样,他除了剑士是王者前十的水准,其余的都是黄金,就没必要太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