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164章 夙妃
  “哥哥,你快醒醒!”

  熟悉而急切的声音,在模糊当中想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是姐姐和小玥……”姜自在朦胧之间,有了一些意识。

  “我死了之后,竟然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也许是他们看见了我的尸体吧……”

  姜自在心里苦涩,他知道,她们肯定会悲伤很长时间的。活着的人,比死了的痛苦。

  “他身上没有伤痕,他没死,还有呼吸……”隐约之间,又听到了姜妘甯喜极而泣的声音。

  姜自在无奈苦笑:“这姐姐,都悲伤得失去理智了,穿心而过,怎么会没有伤口。”

  “还真是没有伤口,可是为什么会流这么多的血呢……”又听到了若小玥颤抖的声音。

  姜自在无语了,这俩缺心眼,他真想爬起来告诉她们,伤口就在胸口,贼大啊,咋就看不见呢!

  “我们赶紧去前面那个城镇,让他在我的马车上休养吧。”隐约间,还听到了那灵璇公主的声音,她的声音又细又软,如幽谷传来,空灵而出尘。

  “谢谢公主。”

  就这样,姜自在竟然感觉自己的身体颠簸了起来,有人背着自己,他正奇怪为何死亡会有如此清楚的感受呢,忽然,他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些精神和力气,他睁开了眼睛,发现有人正背着自己。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夜晚,可是卢鼎星的脑袋,他的头发如此清晰啊!

  姜自在很虚弱,可是他懵了。

  “你们都死了吗?”他挣扎着问。

  “哥哥!”若小玥就在旁边,她听到了声音,发出一声尖叫。

  周围几人围了上来,每个人都惊喜的看着他。

  “我们没死,你也没死,头儿。”卢鼎星大声道,眼神里藏着惊喜。

  姜自在哑然失笑,道:“我怎么可能没死,我……”

  他低头一看,自己一身衣物都让血给染红了。可是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样东西。

  “放我下来。”

  他挣扎了一下,卢鼎星让他下来,但此刻可能是因为失去了太多的鲜血,故而站立不稳,他只能坐在地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撕开了胸口的衣襟!

  那个胸口的神秘符箓,变得一片灰暗!再次灰暗!

  其实恰好就在姜自在从炎龙墟出发之后,那神秘符箓完全恢复了绿色,但整个过程姜自在完全都没想到,这一张符箓连这种必死的伤势,都能把自己救活过来。

  他现在都有点相信,这就是九仙说的,来自古神的‘六大神符’之一的不死符了!

  那穿心而过的剑绝对是真的!可现在看,自己胸口的位置,还真是一点伤痕都没有,只有周围还有大量残存的血迹。

  “我竟然没死!我竟然没死!”姜自在笑出了眼泪。在绝望之中,拥有希望,虚惊一场,这种感觉多么美好。

  死了一次,他的心境其实都蜕变了,他相信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能拥有他这样的死亡体验了。

  “我没死,那就一定要逆乱这世道。”

  重活一次,体验死亡,他更清楚人这一生,什么才是重要的,什么才是值得自己去追逐的。

  他更疯了一样的笑。

  有两个女子抱着他,那是姐姐和妹妹,她们肯定担心坏了。

  “我们都以为,会永远失去你了。”

  “哥哥,你永远都不能死。”

  姜自在抱着她们柔弱的肩膀,他的目光坚定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重要。

  他现在很庆幸,自己引开那女人的做法有多么正确,她本无心杀姜妘甯她们,但如果不走,她肯定会顺便杀完的。

  也许最后自己没死,可是姐姐妹妹、兄弟都死了,那他该有多凄惨!

  “这次没死,以后定不会死了,放心。”姜自在拍拍她们的肩膀。

  他看了看周围,只有灵璇公主站在远处的黑暗里,默默的看着他们,那些禁卫军都不在了。

  “禁卫军都跑了吧?”姜自在还很头晕。

  她们点了点头。

  他道:“赶紧去南陵城,买几只信鸽,禁卫军肯定会传讯说我死了,先给娘亲报平安。”

  他停顿了一下,想起了她,补充道:“给祭神殿也报一下平安。”

  这是当务之急要最快做的事情,他不愿意让母亲承受丝毫的伤害。

  “好。”

  说完之后,他还是有些头晕,其实此刻他浑身相当惨白,肯定是因为失去了太多的鲜血,暂时,他还需要一定时间的休养。

  姜自在逐渐晕过去的时候,他隐约听到姜妘甯说:“灵璇公主,麻烦你了。”

  然后,他便又失去了意识,沉沉的睡去,不过,如果平安的消息能尽快传到母亲和九仙那里,他也放心了。

  “神霄公主,秦溱……”

  姜自在于失去意识之前,脑子里出现了两个人。

  秦溱,和那个握剑的女人,完全重合。

  姜自在没想到,神霄公主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杀自己!

  曌玉的账还没算,还有这样的生死之仇!

  接下来,走着瞧吧,他是肯定要为自己复仇的!

  ……

  皇城,夙夕宫。

  此乃皇朝贵妃‘夙妃’的寝宫。

  当朝皇后不受帝皇宠幸,后宫有数位贵妃都受尽宠爱,其中以夙妃为尊。

  没人想到当初一个柔弱的女人,能在后宫风生水起到这种程度,她甚至还没为炎龙皇生出儿子。

  历代帝皇嫔妃,母以子为贵,她倒是好,以女为贵,给了炎龙皇唯一一个小公主。

  据说,炎龙皇在夙夕宫的时间,比其他后宫都多,这其实也说明,在这后宫之中,夙妃才是最得意的人。

  深夜,一个柔美的宫装美妇慵懒的坐着,眼前摆放着一个棋盘,棋盘对面坐着皇朝至尊——炎龙皇。

  “陛下,你又输了。”夙妃微笑着。

  “聪明,还是你棋高一着。”炎龙皇笑了笑。

  这样的对弈,不知道多少次了,她有这本事在这方面压制他,就有得到他重视的资本。

  其他嫔妃,只知把自己打扮得美艳动人,却不知道,他只喜欢能说得上话的人。

  “还来一局吗?”夙妃问。

  “不了。”炎龙皇端坐着,凝望着这美丽的女人,他问:“龙魂玉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吧?”

  夙妃低下头,道:“是的,我错了。”

  “下次别让瞾儿做自作聪明的事情,容易让她失去内心平衡。尤其是六府盛会之后,她心有魔障了。”

  “臣妾知晓了。”夙妃面露忧愁之色,“这几日,也在想办法安抚她。不过,臣妾也没想到,姜云霆这小儿子,还有这本事。”

  话音刚落下,外面忽然有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

  “陛下,有急报传来。”

  “说吧。”炎龙皇道。

  “护送灵璇公主往大姜王城的队伍被人截杀,有人看到姜自在死了。”

  炎龙皇点了点头,道:“退下。”

  夙妃寻思了一下,道:“陛下,瞾儿再蠢,都不会做这种蠢事的。”

  炎龙皇冷淡一笑,道:“我知道,有人自作聪明了,真是不成器。”

  他似乎有些生气:“好好一个棋子,给我毁了!”

  夙妃心里欢喜了。

  “你就高兴了,瞾儿魔障没了,还有人自毁前程。”炎龙皇目光扫了她一眼。

  “臣妾不敢。”

  “再来一局。”炎龙皇道。

  似乎这急报,对他来说也是无关紧要。

  “对了,灵璇为何要留在现在?”夙妃忽然问。

  “不该管的事情别管,这道理你不是比谁都懂呢?”炎龙皇抬起头看着她。

  夙妃低下了头,不再多说了。

  一刻钟后。

  “陛下,你又输了。”

  棋盘刚收拾起来,外面公公报:“陛下,娘娘,神霄公主求见。”

  炎龙皇摆摆手,道:“让她回去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