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169章 冲动的惩罚
  姜自在正找不到机会跟她算账呢,没想到她还亲自找上门来。

  龙魂玉的事情,他虽然在六府盛会上让这神霄公主丢尽了脸面,可这帐,姜自在觉得还没算清楚。

  还有那刺杀之仇,这要是坐实了,姜自在杀她的心都有。如果不是若华让自己多观察,在这里看到她,他可就要拔剑了。

  反正,姜自在现在极其厌恶她。

  “进来!”他冷哼了一声,侧过身体让她进来,然后重重把门关上。

  今日她这浅金色的长裙显得格外的霸道,她倒是喜欢穿这齐肩的裙子,露出那雪白的肩膀和锁骨,明艳动人。

  美貌是美貌,但内心太狠辣了。

  她倒是自来熟,进来之后,直接面对姜自在,道:“我来这就是告诉你,刺杀的事情根本不是我干的,我没这么蠢。”

  “不是你是谁呢?我来炎龙墟之后,也就你处心积虑要害我,六府盛会,我破了你天下第一的美梦,你当时不就是想杀我呢,神霄公主,你可别敢做不敢当了。”姜自在讥笑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这么笃定是我,是不是灵璇告诉你的?”她咬牙问。

  “需要她说吗?出手的人,不就是你身边那个叫秦溱的人吗?”

  “你放屁,溱姨一直都在宫里,哪里都没去。”她着急道。

  “你有证据吗?”

  她表情微怒,道:“溱姨很少外出,我哪里来的证据。我告诉你,真不是我干的,为何你就是不能相信我?”

  姜自在笑了,道:“我哪敢相信你啊,不怕你再让我断子绝孙吗?”

  神霄公主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就是没法保持冷静,把想好的话说出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道:“我告诉你,因为我在六府盛会上,展现了荒级图腾,太子已经在想办法‘扼杀’我了,这件事情,定是他干的,用这办法除掉你,再嫁祸我。”

  姜自在想起了太子龙赟,他其实觉得有这个可能,今日看了她这有点失控的表现,其实他心里有数了。

  皇族的斗争,本来就可怕。

  他虽然心里有数,可也不能确定,他冷笑道:“你说是他就是他呢,证据呢?谁知不知道又是你来挑拨离间,想利用我当棋子,帮你和太子交锋呢?我是不可能信任你了。”

  “你怎么就如此愚蠢?”她实在无语。

  “那也好过你的歹毒。”姜自在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滚吧,好走不送,等我有证据那一天,你给我的一切,我都会全部还给你的,神霄公主。”

  她和曾经的‘小曌’,真是两个人啊,姜自在费解,她脾气如此暴躁,是怎么装出曾经那个乖巧怀春女孩的样子的?

  尤其是六府盛会之后,姜自在发现,也许是内心的挫败吧,她一直都处在一个狂躁的心境之中,再也宁静不下来了。

  “无知,愚蠢!”她抿抿嘴,越过姜自在准备离开,走没两步,她又回头看着姜自在,道:“灵璇是个傻孩子,我警告你,你绝对别碰她,就算成婚,她也和你没关系!”

  姜自在哑然笑了,道:“你开什么玩笑呢,成亲之后,我们就是夫妻了,自然要相濡以沫了,关你这个外人什么事情?”

  他肚子里的火还没消呢,她固然贵为公主,可是姜自在也是揍过她的,这时候还真不怕她。

  那神霄公主被姜自在一句‘外人’彻底惹爆炸了。

  “姜自在!你别再惹我了!”

  “谁惹你了,我只是说,我们成亲,关你屁事,嫁的又不是你。”他翻翻白眼,这家伙管得还真多。

  她双眼通红,双拳握紧,忽然又松开了,冷笑道:“我看我还是不用操心灵璇了,你已经不行了,想碰她,你都碰不了。”

  “你说什么?”姜自在只觉得脑袋一热,血都冲到脑子里了。

  六府盛会,她说这种话,姜自在都懒得和她计较了,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她屡次说什么‘公公’、‘太监’之类的,谁能不生气。

  他本来就在控制了,可是有时候就一句话,确实能把人气爆炸了。

  “我说你不行了!”神霄公主看到自己终于把他激怒了,心里可爽了。刚才都是姜自在把她气得浑身是火。

  “我弄死你!”姜自在直接咆哮了一句,没两步出现在她眼前,一手直接掐在她那柔弱的脖子上,将她脑袋扯了过来,张嘴就压了上去。

  “呜呜!”神霄公主懵了。

  啪!

  姜自在将她按在了桌上,压在上面,狂啃了一顿,手上也占了不少便宜,这下火气总算消了,他这才松手,退后几步,免得让这家伙反应过来,直接拔剑把自己砍成碎片了。

  “告诉你,再跟我说这种话,就算你是公主,我都把你扒光了。”

  两天之内,连吻了两个美人,姜自在也没想到,刚才实在太气了,简直不能忍,他毕竟是少年,哪里受得住这种话。

  至于滋味嘛,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啥滋味,就一顿啃,只是感受到,味道和九仙不同吧,没那么幽香,回味,但挺清新的……

  从姜自在扑上来把她按在桌上,到结束的时候,她整的人都是懵的,这时候,她慢慢的从桌上‘滑’下来,差点没站稳。

  她扶着桌子,头发蓬乱,呆呆的看着姜自在。

  “你娘没告诉你,别乱说男人不行吗?”姜自在看她现在这种状态,又有点郁闷了,本来气已经消了一些,说话也没之前那么火爆了。

  她竟然蹲在地上,埋着头,哗啦啦的流眼泪。

  这下姜自在没辙了,再‘恶毒’的女人哭起来,尤其还是漂亮的女人,还是让人手足无措。

  他刚才也真是被愤怒冲昏头脑了,现在想想还是不该这么干,本来就有仇,接下来她更要自己的性命了。

  “哭什么啊,祭神号上,你不也挺主动呢。”姜自在道。

  结果她还是蹲着,抽泣不已。

  “站起来。行了,我跟你道歉,是我不对,不过告诉你,你那曌玉没有成功,老子仍然生龙活虎,下次再用这话招惹我,还得让你……”

  “你死定了,姜自在。”她倒是站起来了,脸上满是泪痕,她都擦不干净。

  姜自在撇撇嘴。

  “小曌多好啊,你要做什么神霄公主,让人讨厌。”他翻翻白眼。

  “你闭嘴,今天的耻辱,总有一天,我要千百倍还给你!”她哆嗦着,咬牙切齿。

  姜自在哑然,道:“你有病吧,亲你一次,你要还千百次,我才不要。”

  “你,哇!”

  真是简单粗暴,又哭了。

  “赶紧滚吧,省得让我这里泪流成河,把我淹死。”他现在只想把这‘神经病’送走。

  她倒是没说话了,极力的控制自己,擦掉泪水,过了好久才缓过来。

  “有没有镜子?”她深呼吸一口气,问姜自在。

  “那呢。”

  她走了过去,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被扯得凌乱的衣衫,还往脸上打了胭脂,再重新涂上唇脂,把自己打扮得‘正常’了,她才准备走了。

  “呦,你该不会半年不舍得洗脸吧。”姜自在问。

  “我只想把你这嘴割了。”她冷冷的看着姜自在。

  “回味无穷就说,不用跟我客气,还要珍藏我的嘴,夜深人静要拿出来品尝吗?”

  他笑了,他发现现在算不了这些账,那就气得她浑身哆嗦,也有报仇的感觉。

  很爽。

  她学乖了,不和姜自在扯了,省得会被他气死。

  “明天早朝,父皇宣你进宫面圣,千万别迟到了。你的婚期,已经确定了。”

  她推开门,走了出去,转过身来说了一句,然后重重关上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