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284章 无生、魔瘴符
  灵魂境界提升之后,姜自在发现,月级图腾符箓对他来说难度并不大。

  接下来,他估计可以绘制出大量的月级符箓,在战斗之中,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图腾符师自身绘制的符箓,因为灌输有自身的真气在其中,所以引动之后,爆发的威力会比使用别人的符箓强悍两倍左右。”

  “这也是图腾符师强悍的原因。”

  假如姜自在去购买别人的符箓来使用,发挥的效果,其实只是真实效果的一半。

  据说,越是厉害的符箓,符师自身使用和别人使用的区别会越来越大,甚至很可能,有一些符箓别人根本使用不了。

  姜自在之所以绘制那么多符箓,一是因为上次售卖之后,材料充足,二则是为了给若小玥他们保命之法。

  现在他们四个,手里都有不少治愈用的辉光符,阴人用的镇魂符,保护自己且能反攻的死灵盾符,其中这死灵盾符,一般的圣体境都打不破。

  当姜自在成功将‘无生,魔瘴符’绘制成功后,接连制作了不少,给他们送过去。

  有了这魔瘴符护体,时云找的那些人,连靠近他们的机会都没有。

  “以后,还得绘制大量的符箓,来保护他们啊。”

  姜自在偶尔翻阅那生死符宗的符箓,足足有几千种,他可以学习的实在太多了,他现在就想自己有上百个分身,估计才有时间,将这些符箓全部学完吧。

  他尝试了一下,魔瘴符的效果可以说相当不错了,就算瘴气散掉,还可以继续释放,尤其是好几张魔瘴符一起释放,整个战场都能乌烟瘴气,好像是无数的鬼魅环绕在周围。

  “自从你的图腾进化,再修炼这些‘无生’系列的符箓,整个人的气质,真是越来越阴邪了。”九仙道。

  “怎么?不喜欢吗?”姜自在笑道。

  “喜欢,外表流氓,内心纯情,这才是完美。”她笑着说。

  “真有眼光。”

  时云是想用若小玥他们来刺激姜自在挑战他,他才有机会复仇。但可惜他打错了算盘,就算他的朋友们找到机会,若小玥他们轻松用符箓化解了。

  不过,姜自在不会忍耐太久。

  这种下作的行为,迟早要受到惩罚。

  挑战强者,是姜自在的渴望,说实话,就算是上次的神子‘时雨’,都没能让姜自在发挥真正的实力来。

  兽神塔的天晶石不断的聚拢月光,撒在他的身上。两个人盘坐在一起,笼罩在月光之下,好像是两个神灵一样,俊男美女,实在让人艳羡。

  九仙固然二十八岁了,可是看起来,除了身段实在太好,那面容也就和十八岁的姑娘差不了太多。

  她和姜自在一对,也是天作之合。

  灵魂境界提升,巨大的天晶石照耀,还有可怕的‘日月星圣龙锻体术’,他的修炼进度可以说一日千里。

  别人都是枯燥的修炼,可能还会烦躁,暂停修炼出神,但是他一点都不枯燥。

  眼前那么大的美人香气扑鼻,就如风逍遥所说,别人都是修素的,姜自在是修荤的。

  修荤的,确实迅猛如雷霆。姜自在几乎没遇到难题,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将浑身的血液系统锻造成功,现在浑身鲜血都蕴含着月亮圣龙之力,好像是无数月光神龙蕴含其中,尤其是那心脏,砰砰跳动,强壮而有力。

  到达圣体境第五重之后,他的圣体已经越来越完美,越来越磅礴,身体越是多的部分锻造成了圣体,真气的容量也在不断的增加,死神冥龙真气更加磅礴。

  境界突破之后,他又空前强大。

  “时云是荒级图腾,圣体境第七重。你有打败他的资本了。”九仙说。

  姜自在早就在等这一天了,这些天,若小玥他们过得提心吊胆的,着实让人不爽。

  谁愿意过这种躲着的生活,就算他们没出什么事情,时云这样的举动,也是一种莫大的侵害。

  “你这个月没出去,知道外面流传什么吗?”九仙道。

  “什么?”

  “那时云在一个月之前就散布,他已经给你下战书了,他倒是光明正大的说,你一天不挑战他,他就一天要找小玥他们四个的麻烦,结果你一个月没有动静,现在都在笑话你是缩头乌龟呢。”

  姜自在怒了,道:“岂有此理,竟然说我是缩头乌龟。”

  “是啊,说你这个怂货,缩起来都一个月了,都在笑话你,看你还要缩到什么时候呢。”

  “去他奶奶的,我现在就要狂虐这时云,让他们看看我的本事。”姜自在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这是在美人面前吹牛吗?说这种话,很容易被反过来虐的呢,那家伙为了迎接你的挑战,肯定准备好了杀招,说不定父母都给他准备好了,此行,比你想象要凶险多了。”

  姜自在满不在乎道:“一切弄虚作假,在我面前都是纸老虎,你就好好欣赏你男人把别人打成猪头吧,我一根手指,都能让他跪下喊我做祖宗。”

  “你尽管吹,到时候被阴了,可不要哭哭啼啼回来找我。”

  “如果哭哭啼啼回来找你,有奶吃吗?”姜自在嘿嘿笑道。

  “吃你个猪头。”换来九仙一顿暴打。

  还没出战,都要让她打废了,这个暴力狂。

  玩笑归玩笑,姜自在去找来一张大横幅,在下面用灵木笔写出一段大字:“时云,明天你来兽神战场,我要打得你屁滚尿流,当众喊我做爹。”

  他把那横幅直接挂出去,飞扬在兽神塔上,沿路走过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战书啊!

  而且,还是无比嚣张的战书!

  沿路走过的人都惊呆了,这好大的口气的。

  时云的父亲,那是圣神侍时鉴!是未来宫主的竞争者,姜自在竟然要和他竞争上岗!

  这个横幅可真是太爆炸了,转眼之间轰动兽神宫,据说其他神宫的人都知道了,直接往这边赶来,要看这场火爆的战斗。

  横幅挂出去一个时辰,就不知道给谁撕了,结果没一刻钟,又有横幅挂出来,上面写着:“时云,明天我要断你一条腿,请先准备好担架和放腿的小棺材,备注:谁撕我横幅,谁是我孙子。”

  这下可没人敢撕了。

  下面早就一群围观者了。

  “这姜自在,当了一个月的缩头乌龟,都让人欺负到脑门上了,我还以为他彻底要缩起来了,今天竟然这么疯狂?”

  “估计被逼急了,狗急跳墙了吧,毕竟时云的手段,确实不怎么好,但是,鉴于他想为弟弟报仇,也可以理解吧。”

  “这倒是有趣了,看他们明天,谁能够笑到最后吧,看得出来,两人都有所准备。”

  “不过姜自在这横幅,还真是绝了,他怎是一个如此胆大包天的人啊……”

  战书已经下了。

  到傍晚的时候,又一张横幅出来,上面画了一只乌龟,乌龟的脑袋改成了一个人的脑袋,然后一个箭头指在这个脑袋上,后面写着两个字:时云。

  “这乌龟,画得不错啊……”人们赞叹道。

  那是,姜自在的画作,那可是大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