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819章 杀神遗迹
  “你!”燕清池又气又怒,他可是师兄,姜自在这样讽刺的话他如何能接受。

  “清池,活下来要感恩。”云夕瑶也这样对他说,“我们之前对姜自在的态度也不好,他能不计前嫌,在这种时候让我们脱离险境,这已经很好了,不管别人怎么说他,我觉得他其实是个不错的人,对吧,曦儿?”

  苏月曦撇撇嘴,道:“算是吧,今天表现还可以。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哄骗女人的手段。”

  苏月曦的话前面听着还可以,后面一段让姜自在不禁有点混乱,救了他们,等于哄骗女人?哪个女人?对自己态度大变的云夕瑶?

  这样听起来,宁沐风不由得把云夕瑶的手抓得紧一些了,毕竟姜自在挖墙角的事情那可是实锤,据说趁着孙天宇出门,都和那秦依依玩了三个月了。

  “别胡说,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有所误会。”云夕瑶道。

  “你说的还真是,我那天真是被秦依依陷害了,她就是自己想甩掉孙天宇,拿我背锅的。燕师兄知道,我三个月确实没出门。”姜自在道,不管怎么说,让别人一直觉得自己是坚父银妇,真是不爽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清池,他说的是真的?”云夕瑶问。

  “我不知道,我没关注他。”燕清池淡淡道。

  姜自在有点不爽了,他看了燕清池一眼,道:“好好想想,自己哪里出了问题,你还是这种态度,我还真是后悔刚才救你了,就应该让那家伙把你的没用的脑子砍掉。”

  “姜自在,你什么身份,敢这样和我说话?”燕清池怒斥一声。

  “你什么身份呢,还不是要被砍头。”姜自在笑了,“神君之子了不起么?你放不下这层身份,在真正的战场,你永远都是别人案板上的肉。”

  “我用你教我?”

  “闭嘴。”苏月曦听得烦躁,打完了还要争吵,她一双美眸看着姜自在,她想了一下,道:“说实话,今天遇到的对手确实出乎我的预料,说实话给我上了一课,这次我确实要谢你。”

  “不用客气。”姜自在抱着手臂微笑道。

  “你和谁私通的事情,我不管,但是你别打谁的主意!”她警告道。

  “?”姜自在无语了,她这说话,还不是认为自己是那种人?

  怎么可能啊,自己这么纯洁。

  “今天你对我有恩,神王殿考核你戏弄我的事情,我也当算了。以后我和你没有矛盾。”苏月曦道。

  “哎呦,这么大的恩情,和一个戏弄就能消除了?”姜自在揶揄道。

  “大不了回去之后,我找一些宝贝补偿你。”

  “这还差不多。”姜自在道。

  他这样子让苏月曦气得牙痒痒,这明显是小人得志,但是她没办法,其实心里还是很感激的,所以她还是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之中正常的一员,我也不会针对你。”

  “哦,还不是想用到我的青风龙雀。”姜自在道。

  “……”

  苏月曦费解了,为什么自己想对他有点好感,他硬是要让自己恨不得捶爆他的脑壳呢?

  倒是云夕瑶噗嗤一声笑了,她觉得姜自在很有趣,他的脾气确实很硬,但心肠并不坏。

  这让宁沐风看得更加紧张了,连忙再抓紧了云夕瑶的手。

  苏月曦拿出一些灵药先给燕清池疗伤,他们神王殿的灵药效果非常好,自然用不上姜自在的圣光天符。

  “月曦姐姐,这血神营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难道他们也知道‘杀神遗迹’吗?”燕清池低声问。

  “这群人是恰好在附近,杀神遗迹的事情他们不可能知道,只有可能其他的几个顶级势力有可能会知道。”苏月曦道。

  “什么是杀神遗迹?”姜自在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你偷听我们说话?”苏月曦回头瞪着他。

  “什么偷听,你们嗓门这么大。”姜自在道。

  苏月曦想了想,他反正是要跟着的,便道:“这是我爹给我的任务,你只需要知道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就可以了。”

  “哦,如果里面有宝贝,记得分我一些。”

  “你想得美。”

  苏月曦本来是想在这神王战场随便蹂躏他出气的,没想到进来之后,发生了这些事情,她已经没什么想法要揍他了。

  秦依依的事情,她已经相信了他。

  本来姜自在对自己如此无礼,才是她生气的根源,因为在神王殿其他人根本不敢有这样的态度,现在来到神王战场,她在血神营的身上,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是无视她身份的‘无礼’。

  “身份地位是你成神的阻碍,你要真想走得更远,忘记你是什么天都神王之女,忘记你背后有多少人站着,从现在开始,你就只是你自己,一个普通而平凡的蠢货,因为长得太美,随时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明白?”姜自在教训道。

  “我好看用你说?”苏月曦从小受过无数的称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这句话听起来中听。

  至于姜自在前面是说的那些,她经历这一次的刺激之后,已经深深认可。

  见识过更无礼,那姜自在的无礼算什么?

  这样一来,她发现这个人也没那么讨厌,他很有本事,也没那么卑微,而且他来自图腾世界,能爬到这里来,真的说明他非同凡响。

  她仔细品味一下,道:“你说的有道理,我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我只是苏月曦。”

  “对,一定要这样想,这样我就能肆无忌惮的嘲笑你了。”姜自在笑道。

  “那我也能肆无忌惮的把你揍扁。”

  “女人太粗暴,嫁不出去的。”

  “我堂堂……”正想说自己身份来着,想着要忘记,她还是忍住了。

  “懒得和你这卑微之人瞎扯。”

  她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来,她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变化,以前看这个人,眼里只有厌恶和鄙夷,现在却稍微有点后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