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878章 云暮烟
  经卢鼎星私下介绍,姜自在才知道这少女名为:云暮烟。她的身份更不一般,他是现在忘川剑冢的掌门人‘太一神王’的亲女儿,就算苏千羽出现,她仍然是现在忘川剑冢的领军人物,她是忘川剑冢名副其实的公主,可以说是忘川剑冢的‘苏月曦’了,而且她还没有姐姐。

  怪不得气质如此出众。

  太一神王可是太二剑君的师兄。

  她肯定渴望过忘川剑,忽然冒出来一个忘川剑主,而且还来自图腾世界,姜自在估摸她肯定也不舒服。

  苏千羽在图腾世界好像有喜欢的人,叫做西门圣雪,所以他对这天之骄女,似乎不怎么感冒,记得他可是能为那个女孩去死的少年啊。

  “我交什么朋友,是我的自由,你和谁相聚,也是你的自由,互不管教,可否?”苏千羽淡淡道。

  “你越来越无礼了,我作为师姐,都不能劝诫你了?”云暮烟眼睛眯了起来,其中剑芒阵阵。

  “算了,别和美人吵架,既然这些位看我们不顺眼,我们换个地方得了,省得打扰他们雅兴。”卢鼎星和姜神道肯定没什么好说的,一定会有争锋,倒是苏千羽和没必要和这云暮烟搞僵,毕竟这可是太一神王的女儿,所以姜自在观察了一下,做出了一点让步。

  “师姐,傲慢,才是对他人最大的无礼。”苏千羽站了起来,准备走人,不过他性子直,还是说了一句。

  这让云暮烟站了起来,气势有点汹涌,姜自在看出来了,这女子肯定很嫉妒苏千羽,不然不会一两句话就火大,看来他们也是势同水火。

  “两位都消消气,没必要。”姜神道出来圆场,算是给各自一个台阶下了。

  “你今日言论,我会和你师尊说的。”云暮烟对苏千羽道。

  “随便。”苏千羽无所谓道。

  “走呗,带你们参观参观神王殿。”姜自在今日图的是交朋友,这群人在这里,怎么也得影响兴致。

  他们一桌人看着他们三人离开,等他们走了之后,脸色基本都阴沉了下来。

  “这图腾世界而来的下贱之人,不过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了忘川剑的认可,就一步登天,狂得目中无人了,我就不信,他能拥有忘川剑太久。”云暮烟身边一位少年道。

  “闭嘴。”云暮烟呵斥道,有些话,是不能在外面面前说出口的。

  “其实我能理解暮烟的心情。”姜神道说,“有些人确实得了造化,就不可一世了,这种人肯定走不远。忘川剑冢谁才是未来,一定会有答案。”

  云暮烟微微一笑,道:“苏师弟要是懂事一些,我对他还是挺满意的。不过,我奇怪的是,他怎么和这位奇怪的神王女婿有交情,莫非这位神王女婿,也是来自图腾世界?”

  “去打听一下。”姜神道指使一个人道。

  不久那人回来,道:“你们猜测得还真是不错,这位神王女婿还真是来自图腾世界,不久前刚进神王殿,不到二十岁,竟然能打败一位初神境第九重的神君之子,据说天赋惊人,当然,和两位是没法比较。”

  “图腾世界,能有这么多走了狗屎运的人?”姜神道旁边一位女子有点不甘心道。

  “这么说起来,他们身边那个道宗弟子也是来自图腾世界?”姜神道眯着眼睛,道:“给我查查此人是谁,等会回去,我得好好让他知道,什么是尊卑。”

  本来事情的起因就是苏千羽说卢鼎星很厉害,而卢鼎星全程都没搭理姜神道,他心里怎可能没有芥蒂,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全部记下了。

  “暮烟,别管这些小人了,我们继续聊。”姜神道举杯道。

  ……

  这一日时间基本带着他们两人在神王殿到处转转,神王殿还是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有些地方姜自在都还没去过呢,到傍晚的时候,苏月曦不知道怎么找过来了,要跟着姜自在他们一起玩。

  “姜兄,这位也是嫂子吗?”苏千羽天真道。

  “什么叫也啊?”苏月曦恼道。

  “不好意思……”苏千羽窘迫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看在你也姓苏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了。”苏月曦马上又笑了,她才不会和姜自在的朋友闹矛盾呢。

  “话说这两位,都是你在图腾世界的朋友?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忘川剑主啊,另外一位看起来也不简单?”苏月曦忍不住对姜自在更崇拜了,果然厉害的人,朋友都非同凡响……

  分别的时候,姜自在对卢鼎星道:“回去之后,那姜神道说不定会找你麻烦。”

  “无妨。”卢鼎星道。

  看来他也不怎么惧怕此人,姜自在便不担心了。

  和姜自在他们分开之后,苏千羽忍不住回头看,道:“卢兄,姜兄此人怎么如此神秘,真叫人看不透啊。”

  “他很简单,就是,有点变态。”卢鼎星说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来。

  “对,确实变态,记得第一次初见他,比我弱很多,我在忘川剑的培养下才有今日,但再次见他,竟然让我有心悸之意,确实让人叹为观止。”

  苏千羽说起来,对姜自在的成就,有很大的敬佩之意。

  “神王盛宴,一起表现。”卢鼎星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们是结拜兄弟?”苏千羽问。

  “是。”

  “什么时候开始的?”

  “出生,就认识,我爹,追随他爹,九岁结拜。”卢鼎星道。

  “那真是关系好得不得了。”苏千羽有一丝羡慕之意,道:“我就没这么好的兄弟了。”

  “其实,我们当时,是三个人结拜,我,还有一个,弟弟。”卢鼎星看着他说。

  “他呢?”

  “去世了。”卢鼎星道。

  姜自在是不愿意说起那段过往的人,他从来没忘记,但是就当是自己已经忘了,这是让他非常挣扎的过往。

  可卢鼎星没法做到,他总是在回忆,有些时候,他更难忘记那从小到大所有的细节。

  一起捣蛋,一起撒尿,一起闯祸。

  “那挺可惜,若是活着,说不定也能和你们一样。”苏千羽道。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卢鼎星问。

  “我怎么会知道,卢兄说笑了。”苏千羽摇头道。

  “他叫苏千羽。”这句话,他倒是非常利索的说了出来。

  “他的图腾,也是剑。”他再接着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