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944章 灵魂灾难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他低头的时候,还能看到身上的九种肉身劫,那种痛苦的感觉如此深刻,但是他奇迹般的可以去忽略,好像那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眼前的一切清晰了起来,他呆滞的看着眼前一根巨大的柱子,那是起源神柱。

    他好像是个过客,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忽然传来了哄笑声,他往四边看去,很多人都在笑,那些人有点陌生,但是马上就熟悉了起来。

    “果然,小王爷十五岁了,还是没能得到本命图腾。”

    “沦为凡虫了,哈哈。”

    “大姜王府的耻辱啊,紫麟王竟然生下如此废物,真是报应。这杀人魔王,果然付出了代价。”

    “这还早得很。”

    姜自在有些难受,他好像是个过客,可是那些话却又让他如此难受,好像心被挖了出来,当中展示,所有人朝着上面吐唾沫一样。

    “凡虫?”一个九岁的小孩在自己面前吐了吐舌头,一脸得意的样子,指着自己的脑袋,道:“看到没有,我的图腾,羡慕吗?可是你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了。”

    好像是有点羡慕的样子。

    恍惚之间,他看到了那个女人失望的眼神,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没有关系的,回去吧。”

    可是姜自在知道她有多么的失落,他第二次难受,这种感觉非常惨烈,他是想旁观这一切,但是现实好像不是这样。

    一直有刀剑,刺在他的身上。

    他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呆滞的前行着,这一日他看到了那个少年,他满脸鄙夷的看着自己,道:“凡虫,还好意思出来丢人么?”

    “猴儿?”姜自在这身体说出了两个字。

    “闭嘴。”少年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打得天昏地暗,他说:“从此以后,再这样称呼我,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旁边有人在哄笑,好像是姜君铎他们。

    姜自在有点无力,毕竟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就像是看戏一样,但是那种难受的感觉好像痛彻心扉。

    有一天,好像是麒麟会,他坐在角落里,看着那个少年力压群雄,成为了麒麟会第一,自己身边那个叫做卢鼎星的少年直接被废掉了,他的眼神无比凄惨,但是他没有办法。

    姜自在的心再次承受刀剑相加,但是这只是开始罢了,紧接着好像有人从炎龙墟回来了,他躲在角落里,看着姐姐和娘亲都被人控制住,但是自己无能为力,那种绝望的心情就像是掉进了深海之中,无法呼吸,又像是在上吊,他想发出怒吼的声音,但是发现喉咙沙哑。

    他只能躲起来,看着她们被冷嘲热讽,好像那个叫做姜君燮的男子,还要直接娶他的姐姐,婚期已经定好了,他的娘亲都无话可说。

    他在绝望之中寻找,因为他隐约记得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可能会出现,她一定会带着自己脱离苦海的,那一天他遇到了她,她从身边路过,姜自在艰难的挡在她的面前,那个刹那,她竟然冷淡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从身边过去。

    当姜自在追上去的时候,被她一巴掌掀飞了,等爬起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他依稀记得,九仙离开的时候,好像说了一句话。

    “哪里来的废物,还敢挡我的路?”

    就这样,姜自在从此失去了她,他还在绝望的沧海之中下沉,沉到了永无止境的深处,时时刻刻都在绝望的窒息之中,想死都死不了。

    他像是尸体一样前行,不久之后她姐姐成亲了,据说拜堂之后的当晚,新郎还没进去的时候,她就吊死在洞房里,直接被一把火烧了,连尸体都没来得急看一面。

    好像母亲天天以泪洗面,无数这样的画面堆积在一起,他感受到了浑身的沧海,好像周围都是水,简直像是苦海。

    “还没结束吗?”

    人生似乎没有意义,不断的喝着苦海之水,绝望可有尽头?这样活下去,只有无尽的灾难。

    那一天,他站在炎龙墟的皇武门之上,和一些市井混在一起,看着有个叫做姜君鉴的少年被推了出来,然后在那个南宫阙的手起刀落之下,人头落地,他的脑袋滚了好几圈,眼睛忽然看到了皇武门上的姜自在,他还笑了一下,可是姜自在双脚都颤抖了,他想发出尖叫,但是喉咙像是被卡主了一样,完全发不出声音。

    身体无比剧痛,他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身上,还有火焰、雷霆、寒冰、暴风、闪电,这些东西将自己的身体吞没,不断噬咬,像是九只野兽。

    在剧痛之中,忽然好像有人出现了,姜自在一看,原来是一男一女,他简直太熟悉了,这不就是他的父母吗,他终于出现了吗?

    那是一场大战,炎龙皇和王公大臣们大战那对夫妇,战斗非常惨烈,姜自在渴望着胜利,渴望着荒天关的事情得以沉冤得雪,但是结果却没有向他预料那样发展。

    父亲好像不是想象之中那样,他战败了,在万众面前跪在炎龙皇面前,亲口承认自己确实收了夏冥国的好处,背叛了炎龙皇朝,害死了十万百姓,是自己死有余辜。

    炎龙皇悲愤之中,亲自手刃兄弟,好像母亲也自尽在旁边,一切都已经死绝了。

    但是天下百姓,却拍手称快,一时间掌声如同雷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刀刃,将姜自在万剑穿心。

    “朕记得朕的兄弟,还有一个小儿子,他可在附近?”

    有人认出了姜自在,把他送到炎龙皇面前,姜自在脸色惨然,看着这个男子。

    “你年轻尚欠,不算有罪,但可惜没有图腾,否则朕还能让你当新的紫麟王,如今只能给你一个封号,享受永世俸禄。回去吧。”

    这是赏赐吗?

    “我要是你,自杀算了。”忽然有一个少女在自己面前说话,她好像是瞾儿,可是她的眼神如此冷漠,她再次盯着自己,道:“十足的废物,无用的凡虫,一家都是罪人,现在都已经死绝了,剩下你自己了,活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给你一把刀,自尽吧。”

    她把一把刀刃送到姜自在的面前,脸上带着嬉笑。

    “人生如此凄惨,死了才是解脱,这一生你注定有罪,看看下辈子,是否幸运,不要生在一个如此罪恶的家庭吧。”那个从小和自己一起玩耍的少女说。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