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1174章 永不停息!
  所以,他们将‘杀了他’这三字,在心里疯狂默念。

  秦御天的表现,终于让他们满意了,他们都能看出来,他是以强烈的杀心在战斗,否则姜自在不可能如此全面崩溃!

  甚至可以看到,他身上已经让龙鳞覆盖,那龙鳞之中,好像有一层图卷,显示出了诸多的图案来,好像有无数的神龙被囚禁在这个图腾之中,数以万计的神龙,都在这图卷之中愤怒的咆哮。

  这就是天神器囚龙图卷,他已经使用了出来,看似护体,其实他已经比人们想象之中掌控了更多,在天神器出现之后,他好像所有的能力再次经过了征服,连那齐天帝印都镇压杀伤力都强悍了很多!

  这一次,连姜自在的白金钟罩都被震出了几个漏洞,短暂的交锋,他的神体受到了巨大的震荡,五脏六腑都开始崩碎,而且对方的进攻更加狂暴,那洪荒开天拳一波接着一波,完全压制了姜自在的五帝龙印,这个对手在此刻几乎在所有方面,都压制得姜自在喘不过气来!

  轰轰轰!

  在他的手段轰炸之下,整个战台都在颤抖!

  这下子,连最普通的神君都看得出来,姜自在陷入了溃败之中,完全是在拼死硬撑,但就怕他不硬撑,只要他硬撑下去,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秦御天就会将他击杀!

  他要是直接认输,说不定都没这机会。

  实际上,姜自在此刻面临的压力,对人们想象之中都要巨大,秦御天已经非常冷漠了,他的所有手段,都能直接穿过白金钟罩,有些混沌电闪躲藏不住的,简直都是靠圣龙天体承受,所导致的乃是神体和神魂的创伤,甚至对方的古神源力冲进神源,让姜自在的毁灭神源都面临着可怕的镇压,而他的还手因为天神器的存在,简直一点用都没有,到现在为止,他连秦御天的一根毫毛都没动到。

  “你觉得,至尊龙族如此窘迫,你兄长的死,是全赖我吗?”姜自在嘴角溢血,他的眼神却非常平静的看着秦御天,他和他的混沌吞天龙图腾神相,还在支撑着对方的爆炸攻击。

  秦御天抬起头,稍微看了他一眼,在出手的时候,淡淡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全天下都想让我杀了你,而我的内心,也在这样鼓动我自己。”

  说完之后,他忽然笑了笑,再道:“忽然有种遇到宿命之中的对手的感觉呢,这挺危险的,以前我不会这么极端的,现在忽然想,如果让你成长下去,以后这祭龙神域,是不是焕发光彩的人,就不是我了?”

  所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出手更加狂暴,那是一种暴戾的战斗状态,这一刻他真的将姜自在看成了死仇,他的出手形成了绝命的压迫,也许任何一个下一息时间,他都能让姜自在瞬间殒命!

  生死永远都在刹那之间,而现在姜自在每一次的硬撑,都是在那个刹那的惊魂之中活下来,但是他的伤势越来越重,一切的手段在这时候完全崩溃,连图腾神相都有点挡不住对方的天地洪荒卍劫神罚!

  “快了,快了……”

  “再来一次!杀啊!”

  人们无声的呐喊着,看得惊心动魄,他们眼睛赤红,等待着秦御天将姜自在撕裂成为碎片的那一刻!说起来,这样罪孽深重的人,就应该让秦御天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解决,画上句号!

  看起来,青木龙尊也没阻止的意思,因为姜自在还在坚持,就说明战斗还没有结束,在规则之下,战斗没有结束,青木龙尊是不会出手干预的,毕竟,这也相当于是神龙天帝之子,在为其兄长报仇!

  轰轰轰!

  姜自在气血翻滚,他的神体已经支离破碎,神魂都萎靡不振,纯粹是靠着惊人的意志力还在支撑。

  他的眼睛里几乎都是鲜血,遮掩了他的视线,这绝对是战斗得最为惨烈的一次,不管怎么看,他似乎都没有生路了。

  其实,如果不是传来刚才那个消息,他应该已经认输了,每必要拿上性命在这里坚持。

  可是现在,他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疯狂,似乎觉得,在这样的时候,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斗。

  实际上,光明龙尊的死,到此刻还在他的心里纠结着,生死和道义很难,这让他混乱,而在这混乱之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心,他是骄傲的,尤其是在面对仙尊的时候,面对九仙的时候,每当想起自己在她面前一无是处,他的自尊心都难受。

  如果说,当她知道是因为她杀了三位龙尊,倒是自己在这里被杀死,她会什么反应呢?这个感觉应该挺可笑吧。

  姜自在一点都不想这么可笑啊,他是很认真对待这一份感情的,他为了找到她来到了这里,不是让她看笑话一样看自己死去的。

  而且如果是这样,这让铃铛长大之后,如何对待她的母亲呢?让她知道,是她杀了龙尊,害死了自己吗?如果她不在意的话,那铃铛是否会在意?

  这一切的混乱,集中在一起,让他不想输,更不想死!他有一万个的渴望,要赢得这场战斗,这一刻他简直如同陷入了疯魔当中一样,在浴血奋战,谁都以为他马上就要碎尸万段了,他竟然还要咬牙坚持,看起来简直都不是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直到浑身染血,直到痛不欲生!

  人生,能有几会,会如此执着,死不悔改?

  姜自在不知道,但是他一刻真实的看到了自己的心,他的心说,他不想输,不想死,甚至他还想做点什么,让她好好听听,他对她无视自己,带走了铃铛,并非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就在这个刹那,他呆滞了。

  他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就在这忽然之间,从他的心脏上,涌出了一种特殊的力量,这是一种无比神妙的力量,自它出现的瞬间,就顺着血管经脉走遍了全身,形成了一个轮回,然后奔流不息!